庫洛魔法使•知世篇 part2

第十五章   夢幻之旅《下》         作者:念櫻

=================================================       

「是我沒錯,雪銀……妳真的變的好美呀。」

「布雷克……真的是你,我不是在作夢吧?」

「這不是夢。」

知世走到雪銀面前,接過她手中的午餐,說:「午餐我們已經收到了。妳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雪銀聽知世這麼說,立即飛撲到布雷克懷中,可是,當布雷克緊緊的抱住雪銀時,那道刺眼、熟悉的白光又出現了。

過了一會兒,強光散盡,布雷克懷中的雪銀不見了,反而又變成惹人憐愛的小白貓了。

布雷克不敢置信,他輕輕的抱住懷中的雪銀,問:「什麼雪銀又變成小白貓了?為什麼只有我不會變成貓?」

「你們不是說找到解決的方法了嗎?到底是為什麼?」

「果然……我們猜的沒錯……你果真是……」知世憂心的道。

「是什麼?快點告訴我。」布雷克近似瘋狂的吼著。

「你果真是『闇之靈』力量的繼承者。」

「因為如此,雪銀才會一碰到你就變成小白貓。」

「小時候,你也抱過雪銀,但她卻沒有變成貓,我想,那時一定是夜晚,對吧?」田嵐沉著的問著。

「嗯,你說我是『闇之靈』力量的繼承者,那……我該怎麼做?才能破解他們的詛咒?」布雷克好奇的問著。

知世和田嵐對望一眼,面有難色,似乎難以啟齒。

「你們盡管說沒關係,不用顧忌什麼。就算要我的命,我也會無條件奉上。」布雷克堅決的說著。

「這是你自己說的,可別怪我們喔。」

知世說到這,頓了一下,才繼續說:「要拯救他們的唯一方法……只有你消失……才救得了他們……

「意思就是,只要你死了,他們的詛咒自然就會破解了。」

「可是,這樣雪銀一定不願意,因為她愛你,所以她一定不希望你死……

「我們也不希望是這樣的結局,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你要在午夜十二點之前做出決定,如果你決意要以自己的死來破解他們的詛咒,那你就必須在午夜十二點時自我……自我……

田嵐見知世說不下去,索性代替知世說完:「自我了斷。」

「我們不會逼你,決定權在你自己……

「我們知道這對你而言很殘忍,不過,你一定得做出決定。」

「知世,我們出去吧。讓他自己去做決定。」

「嗯。」知世跟著田嵐走出房間,房內頓時只剩布雷克和雪銀。

布雷克將雪銀輕輕放在床上,那道白光又出現了,白光散盡,床上躺著美若天仙的雪銀。

「雪銀……我們此生是無緣了……

「所以……

「我決定犧牲自己,來破解你們的詛咒。」布雷克堅定的說。

「不!你不能死!」

「你有沒有想過,你死了,我怎麼辦?」

「雖然這樣我很自私,可是……可是……我想跟你在一起啊!」

「我也想啊。誰叫我是『闇之靈』的繼承者呢……

「我不在乎啊。這又不是你願意的……沒有人會因此而怪你的!」

「這我知道,可是我非得這麼做不可!」

「雪銀……請妳體諒我……

「我死之後,妳可以找一個比我更適合妳,更好的人來……

布雷克話還沒說完,就被雪銀給打斷了。

「在我心裡,這個世上再也找不到比你更適合我、更好的人了!」

「既然你心意以決,.我就不再說了。」

「我們慢慢等吧。等午夜十二點的到來。」

「雪銀,請妳原諒我……

「妳還年輕,有美好的前程,千萬別為了我而斷送自己的『幸福』。」

「相信我,妳一定會找到比我更好、更適合妳的人的。」

雪銀面朝裡,沒有理他,其實她已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布雷克,失去你,我又有什麼幸福可言呢?)

(既然你決意自我了斷,那我就跟你一起去。)

(反正我的心願不可能兩全,那我不如自我了斷,省得受盡折磨。)

兩人沒再說話,只任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現在,場景回到知世和田嵐這裡─

兩人悠閒的躺在草坪上,望著白雲飄過的景象,心中是無限的快慰,彷彿什麼煩惱都沒有了……

看著天上的白雲,知世開口問了:「田嵐,破解詛咒的方法又不只剛才那個,你為什麼不讓我說另一個方法呢?」

「雖然有第二個方法,但那要布雷克有犧牲自我的決心,以及雪銀有著陪他一起死的堅強意念,才可能會有奇蹟出現啊……

「如果事先讓他們知道,恐怕他們的決心會不夠堅定……

「我知道你是用心良苦,不過,他們光有那樣的決心也不夠,還要……

「唉,這種是實在是讓人很難啟齒……

「但願他們會想通,如果他們想通的話,就會是個最完美的結局……

「可是,他們如果想通的話,那我們來這兒的意義究竟為何?」

「田嵐,你心裡有答案了嗎?」

「有啊。答案就在妳心裡了,何必問我?」田嵐笑著說。

「說的也是,如果他們能自己想通,就是最快樂的結局了。」

「不過這個闇之靈也真是的,不只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再把爛攤子丟給我們收拾,哼!擺明了存心跟我們作對。」

「她之前就常常這樣不是嗎?妳也別抱怨了,就當作是做好事吧。」

「我不是抱怨,只是氣她老是為別人帶來不幸。」

「如果願意,她也是可以位別人帶來幸福的,可是她……

聽到知世的話,田嵐坐起身,說:「她已經死了,妳就別想那麼多了。」

「現在,我們來比賽吧。說不定可以讓妳心情好起來。」

「你先說說看要比什麼?我再決定。」

「知世,妳很難伺候喔。我只是想讓妳心情好一點嘛!」

知世笑了出來,她也跟著坐了起來,說:「我知道你是想逗我開心,謝謝你。」

「對了,到底要比什麼?」

田嵐沒有說話,只是吻上了知世紅潤的朱唇……

時光流逝的很快,轉眼間,午夜十二點將至……

布雷克右手出現一把匕首,他在等,等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響就往自己的頸動脈劃下去……

望著床上一動也不動的雪銀,心中雖然感到無比的歉疚,但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還是無情的響起了……

布雷克舉起手中的匕首,就要往自己的頸動脈割下去……

雪銀卻在這時轉過頭,她一雙無神的淚眼望著布雷克,接著,她站起身,往窗戶走去……

布雷克望著雪銀,本來不知她要做什麼?但看著她往窗戶走去心中突然浮現出不好的預感。

布雷克連忙丟掉手中的匕首,衝到雪銀身後緊緊抱住她。

「雪銀,妳何必想不開呢?」布雷克哀傷的問著、

「我有跟你說我是想不開嗎?你都要死了,還管我做什麼?」雪銀冷冷的說著。

「我傷了妳,是我不好,但妳千萬不要想不開啊。看妳這樣,我很難過,妳知道嗎?」

「你還會替我難過啊?我就是不想看你死在我面前,才決定要在窗前看風景的,誰說我是想不開了?」

聽雪銀毫不在乎的說出這番話,布雷克硬是把雪銀轉過身來面對自己,說:「雪銀,別以為我不瞭解妳。」

「妳外表看起來美麗端莊、溫柔嫻熟,實際上性格剛烈如火。」

「一旦做了決定,就不可能更改的。」

「如果妳真的向妳剛才說的那樣,那妳正視我的眼睛,再對我說一次。」

「如果妳說的出口,我就相信妳。」

雪銀抬起頭來,與他對視,說:「午夜十二點已經過了,你還沒動手,是要等要明天午夜嗎?」

「雪銀,別扯開話題,妳到底要不要說?」布雷克吼著。

雪銀閉上眼,撇過頭,來個不理不睬,以不變應萬變。

布雷克覺得自己拿雪銀沒輒了,可是他卻發現雪銀兩頰流下晶瑩的淚珠……

「雪銀……妳哭了……為什麼?」

雪銀沒回答,臉上的淚卻越流越多……

布雷克看著雪銀,突然俯下頭吻去雪銀臉上的淚,接著吻住了她的唇……

兩人慢慢的融合為一體了……

翌日清晨─

所有人都沒有變成貓,長久以來困擾著卡特星的詛咒解除了。

在外面待了一整晚的知世和田嵐也感到十分高興。

「田嵐,他們想通了呢!太好了。」

「嗯,是他們對彼此之間強烈的『愛』產生了奇蹟,我們的任務也結束了。」

「剛開始來這,我還以為要解決他們的詛咒,要花很長的時間呢!沒想到這麼快就解決了。真是太好了。」

「是呀!這樣,就是最完美的結局了。」

「知世,妳覺得我們要跟他們說一聲再回去呢?還是直接回去比較好?」

「不告而別似乎不太好耶!我們還是跟他們說一聲再回去吧。」

「而且雪銀和布雷克都已經發生那種關係了,我們也得留下來參加婚禮吧?算是給他們的祝福啊。」

「好,就照妳說的做,不過,我們該送他們什麼比較好呢?」

「田嵐,你早就想到了,別在我面前裝傻,你是瞞不過我的。」

「知世,既然妳都知道了,那……我們就合力給他們一個祝福吧。」

「嗯。」

兩人握緊彼此的雙手,接著,半空中出現了兩頂王冠。

接著,兩人伸手各接住了一頂王冠。

「這樣就行了。走吧。知世。」田嵐握住知世的手道。

「嗯。」兩人手牽手往宮殿飛去,守衛一見是兩人,不敢怠慢,紛紛讓道,使得兩人一路順利的飛到大廳。

國王見兩人進來,連忙站了起來,朝兩人深深一鞠躬,說:「感謝兩位破解了我們的詛咒,請留在這兒多玩幾天吧。」

「國王,破解詛咒不是我們,是雪銀和布雷克的『愛』帶來了奇蹟。」

「而且,您該開始準備他們的婚禮了,因為他們彼此相愛,所以才能破解詛咒。」

知世笑著說。

「我知道了,不過,還是謝謝你們。請你們務必留下來參加婚禮。」

「國王,我們能幫的忙雖然不多,不過,有些基本的事,我們還是可以幫的上忙。」

「這對王冠是我們對他們的祝福,準備好了嗎?知世。」田嵐笑著問。

「嗯。」

兩人施展法力,整個大廳頓時變的喜氣洋洋、煥然一新。

接著,兩人變出絨布台,將王冠放了上去。

不久之後,雪銀和布雷克兩人雙雙來到大廳內。

知世和田嵐又師法換了兩人身上的裝束,讓他們換上了新郎、新娘禮服。

「國王,這就是我們能幫上的忙。」

「現在,婚禮可以開始了。」

雪銀和布雷克對知世和田嵐報以一個感恩的微笑,接著,在眾人的祝福聲中,為對方戴上了王冠,完成婚禮。

知世和田嵐趁在場眾人不注意時,偷溜到外面,回地球去了。

他們回到自己房哩,變回人類的模樣。

「田嵐,你知道嗎?這次的旅程對我來說,是一趟『夢幻之旅』唷!」

「希望雪銀和布雷克能夠永遠幸福。」知世笑著說。

田嵐抱住知世,笑道:「一定可以的,他們一定可以永遠幸福的。」

─待續─

呵呵,終於完成一個段落了!好高興喔……

【小可:高興個頭,念櫻,妳怎麼可以不讓我出場呢?】

【念櫻:你真的很吵耶!我以後會寫一個以你為主角的番外篇啦!】

【小可:妳最好說話算話,否則我不會放過妳的!】

【念櫻〈啜泣中〉:你很過分耶!居然欺負我。】

【小可:誰叫妳不讓我出場。】

【念櫻:喔,關於這點嘛……我再考慮、考慮……

【小可:為什麼要考慮?】

【念櫻:因為你剛才欺負我,我是天蠍女,很會記仇的!】

【小可:念櫻~~~~~~~~!妳這個%#&*※◎□+-×÷@……

【念櫻:好啦!不要吵,各位,我們下回見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