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知世篇 part2

第十七章   精靈國的危機《中》         作者:念櫻

=================================================       

侍衛帶著兩人來到一間房間,問:「兩位貴賓,有什麼事要吩咐嗎?」

「沒有,謝謝你。」知世和田嵐異口同聲的笑著說。

聽到兩人的話,侍衛微微一笑,並向兩人鞠完躬就出去了。

由於兩人之前都沒睡,所以一躺上床,沒多久就睡著了。

翌日清晨,兩人起床才剛梳洗完畢,就聽到有人尖叫的聲音。

兩人趕緊瞬間移動到出事的地方,只見道瑟夫雙手掐著小虹的脖子,翡翠和琥珀在一旁束手無策,只能乾著急。

「琥珀,你遲遲不肯答應,沒關係。」

「這個小女孩昨天把我打成重傷,我就先把她掐死,再把你殺了!翡翠就是我的了。」

「你說你們不是親兄妹,我才不信呢!要我相信的話,拿出證據來啊!」

「中國人不是有種方法可以知道兩個人是不是親人嗎?」

「既然他不信,那你們就證明給他看啊。」知世笑著說。

乍聞這銀鈴似的嗓音,道瑟夫轉過頭去看知世,訝異的上下打量著她。

沒想到世間除了翡翠之外,竟還有如此美麗之人。

他兩眼發直的盯著知世,簡直忘了自己是誰?又是為何而來的?

知世見他這麼無理的盯著自己直瞧,心中有氣,於是皺了一下眉頭,以哀求的眼光望著田嵐,期望他能出聲制止。

田嵐明白知世的意思,於是將知世拉到自己身後,接著對道瑟夫吼道:「你看什麼看?沒看過女人啊?」

道瑟夫這才清醒過來,對田嵐吼著:「看她又怎樣?你好大膽,居然敢對我如此無理。」

「你是什麼人?給我報上名來。」

「你太狂妄了!憑你根本不配知道我是誰。」

「你再回去練個一百年也未必是我的對手。」

「不過你都問了,我就勉強告訴你吧。可別嚇到喔!」

田嵐說到這,停頓了一下,才大聲說:「我就是光之靈。」

「剛才你猶如色中餓鬼盯著直瞧的,是我的妻子花之靈。」

「我們的名聲,相信你應該有聽過吧?」

(不可能的……光之靈和花之靈明明已經死了……怎麼可能會跑來這呢?)

(傳說他們有讀人心思的能力……我等一下就來問他們知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道瑟夫正想問時,田嵐就開口了:「我們有讀人心思的能力是真的。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

知世接著說:「你竟敢懷疑我們?好,那我們就證明給你看。免得你心存疑慮又不服。」

語畢,知世口中念念有詞,小虹就突然從道瑟夫手裡消失。

同一時間,她出現在琥珀懷裡,只是因為被道瑟夫掐久了,因為缺氧而昏了過去。

知世走到琥珀面前,舉起右手,她的右手散發著淡淡的紫光,知世將手輕放在小虹的頸項上,過沒多久,她脖子上的傷痕就消失了。

「如果你到現在還不信,那我也沒辦法。」

「剛才的是對我來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伎倆罷了。」

「因為我不想傷害任何人,你如果識相的話,就快點走,否則……

知世話說到這,就沒說了,因為她要田嵐接下去。

田嵐當然明白知世的意思,於是接著說:「否持我們就對你不客氣了!因為我們最痛恨的,就是你這種人。」

等田嵐說完,道瑟夫拍了拍手,說:「琥珀,你還真有本事。居然找得到轉世後的光之靈和花之靈來幫你們。」

「不過,即使如此,我也不怕。」

「有本事的話,你們就把『彩虹仙子』也一起找來對付我。」

「否則,我照樣會把翡翠給帶走,還有……

「紫櫻〈知世前世的名字〉我也會一起帶走,兩位美人,妳們都會是我的妻子。」

道瑟夫說完,颳起一陣強風,他就不見了。

就在同時,小湖悠悠轉醒,輕聲叫道:「哥哥、姊姊。」

「小虹,妳還好嗎?有沒有什麼不舒服?」

「哥哥……我沒事……

「我以前聽父王說我是『彩虹仙子』轉世的……

「還說什麼『小虹,將來精靈國一定會有危機發生,妳現在年紀不足,幫不上什麼忙……

『所以父王為妳設計的一種糖果,很甜、很好吃喔。』

『妳要什麼時候吃都可以,但是一天只能吃一顆……

『妳要連續吃一年,吃到完才行喔。』

我不懂父王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可是小虹很乖,每天都只吃一顆而已。」

「現在……這是最後一顆了……

小虹拉出脖子上掛著的玻璃慣,小心翼翼的倒出一顆色彩繽紛的七色糖果,吃了下去。

沒想到小虹吃下那顆糖果後,居然發生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變化。

她升到空中,全身散發出絢麗的七彩光芒,讓人眼睛根本就睜不開。

光芒散盡後,存在的已經不是那個可愛的少女—小虹,而是一個美麗絕倫的妙齡少女。

「小虹,妳長大了……難道父王給妳的藥有讓人長大的成分?」琥珀不敢置信的說著。

「哥哥、姊姊,父王有一封信要給你們,他交代要我吃完糖果當天才能交給你們。」

小虹說著,她的手中突然多了一封信。

琥珀將信接了過來,信一撕開,一個立體影像出現了。

立體影像形似琥珀,只是年紀較大。

「琥珀、翡翠,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不在了。」

「因為小虹的出生,所以我擔心精靈國將來會發生滅國的危機。」

「所以我瞞著你們研究可以讓人迅速長大的藥。」

「我是專為小虹設計的,研究了七年,終於讓我研發出來了。」

「不過小虹一旦長大,就再也變不回原來的樣子了。」

「關於這點,我得向小虹說聲抱歉。」

「我在研發這藥的同時,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研發解藥。」

「還有,我研發這藥時,也有灌入十八歲少女該有的成熟心智。」

「因此小虹不只有外表長大,連心智也成長了。」

「藥量是一年的份,希望還來得及……

「還有,琥珀你二十歲時,翡翠也十九歲了,我看得出你們彼此相愛。」

「翡翠不是我們的親女兒,不過我希望你能娶她,讓她能變成我們真正的女兒。」

「還有,精靈國的危機解除之後,別忘了替小虹物色一個好對象。」

「小虹是我們的女兒,你的妹妹,我們希望她能有個好歸宿。」

「最後,祝你們幸福。」

他說完後,立體影像消失了,翡翠已淚流滿面,默默無語,琥珀將她擁入懷中,眼眶也濕了。

知世和田嵐走到小虹面前,異口同聲道:「彩兒,好久不見,不知妳是否記得我們呢?」

「當然囉,我的好朋友。我是不可能忘了你們的。」

「我們是來幫你們的,精靈國現在面臨危機,我相信和我們三人之力,一定能制住他的,妳說是嗎?」知世笑著問。

「紫櫻,妳說的沒錯,我絕不能讓他滅了精靈國!也不會讓他破壞哥哥和姐姐的姻緣的。」

「哥哥、姐姐,我希望你們能遵照父王的遺命,快點結婚。」

「至於那傢伙如果敢來搗亂。我們三個一定會合力制住他的!」

「可是我真的想不通耶!他昨天才被我打成重傷,怎麼那麼快就好了?」

「先別想這些了,彩兒。我們先準備妳哥哥和姐姐的婚禮,婚期就訂在今晚。」

「妳哥哥和姐姐結婚,場面當然是越盛大越好。」

「婚期雖然決定的有點倉促,但婚禮可不能太草率啊。畢竟結婚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妳說對嗎?彩兒?」

「當然,怖置的事,我們能幫點小忙,紫櫻擅長設計衣服,我哥哥和姐姐的禮服就拜託妳了。」

彩兒才一轉身,就看到琥珀和翡翠身上已經有非常適合他們的結婚禮服。

「紫櫻,妳的動作還真快。」

「哥哥、姐姐,請你們待在這兒。」

「我們去佈置大廳,很快就回來。」

「放心吧,我已經不是小女來了,哥哥、姐姐,不必為我擔心。」

彩兒說完,便和知世和田嵐一起走出門外。

「小虹已經不是那個需要人加呵護、疼愛的小女孩了,感覺好奇怪喔……琥珀,你不會有這種感覺嗎?」

「有啊,不過,最重要的是……翡翠,請妳相信我,我一定會給妳幸福的。」琥珀信誓旦旦的說著。

翡翠笑了,自從道瑟夫來逼婚後,翡翠已經好久不曾露過如此開朗的笑容了。

看著翡翠開朗的笑容,琥珀也跟著笑了,他情不自禁的俯下頭吻上翡翠紅潤的雙唇……

三人來到大殿,施法將大廳變的煥然一新。

「好漂亮喔!謝謝你們,再來就是製作邀請函。」

「彩兒,妳是不是恢復妳前世的名字比較好啊?畢竟妳現在不是小女孩了……

「我知道啊。不過也要看哥哥同不同意啊?」

「我同意。」琥珀的聲音突然傳來。

「哥哥、姐姐,你們來啦?看,佈置的很漂亮吧?」

「嗯,謝謝你們。」

「翡翠,我相信我們一定有足夠的力量可以對付道瑟夫的。」

「彩兒覺醒了,又有光之靈和花之靈幫我們,我們一定不會被拆散的。」

彩兒、知世、田嵐忙著製作邀請函,並在傍晚六點時全發出去了,而所有賓客也準時在八點到達。

因為是國王的婚禮,因此所有重要官員全到齊了,場面非常的盛大,廳中的水晶燈正發出絢麗的七彩光芒,是彩兒的傑作。

琥珀和翡翠站在神壇前,牧師一角則由田嵐擔任。

「琥珀陛下,請問你願意娶翡翠公主為妻,並發誓會一輩子疼愛她、照顧他嗎?」

琥珀握緊翡翠的雙手,堅定的說:「我願意。」

「翡翠公主,請問妳願意嫁琥珀殿下為夫,並發誓會一輩子服從他、體貼他嗎?」

翡翠堅決的說:「我願意。」

田嵐正要宣布兩人交換戒指時,不速之客─道瑟夫出現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