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知世篇 part2

第十八章   精靈國的危機《下》         作者:念櫻

=================================================       

「我反對!」道瑟夫高聲說完,又轉向琥珀說:「原來你不把翡翠嫁給我,是想自己娶她啊。」

「那我就把你殺了,再把翡翠帶走。」

「還有,我的另一個妻子•紫櫻在哪兒呀?」

知世從人群中飛了出來,站在田嵐身邊,破口大罵:「誰是你的妻子啊?不要臉!」

「我不是說過了,想知道他們是不是親兄妹,有一個方法可以證實嗎?那個方法就是『滴血認親』。」

知世說著,將道具變出來,放在神壇上。

〈電視上都是這樣演的,這個方法是不是真的有效?念櫻也不知道,不過建議各位別亂嘗試喔!〉

「請將你們的右手食指伸出來。」知世笑容滿面的說著。

兩人不約而同的伸出手指,知世拿起兩把小刀,在兩人手指上輕輕劃下,接著說:「將血滴到碗裡,只要有合在一起,就代表你們是親兄妹,如果沒有就不是。」

兩人將血滴到碗裡,他們的血當然沒有合在一起。

知世舉起手位兩人療傷,這種小傷當然一下就好了。

「這下你總該相信了吧?」

「我花之靈從不作假,如果你還是不相信,我可以再請一個人來和琥珀殿下滴血認親,而她就是……

「琥珀殿下的親妹妹•彩兒公主。」

彩兒聽到知世的話,立刻從一處偏僻的角落飛了出來,她的美,有給全場帶人了不小的震撼。

「剛剛看到花之靈時,我還以為沒有人會她更美了。沒想到這位彩兒公主居然和花之靈不相上下。」

「可是琥珀殿下不是只有一個親妹妹•小虹小公主嗎?她長得很可愛,今年才八歲不是嗎?」

「琥珀殿下哪來一個這麼大的親妹妹啊?」

「不過仔細看看,她和小虹小公主長得倒有些神似呢!」

田嵐見全場吵鬧不休,連忙大聲喊著:「肅靜。」

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田嵐又變出另一組道具,說:「現在我們請琥珀殿下和彩兒公主來進行『滴血認親』的儀式。」

接著,田嵐伸出左臂,劃了一刀,說:「儀式完成後,我若有作假,那麼這個傷口永遠都不會好。如果沒有,這個傷口就會自動癒合。」

「各位對我這個提議有什麼意見嗎?」

所有人都沒有作聲,連道瑟夫也沒說話。

「好,那現在我們就來進行儀式。」

田嵐又變出兩把小刀來,在琥珀和彩兒的右手時止上劃了一刀,兩人將血滴到碗裡,血不但合在一起,田嵐手臂上的傷也自動癒合了。

「這下你總該相信了吧?道瑟夫。」

「你之前口口聲聲說琥珀殿下和翡翠公主是親兄妹,不能結婚。」

「現在事實證明他們不是親兄妹了,你還有話說嗎?」

「有。」

「他們不是親兄妹,要結婚照理說我不該反對。」

「可是換個角度想,翡翠有沒有可能是為了報恩才要嫁給琥珀的?」

他邊說邊走道翡翠身邊,暗中施了法,問:「說吧。妳是心甘情願要嫁給琥珀的嗎?」

翡翠想說:「我愛琥珀,我是心甘情願要嫁給他的。」

無奈要衝出口的是相反的話語,使翡翠緊泯著唇,抵抗未知的力量。

彩兒見翡翠怪怪的,知道一定是道瑟夫暗中使詐,於是她輕輕拍了翡翠的背一下將道瑟夫施的法給化解了。

「我愛琥珀,我是心甘情願要嫁給他的。」翡翠堅決的說著。

聽到翡翠的話,琥珀總算鬆了一口氣,笑了開來。

道瑟夫見翡翠無望了,也不在乎,轉而把如意算盤打到知世和彩兒身上。

但他卻低估了知世和彩兒疾惡如仇的性子。

「那我就換娶你的另一個妹妹•彩兒,和花之靈•紫櫻吧。」

「這樣,我就不會毀滅精靈國了。兩位美人一起嫁給我吧。」

知世聽了,覺得這人簡直是強辭奪理,『盧』到不行,比日比菁還討厭。

「很抱歉,我已經是田嵐的妻子了,你別想拆散我們!」

「我永遠都只愛田嵐一個人,如果他不在了,我也不會獨活。」

「你永遠都無法拆散我們的!」知世斬釘截鐵的說著。

「紫櫻,話別說得這麼絕嘛!」

「妳可以和藍達離婚,跟我重新來過啊,我相信妳一定會接納我、愛上我的!」

道瑟夫說著,看著她美麗的紫色眼睛,希望她能被他催眠。

但知世雖然與他對視,卻不為所動,反而冷冷的說:「道•瑟•夫!別以為你的催眠對我有用!」

「你如果再亂來,我就對你不客氣!」

「識相的話,你最好快走!別自找麻煩!」

「紫櫻……既然妳這麼說了,那我不得不放棄妳……

「琥珀,你自己要取翡翠,我沒意見,不過你若不將彩兒嫁給我,我照樣毀了精靈國!」道瑟夫邪惡的說。

此話一出,人心惶惶,沒想到琥珀居然說:「彩兒,麻煩妳制住他,別再讓他破壞我和翡翠的婚禮了。」

彩兒笑著說:「好的,哥哥。紫櫻,幫幫我好嗎?」

「當然,你哥哥和姐姐的婚禮怎麼可以讓人破壞呢?」

兩人邊聊邊合力施法,制住了道瑟夫,使他完全動彈不得,也無法施展力量。

田嵐笑著說:「抱歉,因為這個人突然跑來搗亂,害婚禮中斷了好久。」

「現在我宣布婚禮繼續,請雙方交換戒指。」

兩人為對方帶上戒指,田嵐接著宣布:「婚禮完成,你們是夫妻了,從今以後,不管遇到任何困難,都要相互扶持,度過難關。」

田嵐說完這些話,全問場頓時響起一片如雷的掌聲。

而道瑟夫因為被知世和彩兒制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無能為力。

「現在,請各位盡情享用美食,我們還有些私事要辦。」

田嵐說完就消失了,知世和彩兒,還有道瑟夫也跟著消失了。

全場都很好奇,他們到底去哪兒了?

原來,他們三人用瞬間移動到外面空曠的地方去了,順便也把道瑟夫帶出去,準備最後的決戰。

一到郊外,彩兒和知世才放開對他的箝制。

道瑟夫活動了一下筋骨,厚著臉皮說:「沒想到妳們合力居然可以制住我。真是不簡單啊。」

「彩兒,嫁給我吧。只要妳嫁給我,精靈國就不會被滅亡了。」

「你們總不可能叫花之靈和光之靈永遠留在這兒吧?」

三人勉強耐著性子聽完他說的話後,彩兒首先開口說道:「道瑟夫,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看來你似乎忘了我是誰了……

「沒關係,我就坦白告訴你吧。」

「我是不可能嫁給你的!!你今天早上還毫不留情的想把我掐死,你忘了嗎?」

道瑟夫仔細想了一下,才覺得眼前的美艷少女似乎有些面熟……

「妳是那個該死的小女孩?」

「沒錯。我就是小虹。」

「昨天打傷你的就是我,你不信也無所謂。」

「反正我堂堂的彩虹仙子也不怕你報復。」

道瑟夫聞言,驚異的道:「妳是彩虹仙子?」

接著又笑說:「不可能,妳如果是彩虹仙子,那我就是造物主了。」

「你少在那兒耍嘴皮,造物主非常仁慈,才不像你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呢!」

「沒關係,既然你不相信我是彩虹仙子,我就證明給你看!」

語畢,彩兒發動了自己的力量,再次制住了道瑟夫。

道瑟夫不敢置信的望著彩兒,他萬萬沒想到一個外表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美艷少女竟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藍達、紫櫻,幫幫我。」

「他威脅我哥哥和嫂嫂有一年之久了。」

「使得哥哥、嫂嫂煩惱不已,愁容滿面,我恨他!!」

「不要讓他死得太痛快,我要好好的折磨他,讓他知道,他強,有人比他更強!叫他以後別把人給看扁了。」

田嵐和知世對望一眼,認為她言之有理,於是……

「雷擊~~~~~~~~!」

田嵐先施了法術,用超強雷電把道瑟夫電的快昏過去,不過,多虧是田嵐手下留情,要不他早死了。

「你這算什麼狗屁光之靈啊?都快把我電死了,我一定會……

「迷花。」

知世變出一堆很香的花瓣,道瑟夫聞了之後就睡著了。

「知世,不是說好要折磨他嗎?怎麼讓他睡了呢?妳是有別的用意嗎?」

「當然囉!我認為折磨他也沒用。」知世嚴肅的說。

「像他這種死性不改的人,如果不殺他,又要讓他無法害人的話,有兩個方法。」

「第一:奪走他的記憶,廢除他所有的力量,然後把它交給好心的人管教,簡單來說,就是讓他重新做人。」

「第二:封印他的力量,讓他永遠陷入沉睡,除了封印他的人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喚醒他。」

「知世,這就是妳想說的兩個方法吧?」田嵐笑著問。

「沒錯,彩兒,妳來選要用那個方法好?」

「不管是哪一個方法,都必須由我們三個合力施法,妳意下如何?」

彩兒考慮了一下,說:「我選擇第二個方琺。」

「這個人我看了就討厭,我以後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不過,最好還是把他的記憶奪走,我怕除了我們三個以外,還有別的會解除他的封印的人出現。」

「到時,他若想起這次的事,找哥哥他們報仇,那就慘了。」

「妳的顧慮也是有道理的,就這麼辦吧。」

三人合力念起一長串的咒語,道瑟夫的頭頂冒出黑煙,接著,他的胸口處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結晶體。

彩兒俯身拾起那個黑色的結晶體,說:「這個結晶體包括了他的記憶和力量,要是落在別人手中就麻煩了。」

「你們介意將它交給我來保管嗎?」

知世和田嵐異口同聲說:「不介意,妳高興就好。」

彩兒笑著說:「謝謝你們,我的好朋友。」

接著她左手出現一封信,拋到空中。

那封信化為七色彩虹,迅速的飛走了。

彩兒見那道七彩光芒消失在天際,淡淡的笑了,對知世田嵐說:「我要繼續去找他了,謝謝你們,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彩兒說完,飛向天際,頭也不回的走了。

兩人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天際對望一眼,不約而同的笑了。

他們合力施法,將道瑟夫封印在精靈國一處隱蔽的山洞內,堵死洞口,又施了封印。

「這樣行了吧?彩兒就這樣離開了,讓人覺得有點惆悵呢……

「知世,別擔心,我們一定會在見面的。」

「精靈國的危機解除了,也該回地球了吧?」

「說的也是,我們走吧。」

語畢,兩人隨即用瞬間移動回去了……

他們的心靈,從今以後,也會更加的契合……

─待續─

YA~~~~~~~~!終於又完成一章了。各位,下回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