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ゆアソ街 (遙遠的街道)

第一章  擁抱          作者:芙薇

=================================================       

 

天上的星,閃爍著,而少女眼角旁的淚,在星的微光下,也閃閃發亮。
「今晚,你也正看著星嗎?是否也獨自一人,想念著我......」

微寒的夏夜裡,少女仰望著星空,淚珠輕輕劃過臉龐,一陣冷風撫過,她卻不感到有一絲寒意。
然而,夜深了,撐著紅腫雙眼的少女也抵不住陣陣睏意,睡了。

「難得早起呀,怪獸。」
耳邊傳來最熟悉的聲音,少女連頭都沒有回便說道:
「櫻不是怪獸!臭哥哥......那個......歡迎你回來。」
「噗──」聽見櫻說『歡迎回來』,桃矢剛喝進嘴裡的咖啡差點給噴了出來。
桃矢走上前,摸摸櫻的額頭:「沒有發燒呀!」,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櫻一會兒:「也不是小鏡呀!」
「哥哥,你做什麼啦!」櫻看著桃矢怪異的舉止大叫道。
「我不在的時候,妳有怎麼樣嗎?」桃矢斜著眼看著櫻。
「沒有!笨哥哥!我出門了。」櫻氣呼呼的走出家門。

「真是的,笨哥哥。我只是、只是......」
想桃矢到外地讀書,昨天放長假才回來,近一年不見了,櫻對桃矢當然會有小小的想念,才不禁脫口而出「歡迎回來」,沒想到桃矢卻被櫻的話嚇了一跳。以為她發燒或是替身--鏡。

「不知道哥哥今回會在家裡待多久呢?爸爸到外國進行學術研究了,還有一段時間不會回來。」

「今天,也去看看吧。」
習慣性的,櫻在小狼離開後,總是特別早起,原因無他,就是到月峰神社看看,散散步。

還是空蕩蕩的房子,自小狼離開後也一直沒有人搬來住,好像是刻意為櫻留下可以獨自思念小狼的地方。

記得以前發生過那麼多的事,卻又好像夢一般的不真實......

以及,你對我說的那句話──

 

「我喜歡的人,就是妳。」

 

櫻的手輕輕撫過一旁高大的神木,眼神中包含淡淡的無奈。

多久了呢?你不在的日子當中,每一天,我都想著,離你歸來的日子又近一些。可是......還是會忍不住的落下眼淚。為什麼,你明明說很快就會回來的......

到底,什麼時候呢?

淚水,眼看著就要奪眶而出,可是她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哭』
「我不能哭哭啼啼的,這樣小狼會擔心的!」

即使如此告訴自己,眼淚卻依然不聽使喚的落下......

「小妹妹,怎麼了嗎?」一位笑容和藹的老婆婆說。
「奶奶早安!」櫻很快擦去淚水,換上了一臉的笑容。
「有心事嗎?」老奶奶和藹的問道。
「啊!您怎麼知道?」櫻很驚訝的問,老奶奶只是以和藹的笑容看著她:「妳在思念一個很重要的人吧!」櫻一聽,更加吃驚了,嘴巴張的大大的看著她。
「小妹妹,有心事的話要不要說給老奶奶聽?有時候事情說出來會比較舒服。」

「嗯。」看到老奶奶溫和親切的樣子,使櫻想起了自己以前曾見過的曾外祖父......

 

好久了,不曾如此輕鬆,不曾這樣的舒暢。

 

想哥哥與爸爸長期忙碌,奔波於學業與工作,知世又因母親的事業發展而舉家遷移至法國,現在正就讀法國的服裝設計學院。只有自己一人,孤零零的待在日本。

 

小狼──也還在香港。

 

「妳已經等了五年了嗎?」老婆婆聽完櫻的敘述後問道,櫻點點頭。
「分隔兩地是很辛苦的......」老婆婆喃喃說著。
「啊!要遲到了,老奶奶再見!真的很謝謝您!」櫻看了看錶後匆匆忙忙的拿起書包。
「只要你們兩人都想要再見到對方,一定會再見的,一定的......」望著櫻的背影,老奶奶默默的說。

空蕩的走廊上只聽到少女奔跑的聲音,鐘聲早就已經響了好久好久。

「完了!今天又要遲到了。」她暗想著,唰一聲拉開了教室的門。
「櫻,快坐好吧,老師快要來了。」千春小聲的說。
「嗯。」櫻很快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老師剛好進來。

「好了,現在發下昨天的考卷。」老師揚揚手上的卷子,櫻卻望著窗出神,不知道想些什麼。

......「諏訪向」......「有!」「大原野子」「有!」......

「木之本。」......見櫻沒有反應,老師便提高音調大叫:「木之本櫻!!」

「有!」櫻這才回過神來,走到老師面前。

「木之本櫻,上課不要發呆!這次的成績並不是很理想!」櫻接過試卷一看,是

她最不擅長的數學,只剛好掃過及格邊緣。

「呼!」她鬆了口氣,至少沒有不及格。

台上的老師來了又走,一個又一個,鐘聲悄悄的響過一次又一次──

「好,今天就上到這裡,下課。」歷史老師整理好東西走出了教室。
「咦?放學了?」見身旁的同學一個個離開,櫻這才回神過來,急忙抓起書包,匆匆忙忙的走出教室。換下了室內鞋,卻看到外投佈滿了烏雲「該不會要下雨了吧?」她正這麼想著,雨水便嘩啦啦的落了下來,沒有帶傘的她只能淋雨跑回家。

「咦?我的鑰匙呢?」好不容易到了家門口,櫻卻怎麼也找不到鑰匙,按了門鈴也不見人來應門。
「哥哥出去了嗎?」
於是她只好自認倒楣的用Fly從二樓的窗子進去。
「我今天怎麼這麼倒楣呀?」她打了個噴嚏,開始找乾衣服。

 

「下雨了?是今年的第一場春雨嗎?」望著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少年喃喃的說著。
「過這這場春雨,櫻花就要盛開了。」一個銀鈴的嗓音響起。

 

「大道寺?」

 

「真舒服。」櫻從熱呼呼的浴室出來,卻不見家裡有半個人影。
「奇怪,哥哥不在,小可應該會在呀!」櫻東張西望的找尋小可的蹤影,卻在電話下發現一張便條。

虳Ы~苤G
我到雪兔家做報告,大概兩三個星期不會回來。ps:冰箱都沒東西了,妳還真會吃。
兄   桃矢

「臭哥哥!!」櫻生氣的說:「人家不是怪獸啦!」

 

(遠處)
「哈啾!」「桃矢,你感冒了嗎?」「沒有,大概是小櫻在說我壞話吧?」「是嗎?你也不要老欺負她,難得回來一趟。」「少囉唆。」「真是的!」

 

 

「小可?」櫻找了又找,但是怎麼也找不著,她正想拿瓶果汁,卻赫然看到──

「小──可──!!」
「什麼事這樣吵?」牠揉揉雙眼,打了個呵欠:「小櫻,妳回來啦?」
「小-可!你怎麼會在冰箱裡?」「那是因為......」

 

(兩個小時前)

「破關嚕∼∼不知道冰箱裡有沒有點心可以吃?」小可摸摸正在唱空城計的肚子,飛到了冰箱前。
當牠打開冰箱,正要開始大快朵頤,卻聽到人的聲音。
「真是的,還有沒有菜呀?」桃矢走進廚房,打開冰箱。
「怪獸果然沒有去買呀。」
桃矢看了一眼後隨即關上冰箱門。

 

(回想終了)

 

「你為了躲哥哥所以躲進冰箱,結果門關上了出不來?」聽完小可的敘述,櫻只覺得好笑。
「小──櫻──!!我可是在冰箱裡待了兩個小時耶!!還有,你哥哥明明就已經知道了,為什麼我還得躲著他?」小可忿忿不平的說。
「還是躲著哥哥比較好。」
「什麼呀!那樣很累的!」
「哥哥要出去一陣子,所以不用擔心。」
「去雪兔那裡?」「對。」
「哦,那我要去睡覺了。」小可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後,振振翅膀走了。
「小可真是的!」櫻微微一笑,稍微吃了點東西,因為頭有點痛,便早早歇息了。

 

「好熱呀!」夜裡,櫻開始發燒,小可見櫻發起病來,又不知如何是好,忽然,牠靈機一動。

「Water、Freese」小可將結凍了的水,一點一點的放在櫻額頭的毛巾上,希望能夠降低她的體溫。而小可的力量終究有限,到了天明,櫻的額頭還是燙的嚇人。
「小櫻,妳有辦法幫自己請假嗎?」小可焦急的問。
櫻虛弱的點點頭,拿起手機為自己請了病假。
「小可,妳不要去吵哥哥唷。」「可是小櫻妳病的很重呀!」
「不,只是有點不舒服,睡一覺就好。小可你也歇會吧!你一夜沒睡了吧?Mirror!」
「映照成我的樣子!」「小櫻,妳怎麼能在這樣的狀況下使用魔法?」小可輕聲斥責道。
「我沒事,只是小感冒而已。咳、咳......你去睡吧!」她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小鏡,不好意思麻煩妳了。」

 

「今天有名新同學,大家要好好相處喔!」

虳_怪了,她不是在這班嗎?

 

「鏡,謝謝妳呀!我覺得好多了,妳休息一下吧。」櫻說著,可是鏡依然不住的為她替換毛巾,一臉憂容。
「小櫻,妳不要逞強了,好好睡吧,我和鏡可以的。Sleep」
在眠的作用下,櫻很快就睡了,而此時卻響起了門鈴聲。
「叮咚!」

「怎麼辦?該不該去應門呢?」小可考慮著,但鏡已經走下樓。
「櫻,妳怎麼沒去學校?我很擔心──妳是鏡?櫻呢?」鏡沒有說話,雖然她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可是她想他不是壞人,便領著他上樓。
『有力?!』小可心一驚「到底是誰來了?」房門「呀」的一聲被推開,進來的是名少年。

 

 

「李小狼?」

「櫻──」小狼叫道,小可卻對他比了個『噓』的手勢。
「櫻怎麼了?」小狼擔心的問。
「她從昨夜發燒到現在,我剛剛用Sleep她才睡的。」小可頓了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小狼摸了一下櫻的額頭,好燙,炙熱的溫度傳到小狼手上「現在沒有時間說這個了,必須帶櫻去醫院。」
「拜託你了。」總算來了個『人』,小可總算能夠放心了。

 

「櫻、櫻,起來換一下衣服吧。」小狼輕聲叫道。
「咦?小狼,我又夢到你了。」櫻睡得迷糊,以為自己是在作夢。
「不行呀,叫不起來!」小狼只得替櫻找了件大外套,免得櫻受寒,他很快招了輛計程車到友枝醫院去。

 

好溫暖......是誰?

「這是流行性感冒,因為著涼引起的,不用擔心。」醫生開了藥之後又說:「還有,病人很容易發燒,要小心照料。」

 

「誰?好溫暖......」櫻從昏睡中漸漸醒來。
「小狼?」她發現小狼正抱著自己。
「這是夢嗎?」她看了小狼一眼,又沉沉睡去。

 

「小子,醫生怎麼說?」「一般的感冒,但是她很容易發燒,尤其是半夜。」小狼幫櫻拉上被子。「今天我會留在這裡。」「唔。」雖然看這小子不順眼,可是有個『人』在,總是比較好。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小可嚴肅的看著他。
「出去外面說吧。」他看著熟睡的櫻,拉上房門。
「我是昨天回來的。」
「為什麼突然回來?難道──」

「為了即將發生的事。」

 

 

 

「小毛頭......」
「什麼?」
「你有沒有買吃的」

 

 

廚房飄來陣陣香味,以及──不滿的抱怨聲(?)

「為什麼我要幫你做吃的!」小狼不滿的說,開始用力切著小黃瓜。
「因為我幫你照顧她五年了,而且我從昨天開始就沒有吃東西。」
小可插起一顆丸子,塞進嘴裡:「沒想到你手藝不錯嘛,小毛頭,我還以為......」
「你不想吃可以不要吃。」
「你在煮什麼?」
「粥,櫻應該醒了。」
「沒有了」小可指著牠面前的空盤子。
「那可是兩人份的耶!」小狼叫道。
「吃完了。」小可說。「那就沒了,貪吃的布娃娃。」小狼拋下一句話,端著粥上樓了,
布娃娃則望著他的背影大吼大叫著。

 

「櫻,吃點東西。」小狼輕聲說道。

「嗯??」櫻微微睜開眼睛『這個人是?』
「小狼?」她不確定的說,畢竟五年不見了,兩人都已經改變太多太多。
「快吃點東西。」他吹了吹冒著熱氣的湯匙。
「小狼,你回來了?啊,我自己來就可以。」櫻有些面紅的接下湯匙,慢慢的吃了一口。
「這些事情等妳吃完我們再說。」他靜靜的注視著櫻,在她吃完後遞給她一杯開水和一包藥。
「是藥啊!」她一邊苦笑一邊捏著鼻子吃下了藥,或許是藥的副作用,她不到幾分鐘便再度睡去。
小狼正要起身收拾餐具,卻有人拉住了他的衣角。

「不要走。」囈語著,小狼淡淡一笑,陪在她身旁吧!那麼久的思念。

 

耀眼的陽光透進了屋內,刺眼的令人睜不開眼,美好的一天就要開始了。

「唔。」翡翠般的大眼反映著身旁的景物,映照出一名少年的臉龐。

「小──」少女有點吃驚的喊出少年的名字,隨後想起他的歸來便噤聲。『原來那不是夢』
入睡的少年看起來滿臉疲憊,一手緊緊握住少女的手,另一手還握著條濕毛巾。
「小狼,謝謝你。」她輕聲的說著,看著他熟睡的樣子,便知道他昨夜是如何不眠不休的照顧自己,忽然有種暖暖的感覺流過心頭。

「嗯?」少年緩緩醒來。
「啊!小狼,我把你吵醒了嗎?要不要再睡一會兒?」她手忙腳亂的說。
「櫻,妳的燒退了嗎?」小狼擔心的摸摸她的頭,發現溫度下降了,才鬆了一口氣:「燒退了,那就好!」

 

 

小狼說完,房間內忽然一片寂靜,久別的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是靜靜的注視著對方,兩人的臉一點一點的靠近,櫻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快好快,在這個醞釀已久的氣氛下──

 

 

「小--櫻--!!」

一隻橘色的布娃娃飛了進來,將兩人嚇了一跳。

「小可?」「小櫻,妳的燒已經退啦?太好了。」小可手舞足蹈的說。
「謝謝你為我擔心。」
「這樣我就不用吃那小子做的東西了!」小可說著,被小狼瞪了一眼。
「什麼?」櫻的臉上掛了三條線。
「小可!!你怎麼可以叫小狼做東西給你吃?」櫻大叫,又轉身說:「小狼,對不起唷。」
「沒關係,順便。」
「對嘛,那有什麼麻煩的。」(又被瞪)
「小──可──!!」

「小櫻......」「什麼?」「我肚子餓了。」

「......」

 

「小櫻,好了嗎?」
「就要好了,等一下。」
「櫻,妳的身體......」小狼欲言又止。
「不用擔心我,你去客廳等吧。」櫻向小狼投以一個微笑。

 

「鬆餅∼鬆餅!」小可高興的拿著刀叉在餐桌上飛來飛去。
「真是個貪吃鬼!」
「你再怎麼說我也不會多給妳一塊鬆餅的。」
「小可--!」櫻叫道,將一大盤鬆餅地到小可面前,自己和小狼則是用小盤子裝著。
「櫻,理作的真個豪郝吃!」小可口齒不清的說,又埋頭繼續吃牠的鬆餅。看著小可狼吞虎嚥的樣子,櫻微微一笑。

「對了,小狼,你怎麼會回來?」櫻倒了杯紅茶問道。
「母親讓我回來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
「什麼事情?」
「那......應該也算一種修練吧!」如果那也算的話。
「那......你可以一直住在日本囉?」櫻的手隨著心情微微顫抖。
「對,不會再離開了。」
「你現在住哪?以前那棟公寓嗎?」
「對,我已經轉到星條中學了。」
「太好了......等等......上學?今天星期幾?現在幾點?是不是要遲到了?」櫻現在才想起『上學』這件事。

 

「今天是星期日,不用上學的。」一個銀鈴般的聲音響起。

「知世?」櫻望著眼前的人,對方微微一笑。
櫻迎上前:「知世,妳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通知我呢?」
「前兩天才回來的,是想給妳個驚喜,看來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知世,妳怎麼忽然回來了呢?」櫻將知世拉到沙發旁聊了起來。

「我已經修完服裝的課程了。」

「妳跳級?」許久未開口的小狼問道。

「是的,不過我只主修了服裝科,所以比較快,其他科目還拿不到正式的結業證書,因此我必須在修完其他科目,我決定回來日本讀。」
「那知世也轉入星條中學了?」
「沒錯!」知世雀躍的說:「我好久沒有拍攝小櫻了,妳一定要答應讓我拍妳!」說著,知世的眼睛成了星星狀。

「知世呀!」櫻的額角冒了斗大的汗,許久不見,知世還是一點也沒變。

「對了,今天我想帶小可走。」
「咦?為什麼?」
知世看了看兩人,眨眨眼:「我好久沒看到牠了,小可,我們走吧。」
「那麼,明天見了!」
「嗯,明天見。」

 

「小狼。」櫻輕聲的問:「陪我出去走走,好嗎?」她可憐兮兮的說。
「可是,妳的燒才剛退。」他有點擔心。
「好嘛,只是散步,一個小時就好!我只想透透氣。」

『要帶她出去嗎?』

 

 

「好舒服阿∼」涼風徐徐吹來,令櫻感到十分舒服,卻也使小狼擔心她的感冒又會加重。
「櫻,妳還是不要待太久了。」
「嗯......不用擔心我的。」她微微一笑,淡淡的笑容還是令小狼面紅。
「可是──」面對櫻的笑容,他還是企圖做最後的努力。
「我再一會兒便回去,這樣可以吧?」她看出小狼的憂慮,便退讓了一步。
「唔。」如此,小狼也不好再逼著她回去了。
「小妹妹。」「咦?」櫻好奇的回過頭,發現是之前遇到的老奶奶。
「奶奶,午安呀!」
「小妹妹,妳看起來很快樂。」
「老奶奶?」小狼好奇的問。
「對了,小狼,這是我認識的一位老奶奶。」小狼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發現對方也正打量著自己。他心中忽然有種奇異的感覺。

「老奶奶,這是......」

「這位便是妳等待已久的人吧!」她慈祥的說道,櫻不由得臉上一紅。

「我說過了吧!只要堅持下去,真正的幸福終會來臨的。」她和藹的說。

「哈啾!」一陣冷風吹來,櫻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櫻──」小狼趕緊拿自己的外套為她披上。
「老奶奶,我要回去了,明天見。」櫻笑著向奶奶揮手,小狼向老奶奶點頭致意,便送櫻回家了。

 

「小妹妹!要留心影子呀!」

「?」櫻有些不明白,當她轉身,老奶奶已經不見了。

櫻疑惑的看著小狼,小狼則暗暗思考著老婆婆所說的話。

 

『只要堅持下去,真正的幸福終將來臨。』

 

「侑子,今天我可是見到了呢!」
「哦?」
「那兩個人哪......」
「是嗎?」
「那麼,您這位苭e卜師虷釣S有告訴他們什麼呢?」女子望著水池道。

「妳知道,那是要『代價』的,所以......」

「四眼仔可真愛惹麻煩呀!」

「誰叫那兩個孩子都有他的血緣呢?」

「我們來乾杯吧!為這有趣的下午。」望著夕陽,兩人緩緩的舉起酒杯,向水池的另一方致意。

「侑子小姐,您在和誰乾杯呀?」工讀生四月一日看著侑子怪異的舉動,不禁發問道。

「沒有了。」

「什麼?」那可是兩天份的下酒菜呀!!

『堅持下去吧!那麼做,真正的幸福終會降臨!一定的。』

碧色的水池沒有一絲波紋,空蕩蕩的。

魔女若有所思的望向被夕陽染紅的天空。

 

「四月一日!!!再拿酒來∼∼」

 

 

 

 

「那麼......你要回去了?」木之本家門口,一對小情侶正依依不捨的道別。

「嗯。」既然櫻的狀況好多了,他也不好再留下,否則......桃矢一定會扒
了他的皮。

 

「我走了。」

「那............」

「?」

「明天還會在學校碰面的吧?」

傻丫頭,已經不需要害怕分別了。

現在,可以爽朗而堅定的說出這麼一句: 

「明天見!」

 

第一話 ──擁抱── 完
待續............

芙薇言))

該怎麼說才好呢?終於吐出了重寫篇第一話,看到以前寫的陑慦漸憎蚧......越來越想鑽地洞了(躲──)
有了這個開頭,接下來應該會乖乖的一篇接一篇的把其他文吐出來,
沒想到累積了那麼多(望)

廢話不多說,小芙薇要努力去打文嚕∼∼

有什麼意見,都歡迎大家提出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