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ゆアソ街 (遙遠的街道)

第二章  古器的呼喚          作者:芙薇

================================================= 


翌日──

「Bi、Bi、Bi」鬧鐘響了又響,可惜床上的人兒依舊睡得香甜。

「Bi、Bi、Bi!」像是在示威似的,鬧鐘越響越大聲,向那愛賴床的主人宣示著『我可是個鬧鐘,快給我起來』這下子,就算她再怎麼會賴床,對漸漸大聲起來的鈴聲也不能夠做到充耳不聞,然而,正當她終於起身準備按掉那煩死人的鬧鐘,卻發現更驚人的事實──

 

 

「要遲到了!」

 

 

這真是個忙亂的早晨

 

「木之本櫻!」「有!」拉開門,正好點到她的名字。

「木之本,難得遲到呀!看在妳生病的份上放你一馬。」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又聽到老師說:「對了,妳請假的時候轉來位新同學,就坐在妳後面的位子。」

會是小狼嗎?

 

她急切的轉過頭,一名陌生女子向她微笑致意。

「我是早川法子,請多指教。」

「啊……我是木之本櫻,請多指教。」她連忙擠出一朵笑來。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不過天下怎可能事事如意?自己或許是太過貪心了,小狼能夠回來已經很幸福啦!一小段的分離又算得了什麼?她想,必須要懂得滿足才行。

 

中午,校園一角──

「為什麼我沒有和櫻同班呢?」午餐時間,知世摸著她剛保養過的V8郅孇苳彌{惜的說。

「在隔壁的嘛!」櫻雖然也有些失望,可是就在隔壁,也還好嘛。

真要比較的話,小狼和她想見面還得多爬一層樓呢。

「可是,可是......」看著知世一付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櫻和小狼頭上冒著個大大的問號。

「這樣便不能在第一時間攝下小櫻的英姿了!」什麼?原來是因為這個?!怪癖還是沒變嗎?櫻和小狼聽了,差點沒昏倒。

 

「知世呀!」

兩人苦哈哈的笑著。

 

「對了,櫻,妳早上怎麼遲到呢?」想起櫻早上的晚到,小狼有些擔心,難道半夜又發燒了嗎?

「因為早上我做了個奇怪的夢......」

「夢?」

「妳作了什麼樣的夢?」小狼緊張兮兮的問。

『該不會,是預知夢吧?』他想。

 

「櫻,妳能夠說說看嗎?」

不知道為什麼,知世忽然也變得和小狼一樣緊張。

 

「唔,我忘了。」

櫻在思考半晌後緩緩吐出幾個字。

 

「可是,我覺得那是『很重要』的夢......」
即使絞盡腦汁,腦袋卻依然一片空白,甚至想久了還有些發疼,感覺是很重要的事情呀,為什麼會想不起來呢?櫻有些困惑了。

 

「唔。」三人頓時陷入思考之中,而午息的鐘聲打斷了他們的思緒。

 

「那麼,我們先回班上了!」異口同聲的,知世見了便忍不住笑弄道:「噗!真有默契呢!」兩人不禁臉上一紅。

「那,先走了。」長大是長大了,小狼害羞的個性依然沒變,他結結巴巴的向知世道別,知世則在他耳畔細語,一臉詭異:「今天放學,你要好好表現呀。」

「?」知世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走向了自己班上。

 

「艾利歐,為什麼我們要躲在樹上呀?」奈久留十分有意見的抱怨著,天呀,這樹上的蟲子還真不是普通的多。「去、去、去。」她不住的揮動著手,趕去身邊的蚊蟲。

“看起來真像是那種放在菜市場不停轉動的驅蚊器”在旁的黑貓望了她一眼,聯想起來,愈看愈感覺想笑。

「妳就別吵了,妳一動,蟲子便更會往妳身上爬的。」牠悠悠的說,惹來奈久留的一聲大叫,牠只當作沒聽見。

 

「艾利歐,妳難道不想見知世小姐嗎?」黑貓以一貫慵懶的語調問道,完全無視於一旁的混亂,而艾利歐只是優雅的答道:「時間,還沒到。」

 

「哦?眼鏡仔的轉世嗎?」望著照片,輕吐了口白霧,在裊裊白煙中,一襲黑裝的侑子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緩緩說道:「那個大道寺知世,我也想會會。」

 

「噹──噹──」放學的鐘聲響起,小狼收了書包站在櫻身旁等候。

她也很快的收拾完自己的物品,接著兩人一起步出教室,走出了校門。

 

「那個,小狼......」走著,櫻忽然打破沉默。

「你剛搬回來吧?」

 

「嗯,怎麼了?」小狼漫不經心的答道。

 

「那、那、一定有很多東西還沒有整理,我可以幫上忙嗎?」

 

 

「哇!東西好多唷!」

「東西是多了點,會很累唷!」

「沒關係,所以我才要來幫你呀!我們要從哪個開始呢?」櫻環視周圍,家具大部分都擺好了,小狼的房間依然井然有序,只是地上一箱箱的雜物──要由哪個著手呢?

「算了,從最近的那一箱開始吧!」

她打開離她最近的一個紙箱。「是書呀。」

於是,她很快的將書一本本擺上架。一箱又一箱,「小狼真的很喜歡看書呢!」櫻想著,手上已經是最後一本了,可她卻失手將它掉到地上,書被翻了開來:

XO年二月七日

又是春天了,象徵著一年就要開始,日本的櫻花應該開了吧?又一年過去,同為櫻的妳,過的可好?若是因為我,使妳失去燦爛的笑顏,我情願你不要那樣等我,牠說妳最近很沒有精神,我很擔心。今天要開始新的訓練,我希望自己能擁有更強的力量,才能保護妳

XO年六月八日

新的訓練令我有些吃不消,然而這......

櫻沒有再看下去,她知道那是小狼的日記,拾起日記本,她輕輕的放回架上,開始整理下一箱東西。

「咦?這是什麼?」這次箱子裡裝的不是書,而是十分古怪的器具,上頭佈滿歲月的痕跡,斑剝的表面訴說著歷史。櫻正要將它放上架,卻聽見一個聲音──

苤u相信他」

「不!不要相信他,快走!那人就要追上來了!」

 

「什麼聲音?」

「櫻,怎麼了?」

「有什麼東西……正在呼喚……」櫻的眼神突然變得十分怪異,「什麼?」小狼「砰」的一聲丟下手上的東西,飛奔到她身旁。

「那是!!」他大驚失色。

 

  1. ──

苤u不,你醒醒呀!不要丟下我一個,好不容易逃出來了」

「妳走吧!他們會殺了妳的」

「不要,我不要……」

「哼,誰叫你偏不聽我的,那個詛咒可是會致你於死的呀!呵呵......」

「妳好狠的心!我......」

「妳快走吧,快走吧,他們就要追上來了!四方星晨,聽我召喚──」

「不──不要──」

 

「祥龍,快帶她走...咳...咳...快點!!」不── ──!!

  1. ──
  2.  

 

「櫻!」小狼抓著她大叫,櫻流下兩行淚水,緩緩恢復意識。

「太好了!」小狼激動的將櫻摟進懷裡,緊緊抱住她。

「剛剛,那是什麼?」迷茫,她問道。

「什麼?」小狼一副摸不著頭緒的樣子,這可嚇壞了櫻。

「那些聲音──難道你沒有聽見?那、是鬼嗎?」她慌張的問。

「不,那不是鬼,是前世,妳剛剛聽到的是前世的聲音,妳碰的那個東西叫衎e夢鈴苭朴o出的聲音會使人聽見前生最深的一段記憶。」小狼解釋道。

「妳把封條解開了?」小狼皺眉,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沒有呀,我想把它拿起來放好,突然就......」

小狼這才看到地上的一撮灰,他大概忘了櫻的魔力有多強了。

「對了,為什麼小狼你會有那種東西?」櫻反問道。

「那是母親要我由香港帶來的。」

「夜蘭姨姨?」櫻還是很疑惑,不過小狼的臉色怪怪的,那她還是不要多問吧?

「小狼,還有什麼要整理的嗎?」小狼環視週遭,東西好像都放的差不多吧?屋子的打掃明天自己再處理就行了。

「沒有了,妳先休息吧,等一下我送妳回家。」

「是嗎?總覺得好像沒幫上什麼忙呢。」櫻有些失望的說。

或許是看出了櫻的寞落,小狼輕聲的提醒她:「那麼,櫻可以幫我把需要的生活用品列出來嗎?」

「嗯!」聽到這句話,櫻的臉上又浮起了笑容。

 

「東西怎麼會這麼多呀?」櫻望著櫃檯小姐撐開了一個一個袋子,雙手不住的重複將桌面的物品掃進,而東西卻絲毫沒有減少的跡象。小狼愣了一下,隨即掏出皮夾。

「櫻,我來拿就行了。」手上提滿整整五大袋的小狼正準備接過櫻手裡的第六袋,畢竟那麼重的東西實在不該再讓她幫忙了。

「讓我幫到底吧。」她微微一笑,總覺得自己好久沒有笑了,在小狼離開之後,現在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櫻,謝謝妳。」
然後,小狼送她回家。

在家門口,他忽然低下頭,就在她還分不清東南西北的時候,他像是也被自己嚇到似的,離開了她的唇。

「櫻、晚......晚安。」

他結結巴巴的說,雙頰因方才的舉動而紅透,目送她進門之後,才轉身離開。

「晚安,小狼。」

掩上門,她小聲的答著,手指觸及雙唇,似乎還殘有他的熾熱體溫,思至此,她不禁緋紅了小臉。

 

 

只有自己的屋子顯得很空盪,連呼吸的聲音都變得如此刺耳。

稍稍打理過後,她便疲憊的走入夢鄉。

 

「力量......就要......」

身置何處?週遭的景物好像在哪看過,卻是這廢墟般的景色,街道上沒有任何人群,風冷颼颼的自身後走過,一切的一切都是孤寂。

「我恨你......」耳畔回盪著的,是誰的聲音?她猛地轉身,卻依舊不見一絲人影。

大家都到哪去了?飛上去看看吧!告訴自己,當她探向胸前,手指並沒有碰到東西。

封印鑰匙──

「不見了?!」

「主人......力量......就要......」

「就要──?!」

胸口一緊,她痛苦的醒了過來。

     「就要什麼?」她大聲叫道,而聲音只是在房間裡徘徊。

額上的汗水順著臉頰滴落,她下意識的握住了掛在胸前的鑰匙,一如她想抓住那個聲音。

          「到底是什麼?」

夜裡,她再度睡去。

一明一滅的星空,櫻卡,微微發出光亮......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