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前世今生 (新版)

前世今生---重新連載中        作者:芙薇

         

=================================================

第一回.婚約

 

在許久以前

有一對戀人,女的叫司馬晴櫻,男的叫李映狼。

風鈴,輕輕擺盪著,窗子開著,桌上粉色的信紙,攤了開來,桌前的人兒,已匆匆離去。

見粉色的信紙上娟秀的字跡寫道:

 

映狼君:

今早尋你不遇,思念至極,欲見上一面,有事相問,午時雨湘亭,不見不散。

 

晴櫻留

 

「哎呀呀!又有什麼好玩的事兒嗎?這樣的話」李玥赫微微一笑,似乎在盤算著什麼。

「真是有趣呢,這場約我可要湊上一湊。」李玥赫輕輕躍下窗前的櫻樹,往雨湘亭走去。

 

 

「我出門了。」女子悄悄說著,走出門外。

「晴櫻姊姊又要去見映狼兄了。」一旁傳來一陣銀鈴般的嗓音。

「詩知!」晴櫻很不好意思的說。

「有什麼好害燥的?我知道妳很鍾意映狼兄的」詩知笑道。

「什麼嘛,妳自己呢?和玥赫又是怎樣了?」晴櫻被詩知說的臉上一紅,也不甘示弱的說道。

「我」這一次,換詩知羞紅了小臉兒,說不出話來了。

晴櫻俏皮的眨了眨眼兒,提起小竹籃走出去,詩知待晴櫻走了一段路後,才輕手輕腳的跟在後頭。

「嗯,我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甜蜜畫面』。」詩知心道。

 

「怎麼還未到呢」一名穿著青色長袍,走來走去的男子說著,似乎是在等什麼人。

「猜猜我是誰!」只聽得輕柔的語音在耳畔響起,眼睛,卻被絲帕輕輕矇住了。

「晴櫻乖,告訴我妳是誰。」男子柔聲說道。

「映狼兄最討厭了,都猜出來還裝不知道。」女子-晴櫻移開絲帕,輕輕嘟起小嘴說著。

「好啦,不要生氣了,妳看山頭那邊是什麼?」映狼哄著晴櫻,修長的手指向山的那一端。

晴櫻順著映狼的手指一看,忽然眼睛一亮--

「哇!是畫眉鳥耶。小小的,好可愛唷!」晴櫻興奮的說道。

「是啊,那是畫眉的雛鳥,最近才羽化的。」映狼附和道,望著晴櫻的眼神中,包含著濃濃柔情。

 

「晴櫻

「啊?」

「我」映狼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欲言又止。

「什麼?」

「我

 

「時機也成熟了

「玥赫,你在說什麼啊?」

「詩知?」玥赫似乎吃了一驚。

「時機成熟?難道是那個!」詩知輕輕摀著嘴,好像自己洩漏了什麼天大的秘密似的。

「沒錯,是時候了。」玥赫緩緩說著。

「太好了,我這次跟來果然是值得的。」詩知手足舞蹈的說。

「噓,小聲點,被他們發現可就不好了。」玥赫舉起食指放在唇間。

「對哦!」詩知說,看著環視著四周的映狼,不禁為自己剛才幾近大聲狂叫的言行捏了把冷汗。

兩人繼續觀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一個在樹上,一個在草叢。

但是

映狼停下了說話聲,狠狠的瞪了樹和草叢一眼,視線又回到晴櫻身邊。

「唉看來是沒戲唱了。」玥赫婉惜的說。

「是呀,都是我太不小心了。」詩知為此感到自責。

「這也不完全是妳的錯,他的觀察力本來就過人,且是誰的氣息他都能察覺的到。」玥赫向詩知說明著。

「是嗎」捕捉不到親愛的姊姊的甜蜜畫面,令詩知感到些許失望。

「嗯詩知,我想帶妳去一個地方」玥赫說。

「咦?」詩知淺紫色的眸子中,充滿了期待。

「走吧!」玥赫笑著,向詩知招招手,兩人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呼他們終於走了。)映狼心中暗道。

「映狼,你方才想說些什麼呢?」晴櫻歪著頭問,天真的表情甚是可愛。

(嗄?她還記得啊?好吧,時機也差不多了

 

「晴櫻一直很喜歡妳,看著妳笑,我也快樂,看妳哭泣,我也感到悲傷」映狼說著。

「映狼君其實我也一直喜歡著你」晴櫻白皙的臉蛋上浮上了兩朵紅暈。

「我問妳妳相信前世今生嗎?」

「我相信。」

「前世的意戀,造就今生相遇的愛戀和妳廝守,是我最大的心願。」映狼緩緩說道。

「我們來發誓吧。」映狼說著,唸起了誓言:「我李映狼」

「我司馬晴櫻」

「願一生一世結為佳偶」

「不求同日生」

「只求同日死」

「生生世世」

「永不分離」

「至死不渝」

「以天地為證」

兩人唸完誓言,看著山的那頭,夕陽的餘暉映照在朵朵白雲上,將白雲絢染成了淡淡的橘紅色,金黃色的太陽緩緩消失在地平線上

他們開心的笑了,幸福,洋溢在他們身上。

「天色不早了,我該回去了。」晴櫻說著,轉身便要離去。

「等等!」映狼說,從長袍中掏出一個用絲巾包著的包袱,拉開包巾,裡面是一對玉環,及透著青光的指環。

映狼拿起其中一個玉環及指環,分別套在晴櫻的手腕和無名指上。(意思很清楚,應該不用我解釋了吧!)

晴櫻又羞紅了臉,她嫣然一笑,快步走回家。

看著晴櫻美麗的笑容,映狼呆住了,良久,才回神過來。

(和她在一起真幸福晴櫻

 

 

「我回來了!」晴櫻輕聲說道,但掩不住她心中的喜悅,她的心情,全寫在她的臉上,表露無遺。

「看妳樂成這樣,哎呀!這可不是結婚戒指及定情手鐲嗎?」撫子訝道。

「咦?娘,您怎麼

「以前,妳爹也曾給過我這兩樣東西好像剛剛才發生過的事兒,但看看妳,現在都這麼大了,也拿到這兩樣東西了。是誰給妳的呀?」撫子溫柔問道。

「這是李映狼給我的」晴櫻不好意思的說,小臉像熟透的蘋果。

「李映狼?哦,是李家的大公子。說的也是,你們從小就黏在一起,難免

「啦∼我回來了!」

「咦?詩知妳也回來啦?妳手上的是」晴櫻疑惑著。

詩知的臉上閃過一抹紅暈,揚揚手上開得燦爛的花朵說:「這是李玥赫給我的,他帶我去一片很漂亮的花園,那邊的花都是他親手栽種的呢!」

「哇!賀喜姊姊,恭喜,姊姊要結婚了。」眼尖的她看見看到晴櫻手上的婚戒,趕忙說道。

「我」晴櫻又羞得低下了頭。

「怎麼都擠在門口呢?有事先進去再說吧。」藤隆溫和的拍拍她們的肩,示意他們進屋。

四人坐定後,撫子向藤隆敘述了剛才的事。

「嗯其實,司馬家與李家是世交,司馬家是書香世家,而李家是武術世家,兩家保持良好的關係。」藤隆向兩個女兒說著。

「所以,爹與娘才不阻止我們來往囉?」詩知問。

「將妳們交給李家我很放心。」藤隆話中有話,詩知聽了,滿臉通紅,而晴櫻則不明究理。

「妳爹答應這樁婚事了。而且」撫子看晴櫻滿腹疑問,才說了出來。

「娘~」詩知向撫子撒嬌道。

「好,我不說就是了。」撫子笑著。

司馬家一片喜氣洋洋的,而李家呢?

「娘親,我們回來了。」映狼與玥赫同道。

「你們看起來似乎很高興。」李氏說。

「娘」映狼似乎想說什麼,卻又吞吞吐吐的。

「今天發生了什麼事,過來告訴我吧。」

「是,娘。」

「娘,今日兒向晴櫻表白,她已經答應和我成親了。」

「晴櫻呀真是的,婚姻大事怎能如此唐突?」李氏言語中,好像對晴櫻與映狼這件婚事很是不滿。

「娘,我」映狼怎麼也沒料想到會這樣,他不斷的冒著冷汗。

「映狼,婚姻大事不得草率,我們李家和司馬家是世交。兒女自幼就立了婚約,只是因為尊重你們的選擇,才沒有逼你們一定要成親。既然司馬晴櫻已經答應了,那明天就去正式提親吧!」李氏又說,映狼這才放下心來,原來娘親是為他不夠正式的定親而感不滿。

 

「叩!叩!」

「什麼事?」

 

「夫人,有客來訪。」管家稟報著。

 

李氏暗暗盤算著,這麼晚了,會是誰來呢?但她左思右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於是她說:「請他進來。」

「是的,夫人。」管家必恭必敬的回道。

一個人影緩緩走向前來。

「好久不見了,李˙夜˙茵!(李氏本名冠夫姓)」

「什麼?是你!」

 

眼前出現的,竟是她怎麼樣也猜想不到會出現的人物,到底是誰來了,令一向冷靜嚴肅的李氏驚慌失措?

 

待續~

芙薇好不容易將之前寒假寫的前世今生第一話重新修完了,內容應該比之前好多了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也請大家多多來信指教

kittyapple40933@yahoo.com.tw

 

原著於:2005/02/10~2005/02/11

修改於:2005/12/04~2005/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