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前世•櫻狼篇 

第十章   櫻雪中的誓約     作者:念櫻

================================================= 

知道自己的壽命將盡,因此兩人更珍惜彼此之間相處的時光。
「焌狼……」雪櫻轉頭看他,臉上是燦爛的笑,「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妳想去繽紛櫻區吧?沒問題。」焌狼笑得溫柔。
「謝謝你。」喃喃念咒,他們眼前即浮現一扇白色拱門。
握住門把,雪櫻打開門,兩人一踏入,門即自動關上,消失無蹤,映入眼簾的是櫻雪飛舞的美麗景象。
「雲之國公主和繽紛櫻區是連結在一起的,母后也具備這種能力。」瞥見焌狼眼底困惑,雪櫻解答,「平時不這麼做,是因為我覺得沒必要。」
「原來如此。」焌狼點頭,表示理解,仰視滿天飛舞的櫻雪,他微笑,「這裡還是沒變。」
「嗯。這兒一年到頭,始終如一,不曾改變。」凝視池面,雪櫻語氣平穩。
「這兒真的具有能實現願望的神奇力量吧?」憶及和雪櫻初次見面的情景,焌狼低問。
「沒錯,但需要有雲之國王室之人當媒介,且須付出代價,願望才能實現。」利於池畔,雪櫻發動魔力,召喚風吹開覆蓋池面的櫻花花瓣,三位長輩安祥的面容映入眼簾。
轉頭望著焌狼,雪櫻笑,淚懸於眼眶,「這即是一例,他們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換取天雲兩國人民的性命,真的是幫了我們大忙。」
「雪櫻……」來到她身邊,焌狼將她擁入懷中,「想哭就哭,不要壓抑自己,知道嗎?看妳這樣,我會心疼。」
「謝謝你,焌狼。」眨去眼中淚光,雪櫻微笑,「但現在不是感傷的時候,我想用僅剩不多的時間,和你一起營造更多的回憶,讓我們能開心的走,好嗎?」
凝睇雪櫻猶如翡翠般美麗的眼眸,焌狼心有不忍,他知道她在強顏歡笑,故作堅強,掩飾脆弱的一面,只為了不讓他擔心……
雪櫻總是這麼善良,而他,也從來不曾違逆她的心願,這次也不例外。
「我答應妳,在我們臨終前,再一起營造美好的回憶。妳想怎麼做?」
「看就知道,時候差不多了。」雪櫻笑指著池面中央,焌狼順著雪櫻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原本平靜如鏡面得池面起了陣陣漣漪,水向兩旁分開,一道迴旋雲梯直通雲霄,沒入天際。
「這是……」焌狼訝異,他從未聽雪櫻提及這件事。
「很不可思議吧?」雪櫻笑答,「小時候母后告訴我的,百年才會出現一次的『神恆峰』,傳說雲之國王室之人和其所愛成功登上峰頂的話,就能得到神的祝福,母后說,她和父王在結婚前一晚有成功登上喔,不過途中的關卡不簡單。」
「既然如此,那我們來訂個約定吧。」焌狼伸出小指。
「好。」雪櫻也伸出小指,「我們約定,要一起突破層層關卡,到達頂點。」
「一言為定。」兩人勾了勾小指。
置身雲梯,被櫻雪與雲朵環繞的兩人,彷彿海市蜃樓般,一碰觸便會消失……
「岳父和岳母來世還能成為夫妻吧?」看著前方,焌狼心有所感。
「嗯,如果可以的話,我來生想再當他們的女兒,若能再多個兄弟姊妹就更好了。」
「絕對沒問題的。」握著雪櫻的肩,焌狼笑得溫柔,「妳的心願一定能夠實現。」
「謝謝。」雪櫻感覺心中湧起一股暖流,焌狼對她總是這麼體貼,讓她眷戀。「趁早快上去吧。不然雲梯沒多久便會消失了。」
「那快走吧。」將雪櫻打橫抱起,焌狼縱身一躍。輕巧落在雲梯上。
「呀!」身子忽然騰空,雪櫻驚嚇,她抱緊焌狼的脖子,閉上眼不敢看。
輕巧落在雲梯上,焌狼低笑出聲:「這麼害怕?妳是不信任我的技術?還是忘了自己會飛?」
緩緩睜眼,見已落地,雪櫻著實鬆了口氣,她受到驚嚇,一時真忘了自己會飛。
「我是忘了沒錯,不過……焌狼你很過分!居然取笑我!」雪櫻臭著一張臉。「快放開我,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是嗎?」挑高一眉,「那就如妳所願囉。」焌狼說著,作勢要鬆手。
雪櫻面色沉穩,焌狼一鬆手,她就能及時反應,不會跟地面來個親密接觸,另一方面,也在賭,賭焌狼對她的心意。
「妳真的是一點都不怕呢。」笑搖頭,蹲低身子,焌狼輕輕將雪櫻放在地面上。
「因為我知道呀。」站起身,撣去裙襬上的灰塵,雪櫻笑得燦爛,「你不忍心的。」
「妳啊。」攬著她纖細腰身,額貼額,焌狼微笑,「真的把我的性子摸透了。」
「那是因為你很珍惜我。」雪櫻直言,「要換了別人,我可沒十足把握。」
「謝謝妳。」此事表現了雪櫻對他的信任,讓焌狼感到窩心,「妳有沒有聽岳母提過關於沿途的關卡?」
「我聽說要到達神恆峰的峰頂必須經過釘梯、刀道、茅林、箭洞、冰原、雪川、火海……可說是困難重重。不過,只要能一起攀上峰頂,就可以得到神的祝福……很吸引人吧?」
「卻是如此,時間不多,我們得準備一些東西。」焌狼說著,右手發出綠色的光芒,不一會即消逝。
握緊雪櫻的手,領著她向前走,不多久,他們來到第一個關卡──釘梯前面。
「雪櫻,妳會怕嗎?」焌狼面向雪櫻,一臉嚴肅。
雪櫻搖頭,堅定地說:「我不怕。因為我不是一個人,還有你陪著我啊。況且我們約好了,要一起突破重重難關,才能永遠在一起,不是嗎?所以,根本沒什麼好怕的呀!」
「那……我們走了。」焌狼牽著雪櫻的手走上釘梯。
本來擔心鞋子會被刺穿的雪櫻,在行走時因訝異低頭看,笑容浮現唇畔。
鞋子上鑲了鐵片,因此,走在釘梯上,根本無關痛癢〈只要小心,不跌倒就行^-^〉。
「這就是你所謂的準備吧?想得真周到。」雪櫻毫不吝惜地讚美。
「沒什麼。」焌狼大方地接受了,還對雪櫻報以微笑。
順著釘梯蜿蜒而上,走著走著,終於到了釘梯盡頭。
緊接著,映入眼簾的,是佈滿各種銳利刀刃的刀道。
「走吧,雪櫻。」
「嗯。」雪櫻應和,焌狼立刻牽著雪櫻的手走上刀道,櫻雪仍不斷下著……
刀道雖險阻,兩旁卻開滿了美麗的櫻花,紅、黑、藍、紫、白、黃、粉、紫,各色櫻花齊放。
雪櫻邊走邊讚嘆:「好漂亮喔,這裡開了好多不同色的櫻花呢。」
焌狼沒答話,看著雪櫻的眼神卻溢滿了溫柔與深情。
雪櫻很美,真的很美!仿若不沾塵火的仙女,就算說是女神也不為過。
白裡透紅的粉嫩肌膚、如翡翠般美麗的雙眸、精美小巧的五官、窈窕的身材,最重要的,是她有一顆善良的心……
感受到灼熱的目光,雪櫻轉頭一看,發現焌狼的目光正緊鎖著自己不放。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雪櫻笑問。
焌狼搖頭,「沒有。只是妳美得令人移不開視線。」
雪櫻聞言,臉紅透如番茄,心裡卻是甜滋滋的……
「你就會說好聽話討人歡心。」雪櫻嬌嗔。
「我是說真的,才不是為了要討妳開心而已。」焌狼無比認真。「好了,不多說了,快走吧。」語畢,焌狼又牽著雪櫻的手往前走去。
走完刀道,映入眼簾的即是茅林。「這裡只要一踏上去,茅就會從地底冒出來。最好的方法就是用飛的,才能平安度過。」雪櫻娓娓述說。
「這也是岳母告訴妳的?」焌狼挑高眉問。
「是啊。母后跟我說的可仔細了,快走吧。」發動自身法力,雪櫻率先向前飛,焌狼忙跟上。
平安通過茅林,兩人站在洞前,雪櫻施展法術造防護罩包圍住兩人。
「這裡一踏入,立刻有幾十支箭從四面八方疾射而來,一個不小心就會有萬箭穿心的危機,當年母后和父王不知道,走在前面的父王還因此中了數箭,若非父王身手俐落,閃避得快,恐怕早致命,也根本不會有我的存在了。」雪櫻不勝唏噓。
握緊雪櫻的手,焌狼發動自己的力量,加強防護罩的防禦效果。
「我也一起幫妳吧。平均分攤比較不會累。」
「謝謝。」雪櫻燦笑,一踏入洞內,箭雨四面八方,源源不絕,若非有防護罩擋著,根本無法平安通過。
很快的,他們來到了冰原。
焌狼和雪櫻互望一眼,腳上穿的鞋子霎時變成了溜冰鞋,兩人手牽手踏上冰原。
焌狼微笑,放開雪櫻的手,向前滑去。
雪櫻不甘示弱,追了上去,焌狼伸手抱住雪櫻的腰,將她舉高又放下。
他們相互追逐競技,心中有著說不出的訝異,就這樣通過了冰原,腳上的溜冰鞋又變回原樣。
「真沒想到妳滑冰滑得這麼好。」焌狼笑讚。
「謝謝,你也一樣深藏不漏,我都不曉得你那麼會溜冰。」
「幼時必經的訓練之一。」簡單帶過,焌狼反問,「妳呢?是怎麼學會的?」
「小時候父王教我的,母后只在旁邊看,我問母后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明明很有趣的。」
「岳母該不會是不擅長運動吧?」焌狼認為這是最不可能的原因,殊不料雪櫻的回答讓他傻眼。
「答對了!母后對運動一竅不通,我的運動細胞是遺傳到父王的。」
「好險……」焌狼萬分慶幸雪櫻只遺傳到母親的美貌,而沒遺傳到運動不靈光,不然他的頭可就痛了。
一個對運動不靈光的人,在戰役中不僅沒多大助益還會成為負累。
「母后也說過同樣的話唷。」雪櫻甜笑著,「但這不是重點,繼續前進吧。」說著,率先向前走去。
來到雪川前,他們外面先套上兼具防寒與防水功能的潛水衣,才縱身躍入雪川。游過雪川上以後,脫下沉重的潛水衣便繼續往前進。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來到最後的關卡──火海。
看著谷底的岩漿,兩人真不知該如何通過……能怎麼辦呀?
突然,焌狼腦中靈光一閃,手中多了一個索鉤〈就是繩索上面有個鉤子〉。
焌狼拿著索鉤轉了幾圈,鎖定目標,奮力投擲,勾子深深嵌進對面粗壯的樹幹。
接著,焌狼手中又多了條繩子,將兩人的腰緊緊捆在一起,「抓緊我,別鬆手。」雪櫻頷首,雙手緊緊攀住焌狼的頸項。
焌狼用力拉了幾下繩索,確定夠牢固,即抓緊繩子,盪了過去,平安抵達。
手一揮,綁住兩人腰部的繩索和索鉤都消失無蹤……繼續往前走,終於到達峰頂。
攬著雪櫻坐在草地上,焌狼環視周圍,這兒一棵櫻樹也沒有,櫻雪仍不斷飄揚……
「真是不可思議的景象。」焌狼訝異。
「是呀。」伸出雙臂,數片櫻花花瓣落在雪櫻掌心,「母后說這兒與造物主居住的櫻海園銜接,這兒的櫻雪是從那婺角U的。知道這兒為什麼叫『神恆峰』嗎?」
「是因為此地承載著神永恆的祝福嗎?」略忖,不難猜出此峰名由來。
「沒錯……」將櫻花花瓣湊近焌狼眼前,「這就是此地受到神永恆祝福的證明。」
「……」焌狼沒答話,抬頭望著天上的星星,真希望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生命將盡,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做讓自己後悔的事………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只要曾經擁有美好的時光,也不負此生走這一回了……
「焌狼……母后曾跟我說過……」雪櫻神情變得認真,「你願意聽我說嗎?」
「當然啊……姑且不論聽妳說話是種享受,妳要說的,是很重要的事吧?」
「嗯……這是重點!母后說通過關卡後,在這兒立下的誓約都能實現。可是……」
「可是什麼?」望著雪櫻,焌狼眼中盡是深情……
「沒有孩子……我是不介意以雲之國公主的身分活下去……可是我真的很想要一個孩子……況且母后……」雪櫻無比哀傷。
雪櫻這麼說,焌狼心裡也不免有些悵然,她知道雪櫻溫柔體貼,也乖巧孝順……
不一會兒,雪櫻恢復平常的樣子,「我們這一生已經很幸福了,我不再要求什麼了。」
焌狼聽在耳裡,疼在心裡,他恨蒼天不讓他們這一生永遠相守,也恨亞黯的詛咒,
但,為時已晚……
將雪櫻擁進懷中緊摟,焌狼心中溢滿對她的柔情,然而今生已難全……
「我只是想告訴妳,我永遠愛妳。」焌狼異常認真,眸中佈滿堅定。
「我也一樣……永遠只愛你一個!」雪櫻信誓旦旦。
「說真的,我想永遠與妳在一起,與妳相守。可惜……這個願望今生已經無法達成了……」焌狼顯得有些痛苦。
「我也一樣。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永遠都不嫌多。我真的很愛你,可惜我們今生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雪櫻說著,閉上雙眼,淚如泉湧。
焌狼把雪櫻摟的更緊,聆聽他沉穩的心跳,她的心慢慢平靜下來,「焌狼……我們來立個誓約好嗎?」
「當然好,雪櫻,如果我們還有『來生』的話,我一定會再度愛上妳的!」焌狼堅定的說著。
「我也是,我『來生』一定會愛上你,而且會比今生更愛你!」雪櫻也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焌狼鬆開手臂,兩人手牽手跪在地上,抬頭仰望不斷飄落的櫻雪,異口同聲:「全能者,請聆聽我們在此立下的誓約,『永生相依相隨,永世不離不棄』。」
話聲甫落,天際劃破絢爛光芒,光之洪流夾雜櫻雪直洩而下。
雪櫻甜笑,轉向焌狼道:「母后說,有這種景象出現的話,代表神真的聽到我們立下的誓約,也同意給我們永恆的祝福。」
雪櫻的笑感染了焌狼,他也不自覺地笑了……
─待續─
終於打完這章了,感覺一路修改的過程還真是辛苦,因為我的時間真的是有限啊,但終於快改完第二篇了,感動!
念櫻By2009/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