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再前世•櫻狼命定戀歌 

第十章 歡喜 作者:念櫻

================================================= 

千鈞一髮之際,不知從哪飛來一顆小石子,精準的打中堅吒的手臂,使他因為吃痛而放開匕首,鮮血汩汩流出,靜婉因此得救,看得白皜鬆了口氣。
趁他吃痛的當兒,靜婉連退了好幾步,保持安全距離,粉臉蒼白,剛才的事有一次就夠了,她可不想再經歷一次。太可怕了。
修武見機不可失,火速將手中的布包交給父親。接著,朝他一指,使出『隔空定點』的絕技,讓他無法動彈,才命令手下拿繩索將他捆起來。
錵媸見大勢已去,知道父親、大哥和自己的下場終究是一死,她憤恨地瞪了綠狼一眼,決意要在此刻向綠狼報復,至少要拖一個人陪葬,因為她知道錯過這次,就再也沒機會了。
深知自己的武功並非綠狼的對手,要拖他陪葬是不可能,所以她便把目標放在別人身上,而那個人不用說,自然就是白皜了。
(可惡的恆綠!!你如此重視這個兄弟,加上你對我不理不睬,我就拖他陪葬,反正他身體那麼差,又不會武藝,只是生得比較好看,活著也是浪費!我要你永遠痛苦!!!)
打定主意的錵媸沒有多想,手掌一翻,便從袖內射出幾十支浸了毒的短箭,朝綠狼射去,綠狼避開的同時,另一隻手便運十足的勁道朝白皜的胸口打去,打算讓他一掌送命,殊不知她這樣等同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微挑起眉,白皜瞇起眼,住在這裡的幾天,他見過錵媸幾次,對她的印象差到極點,頤指氣指又任性刁蠻,俗不可耐!老早就看她不順眼了,現在竟敢對他出手。白皜臉上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白皜那種看似無害的笑容,別人會覺得沒什麼。但,實際上,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那種笑容背後才是最恐怖的。
(好,很好,非常好。大概是我之前偽裝的太好,所以妳以為我很好欺負吧?不過……妳竟敢捋虎鬚,擺明是自討苦吃,既然如此,我也不必跟妳客氣。)
見白皜揚起笑容,錵媸以為他已經接受了死亡的覺悟,於是,她毫不遲疑的用盡全力往白皜的胸口打去。
就在快要打中的時候,白皜臉上的笑容倏然隱去,一閃身就躲過了她的攻擊,同時舉起右手隔著袖子抓住錵媸的手腕,輕輕往下一折,只聽到『喀』一聲,錵媸臉上閃過一抹痛苦難當的表情,臉上也沁出冷汗,白皜則面不改色的放開了她的手腕。
睨了她一眼,白皜雙手抱胸,雲淡風輕地說著:「老虎不發威,可別把我當病貓。這只是給妳一點小小的教訓。誰叫妳爸居然想傷我未婚妻,又不斷找王子的麻煩。妳更是死纏著王子不放,也是你們活該,罪有應得。」
錵媸看著自己的手,滿臉的不敢置信,沒想到白皜的實力竟如此深不可測,輕輕鬆鬆、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把自己的手給折斷。
足見他之前的樣子根本就是騙人的,這人未免隱藏得太好了吧?
還有……他剛才提到王子……
她睇向綠狼,「你……是王子?」她開口問了,心裡不斷的希望他不是王子……
綠狼聳聳肩,從懷中掏出代表身分的令牌,對著錵媸,淡淡地道:「妳看清楚這上面刻著什麼?」
錵媸定睛一看,嚇出一身冷汗,瞪大了眼睛,那是象徵王家的火焰圖騰啊。
只有王室之人才擁有的令牌,她整個人徹底呆掉了,連堅吒也不敢相信……
就在她依然怔忡的同時,黃鉦揮手,指揮手下將錵媸給綁了起來,同時也指揮另一批下屬進去左司令找??。
見此情景,白皜撣了撣身上的灰塵,輕描淡寫地道:「好了,這裡的事就交給舅舅他們去處理,綠狼,我們該走了。」語畢,他舉步走了出去。
「舅舅?」突然聽到這個詞,綠狼一時反應不過來。
可,綠狼不笨,須臾,他會意過來,別有深意的望了黃鉦一眼,跟在白皜的身後走了出去。
「靜婉,我們一起回去好嗎?」來到靜婉面前,白皜溫文一笑,紳士的伸出手問。
「好。」靜婉羞紅了臉,輕輕將手放到他的手裡,表示了對他的信任。
白皜欣喜若狂,牽著靜婉的手往前走,這一幕落在後面的綠狼眼中,當然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他還是頭一次看到白皜那麼溫柔的神情呢。不過,身為他的好友兼兄弟,他衷心替他高興,他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走了一段路,白皜突然拐進一條不起眼,人煙稀少的小小巷道,靜婉不解地望著他,顯然不明白他為何如此?
倒是綠狼敏感的察覺到,似乎有人一直跟著他們,但是沒有惡意。
白皜轉頭睇他,以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接著開口對空氣朗聲說著:「我知道妳一直跟著我們,剛才打落左司令手中的匕首也是妳的傑作,出來吧。不用躲了。」
話聲甫落,方才救了那五個醫者的蒙面女子從空中落下,穩穩的站在他們面前,晶亮的眸眸猶如翡翠般美麗。
拉下臉上的蒙臉布,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張精緻絕美的臉蛋。
揚起一抹笑容,看著眼前面容絕美的妙齡女子,白皜胸有成竹地問:「妳去那裡是為了救命吧?芙櫻。是紫櫻指示妳這麼做的吧?」
芙櫻點頭,對哥哥知道她會到那裡去,一點都不意外。他們兄妹倆,對彼此十分了解,論聰明才智,白皜和紫櫻可謂不分軒輊。
但,紫櫻不諳武藝,要論武功的話,白皜的武藝還是較芙櫻高。
「嗯。我救了五個醫者後,便離開那裡,打算回舅舅家。卻看到舅舅帶著修武表哥、靜婉表姊及一大隊人到了左司令家,而王與公主就跟在後面,所以我才會躲在附近觀察情況,見左司令對靜婉表姊出手,我怎麼可能不救呢?」芙櫻精簡的說著。
說完了,芙櫻睇著白皜,疑惑地問:「大哥,你為什麼要拐進這條巷道?」
聞言,白皜先是笑了,接著才答:「這裡一直往前走,就是通往舅舅家後門的捷
徑,我之前無意中發現的。」
說到這,白皜別有深意的瞥了綠狼和芙櫻一眼,道:「靜婉,我們先走吧。別打擾他們了。」靜婉會意,隨即張開背後的翅膀,和白皜一起往家的方向飛去。
「大哥──」看著漸飛漸遠的身影,芙櫻無奈地嘆了口氣,接著,轉過頭來望著綠狼,美麗的臉蛋泛起淡淡的紅暈。
她當然知道大哥這麼做的用意,不過,她事先是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啊。
看著芙櫻紅嫩的粉頰,明瞭她臉紅的原因,一股難以言喻的喜悅感瞬間溢滿綠狼的胸懷。
溫柔一笑,綠狼直睇芙櫻漂亮的眼睛,關心地問:「怎麼了?芙櫻,妳的臉怎麼那麼紅?」
知道綠狼的聰明不亞於自己,芙櫻怒視他,雙手插腰,小嘴微微噘起,「少來了,何必問我?你應該心知肚明吧?竟然還明知故問?」
綠狼臉上的笑容斂去,伸手輕輕托起芙櫻的臉,直視她的眸子,眼神是認真的,口氣則相當嚴肅:「對不起,我當然知道。」
「雖然我們認識不久,也明白自己這麼做於禮不合。」
「可是,這幾天以來,某一天夜裡,我反覆思量自己對妳的這種感覺是什麼?」「後來,我終於明白。不過……我不想嚇到妳,所以……等適當的時機到了,我自然會跟妳說。希望妳能接受。」
不長不短的一番話,給了芙櫻相當大的震撼,雖然他沒有明說,可是,卻聽得出來,那其中所包含的,是怎麼樣的感情。
說完這些話,綠狼便轉身往前走去。
芙櫻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腦海中滿是他說那些話時的神情,眸光也多了深深的眷戀──
撫著胸口,芙櫻閉上眼,她知道自己是在乎他的,這種感情對她來說很陌生,可是她不討厭,相反的,有種很甜蜜的感覺……
(我可以肯定自己喜歡你,這是最真實的情感。我知道自己對你越來越喜歡,越來越在乎。我想……答案已經肯定了。)
思及此,芙櫻豁然睜眼,她看著綠狼的背影,輕輕地笑了(我愛你……綠狼……我會尊重爸爸的意思,絕不會再排斥了。)
發覺自己心之所歸的感情後,芙櫻不再迷惑,晶亮的眼睛滿是篤定,她連忙小跑步追上綠狼的腳步。
=================================================================
等綠狼和芙櫻到達的時候,白皜和靜婉正在後花園和桃柯說堅吒的事,桃柯臉上是淡淡的微笑。
一見芙櫻和綠狼回來,桃柯臉上的笑意更濃,她站了起來,問:「芙櫻,這就是妳的未婚夫嗎?」
看了綠狼一眼,芙櫻點了一下頭,一張嬌麗的臉也不由自主地紅了。
乍見美婦,綠狼微愕,從她身上的衣著,以及高貴的氣質,再見白皜與她熟稔的
樣子……聰明的腦子一轉,並不難猜出她的身分。
綠狼溫文一笑,有禮地道:「伯母您好。小侄綠狼在此向您問安。」
見綠狼生得俊逸非凡、風度翩翩,又如此有禮,對於這個『乾女婿』,桃柯很是滿意,她淡淡地問:「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為何直接叫我伯母?」
綠狼頷首,「您想必是右司令的夫人吧?亦是白皜與芙櫻的舅媽。更是我姊姊未來的婆婆。」
聽聞綠狼的回答,桃柯臉上的笑意更濃,「嗯,我也是芙櫻的乾媽。當初接到她父親的信函,我真的是有點意外,不過……」
說到這裡,她故意停頓,別有深意地望了臉頰緋紅的芙櫻一眼,才繼續說道:「我想她應該是不會再這麼做了,只要你別忘了替她保守一個秘密,我想……她乾爸也不會反對的。」
桃柯話中有話,聰明如綠狼,又怎麼可能會不明白呢?靜婉和白皜是早就知道。「晚輩明白。」綠狼用眼角餘光瞥了芙櫻一眼。
發現她正看著自己,心裡頓時覺得洋溢著前所未有的滿足與幸福,只要能擁有她,與她相知相守,便已滿足。因為他愛她。
「芙櫻,早在幾天前,黃鉦已經吩咐修武派人捎信給妳父親。我想,再過幾天,妳父母應該就會來了。」看著芙櫻精緻絕美的臉龐,桃柯認真地道。
聽到桃柯的話,芙櫻眼中閃過一抹期待的光采,她終於可以見到爸爸和媽媽了!
這時,綠狼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他睇向芙櫻,以眼神示意,芙櫻點頭,在他們眸光交會的那一瞬間,兩人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看來,該是解開另一個謎題的時候了。
=============================八天後==============================
紅纓、黑黦抵達了黃鉦家,黃鉦和修武連忙迎了出來,親自將他們帶到設宴的大廳,為他們接風洗塵。
桃柯和黃鉦坐在主位上,紅纓與黑黦在他們兩人的指示下坐了下來。
等所有人都坐好後,黃鉦看著妹妹與妹婿,露出笑容,說:「紅纓,黑黦,我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如同我之前信上所說的,芙櫻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我想,再過幾天你們就可以把她和紫櫻接回去了。」
紅纓與黑黦真是高興極了,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看到自己的兩個寶貝女兒了,所以,當初接到黃鉦的信時,他們高興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喜極而泣啊。
「這樣啊。不好意思,芙櫻和紫櫻麻煩你們了。真是謝謝你們的照顧。」黑黦由衷地道。
「哪裡,她們很懂事。從不給我們添麻煩,反而還幫了我們的大忙呢!」桃柯笑道,她指的是逮捕堅吒的這件事。
黃鉦像是突然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拍了一下手,「對了!黑黦,芙櫻說有事想和你單獨談談。」
「我明白了。」黑黦別有深意一笑,轉向修武:「麻煩你帶路。」
「好的,姑丈請跟我來。」
紅纓看著丈夫跟著修武離開的身影,嘴角微向上揚起(是時候了。)
=============================================================
跟著修武來到一間偏廳前,修武拍門,門立刻從裡面打開了,一看到兩人,她馬上退開了數步,必恭必敬地喊道:「爸爸、修武表哥。」
揮揮手,修武一笑,和善地道:「芙櫻,不必多禮。」接著,他轉向黑黦,「姑丈,您進去吧。我在外面等您。」
黑黦頷首,走了進去,芙櫻馬上前去關門,在父親面前站定。
「爸爸知道妳有事想問。」黑黦微笑,轉向旁邊的門簾,「我知道你在那兒,不必躲了,出來吧。」
門簾掀起,綠狼一臉尷尬的走了出來,「我以為自己把氣息隱藏得很好……想不到還是被您發現了。」
「我早跟你提過我爸很厲害的!你偏不信邪!」芙櫻雙手插腰,一臉莫可奈何,接著轉向黑黦,「爸,在我們問之前,能否請您答應我。一定要老實回答。」
「芙櫻,爸爸可以保證,一定老實回答。」黑黦信誓旦旦。
「好,爸。這可是您答應的。說話要算話啊。」芙櫻說完,轉向綠狼,以眼神示意綠狼問出他們心目中的疑問。
綠狼頷首,直視黑黦的眼,認真地問:「伯父,恕我無禮。可否請您告訴我,為什麼父王執意要我與芙櫻結親,聽說您起先不答應,後來跟我父王私下談過後就答應了呢?」
「我知道這個疑問困擾你很久了,王子殿下,不介意的話,我想先讓你們看個東西能勾起你們深處記憶的東西。」黑黦說著,拿出一捲紙,在桌上攤平。「這便是一切的起源。」
「這是……」芙櫻與綠狼訝異非常。
「沒錯,芙櫻,這是妳小時候的畫像,也是他有一段時間不曾離身的東西。」
兩人互望一眼,塵封的記憶湧現,小時候的模樣與眼前的人重疊……
回想中→
「你是……誰?」
「綠狼。」他雙手交疊環於胸前,答得簡潔。
「綠狼……」芙櫻低聲呢喃他的名,總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他……
漾出絕美的笑,芙櫻精神奕奕地向他打招呼:「很高興認識你,我叫芙櫻。」
被這笑容給迷住,綠狼有片刻的恍神,一向平靜的心湖竟起了小小的漣漪……
他害怕這種陌生的情緒,一旋身就消失不見了……
←回想結束
「對喔,我睜開眼睛以後,第一個看見的精靈就是你。因為事隔太久,我都忘了。」芙櫻笑道。
「你繪製的這幅畫很溫暖,充滿感情又栩栩如生,況且當時你還那麼小,我一見就明白了。」黑黦笑道,「王執意這門親事,你也該能明瞭。」
「被父王收養的隔天,我怎麼都找不到這幅畫,以為它不見了,加上要學的事又
多,我沒特別留意,也就忘了這件事,原來是被父王拿去了。」
「王讓我看這幅畫時,我就想首肯,他又說了許久,最後自然是同意了。」
「只不過我要求王把這幅畫交給我保管,好讓你們事後能明白來龍去脈。」
「謝謝爸爸。」芙櫻抱住黑黦,心中有著說不盡的感激。
「真的謝謝你。」綠狼跟著附和。
之後,在黃鉦家又待了十來天, 同時辦好白皜與靜婉、修武與凝艷的婚事後,一行人才返回?籵。
=============================五年後==============================
坐在父親專門派人替自己打造的小花園裡,看著盛開的櫻花,芙櫻憶及這五年來的一切,不自覺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五年來,綠狼幾乎天天來找芙櫻,陪她聊天、喝茶、畫畫、撫琴弄樂,吟詩作對,切磋武藝。
這讓芙櫻覺得很開心、幸福,每天都過的很充實,也因此更加了解綠狼。知道他是個聰明、認真又很有才華的人,跟自己有許多相同的興趣跟看法,真的是最適合自己的對象。
有時綠狼因為要幫忙麒麟無法前來,短則三天,長則七天,芙櫻就會凡事都提不起勁,懶洋洋的,感覺生活好像沒什麼目標。
今天,綠狼又照例來找芙櫻。
不過,今天的他似乎跟平常有些不太一樣,不像平常一樣笑容滿面,反而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讓芙櫻覺得奇怪。
走到他面前,芙櫻綻開絕美的笑靨,問:「綠狼,怎麼了?你今天看起來好像怪怪的,不像平常的你耶。」
直視芙櫻美麗的笑臉,綠狼也笑了,卻很不自然,他小心翼翼地問:「芙櫻,經過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妳覺得我怎麼樣?還記得我五年前說過的話嗎?」
芙櫻思忖半晌,直視他的眼,認真地回答:「坦白說,你的優點很多,真要說的話恐怕說不完。不過,無庸置疑的,你是最適合我的喔。」
「你問我記不記得你五年前說過的話……我沒有全部記得,記得最清楚的是你之前在小巷裡說的『我反覆思量自己對妳的這種感覺是什麼?後來,我終於明白。不過……我不想嚇到妳,所以……等適當的時機到了,我自然會跟妳說。希望妳能接受。』的話嗎?」
綠狼頷首,舉起雙手輕輕抓住芙櫻的肩膀,看著她未施脂粉,卻依然絕美脫俗的精緻容顏,深深地注視著她猶如翡翠般的美麗瞳眸,眼神真摯,語氣嚴肅:「我是認真的,我相信妳應該很清楚這一點,也早就明白我的心意了。雖然我一直沒有明說。可是,今天……」
說到這,綠狼放開芙櫻的雙肩,從懷中拿出一只極罕見的粉紅色玉鐲,在陽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很清楚的紋路。拿著玉鐲,綠狼單膝跪下,極其認真地說著:「這是我偶然間發現到的。我覺得很適合妳,就買下來了。我想告訴妳,我的心意……」綠狼說著說著,俊臉上浮現出不自然的紅暈。
看著芙櫻精緻絕倫的脫俗容貌,綠狼的心也跟著越來越緊張,他從來沒買過東西給女孩子,也沒跟任何一個女孩表白過,這兩件事都是頭一遭,緊張是在所難免的,可,為了能贏芙櫻的芳心,他還是鼓足了勇氣。
「芙櫻,我愛妳。希望妳能收下這個禮物,也接受我的心意,嫁給我,好嗎?」說完,他抬頭,忐忑不安地靜靜凝睇芙櫻,等著她的答案。
淡淡紅暈染上芙櫻的臉頰,她俯視綠狼英俊的臉,回想起這五年的時間,他們相處的點點滴滴,她的外表沒有任何改變,還是跟那時一樣,看起來約十七、八歲。可是綠狼不同,經過時間的洗禮,他變得更加成熟、體型更加壯碩,膚色也變得黝黑。
綠狼跪下的瞬間,芙櫻訝異,他貴為精靈國王子,居然向個姑娘下跪,這要傳出去能聽嗎?
但是……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瞥了眼綠狼手上拿的粉紅色玉鐲,一個堂堂的大男人手上拿著那麼漂亮的玉鐲,看起來真的非常不搭調,甚至有點好笑。
可是,他知道自己偏愛粉紅色,卻肯為了自己,買了這個極為罕見的玉鐲給自己當禮物,更遑論自己的一顆心早就繫在他身上了……
不過,要說出自己的心意,畢竟需要一些勇氣的,女孩子的臉皮畢竟比較薄嘛。
閉上眼深呼吸了幾下,芙櫻才緩緩睜開眼瞼,燦爛一笑神情莊重,語氣認真地道:「綠狼,我當然早就明白你對我的心意。優秀如你,能得到你的青睞,我真的很高興。真的要說的話……我……」
芙櫻說著,俏臉更形嫣紅,要說出自己的心意,還真的很難為情,可是,該說的終究要說出口啊。
深深望進他的眸子裡,芙櫻伸手輕輕覆上綠狼寬厚的大掌,神情專注,語氣輕柔,「綠狼,我也愛你。五年前,不知不覺中,我就被你吸引了。等我發覺時,也意識到這是什麼樣的感情。」說到這,芙櫻連耳根都熱了,「所以……我願意接受你的禮物,也同意嫁給你,幫我戴上吧。」
聽完芙櫻所說,綠狼樂不可支,將手鐲套在她纖細的皓腕上,接著,輕輕將她擁在懷裡,在她耳邊低聲呢喃:「謝謝妳,我真的很高興。我發誓,一定會給妳幸福,也會永遠守著妳、愛著妳。」說完,他才放開芙櫻。
此時,芙櫻的臉已經紅得不像話了,她瞅了綠狼一眼,綻出比盛開中的櫻花還要美麗的笑靨,轉身跑開。
看著芙櫻漸行漸遠的背影,綠狼的眼中充滿了溫柔,同時也下了個決定。
這個美麗聰慧且不平凡的小女人,就是自己所深愛的未婚妻啊……
直到芙櫻的身影完全看不到了,他轉身離開,要去實現他剛才下定的決心。
===============================================================
芙櫻的父母正在自家的前院悠閒地品茗、聊天、賞花,好不愜意。
綠狼筆直朝他們走去,眼尖的紅纓首先發現,她啜了口茶,轉向丈夫,問:「黑黦,綠狼那孩子來找我們了耶。你說他是不是為了『那件事』而來呢?」
「當然囉,都五年了,我正想著時機成熟了,他什麼時候才會來找我們提『那件事』,他父母不久前親自來……連日子都選好了。還說要盛大舉行,只有他遲遲到現在動作。」黑黦看著越走越近的綠狼,臉上的笑容漸漸擴大。
來到長輩面前,禮貌自然是少不了,綠狼向他們施了一禮,溫文地道:「伯父、伯母好。」
「綠狼,不必多禮。」黑黦揮揮手,和藹地道。
「是。那個……伯父、伯母,我……有件事想跟您們說,希望您們能成全。」
「嗯……我……請……」他和芙櫻是未婚夫妻,照理說,他提起這件事是正常的。而且,芙櫻的父母是他的准岳父岳母,兩位長輩都很和藹,照理,不可能說不答應。可是,真要提起,綠狼卻覺得有些尷尬。
未等他說完,黑黦搖搖手,「得了。年輕人,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是希望我和紅纓能將寶貝女兒嫁給你對吧?」
被黑黦一語點破,綠狼反而沒了剛才的尷尬,他慎重的點頭,「是的,我與芙櫻情投意合,希望伯父伯母能夠答應。改天,我會正式親自登門提親,然後選個吉日,將芙櫻迎娶進門。」
「你不用親自前來提親了,不久前你父母才來過,連吉日都選好了,就在大後天。還有我大哥他們一家,也在王的府上。我們已經答應了,剛才還在說,你大概就是要來找我們說這件事的,果然沒錯。」看著綠狼這位准女婿,紅纓笑容滿面。
聽了紅纓說的話,綠狼真是喜出望外,沒想到父母親已經來幫自己提親,連吉日都選好了,再加上剛才聽他們說已經答應了,綠狼更是高興極了,趕忙向他們道謝:「謝謝伯父、伯母,我一定會善待芙櫻的。」
聽到綠狼的稱呼,黑黦微挑起眉,「還叫伯父伯母?你還真見外,該改口囉。」
綠狼會意,露出大大的笑容,恭敬地喚了聲:「岳父、岳母。」
「哈哈哈,好好好──」聽到綠狼的稱呼,黑黦高興的笑了出來,爽朗的笑聲在空氣中飄揚開來,表達了他此刻愉悅的心情。
紅纓也跟著笑了,她高興自己的一個寶貝女兒終於得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也包含眾人的祝福。
============================兩天後===============================
風和日麗、萬里無雲,綠狼的父母所選定的吉日,是個非常好的天氣。
在眾人的祝福下,身為主婚人的麒麟與琦雪,更是笑的闔不攏嘴。
一切照習俗舉行,儀式過後,芙櫻由紫櫻攙著去新房,綠狼依然在外面宴客。
將芙櫻扶進新房,坐在床榻上後,紫櫻出去了,順便把門帶上。
(芙櫻……恭喜妳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
酒過三巡後,綠狼便說自己不勝酒力,先退回新房去了。
麒麟與琦雪對望一眼,心照不宣的一笑,他們怎可能不了解自己兒子的心思呢?
其實,綠狼的酒量很好,可謂千杯不醉。
但是,在場的人除了他們之外,其他人並不知道這點,所以他們不說破,只是盡著主人的本分,禮貌的招待每一位賓客。
推開新房的門,綠狼笑的溫柔,他輕輕關上門,走近端坐在床榻上,身穿紅嫁衣,覆著紅蓋頭的芙櫻面前,柔聲道,「芙櫻,我相信今天的妳肯定是最美的新娘。」
「謝謝。」芙櫻小聲回應,聲音透著一絲絲的緊張。
感覺到芙櫻的情緒,綠狼輕握住她的手,溫柔地道:「不用緊張,有我陪著妳呢。」
綠狼溫柔的語氣,奇蹟似的化解的芙櫻緊張的情緒,她回握住他的手,以行動告訴他,說自己已經不要緊了。
拍了拍她的手,綠狼在她身邊坐了下來,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語調低聲問:「芙櫻,我可以掀開妳的紅蓋頭了嗎?」
沉默持續了好一陣子……
芙櫻才應了聲:「好。」
得到芙櫻的同意,綠狼才掀起芙櫻的紅蓋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遠遠超過他想像的絕美容顏。
上了淡妝的俏顏,美得不可思議、令人屏息,水汪汪的眸子正含羞帶怯地望著他,讓綠狼瞬間怔在原地,忘了自己是誰?
過了好半晌,回過神來的綠狼才吐出一句:「妳好美。真的很美。」
芙櫻笑,「謝謝,你不用陪賓客嗎?」
綠狼搖頭,「我根本沒心情陪那些賓客,所以說了個藉口,提早過來。」說著,他拿下芙櫻頭上的紅蓋頭放到桌上。
接著,他又走到芙櫻身邊坐下,揚起一抹迷人的笑,芙櫻羞紅了臉,將頭埋進綠狼懷中,不敢再看他英俊的臉。
見到芙櫻可愛的舉動,綠狼臉上的笑意更濃,他輕輕托起芙櫻的下巴,吻上她柔嫩的唇瓣,反手放下床帳。
這樁姻緣,歷經這段時間後,有了最圓滿的結局……
屬於他們的『幸福』正要開始,他們會相知相守,直到永遠、永遠……
─待續─
故事到這裡,有了完美的結果,照理說應該結束了,那為什麼還要待續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這是櫻狼再前世的故事,精靈實際上是不死之身,若非發生了什麼意外,他們是不會死的。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很好奇,是什麼意外呢?就看尾聲吧。
念櫻By2009/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