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前世•櫻狼篇 

第四章   真情流露,秘密基地      作者:念櫻

================================================= 

俯頭睇著懷中的人兒,焌狼嚴肅地問:「雪櫻,剛才發生不愉快的插曲,是否影響到妳的心情?」
「嗯……說實在話,要出門之前,看到天空灰濛濛的,我的心情也跟著受到影響,或許是她造成的吧。不過……」抬頭仰望蒼穹天際,雪櫻綻開笑臉,「你看,現在萬里無雲,太陽還露臉了,感覺跟剛才差很多呢。」
焌狼也仰頭看,的確,原本灰濛的天空被一片清爽的淡藍所取代,陽光溫暖不刺眼,讓原本沉悶的心情豁然開朗。
再看到雪櫻如初春的陽光般燦爛的笑顏,讓他心裡登時下了個決定。「雪櫻。」
「嗯?」雪櫻轉頭直視焌狼,「什麼事?」
「我想帶妳去個地方,前提是……能否答應我一個條件?」焌狼嚴肅非常。
「你的條件是『不能把那個地方告訴任何人』吧?」雪櫻信心十足。
「是的,妳能答應我嗎?」焌狼亦不意外。
雖然相識時日甚短,但不知為何?他們對彼此似乎有著相當程度的瞭解。
「我答應你。」雪櫻不假思索便應允了。「那個地方對你來說就像繽紛櫻區對我而言一樣重要,是能夠消除煩惱的地方吧?」
「妳說對了,跟我來。」焌狼牽著雪櫻的手往高處走去。
隨著崎嶇蜿蜒的山路越往上走,坡度越來越陡。
「這條路還真不是普通的難走,你是因為受訓才找到那個地方的嗎?」
雪櫻沒有抱怨,倒是她的問題讓焌狼愕然。「妳怎麼知道?」
雪櫻聳聳肩。「很簡單呀,你身為天之國王室正統繼承人,必定從小便開始培養並灌輸一些觀念,我也是這樣過來的呀,這點我們是一樣的吧?」
「的確……」焌狼認同地點頭,「但妳是嬌貴的公主,和我受的訓練應該不同吧。說實在話,我很擔心……」
「你的擔心是多餘的。」雪櫻以手制止了焌狼的話,「雖然我是女孩,但我不是在溫室裡培育的嬌嫩花朵喔,所以你是白操心了。」
「妳父母對妳是疼愛有加,應該不會和我父王母后一樣,叫我走刀梯、爬釘山和攀岩等諸如此類吧?」
「這樣…不苦嗎?」雪櫻皺眉,感覺胸口隱隱作痛。
「都過去了……況且父王和母后是為了我好,所以我不以為苦……但……」輕撫雪櫻的臉頰,焌狼的語氣不自覺放柔。「這種表情不適合妳,我喜歡妳微笑的樣子,妳的笑容能給我莫大的力量。」
「我當真……」雪櫻不敢置信。
「是的。」焌狼肯定地點點頭,「在繽紛櫻區初次見到妳,我原本煩躁的心奇蹟似的平靜了下來,我深信這一定是妳的功勞。」
「真不可思議……」雪櫻微笑,「父王和母后曾對我說過同樣的話呢。」
「那證明了我所言不假。」焌狼不自覺笑了。
連他自己都沒察覺,在雪櫻面前,他不再像以前那樣冷酷,面無表情。
「焌狼,你笑起來很好看喔。」雪櫻由衷讚嘆。
「呃?」焌狼靦腆地輕觸自己的唇,他是何時……
「焌狼,你應該要多笑的,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呀。」怕焌狼不相信,雪櫻再次強調。
「我的話就免了吧。」焌狼尷尬地轉開話題,「那妳父母是讓妳受了什麼訓練?」
「我當然是沒像你那麼嚴苛……」雪櫻偏著頭認真思索,「好像是我5歲那年……父王察覺我的反射神經敏銳,所以他和母后在王宮內用魔力建造一個有各式各樣的關卡卻沒有危險的迷宮,假若不慎受傷,痛楚與傷口都只是幻覺,出了迷宮就沒事。」
「妳父母真的很疼愛妳呢。女孩子萬一留下傷痕可不得了。」焌狼異常認真。
「的確,父王母后是對我疼愛有加,但這不是重點吧!你說的那個地方距離還很遠嗎?」雪櫻有些迫不及待。
「怎麼?妳累了嗎?要不要我揹妳?」焌狼蹲下身。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雪櫻說著,逕自向前走去。
「等等呀。」焌狼趕忙追上,「沒有我帶路,妳知道要怎麼去嗎?」
「這……」焌狼的問題讓雪櫻啞口,她是不知道啊。
嘆了口氣,焌狼的語氣充滿無奈。「對不起,是我不對,我跟妳道歉就是了。妳是在氣我剛才揶揄妳吧?」
被焌狼一語道破,雪櫻的臉瞬間脹紅,她別過頭要往前走,焌狼動作更快,兩條似鋼鐵般的臂膀緊緊箍著雪櫻纖細的腰身。
感覺自己的背緊貼著焌狼寬闊胸膛的雪櫻更難為情,連耳根都紅了,渾身不自在的她不住扭動著身軀。「焌狼,放開我。」
「唔……」焌狼本能有了反應,感到一陣燥熱,卻有苦說不出,「雪櫻,別再亂動了,我可不是聖人。」
「呃……」意會過來的雪櫻連脖子都紅了,她僵著身體,不敢再亂動。
焌狼則不斷的深呼吸,待吐出最後一口濁氣後,才鬆開對雪櫻的箝制。
「焌狼,你……平復下來了嗎?」雪櫻怯怯開口。
「嗯……對不起,嚇到妳了吧?我已經沒事了。繼續往前走吧。」焌狼說著,率先向前走去,雪櫻趕忙跟上。
走著走著,他們的面前已經沒有路了,而是一陡峭的山壁。
「已經沒有路了……焌狼,那個地方是要爬上這裡才看得到嗎?」
「是的,不過這裡不好攀爬,還是用飛的吧。」焌狼說著,身體輕飄飄的浮起。
「嗯。」雪櫻也發動自身的魔力,飄到焌狼身邊。
焌狼朝雪櫻伸出手,「抓住我的手。」
「為什麼?你怕我跟不上嗎?不會有問題的。」雪櫻微笑保證。
「不……」焌狼別過頭,臉上多了不自然的紅潮。「我只是……想牽著妳的手……」
雪櫻的臉也紅了,心底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覺在蔓延,從未有過的悸動……
朝焌狼伸出自己的手,雪櫻笑道:「那……交給你了。」
握住雪櫻柔若無骨的手,焌狼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胸口有種難以言喻的鼓動,好似在一瞬間上了天堂的感覺……
千言萬語說不盡心中感,焌狼只知要把握當下的幸福,他握緊雪櫻的手向上飛。雪櫻向下俯瞰是陡峭的山壁,要攀爬確實不易。
「這片山壁事前若沒有準備,根本無法攀爬。」
「沒錯,我第一次到這裡時,年幼無知,只想到用攀爬的,爬沒多久就摔下來,不死心的我一試再試,結果卻是遍體麟傷,動也動不了,還在床上躺了三天。」焌狼自嘲的語氣好似話家常般輕鬆,雪櫻卻聽得心疼了起來。
「一定很痛吧?」她眼底有顯著的不忍。
「我不太記得,畢竟都過去了……」焌狼輕撫雪櫻的臉頰,「別露出這種表情,看妳這樣,我也不好受……」他略為停頓,「我不是說了,我喜歡妳微笑的樣子,妳的笑容能給我莫大的力量。所以,笑一個吧。」
「嗯。」雪櫻綻開燦爛的笑靨,焌狼也笑了,兩人繼續向上飛去。
抵達頂端,兩人輕輕著陸,放眼望去,一片漆黑,焌狼掌心竄出小簇火苗,放眼望去,四周光禿禿的,前方幽暗深遠。
「這個地方是很隱蔽沒錯,難道……這裡就是……」
「這兒只是必經之路,當然不是這裡。」看穿雪櫻心底的疑惑,焌狼笑答。「再穿過這兒就到了,這裡錯縱複雜,一不小心就會迷路,所以妳千萬別放開我的手。」
「我知道了。」雪櫻笑答,心底有股暖洋洋的感覺。
焌狼牽著雪櫻往前走,迂迴曲折,觸目所見的景象都是一樣,讓雪櫻好似有在原地打轉之感。
不知走了多久,遙望前方有一縷光線,焌狼熄了掌心的火苗。「就在前面了。」
兩人並肩而行,踏出洞外時,雪櫻禁不住讚嘆。「哇啊,果真是別有洞天,真令人料想不到。」
一望無際的寬廣草原,頂上是蒼穹藍天,微風帶著淡淡的青草香味拂過,讓人心生舒暢。
雖不同於繽紛櫻區的櫻雪飛揚,但仍給雪櫻一種渾身舒暢之感。
「妳喜歡這裡嗎?」焌狼小心翼翼地問。
「喜歡啊。」雪櫻笑得燦爛,「這裡好寬闊,讓人心整個都舒坦了呢。這兒有沒有什麼名字呢?」
「綠草茵區……是我擅自幫這裡起的名字。」焌狼吐露心底的秘密。
「這兒綠草如茵,很合適呢。」雪櫻讚嘆,鬆開焌狼的手,向前走幾步,張開雙臂,閉上眼深呼吸,聆聽風的聲音……
焌狼走至雪櫻身前,雙手托住她纖細的腰身,微一使勁,舉向空中。
身子突然騰空,雪櫻嚇得睜眼,映入眼簾的是焌狼溫柔的笑臉。
「嚇到妳了嗎?我很抱歉,不過,妳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輕呢。」
雪櫻的臉倏地紅了,她拍了拍焌狼的手臂,「放我下來。」
「這兒又沒外人,妳還難為情啊?」焌狼發出爽朗的笑聲。
「你!?」雪櫻怒眼瞪他,別過頭不看他。
「生氣啦,對不起。」知道玩笑開得太過火,焌狼忙放下雪櫻,向她賠不是,但雪櫻還是不看他。
「妳知道嗎……」自顧自將她攬入懷中,焌狼在她耳邊傾訴:「以前的我,沉默寡言。根本不會有剛才那一面的。」雪櫻的身子明顯一僵。
知道她有在聽,讓焌狼的心踏實不少,他繼續述說:「身為天之國王室繼承人,自小,我便被嚴格的紀律教育,不能隨意表達內心真正的情緒。」
「加之我孤僻成性,就連在父王母后面前,我也不能展現真正的『自我』,以致造就今日不苟言笑又嚴肅的我,我認為我應該就這樣,不會改變了,但,我遇見了妳。」
「乍見到妳,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妳清靈脫俗,不食人間煙火般的美,彷彿是櫻花的化身,那麼的虛幻且不真實……直至妳開口詢問,我才知道,妳是真真實實的存在著。」
「我不懂該怎麼發自『內心的微笑』,直至遇見妳,是妳改變了我。妳的笑容就像冬天的陽光一樣,給人非常溫暖的感覺,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必然』吧。我喜歡妳微笑,無憂無慮的快樂神情,這就是最真、最自然的妳。」
連珠炮似的說了一長串,焌狼舒了口氣,想不到一口氣說這麼多話也是挺累的。
沉默的寂靜,寂靜的彷彿連時間都靜止了……
久久,雪櫻仰頭凝睇焌狼:「你會笑是因為我?剛才那些話是你的真情流露?」
「是的。」焌狼的眼專注且誠懇。「絕無半點虛言。」
「我相信你。」雪櫻說著,抬頭仰望蒼穹的天際。「因為你帶我到你的秘密基地來,我想……令堂不知道有這個地方存在吧?」
「嗯……我從沒跟母后提過。因為,這裡是我發現的,所以我認為應該是屬於我的秘密基地。」
「但……你卻肯跟我分享,足見我在你心中真的是特別的,謝謝你。」發自內心的感謝,比千言萬語更能打動人心。
「雪櫻……」攬緊懷中纖細的身軀,焌狼感覺自己的心,從未如此充實、溫暖。
聽著焌狼沉穩的心跳,雪櫻漾開絕美的笑靨,他的懷抱,讓她心安也心醉……
雪櫻閉上眼,溫暖又踏實,相擁的感覺是如此美好,他的懷抱讓人心安,多麼想讓時間停留在這一刻……
俯視]中人兒安詳的臉龐,焌狼在雪櫻額上輕輕烙下一吻……
(就是妳了……我的胸懷從今爾後只屬於妳,再也不會容納別的女人了……生生世世,我會傾盡一切守護著妳,直到永遠……)
(焌狼,真的很謝謝你,能得到你如此的重視,此刻的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我可以想見,我們的未來,一定能像父王和母后一樣,相敬如賓、互敬互愛。我會好好珍惜、守護這段感情的……)
同樣的決定在兩人心中迴盪,今天的一切,更拉近了彼此之間的感情,他們知道,對方將是對自己而言,最特別也最重要的存在,不會再有變數……
─待續─
這篇拖了相當久才完成,重新構思真是一件很累的事。不過我卻覺得很快樂,能夠把不滿意的文章改掉是件好事,但我覺得自己的文筆沒什麼長進,不知各位覺得如何?歡迎來信告知。
念櫻By2009/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