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前世•櫻狼篇 

第六章   幸福時刻     作者:念櫻

================================================= 

===========================七年後=============================

在這七年的期間,兩人每天朝夕相處,形影不離,感情日益加深,看在撫杍、藤?和燁蘭眼裡,自然是欣慰不已。
今天,兩人如往常一般,從門外手牽手走進來。
沒想到,三位長輩居然一臉嚴肅的端坐在堂上,看來等候他們多時了。
他們一進來,撫杍率先站起,「我們剛才決定了一件事,不知你們意下如何?」
兩人對望一眼,滿臉疑惑,異口同聲問:「什麼事?」
燁蘭從椅上站起,「是關於你們的婚事,這七年多來你們朝夕相處,感情越來越好……我們做長輩的,看了自然是很高興,根據剛才我們三個討論的結果,希望可以讓你們今晚在天之宮殿舉行婚禮。不知你們意下如何?」
燁蘭這麼說,兩人頓時面紅耳赤,默不作聲。
「你們有沒有意見?好歹也說句話吧。」藤?笑道。
兩人對望一眼,臉更紅得不像話,雖然他們之間的感情確實已經好到可以當『夫妻』,但他們之間從未談論過更進一步的儀式,忽然被問,還真讓他們措手不及。
「我們在這兒,他們會不好意思,我們還是先出去,讓他們獨處好好討論吧。」燁蘭笑著提議。
「燁蘭說得沒錯,畢竟我們不是當事人,還是給他們一點時間討論會比較好。」撫杍贊同好友的說法。
「我沒意見。」藤?說著,率先往門口走去,撫杍和燁蘭亦跟上。
經過兒子身邊時,燁蘭拍了拍他的背,鼓勵一笑,便和他們夫妻倆一同離開。
直至聽不見腳步聲,焌狼和雪櫻長舒了口氣,臉也不再那麼紅了。
「一回來就碰到這種令人尷尬的問題,真讓人錯愕,畢竟我們未曾談論過嘛!你說對吧?」雪櫻燦笑問。
「的確……」焌狼跟著附和,睇著雪櫻美得令人屏息的臉龐低喃,「我們認識七年多了呀……我雖有想過,卻未曾提及……」
「你說什麼?」雪櫻沒聽清楚。
「沒什麼。」焌狼神情嚴肅,正色道:「我有問題想問妳,不過,妳得先做好心理準備。」
「什麼問題?」雪櫻不明白,焌狼嚴肅的神情代表什麼意思?
他溫柔一笑,「別那麼緊張,我只是想問,妳對於剛才他們提的事有何意見?」「啊?」雪櫻頓時面紅耳赤,想不到焌狼會問得如此直接,垂首不答。
「嚇到妳了是吧?」焌狼眼底是滿滿的自責,「對不起,當我沒問。」說著便要離開房間,卻被拉住了袖口。
「雪櫻……?」這下換焌狼不明白了,她既然不想回答,為何不讓他走?
雪櫻仰起臉,燦然一笑,「我曾想過啊,都七年多了,你怎麼都沒提及?」
「妳的意思是……?」焌狼感覺自己心跳如擂鼓,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剛才父王他們提及的時候,因為他們在場,所以我不好意思講,不過,說實在話……」雪櫻笑得更燦爛,猶如翡翠般美麗的眼眸閃爍動人光芒,「我沒意見。」
「沒意見即代表……」焌狼愣了數秒,方然頓悟,「妳願意嫁給我!」
「嗯。」雪櫻微笑頷首,粉頰浮上兩朵紅雲。
「謝謝妳。」驚喜明顯進駐他的眼,焌狼樂得抱起雪櫻直轉圈。
「放我下來。」雪櫻被轉得頭昏眼花,胃裡的東西跟著翻攪,讓她好想吐。
「對不起,我高興過頭了。」輕放雪櫻落地,焌狼滿臉歉疚。
「那由你去告訴他們,讓我休息一下好嗎?」雪櫻背靠牆道,她的頭還在暈。
「當然,對不起。我太高興了。」焌狼說著將雪櫻打橫抱起,將她輕輕放在軟椅上。「妳好好休息,我去告知母后他們這件事。」語畢,他旋身離開。
雪櫻閉目養神,頭雖然很暈,但心底卻有股甜甜的感覺在醞釀。
不一會,門被推開,雪櫻睜眼望向聲音來源,只見三位長輩偕同焌狼走進來,奇怪的是,焌狼的臉竟有不自然的紅潮。
「幸好你們沒意見。」撫杍笑盈盈開口,「因為我婚紗也請人做了,喜帖也發出去了。要是你們說不要就很傷腦筋了。」
「母后……」雪櫻的臉倏地紅了,她恍然頓悟焌狼的臉會那麼紅的原因。
「好啦,別不好意思了。雪櫻,來吧,我要替妳好好妝扮一下。」撫杍說著,朝雪櫻伸出手。
雪櫻從軟椅上站起,握住母親的手,跟著她離開了房間。
焌狼目送雪櫻離去的眼眸充滿了溫柔……
燁蘭見了,會心一笑,「看得出來,你真的很愛雪櫻呢。」
「呃……我……」燁蘭這麼說,焌狼又面紅耳赤了。
「你們一定不會有問題的。」燁蘭低喃,走了出去,剩焌狼一個人留在那……
(母后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雪櫻房內===========================
撫杍拿著梳子梳理雪櫻柔順的秀髮,語氣無限感慨:「我還記得妳小時候可愛的模樣呢。那時,我也是這樣幫妳梳頭……時間過的真快啊……一轉眼,妳已經長大,要嫁人了……」
「母后……」雪櫻想說話,卻被撫杍給打斷了。
「雪櫻,妳想說什麼我心知肚明。所以,妳什麼都不用說。只要閉上眼,乖乖的讓我幫妳妝扮就行了。」
撫杍都這麼說了,雪櫻乖乖的閉上眼,讓母親替自己撲粉、上妝。
=======================夜晚,天之宮殿==========================
由於今天是天之國王子和雲之國公主聯姻的日子,因此,會場佈置的十分隆重。
四周和壇前都繫著粉紅的緞帶花,兩旁則掛著純白色的布幕。
天花板由撫杍和燁蘭施法變成了美麗的星空。
星光閃爍著,和會場中的水晶燈互相輝映,燿燿生輝,好不耀眼,從入口到壇前舖了紅色的地毯。
兩旁各擺了一張鋪了潔白桌巾的長桌,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美酒佳餚。
在紅地毯的兩邊還有手中拿著花籃,穿著美麗裙裝的妙齡女郎,後面則站滿了天、雲之國兩國的賓客。
入口處搭了一個拱門,拱門用鮮花和彩色燈泡裝飾,焌狼就在這候著。
不一會,雪櫻在撫杍的引領下走了過來。
乍見雪櫻,焌狼的目光再也移不開了。
雪櫻穿著長袖的拖地禮服,袖口繡著美麗的櫻花與蝴蝶結,裙子上綴滿了櫻花和蝴蝶結,還有各種顏色的鑽石呈『人』字型縫到兩側,在水晶燈的照耀下,閃著耀眼的光芒,她戴著蕾絲手套和粉紅色的珍珠手環,脖子掛著櫻花項鍊,頭上戴著用珍珠與鑽石做成的櫻花頭冠,兩束辮子在胸前,其餘的柔順的披在身後。
焌狼徹底呆掉,他知道雪櫻天生麗質,如果盛裝打扮,必定美豔絕倫,豔冠群芳。
可他沒想到撫杍這樣給雪櫻打扮起來,竟美得讓人心盪神馳。
雪櫻也沒想到焌狼換上特製的服裝,會如此英俊非凡。
黑色皮靴、藍色長褲、王子服裝的上衣,一柄佩劍和一件披風,給人的感覺竟威風凜凜、玉樹臨風。
「好了。要對看以後有的是時間,不急在這一時,快進去舉行婚禮吧。」撫杍說著,將雪櫻的手交到焌狼手中。「焌狼,以後我這寶貝女兒交給你了。」
「是,請您放心,我會好好照顧雪櫻的。」語畢,焌狼牽著雪櫻的手穿過拱門。
合諧的樂聲響起,兩人經過時,妙齡女郎不斷灑著花瓣。
焌狼牽著雪櫻的手走到壇前,藤?是這場婚禮的主婚人。
在全場的注視下,藤?朗聲問:「焌狼•天朗,你是否願意與雪櫻•雲絲締結連理,相知相守,至死不渝?」
「我願意。」焌狼堅定的說著。
「那麼雪櫻•雲絲,妳是否願意與焌狼•天朗締結連理,相知相守,至死不渝?」
「我願意。」雪櫻同樣堅定。
此時,樂芬卡蒂絲突然於壇前現身,她手中拿著一個小托盤,上面放著兩枚戒指,
一枚是粉^,另一枚是綠^。
「啊?」雪櫻與焌狼驚詫,眼前的天使一如往昔,「怎麼會?」
樂芬卡蒂絲微笑,「我曾說過有機會自然會再見面,是妳朋友邀請我來的。這兩枚戒指包含我對你們的祝福,為對方帶上戒指,你們就是夫妻了。」
縱使心中仍有無數的疑問,但,在這麼多人面前,雪櫻不便多問,焌狼亦然。
他未雪櫻戴上粉^戒指,而雪櫻也替焌狼戴上綠鑽戒指。
樂芬卡蒂絲笑道,「婚禮完成,你們是夫妻了。現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
兩人轉身面向對方,四片唇瓣緩緩相貼,現場登時歡聲雷動,而樂芬卡蒂絲也消失無蹤……
=============================翌日============================
焌狼悠悠轉醒,窗外輕脆的鳥鳴聲彷彿在告知今天是好天氣。
轉頭望向身旁尚沉睡的天使,想起昨晚的事,焌狼的唇不自覺向上揚起。
他輕手輕腳,在不驚動雪櫻的情況下起身下床,拉開窗簾。
「唔……嗯。」刺眼的陽光讓雪櫻無法安睡,她迷迷糊糊地睜眼。「好亮……」「對不起,吵醒妳了。」焌狼忙把窗簾拉上,「時間還很早,妳多睡會吧。」
「無所謂。」雪櫻燦然一笑,步至簾前拉開窗簾,「反正都醒了。再說,早起散步對身體有益。」
「那妳等我一下,我去換個衣服。」焌狼說著,進入更衣室,不一會,他換好衣服走出。「換妳了。」
「嗯。」雪櫻燦然一笑,進入更衣室,換了套禮服出來。
摟著雪櫻削瘦的肩,焌狼慨然,「我等這一天等好久了,終於擁有妳了。」
「我們都認識七年多了呀……算算時間過得可真快,不過,我也很高興。」雪櫻笑著說出自己的真心話。我們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在一起了……」
「是呀,總覺得我們真的不是這一世才認識的。初次見到妳,我就有這樣的感覺。認識越久,這種感覺越深……我們說不定『前世』就認識了喔。」
「我也一樣……我們相遇,似乎是命中注定……而且我覺得七年多前,她特地現身告知我們來生的災難,並不單純……」
「雪櫻……」焌狼知道這段時間以來,雪櫻一直十分在意樂芬卡蒂絲那時的警示,婚禮時,她曾想找樂芬卡蒂絲問清楚,但,她送完戒指就離開了。
「先別管這麼多,妳剛才不是提議要散步?」
「說的也是,多想於事無補。」雪櫻應和,跟焌狼手牽手走了出去。
=================天界第十一重〈層〉天─恆星天=====================樂芬卡蒂絲從水晶球裡看到這一幕,輕聲低喃:「你們在『真身』時早已相識,創造讓你們轉世的機會冀望你們能幸福……」
「可是……你們的宿命連造物主都無法改變……倘若可以,我希望能告訴你們一切的真相,但我除了能給你們警示,其餘的什麼都不能做……」
「等你們來世面臨第三次的災難,記憶的封印便會解除,那時是你們能將潛力發揮到極致的時候,卻也代表無可挽回的悲劇……」
========================天之國境內============================
天之國的人民一見兩人走過,紛紛向他們問好。「王子、王子妃早。」
「王子妃,這蘋果給妳,很甜的唷。」身材微胖的大嬸將兩顆蘋果塞到雪櫻手中。
「謝謝。」雪櫻微笑向她道謝。「天之國的人民真是熱情呢。」
「是啊,天之國絕對沒有壞人。這是身為未來國王的我所相信的。」焌狼笑著附和。
「一般王子成婚之後,不就可以當上國王了嗎?」雪櫻疑惑。
「一般是這樣沒錯,不過,天之國王子要當上國王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雪櫻好奇,正常來講,成婚即代表必須自己承擔一切責任的象徵,世襲制度亦是因此而建立。
「就是必須要有子嗣。天之國王室非常重視傳承的意義,因此,沒有子嗣就無法成為國王。」焌狼笑答。
「好奇怪的條件……」
「確實如此,但是傳統律法已根深蒂固,就連我也無權改變。」焌狼聳聳肩,滿臉莫可奈何。
「其實,有無國王的頭銜對我來說並不重要。」焌狼面向雪櫻,正色道:「因為我已經擁有妳了。」
「謝謝。」雪櫻臉頰浮上兩朵紅雲,「能被你如此珍視,我真的很幸運。」
「有一件事,我一直沒告訴妳。不過……」焌狼故意賣關子。
「不過什麼?」雪櫻不解,難道是很嚴重的事。
焌狼微笑,欺近雪櫻耳邊低喃,「我愛妳。我發誓,會永遠守護著妳。」
雪櫻的臉倏地紅透,睜著明亮的雙眸,望著焌狼,信誓旦旦地說:「我也一樣。會永遠愛著你的。」
「雪櫻……」溫柔的叫喚消失在彼此的唇畔中……
─待續─
終於完成第六章了,本來是叫結婚典禮,可因為不只有結婚典禮的過程,因此便更名為『幸福時刻』,不知各位覺得如何?
念櫻By2009/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