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唯一

第一章                作者: 糖糖

=================================================

炎炎的夏日被陣陣的雨水破解,暑假終於到了。炎熱的天氣令人提不起精神,終於雨神大發慈悲,下場大雨,拯救蒼生。小孩子們乘此良機,撐著雨傘,跳進水窪,大肆發洩,好不熱鬧,但很可惜李小狼並沒有感染到熱鬧的氣氛。

轉眼間,一個星期就過去了,也即是說兩位女客人將要光臨李家了。

自從李國耀把消息告訴小狼後,他每天都是愁眉深鎖,表情活像一個深閨怨婦,只差性別不同而已!

其實,前兩天小狼已經想通了,打算對兩位客人不作理睬,碰面時點個頭、說聲好便算了,決意來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即使人犯我,我也絕不犯人」。反正她們只是爺爺的客人,與他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但誰知李爺爺「度高一尺,魔高一丈」,更過份、更嚇人的事發生了—

李國耀竟然「留書出走」!

在信中他說要到美國的分公司走一趟,並且度假,他還再三叮囑小狼要好好照顧兩位客人。

李國耀不單是「留書出走」,而且「挾帶私逃」,他將全家人都帶走了,當然是除了小狼以外的家人,說要全家人一起度假,當小狼看到信中如此寫著時,他不禁想:難道我不是這家的一分子嗎?

從以上李國耀的「罪行」看來,理應判李小狼罪名成立,現宣判李小狼有這兩個月內負責招待木之本櫻及大道寺知世!

唉!小狼看來是逃不掉的了,小狐狸始終敗在老狐狸的手上。

就在小狼陷入苦思時,一位「不速之客」兼小狼的「最佳損友」—翁衛翔大搖大擺的步進李家大宅。

一進大門口,翁衛翔的大嘴巴已迫不及待,像收音機一樣說過不停—

「唉喲!我俊俏的小狼,怎麼這個樣子?五官好像吃了一拳般,全都皺起來了,很醜呢!本少爺在下我看不順啊!換張臉吧!」

光是聽聲音小狼就知道是這個大嘴公,所以,從翁衛翔進門到現在他也沒有抬起頭,更別說是看他一眼。

「你怎麼來了?」對於這個天天也來跑一趟,但這幾天卻不見人影的「損友」,小狼用冷冷的語氣問道,心媟Q著這人沒事便天天來報到,瞎搞和的,有事時卻不見蹤影,這算甚麼朋友?

「怎麼你的語氣這麼冷淡?快要冷死我了!」

對於翁衛翔的「回答」,小狼顯然很不滿意,於是,他耐著性子,再問一遍:「幾天不見了,今天怎麼來了?」但他的語明確的透露出他的不耐煩。

為免觸發一場危害自己生命安全的戰爭,這次翁衛翔終於乖乖的回答:「我嘛?聽爺爺說,你家今天有兩位漂亮客人,我便打算來幫你招呼招呼她們。」他話中的爺爺是李國耀,雖然彼此沒有血緣關係,但他一向都是如此稱呼李國耀的。

聽到翁衛翔的回答,小狼終於抬起頭來,看了翁衛翔從進來李家到現在的第一眼,而且眼中閃著「你是救星」的訊息。

鑑於李小狼平日行為良好,故得援刑,好友翁衛翔將協助他完成刑罰。

★                            ★                             ★

此時,在人來人往的香港國際機場發生了一場不算大,卻也不算小的騷動。

木之本櫻、大道寺知世及他們的護衛—塞伯拉斯一行三人步出香港國際機場。

而他們每經過一處地方,路人們總會停下手上的工作,向他們行注目禮,心中或口中都不免驚歎世上竟有如此出色的男女,而還是三個一起出現!

但當事人則是因為習慣了這些目光,而對之不加理會。

他們召了一輛計程車,朝李家出發。

「小櫻(木之本櫻的小名)妳猜猜李家的人是怎麼樣的?」由於車程漫長,總得找些話題談談,於是,知世便打破了車廂內的沉默。

「看李爺爺的為人,我想李家的人應該不會很難相處的。」說這話時的小櫻顯然並不知道她們將與李最難相處的人相處整整兩個月。

「這次香港留學之族是我們的最後一次留學了,我們一定要好好珍惜,玩個痛快!我可是帶了很多帶子來拍攝的。」知世一說到有關拍攝的話題眼睛便會泛著星光。

「嗯!」也許已習慣了知世對拍攝的瘋狂,小櫻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心中卻為著知世不要再找她當模特兒而默默禱告。

出奇地,塞伯拉斯在以上的對話中並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即使是粗線條的小櫻也察覺到他的不妥,便關心的問道:「小塞羅,沒事吧?怎麼不說話?」

塞伯拉斯的身高比櫻還有高,而且不說話時樣子酷酷的,所以,小櫻稱他為小塞羅,感覺實在怪怪的。

彷佛沒有聽到小櫻的關心般,小塞羅並沒有作出任何的回應,一直維持著他原來的動作—眼睛發亮而且像探射燈一樣望著窗外。

「小塞羅!」小櫻加大了聲量。

但小塞羅依舊沒有反應。

「小塞羅!」這次的聲量更大。

終於,小塞羅聽到小櫻的叫喊聲道:「甚麼事?為甚麼小櫻妳這麼大聲的喊我!」

「我喊了你三遍,你才聽到,不大聲怎麼行?」

感覺到小櫻有著少許的怒氣,小塞羅立即道歉:「對不起!我只是看到外邊的食物,看出了神,所以……」

小櫻聽到他的解釋後,氣得扭過頭,不看他,對著知世氣呼呼的說:「真的給小塞羅氣死,光是看,也看得出了神,讓他他到外面吃的話,也不知道是甚麼光景!」

知世理所當然的回道:「當然是把香港吃垮了!」

知世的回答即時惹得小塞羅哇哇大叫的抗議。

計程車在一遍打鬧聲中穩穩的朝著李家大宅去也!

★                            ★                             ★

李氏大宅

翁衛翔到後不到十分鐘小狼已借故開溜,早已逃之夭夭。

幸好,小狼還有些許良心,臨行前交待翁衛翔代他招待兩位客人。

身兼小狼的最好朋友及最佳拍檔的翁衛翔當然義不容辭,不會令小狼失望,他今天可是有備而來的!

早前李國耀已致電給他將自己的陰謀……不,是計劃全盤告知,而翁衛翔聽後大感興趣,決前來幫助李國耀。

除此,翁衛翔到來還有兩大目的:

一.看看那兩位娃兒如何厲害,竟被李國耀相中,成為李家孫媳婦的候選人;

二.近來因為「公事」繁忙,令翁衛翔少了整小狼的機會,所因此,翁衛翔決意藉著這回大整小狼一番,尋回他的人生樂趣。

★                            ★                             ★

「終於到了!」小櫻邊跳出計程車邊喊道。

也難怪小櫻會這麼激動,她可是標準的活潑寶寶,要她在車內坐兩個多小時,不悶壞她才怪!

知世和小塞羅也從車內出來了。

三人齊步邁向李氏大宅的大門。

大門內的傭人早已恭候多時,一見客人便吩咐看門的阿山開門,然後把客人領進客廳。

他們一進客廳,驚訝之情毫無保留的浮上臉上。

他們到過很多地方借住,並不是他們口氣大,而是李宅真的是唯一能與他們在阿爾卑斯山的皇室堡壘雙題並論的屋宇,雖然還差一點,但的確很寬敞、很別緻。

他們雖然知道李國耀富有,但卻萬萬沒想到他已到達「富可敵國」的地步!

屋內除了被李國耀的富有程度所驚嚇得呆若木雞的三人外,還有另一個被驚呆的人物—翁衛翔是也!

小櫻他們進來時翁衛翔還以為自己的眼睛中了風或是產生幻覺都成。世上居然有如此美麗的女生?而且還是兩個一起出現?小狼那小子可真沒眼福,竟然溜走了!

天啊!她們可不是普通的美!

長著棕色長髮的那個是清麗脫俗,且帶著幾分俏皮,東張西望的她,一看便知道知個對任何事都好奇得要命的好奇寶寶,還有她那雙長在白堻z紅的臉蛋上、碧綠色的眼睛,綠寶石般閃著純潔無邪的光芒,娃娃臉的她,讓人忍不住疼愛她、寵愛她。

秀髮紫得發黑的那個卻跟前者截然不同,直直的秀髮,在髮尾的部份自然的捲曲著,美得華麗非凡,臉上總是掛著溫柔,卻如朝陽般有活力的微笑,跟秀髮相同顏色的眼睛帶著神秘感,好像能看透人心一般。

當然,翁衛翔並沒有忽略站在兩位可人兒身後的男子—塞伯拉斯,根據他站立的氣勢,保守估計攻擊級數高達五級,至於其他方面則有待日後求證。

就在雙方各自打量對方之際,小塞羅忍受不住「你眼望我眼」的沉寂氣氛,出口打破:「請問這位先生有食物可給我吃嗎?」

沒想到這個被自己評為攻擊力達五級的男子,一開口竟然問出一個令人噴飯的問題,翁衛翔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欲躍口而出的一陣爆笑,硬生生的吞回肚子堙A面露微笑的回答:「抱歉!我忘了你們長途跋涉,現在應該很累很餓的了,餐廳這邊,請跟我來。」邊說邊作個「請跟我來」的手勢,領著他們到餐廳。

小櫻在聽到小塞羅的發言後,白了他一眼,並向翁衛翔投以一個「請見諒」的眼神。

知世則暗暗地佩服翁衛翔過人的忍耐力。

用餐其間,他們彼此作了簡單的自我介紹,因此,翁衛翔知道了俏麗的那個是小櫻,華麗的那個是知世,翁衛翔亦向小櫻他們交代了李國耀的「罪行」及為小狼的開溜編了個藉口,讓小狼在客人的心目中不至於留下污名。

-待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