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晶傳奇 Part2鍵之封印

Ch1回到香港                      作者:念櫻

=================================================               

=======================翌日成田機場==========================

小櫻與小狼帶著簡單的行李,與特地前來送行的知世還有薩費爾話別。

「決定得這麼倉卒,對你們真的很過意不去。」小櫻滿懷歉意。

「別這麼說,苺鈴是我們重要的朋友啊。」握著小櫻的手,知世眼神誠摯,「能幫上忙,我真的很高興。」

「雖說事態緊急,但這樣真的有點亂來。」小狼也深感不安,「居然請你們透過關係拿到機票……」

「不要緊的。」拍拍小狼的肩,薩費爾笑得自若,「倘若不通過合法程序,你們可會變成非法入境呢!這樣到時會更嚴重。」

「請要撘乘726班機飛往香港的旅客,從2號門登機……」廣播傳來空姐甜美的嗓音。

「好了。」推著行李,小櫻與小狼向夫妻倆道別,「真的非常謝謝你們,再見。」

「再見。」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後,薩費爾嘆氣,「這次我們又幫不上忙了。」

「沒辦法啊。」知世也很無奈,「這是只有他們齊心才能解決的事,我們愛莫能助。」

「妳還是不想讓他們知道。」薩費爾別有所指,「至今仍不是合宜的時機吧。」

「不過……這樣好嗎?」知世深感迷惘,「他們是我們最好的朋友啊。」

「有些事不見得非要說出來才有最好的結果。」薩費爾輕撫知世的髮勸慰,「妳既然這麼決定,就不要質疑,相信自己,即便最後他們知道也不會怪妳的。」

「謝謝你,薩費爾。」知世感激之情溢於言表,「你的鼓勵是我的特效藥。」

「能有這樣的功效,我也很高興,回家吧。」

「嗯。」知世笑開,偎著薩費爾,有說有笑的踏上歸途。

==========================飛機上=============================

小櫻凝睇窗外出神,(莓鈴為什麼這麼想擁有『力』呢?)

「小櫻,在想什麼?」溫柔的嗓音打斷了小櫻的思緒。

小櫻轉頭望著身畔的男子甜笑,「沒什麼,小狼,你不要擔心。」

小狼摟著小櫻的肩頭,「空服員有送餐點過來,多少吃一點吧,千萬別勉強自己。」

小櫻笑得益發燦爛,「你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會照顧自己的。」

「那就好,快吃吧。」

「嗯。」小櫻舉起杯子就口,可當她一聞到食物的香味,立刻別過頭去,臉上的表情有些許怪異。

「小櫻,妳怎麼了?又想吐了嗎?」

「沒有,我沒事。」強忍住反胃的感覺,小櫻勉強扯唇微笑。

「真的沒事?」小狼狐疑,「妳的臉色很蒼白呢!」

「小狼,你最近常怕這怕那的,是因為我吧?」小櫻看出來了。

「唔……」小狼的俊臉浮現可疑紅潮。

「你真的好溫柔喔。」小櫻闔上眼瞼,「總是把我的事擺在第一位。」

「那是因為妳太善良,從不考慮自己,設身處地為人著想。卻也是妳最大的魅力,從妳說喜歡我的那一刻我就發誓要盡心盡力對妳好。」

「謝謝你……」兩人結婚五年了,小狼對她真的好到無可挑剔。

回想前陣子自己一聞到食物的香味就想吐,讓小狼很擔心,檢查的結果居然是懷孕了。

當小狼知道這個消息時,先是愣住,不過即將成為人父的喜悅很快佔滿他的心。

小狼輕撫小櫻依舊平坦的小腹,「剛開始不知情真把我給嚇死了!」

小櫻淺笑,「我以為是胃出了問題,結果原來是懷孕。」

「所以妳要好好休息,適度運動,別太勞累。」小狼殷切叮囑。

「是,我知道!先別說這些了,來吃東西囉。」

「好。」小狼重新拿起叉子,將餐點送進嘴裡,小櫻亦然。

========================香港國際機場==========================

數個鐘頭的飛行讓小櫻覺得精疲力盡,她覺得以往活力充沛的自己從懷孕後似乎變得特別容易勞累。

「小櫻,還好吧?」領完行李的小狼憂心忡忡趕回小櫻身畔,「又不舒服了?」

「沒事。」為了不讓小狼擔心,小櫻笑得無比燦爛,「我很好喔。」

「小櫻……」擁她入懷,小狼低語,「真的不舒服要說啊!妳知道我重視妳甚於一切,千萬別為了不讓我擔心而忍著不說,那會讓我更難過,懂嗎?」

小狼的深情關切讓小櫻銘感五內,他的話雖不多,卻溫柔得入心坎。

「我知道,謝謝你,能擁有你的愛,我真的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

兩人說說笑笑走出機場,到港口乘船。

小櫻憑欄遠眺,憶起上回來的記憶與莓鈴的幸福身影,(才短短的時間,沒想到……)

「小櫻,別想了。」環住她的肩,小狼耳語,「到了那兒自然會知道。」

「嗯……」渡輪很快便抵達港口,兩人甫下便見盛德朝他們直奔而來。

「你們終於來了。」他雖然在笑,卻明顯能感覺出不是真心,「等很久囉!」

「別說廢話了!」小狼直接切入正題,「快帶我們回去。」

「知道了,跟我來。」盛德領兩人到停車場,上車後一路朝李家疾馳。

「莓鈴失蹤時是怎樣的景況?你再跟我說一遍。」 小狼要求。

盛德娓娓道來,愈聽小狼的神色愈發凝重,「這個傻女孩……要達成願望並非只有這個方法啊!」

「小狼……怎麼回事?」小櫻不願置身事外,「可以告訴我嗎?」

「跟妳在夢中遇見的一模一樣。」小狼嘆氣解釋,「『願之鍵』,沒人知道是誰創造出來的,只知乃是把能實現寄宿者願望但卻被詛咒的鑰匙,隨著願望一個個實現,寄宿者將逐漸失去自我,被鑰匙所控制……

「什麼?」小櫻驚駭,臉色倏地刷白,「這麼危險,有辦法救回莓鈴嗎?」

「不知道,至今沒聽說被『願之鍵』操縱者有回復過來的案例……」小狼神情沉重,「除非有奇蹟發生……」

「那……被寄宿者最後會怎樣?」小櫻問出最關切的一點,身子止不住顫抖。

「成為行屍走肉。」小狼沉痛,「永遠無法回復!」

「怎麼可以……」小櫻眼眶泛淚,「莓鈴是我們重要的親友啊……」

小狼無語,盛德將車子開至李家停車場停妥。

甫下車,樂芬卡蒂絲與撫子憑空出現在小櫻面前。

「媽媽、樂芬卡蒂絲姊姊!」小櫻不敢置信,「怎麼會在這?」

「小櫻,好久不見。」樂芬卡蒂絲漾著淺笑,「恭喜妳,這是好事呢!」

「啊?」小櫻一頭霧水,「恭喜什麼?莓鈴失蹤可不值得慶賀。」

「懷孕的過程是很辛苦的。」傍邊撫子幫著解釋,她太清楚女兒的性格,若不明說是不行的,「不過,新生命所帶來的喜悅是難以言喻的。」

「謝謝妳。」經撫子解釋而了解的小櫻笑開,「樂芬卡蒂絲姊姊。」

「妳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合戰鬥。」樂芬卡蒂絲遞了個東西給小櫻,「收下它吧,它能保護妳。」

「謝謝妳,樂芬卡蒂絲姊姊。」小櫻興高采烈,不意瞥見小狼臉臭得要命,「小狼,怎麼了?」

「我會守護好小櫻。」宣誓般將小櫻摟進懷裡,小狼口氣不佳,「不用妳多管閒事!」

「你還是老樣子。」樂芬卡蒂絲不怒反笑,「重視她甚於一切,不過我們來此是要告訴你們一些事的,你這種態度不太對吧?」

「是跟『願之鍵』有關的事嗎?」小櫻瞅了小狼一眼示意忙問,「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拜託!」

「小櫻。」輕觸女兒臉頰,撫子語重心長,「真正的原因我們不便透露,只能告訴妳,這次的幕後黑手和上次一樣。」

小櫻心凜,腦中浮現金髮、銀瞳,五官深邃,膚色黝黑,身材高大,俊美無比的男子,「為什麼他要……」

「為了摯愛之人實現願望……」樂芬卡蒂絲深深地看著兩人。

「這是什麼意思?」小狼隱約覺得,樂芬卡蒂絲說的似乎與他們有關。

「字面上的意思。」樂芬卡蒂絲笑得神祕,「我無法告知你們實情,要救回那女孩的關鍵在於『心』。」

「心!?」兩人面面相覷,「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撫子在旁答腔,「我很抱歉目前無法告知你們背後隱藏的真相,但你們絕對沒問題的。」

「言下之意是莓鈴還救得回?」盛德冀望地盯著兩人,「我能幫上忙嗎?」

「絕對可以。」樂芬卡蒂絲頷首微笑,「能否喚回那女孩的『心』的關鍵就在你身上,因為你是她最重視的人!」

「不會有問題的。」撫子在小櫻額上輕輕印下一吻,「別忘了妳的無敵咒語,我們會隨時守護的。」

撫子說完就和樂芬卡蒂絲一同消失,獨留三人在原地……

「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小狼凝望遠方,「這次又是他嗎……」

「你們說的是誰?」盛德的語氣如冰,隱含怒意,「為何要對莓鈴下手?」

「我想他的目的仍是一樣的。」拍拍他的肩,小狼安撫,「先去問問我母親吧。」

「也對,或許蘭姨會知道些什麼。」盛德強迫自己冷靜,急躁無濟於事,「走吧。」十指相扣,掌心相依傳來的溫熱觸感讓小櫻心安,但她總覺的前方盛德的背影看起來好孤單……

(他是真的很重視莓鈴……越珍視就越是痛苦……)

傍邊小狼也看出來了,他摟緊小櫻在她耳邊低語,「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有最壞的心理準備才行。倘若同樣的事發生在妳身上,即便失去性命,我也要救回妳。」

「小狼……」小櫻眼眶濡濕,「謝謝……」

(不知我肚子裡的孩子是男是女?為了平靜的生活,我們一定要努力。)

小狼把小櫻緊緊摟進懷中,心裡希望能平安度過這次的危機。

===================香港維多利亞港=============================

一個有著烏黑髮絲、紅色瞳孔,身材纖細的貌美少女漂浮於空中,俯瞰碼頭。

她眼前一把外圓內方,散發暗紅光暈之鍵浮動,少女握住鑰匙,「封印解除。」

鑰匙變長,散發的光芒更為強烈,「水龍招來。」

海面震盪,渦旋迴繞,一條巨大的水龍形成,升至少女面前。

少女躍至龍身,驅使水龍往東方飛去,消失於天邊一角……

=======================香港李宅===============================

「莓鈴……」仿若有所感應般,盛德轉頭凝睇東方天空。

「怎麼了?」小狼不解,「你感應到了什麼嗎?」

「沒事。」盛德搖頭,「應該是我多心了。」

「你很重視莓鈴的話,就別認為是多心。」小櫻燦笑,「有時直覺或第一眼的印象反而是最正確的。」

「謝謝。」對小櫻的好意,盛德笑了,「妳真的很溫柔。」

「那當然。」小狼在旁附和,「這就是小櫻的優點啊。」

「你們別說了……」小櫻因兩人的誇獎而面紅耳赤。

三人一路說笑到夜蘭房門口,盛德與小狼互望一眼,小狼上前叩門。

「小狼、小櫻、盛德,進來吧。」裡頭傳來夜蘭嚴肅的聲音。

小狼推門而入,夜蘭安坐於太師椅上,偉望立於身側。

夜蘭指指傍邊位子,「坐下吧。」

三人依言照做,夜蘭目光梭巡,最後定在小櫻身上,「妳懷了李家骨血,他是刻意挑此時機的。」

「為什麼?」小櫻不明白,「特地找上莓鈴……」

「那個天使和妳母親有同妳提過吧?」夜蘭語氣溫柔,「現在的妳並不適合戰鬥,因為懷孕的關係,力量不到平常的七成,除非使用『星晶傳奇』的力量。」

「那我該怎麼做才能救回莓鈴又不稱他的意?」小櫻無比苦惱,「我不想傷害任何人,只希望大家都能幸福。」

「他就是深知這點。」夜蘭撫著小櫻的臉頰,「因為妳非常善良又心軟。」

「他不是壞人吧?」小狼突地提問,「而且和媽媽很熟稔。」

「嗯……是啊……」夜蘭笑得神祕,「現在仍不是時候,時機成熟你自會知曉。」

「是。」小狼沒再追問,他深知母親不想透露再怎麼追問也是徒然。

「盛德。」夜闌轉向他審慎交代,「能否喚回莓鈴的『心』,你這部分是關鍵。無論碰到什麼都別動搖,懂嗎?」

「是,蘭姨,我明白。」雖不明其意,但盛德將這番話謹記於心。

「你們從日本坐飛機過來也很累了吧?」夜蘭站起吩咐,「偉望,帶他們去休息。」

「是,夫人。」偉望畢恭畢敬,「少爺、少夫人請跟我來。」

兩人跟在偉望身後走,心頭對苺鈴的擔憂不減反增……

一雍容華貴,氣質高雅,貌似苺鈴的美婦迎面而來,小櫻差點錯認,「苺……」

小狼趕緊制止,並對美婦必恭必敬,「阿姨。」

「小狼,歡迎你回來。」對小狼頜首示意,目光緊接著移到小櫻身上,「妳就是小櫻吧?」

「是。」小櫻頓覺緊張,體內每根神經繃得緊緊。

「妳擁有的力量會帶來麻煩,但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吐出這麼一句,她又轉向偉望,「遠道而來很辛苦,快帶他們去休息。」

「是。」偉望必恭必敬,美婦又繼續向前,兩人則在偉望的帶領下來到房間,「少爺、少夫人有事請按鈴吩咐。」

「知道了。」小狼微笑,「謝謝你,偉伯。」

「不會。」偉望鞠躬,退出房間。

環目四顧,仍是記憶中模樣,採光充足,寬闊舒坦,足見自己不在的這段期間,偉伯每天都有悉心整理。

「小狼……剛才我們遇到的那位女士是苺鈴的母親吧?」小櫻問出心裡的疑問,「她的力量也相當強呢!」

「妳看出來啦。」小狼微笑頜首,「沒錯,阿姨的力量僅次於我母親,我想苺鈴就是介意這點吧……」

「咦?」小櫻納悶,「什麼意思?」

「沒有……」小狼搖頭轉移話題,「剛才那天使交給妳的東西是什麼?」

小櫻打開一看,是散發著七彩璀璨光暈的星晶項墜。

「好漂亮喔。」握緊墜子,小櫻感覺裡頭不斷有溫暖湧出,「很特別的護身符呢。」

「這裡頭蘊藏著力量。」小狼看出來了,「應該是妳母親和那個天使的。」

「媽媽和樂芬卡蒂絲姊姊真的很關心我。」小櫻笑著將項墜戴上,並從脖子上掏出許久沒用的鑰匙,輕聲念道:「封印解除。」

鑰匙立刻變成魔杖,不但變長且上頭的星星閃爍著炫目的光,白色的翅膀亦變得猶如天使的翅膀般美麗。

小櫻握緊魔杖閉上眼瞼,感覺裡頭充滿了過去所沒有的神聖力量,「是媽媽和樂芬卡蒂絲姊姊的力量,我會好好珍惜的,謝謝。

「未來不論會發生什麼……」小狼伸手將小櫻摟進懷中,「我都會保護妳,也一定會救回苺鈴!」

小狼的語氣中包含他特有的溫柔與堅定,讓小櫻露出笑容,因為她知道,小狼說到做到,決不食言。

〈我們會救回妳的,苺鈴!〉透過窗櫺凝睇遠方,小櫻眸中閃著堅毅,〈絕對!〉

「妳決定了對吧?」撥開小櫻額前瀏海,小狼溫柔的笑了,「我會一直陪著妳的,放心吧。」

「小狼是怎麼看出來的?」小櫻驚詫瞠大眼不敢置信,「我並沒說出來啊。」

「妳當然沒說。」小櫻的可愛模樣讓小狼唇邊的弧度變得更大,「因為我一直在看著妳啊,不管有什麼煩惱,我都希望妳能告訴我,也許我真的幫不上妳什麼忙,但至少讓我為妳分憂解勞吧。妳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不想看到妳不開心的樣子。」

「從小到大,只要我有危險,你總是會奮不顧身的保護我,關心我。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我就覺得很安心,因為我知道無論何時你都會保護我。而我只是依賴著你的保護,在你煩惱時,卻什麼忙也幫不上……這令我覺得自己真的好沒用,居然無法為你……」小櫻聲淚俱下,看得小狼好生心疼。

他將小櫻摟進懷中緊緊的抱住,輕聲說:「我擔心未來若真的發生戰鬥,那怎麼辦?以妳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不適合……」

「我會努力不拖累你的!」小櫻自信滿滿,感覺活力又回來了,「因為我還有媽媽與樂芬卡蒂姊姊的守護啊。」

「不要說拖累。」小狼輕彈小櫻額頭,「因為我無論如何都會保護妳的。」

「嗯。」偎在小狼身側,源源不斷的安全感湧上小櫻心頭,她知道,眼前的人會誓死保護她……

「我也和你約好……」小櫻笑得更加燦爛,「一定會救回苺鈴。」

「一言為定。」兩人勾手指相視而笑,「違約的人是小狗。」

To Be Continued

總算完成第一章,難度等級更甚幽界的出現,希望各位會喜歡囉。

念櫻By2010/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