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晶傳奇 Part2鍵之封印

Ch.2危機的警訊                      作者:念櫻

=================================================               

=======================香港太平山上空========================

烏黑髮絲隨風飄揚,水龍身上的少女俯瞰維多利亞港的景致。

夜晚的維多利亞港在鎂光燈的映照下如夢似幻,美得動人心魄。

〈長久以來的夢想實現了,卻一點都不覺得高興,為什麼……這明明是我自己選擇的路……但我已經無法回頭了……〉

驅使水龍再往上飛,少女知道自己的心沒有喜悅,只有空虛……

=========================夜蘭房內============================

「夜梅……妳打算怎麼做?」夜蘭端坐於倚上詢問,「不能就這樣放著苺鈴不管吧?」

「當然不能,她是我唯一的寶貝女兒啊。」夜梅擰緊眉,憂心忡忡,「得先找到苺鈴的所在……這個傻孩子,我不過暫時封印她的力量,居然這麼亂來。」

「現在說這些於事無補。」夜蘭直接切入重點,「能否喚回苺鈴的『心』,盛德那部分是關鍵,再來就是小櫻和小狼了。」

「姊姊……」握住夜蘭的手,夜梅身子顫抖,「我當初這麼做……錯了嗎?」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夜蘭哂笑,拍著夜梅的肩安撫,「現在追究對錯已太遲,救回苺鈴才是要務。」

「我知道。」夜梅笑開,「那些孩子不會有問題的。」

==========================小狼房間============================

許是真的累了吧?小櫻沉睡的面容由如天使般甜美,深深吸引著小狼的目光……

小心翼翼幫她蓋好被子,小狼在床邊落坐,笑意浮上眉眼……

這樣靜靜凝睇小櫻的睡顏,不可思議的,心靈就能獲得滿足。

回想為了提升力量而到日本友枝町的自己,總是只想到自身,初期把小櫻視為競爭對手,後來卻是因為她才有所改變,也是因為她才拒絕苺鈴……

〈苺鈴……〉一想到她,小狼的心亦發沉重起來,〈妳實在太傻了……〉

「回來好嗎?」熟睡中的小櫻突地發出囈語。

「小櫻!」小狼霍地起身,抓住小櫻的手。

「別再繼續了。」小櫻的眼角溢出淚水,「這樣妳會回不來的。」

〈莫非……小櫻又作了預知夢!?〉腦中閃過這想法的小狼更緊握住小櫻的手。

「妳的心分明在哭泣,為何仍執意如此?」小櫻的淚愈流越凶,看得小狼亦發不捨。

「小櫻……妳又夢見什麼了?」拂開她額前瀏海,小狼的心隱隱作痛,「能先預知卻無法改變的未來是痛苦的,妳那麼善良,我寧願妳不要擁有預知的能力……」

「不要走,回來啊。」小櫻霍地睜眼,心仍隱隱發疼……

「又作夢了吧?」小狼笑得溫柔,並扶她坐起,「我去幫妳泡杯熱可可來,等我一下喔。」

「嗯。」小櫻點頭。

「我很快就回來。」在她額上印下一吻,小狼旋身離開。

凝望遠方,夢中的情景歷歷在目,刺痛著她的心扉。

須臾,小狼推門進入,將熱可可放置小櫻手中,落坐床沿,「先喝下它吧。想說什麼待會再講。」

「謝謝。」杯中傳來的熱度熨著小櫻的心亦發暖起來。

飲盡杯中飲品,將其擱置一旁,小狼開口,「妳剛才做了什麼夢?願意同我談談嗎?」

「嗯,我夢見苺鈴了……」細想夢中景象,小櫻娓娓述說,「她駕馭著水龍在一個看起來設有無線電發射站的地方徘迴,眼神很悲傷,綠意綿延,附近設有纜車,往下則能見到美麗的夜景和許多的建築物。」

「手給我,小櫻。」小狼伸手要求。

雖不明其意,小櫻仍依言照做,甫觸及便感覺有魔力交流。

對小櫻微笑,小狼空著的手伸至一旁水盆,水面發出淡綠色的光暈,波濤洶湧,緊接著清晰浮現影象。

苺鈴駕馭水龍在山頂附近環繞,小櫻在其對面。

「小櫻,妳怎麼會在這?」苺鈴深感訝異。

「回來好嗎?」小櫻眼泛淚光,朝苺鈴伸出手。

「對不起,我已經無法收手了。」苺鈴更顯哀傷,「從碰觸的那一刻就註定了。」

「別再繼續了。」小櫻的眼角溢出淚水,「這樣妳會回不來的。」

「這是我自己的決定。」鑰匙發出暗紅色的光,直衝天際。

「妳的心分明在哭泣,為何仍執意如此?」小櫻的淚愈流越凶。

「唯有如此,我才能擁有力量。」直視小櫻的眼,苺鈴語氣篤定,暗紅色的光芒亦發強烈。

「不可以……」小櫻嘶吼,「方法不是只有一種啊。」

「對我而言,就只有這個方法。」苺鈴別開臉,「對不起,小櫻。」

「不要走,回來啊。」小櫻無法移動,僅能眼睜睜目送苺鈴驅使水龍離去。

水盆中影像消失,勾起小櫻心頭的痛,淚水簌簌流下……

「小櫻……」伸手擁她入懷,小狼,「不要自責,妳已經盡力了。」

「可是……」淚如泉湧,小櫻悲傷得不能自己,「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夢中的我無法移動,若能適時阻止,苺鈴就不會……」

「那把鑰匙抵銷了妳的力量。」小狼腦海中驀地浮現答案,「隨著被寄宿者的願望實現,鑰匙的力量亦發強大。」

「小狼怎麼知道?」小櫻瞅著他,十分納悶,「關於這把鑰匙的事僅有傳說不是嗎?」

「媽媽告訴我的。」自己不知何故的小狼隨便找個藉口搪塞並轉移話題,「小櫻,妳還沒睡飽吧?」

「我睡不著……」小櫻搖頭,「這次夢見的事應是警訊吧?你看……」

小櫻指著窗外,直衝天際的暗紅色的光柱和方才水盆中的情景相符合,看得小狼心凜神顫,「這是……」

「這不光是夢,也是現實。」小櫻美麗的綠色眼瞳隱含哀傷,「這種情況下我怎麼可能睡得著呢……」

深知小櫻善良性格的小狼掬起一綹髮絲輕吻,「別再想了,現在的妳只需好好休息,別讓我擔心好嗎?」

「我知道了。」小櫻微笑,躺回床上拉高被子,「為了小狼,我會努力的。」

小狼忍俊不禁失笑,小櫻就是這麼可愛,單純、善良,讓人想捧在手心好好保護。

「笑什麼!?」小櫻噘嘴,不滿全寫在臉上,「我很認真耶!」

「我知道。」小狼盡量壓抑想笑的衝動,認真直視小櫻的眸子,「我笑是因為妳實在太可愛了,小櫻,我說真的。」

「對不起……」深知自己誤會小狼的小櫻臉迅速紅透,「我以為……」

「以為什麼?」在她額際印下一吻,小狼莞爾,「我瞭解妳,不會為了這點小事怪妳的。」

「可是我……」小櫻想解釋,愈急腦中越是一片空白,找不到適當的詞彙,「我……真的……」

「不用感到抱歉。」小狼溫柔的拍拍她的臉,「妳現在什麼都別想,只需好好睡一覺就行了,我的小櫻不論何時總是樂觀開朗,積極進取,笑臉迎人,別被這點小事打敗,好嗎?」

「知道了。」小櫻笑開,「只要我快樂,小狼就高興對吧?」

「嗯。」頜首微笑,在小櫻面前,他總能做最真實的自己,「快睡吧。」

「好。」小櫻輕應閉上眼,握住她的手,小狼低吟能讓人心神寧靜的咒語,小櫻很快便睡著了……

「好好睡吧,我的睡美人。」在小櫻額際印下一吻,小狼旋身走出房間。

==========================李家道場============================

盛德佇立場中,眼前的景象再度勾起他痛苦的回憶,自己沒能救回她……

「苺鈴……妳為什麼那麼傻?」淚自臉頰滾落,捂著心口,那兒仍隱隱作痛,「我並不在意妳有沒有魔力,而是妳本身啊。」

「你真的很重視苺鈴啊……」小狼推門而入,「越是珍視,失去時就愈發痛苦。」

「我真沒用,沒能及時救回她……」盛德笑得苦澀,「我的能力不足,這樣的我根本配不上苺鈴。」

「話可不能這麼說啊!」小狼搖頭,「相反的,我還該感謝你才對呢!」

「為什麼?」盛德蹙眉不解,「我沒能及時救回苺鈴,身為她表哥的你沒痛揍我就不錯了,為何還感激我?」

「你給了我無法給苺鈴的愛。」小狼坦言不諱,「這點我和小櫻一直很介意,多虧有你,彌補了這個遺憾,謝謝你。」

「若是這點的話就不必謝我了。」閉上眼,苺鈴美麗的臉龐清晰浮現,彷若近在眼前,他已將苺鈴的輪廓深深鐫刻於心版上,「從見到她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苺鈴是我尋覓許久的心靈伴侶,可是我竟沒能救回她……」

「別再自責了,你看那個。」拍著他的肩,小狼手指著窗外。

盛德順著小狼手指的方向望去,暗紅光柱直衝天際,似有愈來愈勃發之感。

「那是願之鍵的力量嗎?」盛德不敢置信,「跟我所聽過的一模一樣。」

「是的。」小狼給了肯定的答案,「不瞞你說,小櫻曾在夢中見到苺鈴。」

「真的!?」盛德大喜過望,「她在哪?我即刻去找!」

「最後出沒的地點是在太平山,不用白費功夫,苺鈴已經不在那兒了。」小狼的話當下將盛德的希望一舉澆熄。

「是嗎?夢中是怎樣的景況,可以告訴我嗎?」盛德語氣誠懇。

───────────────約莫半小時後─────────────

「這樣啊……」經小狼巨細靡遺的講解,盛德已瞭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在夢中,由於願之鍵抵銷了小櫻的力量,因此沒能帶回苺鈴,你會因此責怪她嗎?」小狼直盯著盛德,目光炯炯。

「不會。」盛德答得很快,「這不是她的責任,我十分清楚這點,只是……」

「只是?」小狼直視他,彷若能看透人心,「有問題直說無妨。」

盛德微笑,語氣誠懇,「以後她若有再夢到苺鈴,能否盡速於第一時間告訴我,因為我本身並無預知的能力。」

「可以。」小狼應得爽快,「我相信小櫻不會介意的,因為我們都一樣很關心苺鈴。」

「謝謝。」盛德的神情彷若看到一線希望般高興,「真的。」

「你對苺鈴的至誠至真,我都看在眼裡。」拍拍他的肩,小狼難得笑著鼓勵,「救回苺鈴後,剩下的就拜託你了。」

「我會盡力的。」盛德信誓旦旦地保證,「以我的性命擔保。」

「謝謝你。」兩人目光交流,彼此的友誼也在此刻迅速滋長。

「我該回去陪小櫻了。」小狼微帶歉意,雙手抱拳,「告辭。」

「不送。」盛德目送小狼離去,轉向窗外,暗紅的光柱似有亦發粗壯的趨勢。

(妳在那兒吧……苺鈴……我會不計一切代價喚回妳的心,即便失去性命也在所不惜。)他下定了決心,眸中閃著堅毅的光芒。

==========================小狼房間============================

小櫻仍舊沉睡著,小狼落坐於床沿,凝睇心愛人兒的目光充滿溫柔。

說真的,如果他的睡美人就這樣一直沉睡,他並不介意守著她直至天荒地老……

唯一的願望,就是她安好,因為她太過善良,會為了別人的苦而難過流淚,卻從不會想到自己,這就是他所鍾愛的人兒──小櫻。

「不論妳在做什麼夢。」小狼低語,眸光深情且專注,「我期求它是美好的,能讓妳睡得更加安穩,而非預知到會讓妳心碎的一切。」

夢中的小櫻彷若聽到小狼的話般,嘴角漾著淺笑,看樣子是做了幸福的夢。看得小狼亦發開心起來。

他什麼也不做,就這樣靜靜瞅著她,捨不得移開視線,忘了天地、時間,忘了自己究竟因何回來香港?

須臾,床上的睡美人終於睡夠了,緩緩睜開她那美麗的翡翠色大眼。

坐起身揉揉眼,伸個懶腰,綠色的大眼迷濛又不失孩子的天真,看得小狼小鹿亂撞,剛睡醒是需要一些時間讓腦子清醒的。

小櫻闔上眼瞼,剛才的夢境讓她心底的不解愈來愈濃。

轉頭瞅著窗外的情景,深深嘆氣,紅色光柱壓得她的心頭亦發沉重起來……

抿緊唇,黛眉微蹙,想向夜蘭或夜梅問個分明,又擔心這樣過於放肆,心底千迴百轉,沒了主意,不知該怎麼做才好?

小狼看著小櫻時而嘆氣、時而皺眉,當下明瞭她又有新的煩惱了。

他不想嚇到她,只想幫她穩定情緒,所以,他不聲不響起身踏出房門,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小櫻渾然未覺。

直至小狼端著東西返回,開門不小心發出細微聲響,才將小櫻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回,「小狼!」

「對不起,吵到妳了。」小狼笑得溫柔,於床沿落坐,「我燉了點粥,要不要吃一點?」

「謝謝你,小狼。」從小狼手中接過碗,掌心傳來的熱度熨得小櫻的心暖洋洋,眼眶泛淚,小狼總是這麼溫柔體貼呢。

「我知道妳很感動。」小狼手扠腰打趣道,「不過別因為這樣光看不吃,這樣豈不白費我的一番心意了。」

「小狼愈來愈有幽默感了呢!」小櫻被逗笑了,「是為了讓我開心嗎?」

「唔……」被小櫻猜中的小狼臉紅得不像話,心也跳得飛快,他連忙轉移話題,

「快吃吧,還是要我餵妳?」

「不用勞煩啦!」被小狼一激,小櫻的臉火辣辣一陣發燒,「這點小事我自己來就行了。」

「那快吃吧。」小狼笑著督促,「但別勉強。」

「好。」將稀飯一匙匙送進嘴裡,小狼的溫心舉動讓小櫻暫時將夢中的事拋到腦後,傍邊小狼也吃了點東西墊胃。

待她吃罷,小狼將碗盤收拾好,轉向小櫻殷重叮囑,「我等會有點事要告訴妳,乖乖待著別亂跑。」

「好啦。」小櫻不由自主噗嗤一笑,「我又不是小孩子,對我那麼不放心啊。」

「我怕妳迷路啊。」小狼無奈嘆氣,「畢竟妳不是常常回來這兒不是嗎?」

「那從明天起,你可要負責帶我熟悉環境喔。」小櫻俏皮地眨眨眼,「我可不想像你說的那樣,太丟臉了。」

「放心交給我吧。」小狼朝小櫻自信一笑,旋身出門。

門甫關上,小櫻的笑隨即垮下,她不想讓小狼見到自己這樣的表情,因為小狼一定會擔心。

她深信小狼與自己抱持同樣的心情,卻仍對她那麼體貼,讓她由衷感激。

(紅色的光柱無疑是危機的警訊,甚至我覺得也和我剛才夢到的有關,這是為什麼呢?我又該怎麼開口求證才不會失禮?)

重重的問題壓得她的心沉甸甸,小櫻覺得自己幾乎快喘不過氣來。

(我不能因為這樣意志消沉。)一這麼想,小櫻即露出笑容,明亮的綠色眼瞳澄澈且堅定,握住胸前的星晶項墜,比任何人都溫柔的她,也比誰都要堅強,(我有小狼的陪伴,加上媽媽和樂芬卡蒂絲姊姊的守護,更有無敵咒語『絕對沒問題』!)

「小櫻。」小狼推門而入,觸及她的目光,他就知道了,「妳有事要請我幫忙,是跟苺鈴有關的。」

「小狼真的好厲害喔!」小櫻眼裡閃著崇拜的光芒,「居然光看就知道了。」

「那是因為我對妳已經有相當程度的瞭解了,小櫻。」小狼莞爾,緊接著補充,「在妳睡著的期間,我有去找盛德,告訴他妳有夢到苺鈴。」

「那他……」小櫻無比緊張,「怎麼回應?」

「他不怪妳,反倒是責怪自己,」握住小櫻的手,小狼語氣和緩,他知道小櫻在擔心什麼,「只要求一點,以後妳若有夢到苺鈴,能在第一時間告訴他。」

小櫻一哂,「這當然沒問題啊,他對苺鈴真的用情至深呢!說到苺鈴……我有事想向媽媽和夜梅阿姨求證,他若能在場會更好,可以嗎?」

「放心吧。」握住小櫻的手加重力道,小狼笑得更加溫柔,「我會幫妳轉達的,妳想我幫忙的就是這件事吧?」

「嗯。」小櫻頜首,無比認真,「麻煩你了。」

「不會。」小狼走出房門,去辦小櫻拜託的事。

小櫻轉頭瞅著外頭的紅色光柱,心底又浮現不久前作的夢……

(那是過去的事吧?但尚未證實前,什麼都無法肯定……小狼,一切就拜託你了。)

小櫻究竟夢見了什麼?又要向夜蘭或夜梅證實什麼呢?答案很快就會揭曉……

To Be Continued

第二章完成的比我預計的要快,若每章都能那麼快完成就好了,希望各位會喜歡囉^^

念櫻By2010/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