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晶傳奇 Part2鍵之封印

Ch.3塵封過往                     作者:念櫻

=================================================               

小狼首先來到夜蘭房門口輕叩房門,「媽媽、阿姨。」

「小狼,門沒鎖,進來吧。」裡頭傳來夜蘭威嚴的嗓音。

小狼戰戰兢兢推門而入,必恭必敬朝兩人鞠躬,「恕我冒昧了,我是帶話過來的。」

「我知道,是小櫻吧?」夜蘭哂笑,「不愧是『星晶傳奇』力量的擁有者,看樣子是該揭開『那件事』的時候了。」

「姊姊……」深知夜蘭個性的夜梅也跟著笑了,「我明白了,遲早要讓他們知道的。」

小狼不解的來回梭巡著母親與阿姨,滿頭霧水,「請問……是什麼事呢?」

「很久以前的事囉。」夜蘭的眸子閃著神秘的光芒,「去轉告盛德吧,到會議廳集合自會知曉。」

「是。」小狼躬身退出,轉往道場。

「小櫻必定是在夢中預見那時的情景了。」凝視小狼離去的背景,夜蘭低喃,「也該是讓事情明朗化的時候了。」

============================李家道場==========================

倚窗遠眺的盛德眉頭糾結,自苺鈴失去蹤跡後,他就一直無法靜下心。

雖有保證會喚回苺鈴的心,但一點頭緒都沒有,他實在無法心安。

「盛德。」小狼推門而入,「又在想和苺鈴有關的事了?」

「嗯。」盛德苦笑,「有事?」

「媽媽要你到會議廳去。」小狼直截了當傳話。

「蘭姨有何吩咐?」盛德不解。

「去了便知。」小狼揚起笑容,瀟灑轉身離去,心下卻暗自納悶,(小櫻究竟想做什麼?)

==========================李家會議廳==========================

廳內燈火通明,夜蘭與夜梅端坐於主位,氛圍穆肅。

「小櫻……妳想向我們證實什麼事?」開口的是夜蘭,「是和苺鈴有關?」

「是。」小櫻眼瞼半掩,心下思忖該如何開口才適當,「冒昧向媽媽和阿姨證實夢中景況,若有不實或得罪之處,還望海涵。」

「好。」夜蘭微笑頜首,凝睇小櫻的眸光滿是讚賞,「溫柔善良,善解人意又識大體。」緊接著轉向小狼,「你的眼光獨到,替李家選了個好媳婦。」

笑意浮上眉眼,攬住小櫻,小狼心底無比驕傲。

「媽媽過獎了。」小櫻因夜蘭的稱讚面紅過耳。

「說吧,想向我們求證什麼?」夜梅語調和藹,與小櫻第一次照面便留下極好印象的她,對小櫻的好感更上一層。

「就我夢中所見……」小櫻謹慎,鏗鏘有力,字句分明,「苺鈴原是有魔力的。」

此話一出,震得小狼與盛德愕然,「苺鈴有魔力!?這……」

「千真萬確。」夜蘭給了肯定答案,「她沒說錯,妳繼續吧。」

「是。」垂下眼瞼,小櫻繼續述說,「只是被夜梅阿姨給封印住了。」

「什麼!?」小狼與盛德再度嘩然。

「肅靜。」夜蘭舉手制止兩人,「讓小櫻繼續下去。」

「是。」兩人必恭必敬,小狼緊握住小櫻的手,「再來就需要我了,對吧?」

「嗯,麻煩你了。」絕美的臉上漾起甜甜的笑,看得小狼心跳加速。

即便已成為夫妻,小狼仍保有像初戀一樣的緊張心情。

「怎麼了?」小櫻不解伸手觸頰,「我臉上有奇怪的東西嗎?」

「沒有。」為掩飾自己的緊張,小狼趕忙轉移話題,「該開始了吧?」

「嗯。」心知小狼為何變成這樣的小櫻暗自竊喜,閉上眼催動自己的力量。

小狼右手握住小櫻,周身散發綠色的光芒,空白的天花板頓時出現影像。

夜梅坐於床上,手中抱著甫出生不久的嬰孩,一雙紅色大眼清亮有神,十分討喜。

夜梅慈愛的盯著懷中的女兒若有所思,而後露出笑容,「苺鈴,妳的名字就叫苺鈴。」

女嬰像是聽懂似的,咯咯笑了。

叩門聲響,夜梅抬頭直視門板,「請進,門沒鎖。」

門被推開,後方探進有著一頭烏黑髮絲的艷麗臉龐,「夜梅。」

「姊姊。」夜梅欲起身,卻被夜蘭制止,「別起身,妳剛生產完身子虛弱,坐著就好。」

不想違拗夜蘭的意思,夜梅安坐原處,「姊姊怎麼有空過來?」

「我托雪花幫我照料小狼。」落坐床沿,夜蘭微笑,「我們姊妹好久沒聊聊了,孩子的名字妳取了嗎?」

「叫做苺鈴。」夜梅解釋,「草莓的苺,代表紅色,鈴鐺的鈴則是取玲的諧音,希望她是個八面玲瓏的女孩。」

「苺鈴啊……真是個好名字,很適合這孩子喔。」夜蘭讚賞。

「謝謝姊姊。雖然我知道族中長老會說這孩子注定是小狼的未婚妻,不過小狼的真命天女另有其人,她雖會喜歡上小狼,卻勢必會傷心。」

「沒錯。」夜蘭神情穆肅,「小狼的真命天女此世名為『櫻』,從遙遠的最初就注定好了,不會有任何改變。」

「『櫻花』分好幾種,冬櫻花的花語是東方的神秘、重瓣櫻花的花語是文靜、西洋櫻花的花語是善良的教育、櫻花草的花語是青春、山櫻花的花語是純潔、高尚、向你微笑、精神美,本身就是純真的化身吧。」

夜梅哂笑,「小狼從出生就不哭不鬧,將來就算長大應該也是一個樣,那個女孩一定能改變小狼吧。」

「嗯,我們只需靜待那一天的到來,倒是苺鈴怎麼辦呢?」夜蘭憂心,「小狼將來帶給她的傷害能彌平嗎?」

「可以的。」夜梅肯定,「這孩子承襲了我大部分的力量,不加以抑制將會傷害週遭的人,若有魔力她會認為自己與小狼有希望結成連理,俗話說長痛不如短痛……」

「妳確定真要這麼做?」猜透妹妹想法的夜蘭攢眉,「她長大成人後一定會有心結在,即便已遇上真命天子仍一樣,萬一到時……」

「姊姊!」夜梅眼中閃著堅毅的光芒,「我只知道現在這麼做對她而言最好。」

「話是沒錯。」夜蘭攢緊的眉登時鬆開,「明白了,就照妳決定的去做。」

「姊姊,謝謝妳!」夜梅感動地熱淚盈眶,「最了解我的人莫過於姊姊了!」

「我們從小就親密,更無話不談,不瞭解怎麼有資格當妳姊姊呢!」拍拍夜梅的肩,夜蘭微笑,「我幫妳護法,可以開始了。」

「嗯。」夜蘭左手結印,置於苺鈴額際,只見她的手發出紅色的光芒,「天地神靈,從吾所願,將爾之力,就此封印!」

念完咒語,夜梅指間散發的紅色光芒被吸入苺鈴額際,她開始嚎啕大哭。

「孩子,媽媽這麼做是不得已的,妳要瞭解。」攬緊女兒,夜梅不捨,「時間到了妳的力量自然會覺醒,千萬別操之過急。」

似是聽懂了母親的話,原本哭鬧不已的苺鈴安靜了下來,沉沉睡去……

夜蘭凝視眼前情景,神色驀地沉凝,「夜梅……」

「姊姊,怎麼了?」夜梅不解,「妳的神色好怕人呢!」

「沒事……」夜蘭搖頭微笑,「應該是我多心吧。」

「當真?」夜梅不盡信,「姊姊的預感總是準確,我……」

「夜梅。」舉起手制止她將要出口的話,夜蘭接過苺鈴,放置床邊的搖籃內,接著替妹妹拉好被子,「妳累了吧?早點安歇,我也該回去了。」

「是……」夜梅闔上眼瞼,心知姊姊不想講的事,再問只是白費唇舌。

見妹妹睡去,夜蘭回到自己房間望著滿天閃爍的星子,「剛才的預感,希望只是我杞人憂天,不然……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天花板的影像到此逐漸扭曲、模糊,最終消失不見。

「以上就是我在夢中見到的,若有不實之處,請媽媽與阿姨指正。」小櫻彎腰屈膝,照小狼教她的方式行禮。

夜蘭步下台階,扶起小櫻,指著旁邊的位子,「目前就只有我們幾個,妳不必這麼拘謹,坐著吧。」

「可是……」小櫻踟躕,她曾聽小狼說過媽媽很嚴厲,所以才……

「不用擔心。」夜梅幫腔,「姊姊是嚴厲,並非不通人情,妳身懷李家骨血,又遠道而來,姊姊是體恤妳的辛苦,不要推辭,坐著吧。」

「那晚輩恭敬不如從命了。」深深一福,小櫻在小狼的陪同下走至夜蘭指定的位子落座。

「盛德也坐吧。」夜梅招呼。

「是。」卻之不恭的盛德依言照做。

夜蘭走回主位,精悍的眸光掃過在場眾人,最後定在小櫻與小狼身上,「小櫻夢中所見全是事實,苺鈴的力量還沉睡在她體內深處。」

「既然如此,若能喚醒苺鈴自身的力量,是否能救回她?」小櫻提出疑問,同時也是大家最關切的一點。

「若能喚回她本身的力量自然不成問題,但前提還是得先喚回她失落的『心』,若喚不回『心』,即便力量覺醒也只會造成願之鍵破壞的力量更加強大,這其中的利害關係牽扯到世界的和平,馬虎不得。」夜蘭直接切入重點。

「倘若當初不封印苺鈴的力量,不就沒這些問題了?」小狼不解,「苺鈴的個性堅強樂觀,即便被拒絕應該很快就能振作不是?」

「小狼,這你就不懂了?」夜梅搖頭,「這孩子誠如你所說,個性確是如此,但再怎麼堅強,仍需要發洩的管道啊,若她因一時抑制不了而爆發出她的力量,可是會有數百、甚至數千的人受到波及而喪命,你知道嗎?」

「這……」小櫻和小狼互望一眼,他們都是過來人,因能感同身受。

「苺鈴是個好孩子,對你的感情是真的,才說要當你的未婚妻。」夜蘭從頭分析,「夜梅因為知道你的真命天女另有其人而非苺鈴,為了你們雙方好,才決定封住她的力量。」說到這,夜蘭啜口茶,瞅了妹妹一眼。

夜梅會意一哂,接下去補充:「之後你到日本收集庫洛牌,喜歡上小櫻,她能理解所以退讓並給予祝福,心底難免有陰影……」話至此,她的眸光轉向盛德,「直至遇上你,她才真正完全解脫。」

「我?」盛德心底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溫暖感覺,「此話怎講?」

「還記得你和苺鈴怎麼認識的嗎?」夜蘭哂笑,「從那一刻起,你們的命運就註定糾結在一起了。」

「是嗎?」盛德微笑,「直至現在,我仍覺得好像一場夢,承蒙老天厚愛,讓我遇上苺鈴,那真是我此生最幸福的時刻。」

「對喔!你和苺鈴怎麼認識的啊?」小櫻興致勃勃,「她都沒跟我提過耶!」

「是啊。」小狼難得被引起了興趣,「要不要說說?」

「你們……」盛德瞠大眼不敢置信,「苺鈴同我說過你們不八卦的。」

「才不是八卦呢!」小櫻不平嚷嚷,「這叫關心苺鈴好嗎?」

「這……」盛德笑得很僵,「會不會轉得硬了點?」

小櫻噗地一笑,「還好你沒說我強詞奪理!不然可傷腦筋了。」

「呵呵……」盛德苦笑,瞥眼傍邊小狼,他若敢這麼說,私底下恐怕不會太好過。

「你就行行好告訴我們嘛。」小櫻雙手合十乞求,「拜託!」

「這……」盛德猶疑,傍邊小狼幫著勸說,「你就成全吧,說不定這會是喚回苺鈴的『心』的關鍵。」

「盛德,你就依了吧。」夜梅也開口了,「小狼說得沒錯,對你們之間的事情瞭解的愈詳細,不論對你或苺鈴,或對小櫻和小狼而言都愈好。」

「是。」連苺鈴的母親都開口了,盛德不好再推辭,何況他們說得也沒錯。

「我和苺鈴相識,是在小六的暑假那年……」憶起往事,盛德的神情變得柔和。

「小六暑假?」兩人相覷,那不正是他們一同收服『被封印的卡片』那年嗎?

「我從未聽苺鈴提過此事。」小狼攢眉,「你們認識是在我們去日本前還是後?」

盛德仔細回想,「應該是在你們回來後,我知道苺鈴有位互通電子郵件的日本友人非常要好,聽說和你們也是非常熟的朋友,她知道這件事,不過苺鈴要她對你們保密,好像姓大什麼來著……」

小櫻與小狼再互望,腦中不約而同浮現出一娉婷窈窕的身影對著他們微笑。

「是知世!」「大道寺!」夫妻倆異口同聲。

「對,那個女孩子就姓大道寺!」盛德擊掌,「苺鈴和她通信十分密切,幾乎無話不談。」

「你對此知之甚詳,莫非……」小櫻的眼睛骨祿祿的轉了圈,「你和苺鈴初識時就是那種關係了?」

「不是……」盛德直擺手,「剛開始我們只是很談得來罷了。」

「盛德,別太認真。」睇著他緊張模樣,小狼難得開口,「小櫻逗你的。」

聽聞小狼的話,再對上小櫻眼底戲謔的笑意,盛德恍然大悟,「表嫂,妳是怕我過度擔心苺鈴無精打采才這樣的吧?謝謝妳。」

「不會……」小櫻羞窘起來,「你還是同我們說說跟苺鈴認識的過程吧。」

「嗯……那天下著傾盆大雨,我練完法術要回家,經過公園就見她孤身一人坐在鞦韆上,週遭的人急著避雨,她卻低垂著頭一動也不動任由雨水沖刷,引起我高度注意,忍不住上前關心……」

憶起那幕情景,盛德神情變得柔和,透過他的描述,小櫻與小狼的腦中亦浮現當時景象。

回想中→

「妳這樣會感冒的。」盛德撐傘為苺鈴遮起一方無雨的小小天地,並從口袋掏出一包裝精美的糖果遞給苺鈴,「這給妳。」

苺鈴接過一看,是巧克力,抬眸衝著盛德嫣然一笑,「謝謝你。」

這一笑讓盛德感覺血液直往腦門衝,心跳加速,面紅過耳,同時也心疼不已……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盛德不解,「妳的親人會擔心的。」

「他們不會知道這件事的。」苺鈴起身,「謝謝你,我該回家了。」

「我送妳吧。」直覺的,盛德脫口而出,「妳這樣一路淋回家會感冒的。」

「我與你素昧平生,你不必如此大費周章。」苺鈴有禮拒絕。

「即便妳這麼說,我卻無法放下妳不管。」盛德揚唇淺笑,「走吧,再遲妳真的會感冒。」

「等等……」拒絕的話還不及出口即被握住手的苺鈴微愕,掌心相依傳來的溫暖熱度熨燙了她的心,令她忘了也不想拒絕……

然,等她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身處在明亮溫暖的空間。「這是……哪裡?」苺鈴滿眼不解。

「是我家。」盛德回話,指著一旁的女裝,「妳這樣子回家對家人很難交代吧,更衣室在旁邊,先換下濕衣服吧。」

「謝謝。」苺鈴天生具有野獸般敏銳的直覺,因而得知眼前的人對他毫無惡意,遂拿起衣服進入更換,盛德也忙著泡東西。

待她換好出來,盛德笑的真誠,「很好看呢。」

這是一襲以鮮紅色為底,上頭綴有蝴蝶結的洋裝,簡單大方,十分適合苺鈴。

「謝謝。」苺鈴報以微笑。

「喝點熱可可有助鎮定心神,也能讓身子暖和起來。」將剛泡好可可遞至苺鈴手中,盛德的眼底蓄滿關心。

「謝謝。」苺鈴揚唇淺笑,舉杯就口。

盛德則拿著毛巾繞至苺鈴身後徵詢,「我想替妳擦擦濕頭髮,可以嗎?」

「這樣太麻煩你了吧?」苺鈴怪不好意思,「我和你素昧平生……」

「現在還說素昧平生太見外了吧?」盛德笑得誠懇,「我叫張盛德,妳呢?」

「李苺鈴。」苺鈴也笑了,眼前人的關懷真誠到讓人無法拒絕。

「那我可以直接叫妳苺鈴嗎?」

「嗯。」苺鈴頜首。

「那麼,苺鈴,我幫妳把頭髮用乾。」盛德說著,小心翼翼解開她烏黑髮辮,動作極為輕柔,彷若她是個極易破碎的瓷娃娃。

盛德直擦至苺鈴的頭髮不再滴水,又用吹風機幫她吹仍半濕的髮,頸後傳來的熱風,讓苺鈴心底源源湧起溫暖與另一種不知名的感覺……

啜著熱可可,苺鈴可以感受到這人對自己的關心是真的,絕無半點虛假。

「妳是夜梅阿姨的女兒吧?」盛德笑問。

「你認識我媽媽!?」苺鈴驚詫不已,「為什麼?」

「因為我是張氏道士家族第一百二十代的傳人。」盛德解釋,「因為家族儀式關係我見過夜蘭和夜梅阿姨幾次,妳長得和夜梅阿姨很像。」

「原來如此……」苺鈴頜首,仔細回想確實聽母親提起過關於張家傳人的事,只不過素未謀面,因此她也只是聽聽就算,沒特別往心裡去。

「這樣差不多了,我送妳回去吧。」盛德起身朝苺鈴伸手。

「我的濕衣服怎麼辦?留在這會造成困擾吧?」苺鈴突道。

「不要緊的。」

他體貼地不追問,苺鈴將手交付到他掌中,對彼此的好感在此刻悄悄滋長……

←回想結束

「我曾聽夜梅阿姨提過關於苺鈴的事,因此第一次見到苺鈴時,感覺不像是第一次見面,從那次起我便時常主動關心苺鈴,從無話不談的好友慢慢變成你們所知的情侶,期間大約是五年。」盛德娓娓道來,神情溫柔。

小狼拍拍盛德的肩,笑著鼓勵,「你能慢慢進駐,甚至成為她最重要的人是不容易的,我相信你在關鍵時刻一定能喚醒苺鈴的『心』。」

「愛一個人的心情是很難磨滅的,假若是段難以忘懷的感情,能再愛上另一個人更不容易,我也相信你絕對沒問題的。」小櫻綻放比初春陽光更燦爛的笑顏跟著附和。

「謝謝你們。」盛德感動地淚水盈眶,感覺未來似乎充滿了光明。小櫻的笑容奇蹟似的讓盛德心底充滿希望。

睇著小櫻的笑臉,盛德恍悟,(我知道了,苺鈴,我明白妳為何傷心,卻完全不會記恨表嫂的原因,因為她本身就像個會帶給人幸福與歡樂的天使,會讓人不由自主想親近。)

小櫻與小狼相視而笑,(一定……能夠救回苺鈴,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To Be Continued

總算完成第三章了,隔了兩個多月啊,因為構思故事情節不容易,拖了很久,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囉。

念櫻By2010/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