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晶傳奇 Part2鍵之封印

Ch.4危機進行曲                     作者:念櫻

=================================================               

==================天界,第十重天,土星天========================

樂芬卡蒂絲佇立窗前眺望直衝天際的暗紅色光柱,攢緊的眉透出她此刻的心情。

「琺琋璐又再次挑戰神的權威……」輕搖螓首,她一臉不認同,「即便出發點是好的,卻……」

「樂芬卡蒂絲……」門被推開,身著白色蓬裙,背有白色羽翼,擁有一頭灰色及腰秀柔長髮美麗女子緩步而入,「妳果然在這。」

「媽媽。」樂芬卡蒂絲敞開雙臂給來人一個熱情擁抱,陰鬱神情一掃而空。

「妳都多大了,還這麼愛撒嬌。」摟緊女兒,撫子啐道,可任誰都聽得出來裡頭的疼惜。

「因為媽媽很疼我嘛!況且不管過了多久,我都是媽媽的女兒呀!」樂芬卡蒂絲俏皮眨眼。

「拿妳沒輒。」吁了口氣,輕彈她一記,撫子的神情轉而變得嚴肅,「時機差不多了。」

「嗯……」樂分卡蒂絲輕應,若有所思地盯著窗外的暗紅色光柱。

======================香港,李家外頭=========================

琺琋璐矗立於樹上,瞅著直衝天際的暗紅光束,眉眼滿是笑意。「就快了呢!」

「您還是一樣啊。」傍邊貌美少女無奈嘆氣,「雖有身為天使時的仁慈,卻不是對每個人!」

「那是過去式了。」琺琋璐眸光一黯,周身散發讓人彷若置身地獄的詭譎氣息,「別再提起。」

「是,我明白。」聳聳肩,貌美少女似笑非笑,「我該回去了,他醒來找不著我他們又要累了。」

「嗯。」琺琋璐頜首,「那孩子比他父親還聰明,讓他起疑就不好了。」

「了解。」貌美少女微笑,躍落樹梢,「我先走一步了。」

「小心點啊。」琺琋璐目送貌美少女的眸光滿是慈愛,直至她的身影消失在路的盡頭,又將注意力轉回李家。

「時候到了。」勾唇冷笑,琺琋璐環抱雙臂,「Game Start!」

話聲甫落,天搖地動,直衝天際的暗紅色光柱迅速蔓延開來,原本湛藍的天色慢慢被被暗紅取代,所到之處人們逐一倒下。

「怎麼回事!」小狼一個箭步衝至窗前,神色一黯,「這個氣息……是他!」

「嗯。」夜蘭頜首,目光落在小櫻與小狼身上,「他引發此次事件的目的和上次一樣,你們都心知肚明吧?」

兩人互望沉默,不明所以的盛德忍不住開口,「是什麼?」

「這……」小櫻囁嚅,思忖如何解釋適當。

另一道嚴厲嗓音響起,「盛德,這與你無關!你的任務就是喚回苺鈴的『心』!」

眾人望向聲音來源,無比震愕,「梅姨!?」

沒錯,開口的人正是夜梅,「盛德,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懂。」盛德頜首,「我的使命就是喚回苺鈴的『心』,讓表哥與表嫂有機會救回苺鈴。」

「去吧,把苺鈴帶回來。」夜蘭下達指令,「再遲就來不及了,我和夜梅送你們到苺鈴所在的地方吧。」

姐妹倆合力施法,小櫻、小狼、盛德三人被紅色的的光球包圍,穿透窗戶,飄往空中。

抵達暗紅色的光柱旁,就見苺鈴握著魔杖乘坐於水龍之上,雙眼空洞無神,魔杖發出強烈的紅色光芒,比小櫻在夢中所見的狀況更糟。

「苺鈴!」三人齊聲大喊,她卻沒有任何回應。

「沒用的,那女孩的神智已完全被鑰匙取代,救不回來了。」涼涼的嗓音自背後飄來,「現在的她沒有自己的意識,而是個只會聽我的話的傀儡。」三人霍地轉頭。

「琺琋璐。」小櫻與小狼異口同聲,盛德的臉色倏地沉下,難看至極。

「真高興你們還記得我。」琺琋璐的語氣好似話家常般輕鬆。

「引發此次的事件,你的目的仍和上次一樣吧?」小櫻臆測。

「沒錯。」琺琋璐聳肩,「我早說過了,為了阻止悲劇,這是最好的方法。」

「我才不管你有什麼目的!」盛德衝著琺琋璐咆哮,「為什麼要挑苺鈴下手?」

「我沒必要回答你。」琺琋璐冷笑,「原因他們自己清楚。」

「盛德,這是我與小櫻的事,請你不要過問。」小狼出言安撫,「只要做好你該做的事就行了。」

「我明白。」盛德頜首,催動法力欲往苺鈴所在的方向飛去,卻被琺琋璐擋住。

「我說過沒用的。」琺琋璐的笑容再擴大,「別白費力氣!」

「連試都不試怎麼知道結果?」盛德反諷,「光憑你一面之詞是無法讓我信服的。」

「愚蠢的傢伙!」琺琋璐搖頭,眼神霎時變得陰冷,「這是你自找的,別怪我沒提醒你!」

「小心!」小狼話出口的同時就見盛德往後飛出去,嘴角沁出血絲,而琺琋璐的手則閃著微微的紅光。

小櫻倒抽口氣,她完全沒見到琺琋璐是何時出的手,小狼則是滿臉不解。

「懂了吧?」琺琋璐交抱雙臂,氣定神閒,「我僅用三分力就足以讓你受傷,你與我之間的實力相差過於懸殊。」

「事實或許真是如此。」抹去嘴角血跡,盛德站起,眸中閃著堅毅的光芒,「但我絕不會放棄!」

「真是學不乖。」琺琋璐搖頭,一臉莫可奈何,「那我就讓你徹底明瞭何謂死心吧。」他的手再度散發微紅色的光芒,三人緊盯著他。

隨著微紅色的光芒愈發強烈,原先面無表情的苺鈴忽然皺眉,全身震顫,苦不可當,看得三人又是一愣。

「你對苺鈴做什麼?」盛德怒不可遏。

「你們若執意要接近,她就會益發痛苦,即便無法喚回她的心智,總不希望她受苦吧?」琺琋璐涼涼丟出這句。

「居然用這種小人招數,你太卑鄙了!」盛德咬牙忿道。

琺琋璐聳肩,「隨你怎麼說,只要能達到我的目的就行了。」

小櫻蹙眉凝望置身於暗紅色光柱中的苺鈴苦思,〈以目前的情況來講我們是處於劣勢,完全拿琺琋璐沒輒,有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方法……〉

==================天界第十二重天,水晶天========================

奎艾孫卡特緊盯著窗外的暗紅色光柱,眉愈攢愈緊,「不然再放任下去了,再遲會危害到天界居民的,不快點不行……但琺琋璐沒有弱點,該怎麼辦……」

「當真沒有嗎?」驀地身後飄來一縷嗓音,「再怎麼強的人也該會有弱點吧?」

「生命女神。」奎艾孫卡特頭也不回即知來人身分,「縱使妳身分崇高,也不該妄入全能之神的領域。」

「沒錯。」撫子眉一剔,「要面見你照程序要先通報,經書面同意才行,但經過那些瑣碎程序的話,還得花一番功夫,現在情況迫在眉睫,我可沒那閒功夫。」

「現在根本不是講究這個的時候!」傍邊樂芬卡蒂絲開口,「是我這個暫代神之御座守護者擅做主張,您要怪就怪我,與我媽媽無關!」

「樂芬卡蒂絲!」奎艾孫卡特驚訝轉頭,眸色轉暗,欲言又止,「妳……」

「我不怕。」樂芬卡蒂絲昂首挺胸,抬眸與他對視,滿臉倨傲。

平地一聲雷響,劃過天際,滿園櫻花狂亂飛舞。

「太遲了!」樂芬卡蒂絲瞥眼窗外情景,二話不說,旋身消失。

乾瞪著樂芬卡蒂絲消失的身影,奎艾孫卡特無奈嘆氣,他明白那磨滅不去的傷痛佔據了她全部的心神,他不介意讓時間來沖淡一切,但要到何時她才能察覺自己的心意呢?

「樂芬卡蒂絲可遲鈍呢!」拋下這麼一句,撫子轉身振翅飛翔。

奎艾孫卡特嘴角上揚,他懂得意思了,隨即跟上。

===========================香港==============================

小櫻、小狼與盛徳無法可施,僅能眼睜睜看著苺鈴繼續釋放願之鍵的力量擴散。

「苺鈴!」盛德奮力大喊,「妳聽得到我的聲音嗎?快停手啊。」

「沒用的!」琺琋璐泰然自若,「被願之鍵控制了心神的人只會聽我的話,其他人就算喊破喉嚨也是枉然。」

「你太過分了!」盛德不甘心,心痛、不捨,更恨自己的無能為力,「苺鈴與你並無冤仇,為何你狠得下心?」

聞言,琺琋璐沉下臉,臉色難看至極,語氣更明顯透著憤恨,「這話不該問我!要問你該去問高高在上的全能者。」

「什麼!?」盛德瞠眼,不解他話中涵義。

然,小櫻與小狼若有所感互望,心頭不約而同泛起痛楚,讓人難以呼吸……

琺琋璐眼神渙散,似是陷入過往的回憶,迴繞於他周身的氣息更加詭譎,空氣中散佈著不祥之氣。

三人相覷,不明瞭為何一句問話會挑起他如此大的情緒反應。

小狼凝眉,瀰漫於空氣中的氣息雖不祥,卻讓他覺得熟悉,為何……

不及細想,轟然雷響,暗紅色的閃電劃破天際,願之鍵的力量完全被釋放,天搖地動,氣勢萬鈞。

隨著力量釋放,苺鈴原先紮得整齊的麻花辨隨之披散於身側,為她更添了邪魅的美,周身散發著與琺琋璐同樣詭譎的紅光。

抬眸正視盛德,原先波光瀲灩的多情眼眸此刻毫無生氣,僅剩空洞……

再熟悉不過秀麗臉龐仍是屬於苺鈴的,但她看他的眼神,比冰還冷……

她看他的眼神,好似他們未曾認識、進而相戀,而是毫不相干的陌路人,這不是他所認識的苺鈴,而是空有著苺鈴外表的娃娃……

心一陣疼過一陣,痛楚過於強烈,盛德覺得自己無法呼吸,以往的那些甜蜜不復存在,剩下的只有心碎……

「苺鈴……」小櫻與小狼訝異,她完全變了個人。

「這女孩已完全成了我的傀儡。」琺琋璐挑眉,「要喚回她的『心』是不可能了,勸你們死心。」

瞥眼盛德,抬頭仰望天際,小狼對上琺琋璐的視線,語氣篤定,「剛才釋放的,不只『願之鍵』的力量吧?還有深藏在苺鈴體內深處,被阿姨封住的魔力。」

「你憑何斷定?」沒正面回答,琺琋璐反問。

小狼嘴角微揚,別的他不敢說,但要論對稀奇古怪魔法甚或傳說的淵源,他可有自信得很,因為,他關於這一切的所知,全來自他博學多聞的母親。

「我想你透過願之鍵釋放苺鈴本身的力量,是為了讓其與願之鍵結合,好讓願之鍵的力量能發揮到極至,沒錯吧?」

「沒錯,那女孩的力量與願之鍵意外契合。」琺琋璐大方承認,「你還是一樣聰明,不過,這次你們要應付的敵人可不是我唷!」

「什麼意思?」小狼蹙眉,不解琺琋璐話中涵義。

「與其聽我解釋,提醒你不如留意週遭變化來得實際喔。」丟下這一句,琺琋璐旋身消失得無影無蹤。

「留意週遭變化……」小狼皺眉,還在思忖琺琋璐這話的涵義,卻敏感察覺有一股與空氣格格不入的氣息在身後迴繞。

下意識偏身閃過,然轉頭時,小狼登時石化,目瞪口呆。

方才的氣息擊中離他不遠的樹,至少需二十名壯漢才能合抱的大樹此刻斷成好幾截,散落於旁的枝葉變得仿若被火燒過般焦黑。

小櫻趕忙來到小狼身畔,美麗的綠色眼眸盈滿擔憂,「沒事吧?」

「嗯。」拍拍小櫻的手,小狼笑著安撫,「我沒事,不用擔心。」

「那就好。」心上懸著的大石落了地,小櫻安心不少,回過身睇著苺鈴,親眼目賭了事情經過的她仍不敢置信。

「剛才的事……是苺鈴做的吧?」雖是詢問句,小狼的語氣卻篤定。

「你怎麼知道!?」小櫻訝然,小狼剛才明明是背對著苺鈴的呀!

「方才襲向我的百分百是苺鈴本身的力量,只不過被願之鍵轉成了破壞性!」小狼蹙眉,「若我猜得沒錯,這把鑰匙打從一開始就是專為苺鈴設計的。」

「為什麼?」小櫻不解,「琺琋璐有預知的能力嗎?」

「沒有。」管不住自己的嘴,小狼下意識脫口而出,「他是清楚事件的前因後果,憑直覺而創造出『願之鍵』……」

「即便如此……」盛德狐疑地瞅著小狼,「你怎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一定是媽媽告訴他的啦!」小櫻忙著打圓場,轉向小狼徵詢,「對吧?」

「是啊……而且目前不是閒聊的時候喔。」小狼指了指苺鈴,「琺琋璐雖然表面消失了,但實際應該躲在我們沒看到的暗處暗地操縱苺鈴,再不想想辦法,說不定這次會波及的就是地面上的人民。」

盛德轉頭,果然,苺鈴雖雙眼無神,但緊握的魔杖再度被暗紅色的光芒包覆,若不快點阻止,很可能如小狼所說釀成大禍。

(決不能牽連到無辜的人。)小櫻碧綠色的眼眸閃著堅毅,(在我的牌組裡能用的……就是那張!)

「小櫻……」她正要抽牌出來時被小狼阻止,「妳想用『盾』保護大家吧?不行。」

「為什麼?」小櫻不暸,「不這麼做會有無辜的受到牽連啊。」

「但用了的話妳的身體狀況負荷不了!」小狼的語氣明顯透著擔憂,「所以不行!」

「啊……」明白小狼是為自己著想的小櫻固然感動,但也不想就這樣放棄,「那該怎麼做才好?」

「我有辦法。」小狼勾唇淺笑,「成功的話應該能順利阻止苺鈴下一波攻勢,不過需要精通道術的盛德幫忙。」

「你怎麼說,我怎麼做。」盛德頜首。

「附耳過來。」小狼在盛德爾邊嘀咕幾句,他笑著點頭,臉上笑容愈見擴大。

小櫻睇著苺鈴手中魔杖的變化,眉越鎖越緊,再不快點的話……

「四方守護神獸聽令,東青龍、西白虎、北玄武、南朱雀,鞏固四方,急急如律令!」

話聲甫落,天地為之色變,東邊出現一尾通體青色之龍,形威勇克剛。

西邊通體白色之虎,雙目炯炯有神,利爪閃閃發亮,形體壯碩,無比威猛。

南邊則是隻被通紅火焰包圍的大鳥,形似鳳凰,雙翼展翅,卻有著龍之尾翼。

北邊則是龜與蛇之合體,龜背為黑色,身被麟甲覆蓋。

四大神獸現身同時方圓百里亦張起黃色電流形成的結界保護網。

「好厲害……」想不到能親眼目睹傳聞中的四大神獸,盛德忍不住讚嘆。

「這是……」小櫻瞠原美眸,不敢置信。

原面無表情的苺鈴在小狼召喚出四大神獸後身子明顯瑟縮了一下,魔杖的紅光也被削減不少。

「是中國古代四大神獸,負責庇祐四方之安寧,具驅邪之義。」小狼笑著解釋,額際卻頻頻冒汗,「在四大聖獸面前,邪魔物障弱者將直接被消滅,強者至少能被減弱,也就是能抵制琺琋璐的力量。」

「小狼……」小櫻自衣袋中抽出手帕為小狼擦汗,「不要緊吧?」

「沒事。」衝著小櫻笑笑,小狼答得很快。

「真的?」小櫻存有疑竇,「不會是在逞強吧?」

「真的沒事。」心虛的小狼不敢再對著小櫻澄澈明亮的雙眼,眸光轉向盛德,「快趁現在!」

「知道。」盛德頜首,驅動自身法力來到苺鈴身邊,神情凝重。

〈我知道你是以自身幾近全部的法力喚出四神獸,目的是為了爭取機會讓我喚回苺鈴的意識,時間不多,我得好好把握!〉

下定決心的盛德咬牙,握住苺鈴的手,苺鈴一征抬頭,沒有掙脫。

「苺鈴……或許妳真的已經不記得我了……但我還是想對妳說,在這世上,我最喜歡的人是妳,我比任何人都還愛妳……」

苺鈴靜靜聽著,空洞的眼瞳簌簌流下淚水,看得盛德心喜,「苺鈴,妳聽得到我說的對不?妳還記得我?認得我的聲音?」

苺鈴仍舊沒有任何回應,淚卻流得更兇,盛德忘情地將苺鈴擁入懷裡,「相信我,試著回想,我們認識的一切……妳會沒事的。」

小狼攢眉直喘氣,小櫻扶著小狼,看著眼前兩人相擁的一慕欣慰的笑了,「太好了……苺鈴一定能恢復原狀……」

To Be Continued

總算完成第四章了,四神獸的豋場感覺仍表達不出我要的張力,有待加強,各位覺得如何?在此順便介紹一下四神獸資料:

四神獸:

在中國典籍中,稱呼多為"四靈",也有四神()的稱法º

在日本,四神很明確的可以知道,即"東龍白虎玄武朱雀"

四大神獸即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青龍為東方之神;白虎為西方之神;朱雀為南方之神;玄武為北方之神,龜蛇合體。故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天之四靈,以正四方,王者制宮闕殿閣取法焉。」。
在上古時代,古人把天分為東西南北四宮,分別以青龍(蒼龍)、白虎、朱雀、玄武(一種龜形之神)為名。實際上是把天空分為四部,以每部分中的七個主要星宿連線成形,以其形狀命名。
東方的角、亢、氏、房、心、尾、箕形狀如龍,所以稱東宮為青龍或蒼龍;
西方七星奎、婁、胃、昂、畢、角、參形狀如虎,稱西宮為白虎;
南方的井、鬼、柳、星、張、翼、軫聯為鳥形,稱朱雀;
北方七星斗、牛、女、虛、危、室、壁,其形如龜,稱玄武。
於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又成為鎮守天官的四神,辟邪惡、調陰陽。四神之中,青龍與白虎因為體相勇武,主要地被人們當作鎮邪的神靈,其形象多出現在宮闕、殿門、城門或墓葬建築及其器物上,在最後一種場合裡,龍已不是助墓主升天,而是鎮懾邪魔,保衛墓主的靈魂安寧。


四神獸之一----青龍
青龍,亦作「蒼龍」,東方之神。龍是中華民族的圖騰,自黃帝授命於天,威澤四方,龍就成為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中國的象徵,而比較明確的定形是在漢代,從大漢朝開始,龍就被確定為皇帝的象徵與代表。四神獸又是由二十八星宿所變.東方七星角、亢、氏、房、心、尾、箕形狀如龍,因位於東方,按陰陽五行給五方配色之說,東方色青,故名「青龍」。

四神獸之一----白虎
白虎,西方之神。形體似虎,白色,兇猛無比,白虎也是戰神、殺伐之神。白虎具有避邪、禳災、祈豐及懲惡的揚善、發財致富、喜結良緣等多種神力。因此成為尊貴的象徵。同時白虎也象徵著威武和軍隊,所以古代很多以白虎冠名的地方都與兵家之事有關,例如古代軍隊裡的白虎旗和兵符上的白虎像。西方七星奎、婁、胃、昂、畢、角、參形狀如虎,稱西宮為白虎.又由於白虎是戰伐之神,所以有多位的猛將被說成為白虎星充扥世的,如:唐代大將羅成、薛仁貴父子等人。除此之外,白虎又被道教吸放,被神化起來,成為了各廟宇的門神.

四神獸之一----朱雀
朱雀,亦稱「朱鳥」,形體似鳳凰,南方之神。因其形似鳥狀,位在南方,火屬性,所以在遊戲中經常以鳳凰的形狀出現。但其實朱雀和鳳凰是兩種不同的生物,鳳凰是百鳥之王,而朱雀卻是天之靈獸,比鳳凰更稀有尊貴,破壞力也更強。南方七星井、鬼、柳、星、張、翼、軫聯為鳥形,稱朱雀.由於它是『羽蟲』之長,所以和『鱗蟲』之長的龍在傳說中就漸漸成了一對,一個變化多端,一個德性美好,就成了民俗中相輔相成的一對,更由於龍象徵著至陽,而原來也有陰陽之分的鳳(鳳為雄,雌為凰)在跟龍相對之後就漸漸的成為純陰的代表了。

四神獸之一----玄武
玄武,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武,是黑的意思;冥,就是陰的意思。玄冥起初是對龜卜的形容:龜背是黑色的,龜卜就是請龜到冥間問袓先,將答案帶回來,以卜兆的形式顯給世人。因此,最早的玄武就是烏龜。以後,玄冥的含義不斷擴大。龜生活在江河湖海(包括海龜),因而玄冥成了水神;烏龜長壽,玄冥成了長生不老的象徵;最初的冥間在北方,殷商的甲骨占卜即「其卜必北向」,所以玄冥又成了北方神.它和其他三神獸一樣,玄武也由天下二十八星宿變成的:斗、牛、女、虛、危、室、壁。 而古時後的人對玄武他的解釋有以下的數種,「玄武」即龜。《禮記.曲禮上》云:「行,前朱鳥而後玄武...」「玄武」乃龜蛇。《楚辭.遠遊》洪興祖補註:「玄武,謂龜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鱗甲,故曰武。「玄武」為蛇合體、龜與蛇交.事故玄武的形象

以上圖文轉載自網路整合資料。

念櫻By2010/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