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晶傳奇 Part2鍵之封印

Ch.5變調協奏曲                     作者:念櫻

=================================================               

令人眩目的白色光芒劃破天際,直抵小櫻眼前,化為人型。

小狼本能的將小櫻護於身後,褐色瞳眸中明顯帶著戒備。

光芒散盡,眼前的身影有著與小櫻酷似的柔美五官,如出一轍的翡翠色眼瞳,柔軟的及腰秀髮,身後的羽翼散發著神聖的光芒。

「是妳。」小狼看清眼前天使的模樣,眼底的戒備瞬間隱去。

「誰啊?」被小狼擋住視線的小櫻探出頭,「樂芬卡蒂絲姊姊!?」小櫻又驚又喜,「妳怎麼會來?」

「當然是來幫你們的。」樂芬卡蒂絲微笑,轉向小狼,目光嚴肅,「還不收回法術嗎?再這樣下去不妙喔。」

「我……」小狼額際頻冒汗,現在的他完全是靠著不服輸的意志力在苦撐。

「真拿你沒辦法。」樂芬卡蒂絲咕噥,飛至高空中央,朗聲念道:「四大聖獸,聽吾之令,各司其職,返回本位。」

話聲甫落,四大神聖消失無蹤,小狼的表情也明顯放鬆許多。

「小狼……」小櫻的心一陣絞痛,雙眸氤氳,抿緊唇半晌後開口,「別再這樣了,好嗎?」

「小櫻……」她炫然欲泣的臉龐讓他心生憐惜,他明明珍視她甚於自己的性命,卻反而……

「我保證以後絕不再逞強,妳別哭好嗎?」小狼趕緊安撫。

「嗯。」柔美的臉龐透出笑意,小櫻清楚,小狼是個重承諾的人,言出必行。

樂芬卡蒂絲睇著他們露出欣慰的笑,「即便輪迴轉世,本質仍是一樣的啊……」

「妳不是天使嗎?」面向她,小狼突問。

「嗯?」樂芬卡蒂絲不懂小狼為何有此疑問?這不是很明顯的事實嗎?

「天使乃西方天神役使,何以妳懂東方道術?」這正是小狼感覺古怪之處。

「我還當是什麼大問題呢!」樂芬卡蒂絲失笑,「從古至今,東西融合,世界不斷進步,天界亦不例外啊,除了原先的課程,對於別的法術自然也當涉獵。」

瞅著苺鈴與盛德相擁的一幕樂芬卡蒂絲的笑容隨即隱去,取而代之的是隱憂,「快放開那個女孩!別被表象矇蔽!」

「什麼意思?」盛德面向樂芬卡蒂絲,看到她的瞬間怔忡,「妳……怎麼……」

「別妳啊我的!」樂芬卡蒂絲打斷他的話,「我不是小櫻。」

深知自己的面容酷似小櫻,乍看下將她誤認並不奇怪,「重點是你得快放開那個女孩!並離她愈遠愈好。」

「不!」盛德拒絕,「苺鈴已經取回自己的神智了,我絕不會放手的!」

「你既然不肯……」樂芬卡蒂絲抬眸對上盛德的視線,「就別怪我來硬的了!」

「妳想做什麼?」將苺鈴護在身後,盛德眉眼透著堅決,「我不會讓妳動苺鈴的!」

「樂芬卡蒂絲姊姊……」小櫻美麗的翡翠色眸子明顯透著不解,「妳……」

「我不是來與你們為敵的。」樂芬卡蒂絲攢眉,「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

「什麼?」沒弄懂她話中涵義,樂芬卡蒂絲已不見人影。

定睛一看,她不知何時來到身後,嘴裡念念有詞,苺鈴的神情亦變得痛苦。

「妳做什麼!?」盛德欲出手將苺鈴拉回,卻感覺前方明顯有看不見的障礙,讓他更氣急敗壞,「究竟有什麼目的!?」

已念完咒語的樂芬卡蒂絲迎向他的視線,「多說無益,親眼見證吧。」

不解的三人將目光調回苺鈴身上,驚見她手中的魔杖又發出詭譎紅光直衝雲霄,風雲再度變色,看得眾人愕然。

「苺鈴不是……」盛德不敢置信。

「恢復原狀?」樂芬卡蒂絲搖頭,道出駭人之語,「所以我說別被表象矇蔽,你以為被願之鍵控制的人這麼容易就能恢復原狀?被那股力量波及不容小覷,倘若我剛才沒把你和她隔開,現在你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了!」

「苺鈴不可能會傷害我!」盛德不肯面對現實。

「被操縱的人偶是沒有自我意識的。」樂芬卡蒂絲直言不諱,刺得盛德的心血淋淋,「就只是沒有靈魂的傀儡!」

「妳……為什麼……」盛德覺得自己渾身的力量似乎在一瞬間消失。

「樂芬卡蒂絲姊姊……」小櫻不明白,性格親切如她怎會出言傷人。

「琺琋璐。」樂芬卡蒂絲交抱雙臂,目光膠著於苺鈴後方定點,「我數到三你再不現身我就要公開囉!一、二……」

琺琋璐憑空出現,銀色瞳孔流露出狠戾,「妳這小妞還真不能小覷!大意不得!」

「承蒙謬讚。」樂芬卡蒂絲毫不客氣的反唇相稽,「還比不上某人未達目的不擇手段!」

看著他們你來我往唇槍舌戰的小櫻柳眉微蹙,再看盛德失魂落魄,小狼力不從心的疲憊樣,在在都讓她於心不忍。

「我有什麼錯?」琺琋璐臉色難看至極,「輪不到妳來管。」

「事關世界安危存亡!」樂芬卡蒂絲正氣凜然,「我不可能置身事外。」

「妳干涉得太多了!」琺琋璐滿臉不贊同,「不安分待在天界私闖人界的罪可是很重的,妳經過造物主的同意了嗎?」

這話說得樂芬卡蒂絲一怔,旋即泰然自若的笑了,「我既然敢來就不怕懲處。」「樂芬卡蒂絲姊姊……」拉住她的手,小櫻低喚。

「怎麼了?」望著小櫻欲言又止的模樣,樂芬卡蒂絲問得溫柔,與方才對琺琋璐的冷臉有天壤之別。

「妳是為了我們的安危才特地趕來的吧?」小櫻笑得燦爛,翠綠眼瞳中盈滿誠摯,「謝謝妳,妳做得夠多了,既然他的目的和上次一樣,接下來讓我和小狼來面對好嗎?」

「好。」面對小櫻如此誠懇的態度,樂芬卡蒂絲無法說不,「你們千萬別逞強。」

「好的。」小櫻笑,轉頭面對琺琋璐,柔美的臉龐帶著淺笑,美得令人屏息,「要救回苺鈴唯有釋放『星晶傳奇』的力量嗎?」

「沒錯,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琺琋璐答得直接。

「你騙人!」小櫻壓根不信,「肯定還有別的方法。」

「妳何以認定我說謊?」琺琋璐笑得自若,「我可是『願之鍵』的創始者。」

「沒錯,但那把鑰匙打從一開始就是為苺鈴設計的!」小狼言之鑿鑿,「俗話說『解鈴還須繫鈴人』,所以我斷定方法不只你所說的這一種,只是你不想透露。」小狼有十成十的把握,雖不明白自己這股自信從何而來。

「你……」琺琋璐訝然,「碰上你我只能認栽了,的確如你所說,還有另一種方法。」

「什麼方法?」盛德一聽忙衝至琺琋璐面前,「快告訴我!」

「夜蘭應該有提,你的任務是喚回那女孩的心智吧?」琺琋璐反問。

「是又如何?」說到這他的心就痛,「我的聲音根本喚不醒她!」

「那是你沒用『心』!」琺琋璐臉一沉,「要用『心』去喚醒她潛藏的內在。」

「什麼意思?」盛德不明白。

「我是看在小狼的面子上,才好心提點。」琺琋璐似笑非笑,身形逐漸變淡,「機會只有一次,沒即時把握釀成災禍就是你的責任了。」

「你……」盛德話未竟,琺琋璐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他自己倒好,惹了爛攤子要我們收尾。」盛德忿忿難平。

「別氣了。」小狼拍著他的肩安撫,「他肯讓步就有機會,別不知足了。」

「你對他似乎很了解。」盛德質疑的目光對上小狼,「為什麼?」

「我……」這話堵得小狼一窒,捫心自問,自己都答不上來對琺琋璐為何有莫名的了解與熟悉……

「你問的已經超出界線了。」樂芬卡蒂絲直視盛德的眼瞳,翠綠的瞳眸寫滿責怪,「當前第一要務是喚回那女孩的心智,才可能阻止悲劇,現在你的心思應放在這件事上頭。」

「我明白。」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只得作罷,「問題是該怎麼做?」

「所謂要用『心』去喚醒她潛藏的內在,即指不是語言,而是要用『心』傳達給她你的心意。」有著琥珀色的雙眸、小麥色的皮膚,整齊褐色短髮,身材魁梧的俊美男子從天而降,解答盛德的困惑,渾然天成的神聖氣勢教人肅然起敬。

「你是……」

「造物主!?您怎會來這?」樂芬卡蒂絲大惑不解,「這不是您該來之處!」

「妳自己不也一樣?」奎愛孫卡特似笑非笑,用她的話堵她,「我若不來,妳就會有麻煩了。」

「我不怕。」樂芬卡蒂絲俏臉一沉,「既然敢來我就有心理準備。」

「就算不為了自己,妳也該為至親著想。」奎愛孫卡特無奈搖頭,湊近她耳邊低喃,「妳不怕我怕呀!我不想失去妳。我會等妳的,直至有一天妳走出傷痛。」

樂芬卡蒂絲美眸圓瞠,不敢置信會從他嘴裡聽到這無異告白的言語。

奎艾孫卡特對眾宣佈,「我和她不宜在此停留過久,時間有限,僅能給你們提示,在午夜前喚回那女孩的神智,『願之鍵』的性質就會轉變,世界會因此得救,她也能得償所願!」

「若午夜前來不及呢?盛德問。

「風雲色變,歸於虛無。」簡單數字,奎艾孫卡特道出嚴重性,「能否成功關鍵在你,好自為之吧。」

「祢既是神祇為何如此不負責任?將拯救世界的任務交付我們?」小狼不明白,「這世界不是祢們所創造出來的嗎?」

「沒錯,凡事皆有定律,我所能干涉的部分僅止於此,再越線的話全能之父不會原諒我。」奎艾孫卡特面色凝重,「因此僅能託付予你們,不光為了世界,也為了你們自己本身,請全力以赴。」

話落,奎艾孫卡特念咒,「日月星辰,歸我光明,從吾所願,地點轉換。」

話音甫落,旋風颳起,逼得人睜不開眼,待睜開眼瞼,樂芬卡蒂絲與奎艾孫卡特已杳然無蹤。

「這些至高無上的存在解決事情的態度不會太敷衍嗎?」盛德不屑,「他們這樣根本沒資格被稱之為……」

「別說了!」小櫻的音陡地拔高,阻止了盛德的話。「他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只要喚回苺鈴的神智一切就有救了。」

「表嫂妳……」盛德驚詫睇她,不解她反應未何此激烈。

「算我求你。」小狼面向盛德,褐色眼瞳佈滿懇求,「小櫻有不得已的苦衷,別執著於這件事上,好嗎?」

「知道了。」嘆氣,盛德非常了解自幼受到嚴格訓練的小狼真執拗起來,誰都拿他沒輒〈當然小櫻除外〉,「問題他的提示太少,跟沒講一樣嘛!」

「這樣就放棄了嗎?」請將不如激將,是自古以來不變的法則,「剛才對琺璐琺的氣勢到哪去了?意志薄弱的人不管做什麼事都不會成功的。」

「為了苺鈴!我是絕不可能放棄的!」盛德直視苺鈴的眼神充滿堅毅,「問題是完全沒有頭緒啊。」

「必定有破解之法。」小狼環抱雙臂,仔細回想琺璐琺說的話與奎艾孫卡特的提示,「要用『心』是嗎?不是用言語,而是要用『心』……啊!」

「小狼,怎麼了?」小櫻睇他,碧綠眼瞳閃著希冀的光芒,「想到方法了嗎?」

「若我的推測無誤的話。」小狼微笑,「但也不是百分之百肯定……」

「有個方向總比毫無頭緒好。」小櫻笑得宛若春日朝陽般燦爛,「我相信小狼。」

「我也相信你。」盛德跟著附和,「請告訴我該怎麼做。」

「冥想!」小狼說出自己的推測,「專心致志,以思緒傳達你的心意給苺鈴,方有轉機。」

「爺爺曾說過這是道術中難度極高的部份,自史至今做到的人屈指可數。」盛德蹙眉,「我從未身體力行,故無十足把握,但我會盡力而為。」

「好極了,就是這不放棄的信念。」小狼拍著他的肩鼓勵,「唯有如此方能造就奇蹟,能否成功喚回苺鈴的『心』,你這部份將是關鍵。」

「我明白自己身負重任,苺鈴能否清醒與世界存亡息息相關,不論為哪方,我當竭盡心力,在所不惜。」

話畢,他閉上雙眼,渾身散發淡黃色的光芒,似已陷入極深的思緒中。

「這是……」小櫻不敢太大聲,深怕驚擾盛德,以目光詢問小狼。

「他正以自己的方式將思緒傳給苺鈴。」小狼附在小櫻耳廓低語,「別打擾他,靜靜在旁觀看就好。」

耳畔拂過的熱氣烘的小櫻面紅耳赤,即便夫妻多年,對於小狼親暱的舉動,小櫻仍會難為情。

看著她可愛的反應,小狼笑了,發自內心的微笑,更顯得他卓爾不群,玉樹臨風,教人芳心悸動。

小櫻低下頭,心怦怦怦跳個不停,臉紅得不像話,她深知現在這種緊要關頭不該有此心思,卻不受控制……

盛德身上散發的光芒愈發強烈,點點螢火散佈在空中,看得人心生溫暖。

「這是他對苺鈴的思念。」不等小櫻開口,小狼逕行解釋,「很溫暖對不?」

「是啊……」小櫻頜首,雙眸氤氳,「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對吧?」

「嗯……」小狼看著漫天飛舞宛若螢火般的光點,他深信,奇蹟必會發生……

To Be Continued

第五章因為自身懶加上有額外的事擔擱了許久,是否覺得西方天使會中國道術很奇怪呢?不論如何,希望大家會喜歡囉!

念櫻By2011/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