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五界傳說   part3  

神之哀歌   第十章       阻礙        作者:念櫻

=================================================               

天界第十一重天,恆星天聖地─

刺眼的白色光芒漸漸消退,白中帶些金黃的羽翼緩緩張開……

在陽光的照射下,美麗的羽翼閃閃發光,猶如受過洗禮一般。

慢慢掙開有如翡翠般美麗的雙眸,雖仍有些迷濛,但,那雙美麗眼眸中所散發的光采比以前更加明亮有神,實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此刻的莉妮仍有些神智不清,過了一會才完全恢復意識。

憶及昨天的事,莉妮仍有些不敢置信。她跑到河邊,跪了下來,看到清澈的河中倒映出來的樣子,也由不得她不信,自己已經……

看著看著,莉妮不以為意地笑了,仰頭望著蔚藍的天,她心想(既然木已成舟,多想也無濟於事,還是面對現實吧。)

想畢,莉妮張開背上的羽翼,不一會兒就消失了。

─────────────────────

「這是……怎麼回事?小狼……你是小狼沒錯吧?你怎麼會……變成這樣?」望著眼前的人,櫻不敢置信地問。

「我……」看著櫻訝異的樣子,小狼真的不知該如何回答?

但,更令他訝異的是,櫻居然這麼快就找到這裡來了。

櫻一步一步踱到小狼面前,跪了下去,吶吶開口問:「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什麼時候開始的?」

望進櫻猶如翡翠美麗的眸子中,充滿了急切與盼望,小狼咬了咬牙,才道出答案:「我不知道。一覺醒來……就變成這樣了。」

聽到小狼的話,櫻愣了一下,一會兒恢復原狀後,她才輕聲說著:「不知道嗎?那……我們去找造物主問清楚好嗎?」

聽櫻這麼提議,小狼點了點頭,伸手抱住櫻,將她拉起,準備和她一起去找造物主問清楚。

不料拉斐爾和尤利爾卻突然出現,一前一後包圍住櫻和小狼兩人,似乎不讓他們離開。

看到尤利爾,櫻和小狼不免又感到一陣熟悉,一個名字就這麼自然而然的又浮上他們的腦海了。

小狼戒慎的望著拉斐爾和尤利爾,問:「拉斐爾、尤利爾。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現在時機未到,所以你們還不能離開。」尤利爾冷若冰霜、面無表情,眼裡卻帶著一絲絲笑意說著。

小狼無畏的望著尤利爾,自然也沒錯過他眼底的笑意,但他佯裝沒注意到,嚴肅地問:「如果我拒絕呢?」

尤利爾的嘴角微微上揚,唇邊浮現一絲笑意,但冰冷的語調中卻有著明顯的威脅:「反正你們此時決不能離開!」

聽尤利爾這麼說,櫻心裡卻起了疑(尤利爾哥哥平時不苟言笑、沉默寡言……就算阻止人,也不可能這麼多話的……而且他手中一定都會有書的,今天卻沒有,這……決不可能是例外。反倒是拉斐爾哥哥,手中怎麼有書?又都不說話……難不成……

思及此,櫻覷了尤利爾和拉斐爾一眼,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卡片,接著附在小狼耳邊小聲說道:「小狼,幫我個忙,把他們困在一起。」

雖然不明白櫻要做什麼?但小狼決定相信櫻,於是他頷首,掏出最強的符咒。

因為眼前的兩個天使不但是前任四大元素中的兩個,也是七大創造天使中的『神之癒』與『神之業』,擁有的力量自然不在話下,小狼又怎敢輕視他們?能不能順利?小狼也不敢說。

櫻和小狼互望一眼,便不約而同的往天花板躍去。而見到此景的拉斐爾與尤利爾兩人,也一致往小狼和櫻的位置奔去。

在尤利爾和拉斐爾快碰到的時候,小狼算準時機丟出手中的一疊符咒。

那些符咒像是有生命般,排成一個五行陣,將他們困在其中,一時也出不來。

而櫻也在同時將手中的卡片拋了出去,在他們碰到的時候,朗聲念道:「CHANGE﹝替﹞。」

拉斐爾和尤利爾的內心頓時換了過來,而櫻和小狼也在這時落地了。

櫻以懇求的眼光望著小狼,小狼會意,收回符咒。

櫻緩緩走到拉斐爾和尤利爾面前,神色凝重且嚴肅地問:「拉斐爾哥哥、尤利爾哥哥……在我施法之前,你們在門外,內心就已經交換過來了對吧?」

此語一出,小狼吃了一驚,拉斐爾是一臉似笑非笑的了然神情,尤利爾則是面無表情。

在聽完櫻說的話之後,拉斐爾隨即笑了起來,爽朗的笑聲迴盪在室內每個角落。

過了一會,拉斐爾止住笑,正視著櫻的眼眸,道:「沒錯,妳怎麼發現的?」

聽到拉斐爾的問題,櫻微微一笑,應道:「這不難呀。拉斐爾哥哥和尤利爾哥哥的個性南轅北轍,完全不同。就算你想模仿尤利爾哥哥,還是有破綻。」

聽完櫻的一番見解,拉斐爾臉上又浮現出笑意,道:「妳對我們還真是了解。也對,當年的小妹妹長大了嘛。」

「過獎了,我比較想知道的是……拉斐爾哥哥和尤利爾哥哥為什麼要這麼做?」望著拉斐爾幽暗深邃的黑色瞳眸,櫻不解地問。

望著櫻不解的神色,拉斐爾輕聲說著:「關於這個,算是機密。妳就別問了,快和他離開這裡吧。」

聞言,櫻雖然感到疑惑,但她也知道,時間寶貴,不是在此逗留的時候,於是打算收回CHANGE就和小狼一起離開了。

然而,她還來不及收回CHANGECHANGE就變成橘紅色的光點,消散於空中……

窗外傳來和喬特、小狼相似卻不同的氣息,讓小狼和櫻愣了一下,但隨即反應過來,連再見都來不及對尤利爾和拉斐爾說,就從窗戶追了出去,只剩尤利爾和拉斐爾還留在那兒。

拉斐爾望著櫻和小狼離去的背影,別有深意地道:「想知道真相……一定會碰到阻礙。但……他們絕對沒問題的,你說對嗎?尤利爾?」

尤利爾沒說話,只是點了一下頭。

見尤利爾點頭,拉斐爾走到窗前,眸中有著與平時完全不同的情緒,前所未有的沉重……

開口說話,語調中也有著明顯的悲傷:「那時……我們沒能拯救薩拉芬與戴斯泰尼……」說到這兒,拉斐爾頓了一下,眸中的沉重盡褪,取而代之的,是從未有過的堅定:「這次,一定要盡全力制止歷史再度重演。」

─────────────────────

櫻和小狼追沒多久,突然感到一陣魔音穿腦。震耳欲聾,害他們差點失去平衡,無法好好飛行,連要動一下,都萬分艱難。

兩人費盡千辛萬苦,才勉強舉起雙手摀住耳朵,企圖阻止聲音繼續傳入耳中,可惜卻是徒勞,那陣魔音仍不斷侵襲著夫妻倆,聯想開口說話都很困難。

櫻用力摀緊雙耳,同時心底暗忖(既然無法……用口頭請櫻卡幫忙,那就只有用……堅強的意志力了!我絕不認輸!!)

為了能盡快擺脫這陣魔音,櫻凝聚心神,專心致志地想著(SILENT﹝靜﹞!拜託妳,快消除這惱人的魔音吧。)

櫻才剛想完,SILENT馬上飛了出來,並在卡片中比了個『噓。』的手勢,惱人的魔音才嘎然停止,讓櫻和小狼鬆了口氣。

「呼~~~~~~~~~~~~~我還以為剛才完蛋了呢。」撫著胸口,櫻驚魂未定地說著。

但小狼卻一語不發、若有所思地望著遠方,眸光幽暗深邃,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這時,SILENT突然化為藍色的光點消散於空中,不但拉回小狼的神智,也讓櫻又是一凜。

夫妻倆對望一眼,二話不說,又繼續往前飛去。不知飛了多久?兩人循著那個氣息來到一個山洞前。

櫻和小狼不敢貿然進洞,僅僅站在洞口向內張望,但裡面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

櫻望向小狼,吶吶地問道:「小狼……要進去看看嗎?」

聽到櫻的問題,小狼略為沉吟了一會,毅然決然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那個氣息把我們引到此處,必定有其用意。我們就進去看看吧。」

櫻頷首,兩人便攜手走了進去,小狼掏出一張符咒,上面燃起了小火苗,不明不暗的光線,正好可以照亮這個山洞。

只見這個山洞沒有別的路,就只有一條。但似乎很長,不曉得通到哪裡?

小狼握緊櫻的手,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有危險。

走了一小段後,只見有個牌子豎立在一扇石門前,上面寫著:

歡迎來到第一個關卡,機會只有一次,規則如下:

「在此唱一首悅耳動聽、宛如天籟般悅耳的歌,便能通過這堙C但,如果硬闖的話,就只有變成肉醬一途…………這什麼啊?」念出上面的規則,櫻驚駭莫名、不明所以地道。

小狼四處張望了一下,在抬頭往上看的時候,他神色一凜,低聲對櫻說:「妳看上面。」

櫻雖然不明白小狼為什麼叫自己這麼做?但她還是依言往上面看去,這一看,卻嚇的花容失色。

「這……

原來上面吊滿了尖刺,如果那些全掉下來,根本避無可避,誠如它所說,只有變成肉醬一途了。

小狼凝視著上面的尖刺,嚴肅地道:「如果硬闖的話,上面那些尖刺就會掉下來。唯一能通過這裡的方法,就是照它說的做……

說到這兒,小狼停頓了,面露難色,才繼續說下去:「可是……在我們認識的人當中,只有大道寺同學和她女兒紫玉的歌聲才能算是天籟之音吧?」

一旁的櫻聽小狼這麼說,腦中靈機一動,抽出一張櫻卡,朗聲說著:「SONG﹝歌﹞。麻煩妳了。」

歌牌精靈應聲而出,緩緩飛到空中,雙手交握在胸前,開始唱道:「

夜裡閃爍的遙遠的金星

與昨夜夢裡看到的小鳥同色

在睡不著的夜裡

獨自唱的歌

和吹來的風一起

承載夢想而飛

在夜空裡發光的遙遠的銀月

和昨夜夢裡盛開的野玫瑰同色

溫柔的夜裡

獨自唱的歌

明天要和你歌唱

坐在夢想之翼上

溫柔的夜裡

獨自唱的歌

明天要和你歌唱

坐在夢想之翼上」

SONG所唱的,正是知世演唱過的『夜之歌』,這首歌美妙動聽,宛如天籟。而她一唱完,牌子後面的石門立即開啟,櫻和小狼立刻進去。但SONG卻化成藍色的光點消失不見了……

轉過頭要收回SONG的櫻剛好看到這一幕,她連掉淚的時間都沒有,石門又迅速關上了。

櫻怔怔盯了石門好一會兒,便回過頭來,毅然決然地對小狼說:「走吧。」

小狼點點頭,牽著櫻的手繼續往前走。心底卻暗忖(櫻,妳變的比以前更堅強了。)

走了沒多久,又看到一扇石門。但和前一關不同的是,這回門前不但有個牌子。還多了個蒙面的人,穿著一身黑衣,身高約178㎝,他手中還拿著一把西洋劍。

櫻和小狼望了那人一眼,見他沒有出手的意思,才敢走到牌子前,看那上面寫什麼?只見上面寫著:

歡迎來到第二個關卡。這關的條件不難,規則如下:

只要和在此守門的人比賽西洋劍術,讓他失去武器就算贏,並可通過這個關卡,挑戰下一關。

看完之後,夫妻倆對望著,櫻先小聲問了:「小狼……你對西洋劍術應該不拿手吧?」

只見小狼輕點一下頭,像顆洩了氣的皮球,頹喪地道:「我擅長中國各式劍法和日本劍道。西洋劍術雖有涉獵,卻不精通。」

聞言,櫻笑了一下,抱住小狼,附在他耳邊輕聲安慰:「小狼。不用那麼洩氣,辦法是人想出來的呀。這樣一點都不像你了,這關交給我吧。放心好了。」

「櫻……」小狼詫異的望著眼前自信滿滿、胸有成竹的櫻。

他覺得櫻不只變堅強了,更能使人重建信心,猶如指引人的燈塔,不再是昔日那個需要自己百般呵護的女子了。

櫻對小狼露出一個頗有自信的笑容,接著掏出頸間的鑰匙,朗聲唸道:「隱藏著星與櫻之力的鑰匙啊。在我面前展現真正的姿態吧。與妳訂下約定的櫻命令妳,封印解除。」

一陣風颳起,鑰匙變成了法杖。櫻伸手握住法杖,轉了幾圈,接著又掏出一張卡片,拋到空中,朗聲念道:「SWORD﹝劍﹞。」

話音甫落,只見法杖起了變化,變成一把西洋劍。

櫻走到那個蒙面人面前約三公尺的位置,拿劍的手臂向上平舉,劍尖指向那人,接著屈肘垂直表示敬意。動作十分流暢,宛如一個熟悉西洋劍術的箇中好手。

對方見櫻如此慎重其事,也以同樣的動作向她致敬。這也代表,比賽開始!

那人舉起劍,朝櫻刺了過來,動作十分迅速且優雅。

櫻不敢輕敵,連忙舉劍來擋。只聽『鏗』的一聲,劍尖相碰,擦出火花,發出的聲音十分清脆,而櫻被他震退了數步。連手腕也微微酸麻。

(好強勁的力道!我得全力應戰,才有可能勝的了他。)

才剛想完,對方凌厲的劍芒已然刺到,櫻連忙舉劍架開,並比剛才更投入、心無旁鶩的,開始反擊,動作優雅且流暢,其中還挾帶著柔中帶剛、剛中帶柔的力道,招招狠厲,讓對方險些無法招架。

可他也不是省油的燈,雖然剛才數招讓櫻佔了上風,可是幾招過後,兩人成了對峙的情況,打得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劍光交錯,金屬相碰聲不絕於耳,只見兩人身影交錯移動,不論是側身、翻滾或出劍的動作皆是流利順暢,毫不拖泥帶水。

見狀,櫻忽然劍峰一轉,猛力一個重擊,讓對方腳步一個踉蹌,直往後退。

未待他退至石門前,櫻一旋劍身,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刺向他的手腕,逼得他差點鬆手,握不住劍。

知道對方已讓自己的氣勢嚇到,櫻目光一沉。用盡全力將他的劍向上一挑,讓他手中的劍就這麼被高高地拋了上去,摔得遠遠的。

讓他失去武器後,櫻一晃手中的西洋劍,又變回了法杖,而SWORD也變回了卡片。

櫻伸手抓住卡片,望向那人,問:「可以讓我們過去了嗎?」

那人點點頭,接著,只見他在那扇石門上東敲敲、西摸摸的,讓櫻和小狼看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忽然,聽到『卡』的一聲,一個隱藏於石門表面的小暗門開了。

接著,他分別走到櫻和小狼面前,拉著他們走到小暗門前,比了比那個小暗門,又指了指櫻手上的劍牌。

見狀,櫻看了一下那個小暗門,除了一個凹槽外,什麼都沒有。而那個凹槽的大小,正好與櫻卡相同。

見景,櫻仔細揣想了一下,便將手中的劍牌插入那個凹槽中。

霎時,小暗門迅速閤上,櫻連忙將手縮回,不然就會被夾住了。

在小暗門完全閤上的同時,厚重的石門也緩緩開啟,那人連忙將櫻和小狼推了進去。

突然被推進來的兩人還搞不清是怎麼回事時?厚重的石門又迅速關上。

看到這個情況,櫻大概明白了(在這裡,每使用一張卡片;就代表有一個精靈必須為那個關卡犧牲……

思及此,櫻握緊手中的法杖,堅決地想(現在要回頭也不可能了!只能繼續往前走,我絕對要一路過關斬將,撐到最後,才不會讓櫻卡精靈們白白犧牲了。)

主意既定,櫻望了小狼一眼,猶如翡翠般美麗的眼中有著無比的堅定。

「繼續往前走吧。小狼。」

「嗯。」小狼應了聲,便再度握住櫻的手往前走,走沒多久就看到了階梯。

順著階梯往上走,兩人又看到一扇石門,石門前一樣豎立著一個牌子。

夫妻倆對望一眼,二話不說,自然是去看過這關的規矩是什麼了?只見上面寫著:

歡迎來到第三個關卡,這關的規矩如下:

只要能將這個空蕩蕩的地方變成任何人都可以心想事成、實現心願,看到想要的景象便可。

看完這關的規矩,櫻放開小狼的手,不假思索便拿出ILLUSION﹝幻﹞,拋到空中,舉起手中的法杖施法:「ILLUSION。」

才剛施完法,那扇石門就緩緩打開了。櫻和小狼立刻走了進去,石門又迅速關上了。

但是,才一進入,兩人就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再一看刻在旁邊石壁上的字,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

歡迎來到第四個關卡。這關可不太容易喔。因為這裡隱藏著各式各樣不知名的危機與陷阱,若能活著過道第五扇石門前的話,即算過關,過不了的話,就是死路一條。

祝闖關愉快。

看完所有的字,櫻和小狼整個人呆掉,定格在原地。宛如兩尊活化石。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才回過神來。望著對方,不知該笑還是該哭?

看它前面寫的,擺明了這一關困難重重,讓人怎麼樣都無法放鬆心情。最後居然一句『祝闖關愉快』,著實讓人不知該做何反應?

「好了。我們別在這發呆了,重點是要怎麼通過這裡對吧?」小狼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嗯,要平安通過這裡。雖然並非易事,但也不代表無法可破啊。」

說到這,櫻頓了一下,神情變的認真且嚴肅,眸中更閃著自信的光芒:「何況都已經下定決心要繼續前進了,又怎能在此放棄?決不!」

櫻說這話時,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絕不服輸的氣勢,讓小狼訝異,也震懾於櫻所散發出來的氣勢。

望著櫻美麗且散發著自信眸中的眸子,小狼詫異地想(櫻……是什麼讓妳變的這麼堅強且充滿自信呢?)

(妳能有如此的改變,照理說,我應該為妳高興的。可是……為什麼我會有這種不安的感覺呢……

「小狼,我們走吧。」一心要繼續往前進的櫻,完全沒注意到小狼剛才的心思,於是笑著對他這麼說。
小狼也對櫻露出一個笑容,應了聲:「好。」

於是夫妻倆又繼續往前走,勇敢迎向前方──那未知的危險阻礙。

才走沒多久,櫻和小狼都覺得不對勁,他們戒慎的四處張望,後來才發現;原來,地上正有一大群毒蛇朝他們所在的位置爬了過來。

兩人連忙展開背上的羽翼,飛離地面,才逃過毒蛇陣這一劫。

然而,櫻和小狼連鬆口氣的時間都沒有,更麻煩的事接踵而至──

從四面飛來的箭又快又急,小狼伸手將櫻推遠,接著解開天之劍的封印,用天之劍打落朝自己飛過來的箭。

但,櫻可就沒那麼好運了。她一時想不到該用什麼卡片,雲之劍給了如櫻,SWORD又死了,造成自己現在沒劍可用,只好東避西閃,躲開那些箭了。

最慘的是,這些箭源源不絕,打落一些,來的更多,根本打不完,再這樣下去,不但耗費體力。更浪費時間。於是,打得氣喘吁吁的小狼決定使用絕招,好一勞永逸。

至於櫻呢,為了要閃避那些箭,也是香汗淋漓了。如果再不快點想辦法,恐怕大事不妙。

(櫻,回到我們剛進來的起點。這樣,那些箭就奈何不了妳了。加上我要施法過這一關。妳不離遠一點的話,會受到很大的池魚之殃的。快!!)

接收到小狼傳來的心電感應,櫻沒有遲疑,俯身就往下飛,可那些箭像是有生命般,對櫻窮追不捨。

櫻本來想飛的更低,卻訝然發現地上不知何時竟多出了尖銳的石筍,讓她不敢再往下飛。

於是,就這樣,櫻一方面要避開地面上高低不一的尖銳石筍,又要躲後面追的箭。一心二用,著實不易。

只見櫻飛行忽高忽低,時而翻飛、時而側身,好幾次不是差點碰到石筍,就是與箭尖擦身而過,那幅景象只能用『險象環生』來形容。

好不容易,歷經千辛萬苦才回到起點,讓櫻鬆了口氣,若非她的運動神經敏捷、反應靈活,在逃回起點的這段歷程,恐怕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了。

回頭看那些箭,全停在半空中。果真是回到起點後,那些箭就奈何不了自己了,櫻不禁開始佩服起小狼非凡的見識。

稍微休息過後,櫻立刻傳了心電感應給還在奮力打落那些箭的小狼(我回到起點了,小狼。你可以施法了。)

(還不行!櫻,我等一下要施的魔法非同小可。光是退到起點還不夠,快用SHIELD﹝盾﹞保護自己,這樣我才敢放心施法。)

接收到這個訊息,櫻雖然不知道小狼要施什麼大法術,卻明白小狼不想讓自己受傷的心理,於是她決定照小狼的吩咐,掏出SHIELD,拋到空中,舉高法杖,朗聲說道:「SHIELD!保護我不受到魔法傷害。」

SHIELD應聲而出,變成一個圓球包住櫻,並將自己的力量發揮到極限。

感覺到櫻已在SHIELD的保護之下,小狼終於放下心,決定放手一搏。

打落幾百枝箭後,趁著下一批湧上來的空隙,小狼一鼓作氣往上飛,從懷中掏出青色、白色、紅色、黑色四張不同顏色的符咒;接著將天之劍縮小,收回頸間,改拿出寶玉,化成平時施法用的劍。

握緊劍柄,小狼立刻將手中的符咒往上拋去,四張不同顏色的符咒像是有生命般,自動往東、西、南、北的方向飛了過去,而小狼的位置就在正中央。

待符咒定位後,小狼立刻舉高手中的劍,只見上面青色、白色、紅色、黑色不同顏色的玉發出光芒,充斥了整個玉。

「守護四方的四大聖獸啊。請聽從我的呼喚。東之靑龍、西之白虎、南之朱雀、北之玄武。輕磨霹靂電光轉,中帝有敕,神硯四方。急急如律令!」

話音甫落,小狼腳下出現一個魔法陣,而劍上的四顆寶石也分別發出青色、白色、紅色、黑色不同的電光往四張符咒飛去;電光碰到符咒時,符咒自行起火燃燒。

四張符咒燃燒殆盡後,四大聖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同時出現。

在起點看到這一幕的櫻,驚訝的目瞪口呆(天哪!小狼竟同時喚出四大聖獸…………

當櫻還在訝異時,小狼閉上眼,將劍垂直舉在胸前,一手比劃中,口中喃喃唸了些咒語,然後豁然睜開雙眼,目光一沉,厲聲喝道:「四大聖獸,降世!」

小狼才剛說完,四大聖獸開始活動。分別發出洪水、狂風、烈焰、地裂來破壞週遭的一切,而且範圍還不斷擴大。所到之處,勢如破竹,銳不可擋,所有的一切,全都被摧毀!

看到這個情況,櫻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心中憂喜參半。

喜的是:小狼能用這個方法破了這一關。憂的是:怕小狼會為此耗損太多法力。

櫻的目光緊隨著小狼,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他,她自己也不知為什麼?心裡有股說不出來的壓迫感,如果不盯著小狼,就無法安心。

範圍仍不斷擴大,連起點都開始受到波及了;但,全神貫注凝視著小狼的櫻並未注意到,更沒察覺到,SHIELD因為受不了四大聖獸過於強烈的力量,已經開始出現裂痕了。

可是,SHIELD為了保護櫻不受到波及,明明受了傷,卻還散發出最後的能量硬撐著,抵擋四大聖獸的力量。

等小狼平安到達終點,收回魔法時,櫻才發現到,可惜,為時已晚……

達到任務,保護櫻到最後一刻的SHIELD已經化成橘色的光點,消散於空中了……

見此情景,櫻心中真有說不出的難過,黯然垂首,更忍不住深深自責(都怪我太粗心了,竟然沒察覺到SHIELD的異狀,才會害它為了保護我而死……

思及此,櫻緩緩抬起頭,正好看到已抵達終點的小狼向自己揮手。

看到這一幕,櫻展開背上的羽翼,往小狼所在的位置飛去。

在飛行的途中,櫻心底暗忖(我不會讓你白白犧牲的,SHIELD!我一定會堅持到最後一刻。)想著想著,櫻也已經抵達終點了。

看櫻到達終點,小狼拉著櫻的手坐下,同時輕聲對她說:「在這裡休息一下吧。剛才那個四大聖獸陣幾乎耗盡我所有的法力。不稍微休養生息的話,我實在是無法繼續往前走了。」

聽小狼說完這些話,櫻拿出手帕,溫柔的拭去小狼額上的汗,體貼地道:「辛苦你了。」

小狼搖搖頭,握住櫻替自己拭汗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輕輕印下一吻,低聲說著:「對不起……

知道小狼是為了什麼而道歉的櫻輕搖螓首,道:「不能怪你,如果不是你用了四大聖獸陣破了這個關卡。只怕我們現在已經身受重傷,更別說下個關卡了。說回來,我還得謝謝你呢。」

聽櫻這麼說,小狼真是感動極了,他情不自禁的將櫻摟進懷中,道:「櫻,妳真是善體人意。能娶到妳,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

櫻環住小狼的頸項,埋首在他胸前,聽著他穩定的心跳,柔聲說著:「小狼。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答應我,永遠陪在我身邊,不要離開我。也別拋棄我。」

輕輕托起櫻的下巴,小狼望著那猶如翡翠般美麗的眸子,認真地承諾:「我答應妳,會永遠陪伴在妳身邊,永不離棄。」

話音甫落,小狼閉上眼,準確無誤的印上櫻猶如櫻花花瓣般柔軟的雙唇……

櫻也閉上的雙眼,沉浸在這短暫卻甜蜜的幸福之中……

過了一會,小狼才離開櫻的唇瓣,背倚石壁。溫柔地對櫻說:「睡吧。」

「嗯。」待在小狼懷中,聞著他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櫻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看著櫻甜美的睡顏,小狼笑了,閉上眼,不久之後也沉沉睡去……

一覺醒來,也不知過了多久了?櫻和小狼對望了一會,又看了看眼前的石門,並未發現什麼奇特之處。

「奇怪……這裡應該是第五道關卡的起點,可是為什麼沒有看到過關提示呢?」小狼好奇地喃喃自語著。

而櫻則是從小狼的懷中站起來往上飛,很仔細、不遺漏任何角落、縫隙,把周遭都巡視了一遍,就是沒看到過關提示,這讓櫻不免有些失望。

正想返回地面時,卻隱約發現頂端看似被石頭堵死的縫隙發出不自然的光線。

這讓櫻心裡燃起一線希望,往上飛去。從一個只有拳眼大的小洞往內看,發現有個不自然的發光圓板鑲嵌在石壁裡,上面刻有這樣的字:

歡迎來到第五個關卡,這關的規矩是:只要能用瞬間移動通過這個永遠打不開的石門到另一個關卡,即算過關。

但是,有一個規定,就是:通過者不能使用本身瞬間移動的能力,只能藉助外力來通過這個關卡。

看完這些字,櫻心煩意亂的想(不能自己使用瞬間移動,這扇石門又不能開啟……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到門的另一面呢?)

一時之間,無法可施的櫻懷著沮喪的心情回到地面。

這時,MOVE﹝移﹞主動從櫻的口袋中飛了出來,它先附在櫻身上,將櫻送到石門的另一面。接著,附在小狼身上,如法泡製,也順利將小狼送了過去。

可是,完成任務的MOVE,卻化為橘色的光點,消散在空氣中……

櫻和小狼注視著那些光點完全消失後,才繼續往前走。走沒多久,映入眼簾的是一條蜿蜒而上的坡道。

夫妻倆不發一語,只是順著坡道往上走。一路上聽到的,除了兩人的腳步聲外,沒有其他的聲響。

不知走了多久,坡道已達盡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寬廣的石地平原、助力再石門前的藍衣蒙面者和一塊豎立在門前的牌子。

櫻和小狼看到這個景象,從之前的經驗,大概也知道和第二關差不多。只是不知道又要比什麼了?

為了能清楚破這一關的規定,夫妻倆不約而同的步到牌前,凝神細看,只見上面寫著:

歡迎來到第六個關卡,這關的規矩是要和這關的守門這比武打鬥,只要讓他倒地十秒站不起來就算贏了。

看完這關的規矩,小狼望著櫻猶如翡翠般美麗的綠色眼眸,認真且嚴肅地道:「櫻,這一關一樣讓我來吧。相信我!絕對沒問題的。」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櫻抓著小狼的手臂,眸中有著掩不住的憂色,關懷之情溢於言表:「你剛才用四大聖獸陣幾乎耗盡所有的魔力。雖然有小憩一會,可是因為耗損太多法力。所以你的體力尚未全恢復吧?我看還是讓我來吧,用FIGHT﹝鬪﹞就可以……」櫻說到這兒,還來不及往下說,就被小狼用手掩住了嘴。

見狀,櫻不解的望著小狼,彷彿在問:「為什麼要這麼做?」

小狼嘆了口氣,伸手將櫻攬進懷中,在她耳邊述說自己最真實的心意:「武術對戰,需要講究技巧。跟高手過招,靠的是經驗累積和靈敏的反應。攻擊的同時也不能忘了防禦。我相信以妳的運動及反射神經是沒問題。」

「但,妳沒有任何實戰經驗,萬一被打傷了,我會心疼的,妳知不知道?」

小狼不想讓櫻去迎戰的原因,說穿了,就是不想讓她受到任何一絲傷害。

「所以!櫻妳聽好了,或許我目前體力尚未完全恢復,但,只要妳把FIGHT用在我身上,我一定能贏的。相信我。」望著櫻絕美的容顏,小狼自信滿滿、鬥志高昂地說著。

小狼都這麼說了,櫻又能如何?況且小狼想保護自己的心,又叫自己怎能不動容呢?於是,櫻點了點頭,小狼也放開了掩住她嘴的手。

櫻決定遵照小狼的提議,掏出FIGHT。拋到空中,舉高法杖施法,同時說道:「幫助小狼吧。FIGHT。」FIGHT應聲而出,附在小狼身上。

小狼閉上眼,感覺有一股力量從心臟源源不絕的流遍全身,體力也慢慢恢復了……

接著,只見小狼猛然睜眼。雙眸炯炯有神,鬥志十足,彷彿有火焰在燃燒。

走到藍衣人正前方約七步遠的位置,蹲好馬步。左手在後方屈成15度的斜角,右手在前,微微彎曲,做出邀請的動作。

見狀,藍衣人立刻對小狼出手,一掌直擊他面門,掌中還夾帶著強勁的力道。

但,小狼卻不閃也不閉,等對方的掌快到眼前的時候,他才舉起右手挌開,同時借力使力,捉住他的手腕,將他過肩摔了出去。

想不到,那人在空中漂亮一個翻身,穩穩的落到地上。施展綿密的掌法,又朝小狼攻了過去。小狼旋身一閃,劈頭一記手刀。他往後一仰,避開了。

見他閃得如此輕鬆,小狼心裡暗自稱讚(好身手,雖然我只用三分實力,但一般人要閃過我的攻擊,也沒那麼容易。看來我得再認真一點才行了。)

想畢,小狼出手更快,右肘擊他胸口。同時左腿一掃,希望能絆倒他,卻又被他一躍閃過了。

就這樣,雙方你來我往過了五、六招,卻是勢均力敵,一時間難分軒輊。

小狼一邊沉著應付,另一方面心底暗忖(他出手很規矩,雖然摸不透他的路數。但是講究快、狠、準,著實不易對付,如果不全力應戰,恐怕無法盡快得勝。)

想畢,小狼出手更加凌厲,先是一掌擊他胸口,然後屈膝一頂,正中腹部;再來扣住他的手往後一折,再一記手刀往他頸間打去,他就倒地了。

看他倒地,小狼悠閒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雙口環胸,好整以瑕地開始數秒:「12345678910。」

數完十秒,見他還沒起來,小狼知道自己贏了。於是蹲下身拍了拍他的背,問:「可以讓我們過去了吧?」

那人點頭,站了起來,走到石門前,用力拍了三下,只見附在小狼身上的FIGHT飄了出來,化為紅色的光點消散後,門就開了。櫻和小狼連忙過去,那扇門又迅速關上。

此時,櫻望著小狼琥珀色的眸子,好奇地問:「小狼,你對他做了什麼?他本來不是起不來嗎?為什麼你拍拍他的背,他又站得起來了?」

聽到櫻的問題,小狼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竟笑了起來。

這下,櫻更不解了,她擰著眉,好奇地問:「你笑什麼?」

小狼搖搖頭,止住笑意,望著櫻的臉,認真地回答:「沒什麼。只是沒料想妳會注意到。既然妳都看出來了,那我就告訴妳吧。」

「其實我出手不重,只是每次下手都專攻他麻筋。這樣一來,他被打倒後,因為渾身麻軟,自然就站不起來了。等過了十秒後,我再用魔法減輕他的症狀,這樣他就站得起來啦。」

聞言,櫻笑了一下,欽佩地道:「小狼,你好厲害喔。計謀用的巧。又不會傷害到人,真了不起。」

聽櫻毫不掩飾的誇獎自己,小狼的臉不由自主地紅了。雖然他沒說,實際上心裡是挺高興的。

「小狼,你怎麼了?臉好紅喔。發燒了嗎?」櫻說著說著,還用手去探小狼額頭上的溫度。

大約兩分鐘後……

「沒有發燒啊。那臉為什麼那麼紅呢?」櫻不解地說著。

「這不重要。櫻,妳看那裡,有可以破這一關的方法唷。」為了不讓櫻繼續繞著這個話題打轉,小狼連忙轉移櫻的注意力。

櫻依言看向小狼所指的石壁,只見上面清楚的刻著:

歡迎來到第七個關卡,這也是最後一關了。只要過了這一關,就會看到意料之外的驚喜喔。

至於要過這一關的規矩就是:不能靠自己的飛行來過這一關。切記這一點,不遵守的話就會被淘汰。

祝一路順風囉。

看完後,櫻和小狼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凝視著眼前流速湍急的河水。

如果不靠飛行的話,就只有靠浮現出水面的那些石頭了。

小狼深呼吸了幾下,又伸展一下筋骨,才對櫻說:「我先過去,妳要過來應該沒問題吧?」

櫻露出一個美麗且充滿自信的笑容,回道:「放心好啦。我不會有問題的。你就別擔心了。倒是河流湍急,你自己要小心。」

聽到櫻這麼說,小狼也就放心了,他摟了櫻一下。便往河中躍去,靈活地跳過水面上一個又一個的石頭,像隻靈動的兔子,沒一會就不見蹤影了。

而櫻則從口袋中掏出JUMP﹝跳﹞,拋到空中,舉高法杖施法,同時朗聲說:「幫我度過這條河吧。JUMP」話音甫落,櫻腳下出現了羽根。

握緊法杖,櫻望著眼前水流甚急的河,美麗的眼中沒有一絲畏懼。有的只是胸有成竹的自信光采。

張開腳下的羽根,櫻義無反顧的往河中躍去,輕盈的跳過一個又一個石頭,宛如美麗的羽蝶翩翩起舞……

越過所有石頭後,櫻終於平安的抵達對岸,而她腳下的羽根也化為綠色的光點,消散於空中……

走到小狼身邊,和他一起望著眼前的石壁,只見上面刻著一個的符號。

望著那個符號,櫻問著身旁的小狼:「這是叫我們往上的意思嗎?」

「應該是這樣沒錯。可這片石壁光溜溜的,無法攀爬。加上和地面成垂直狀態,從這裡往上看,也不知道它有多高?唯一比較保險且可靠的方法,就是用飛的了……」說到這,小狼面露難色,續道:「可是,進關時我們也看過規矩了,不能靠自己飛行。所以……」小狼還沒說完,櫻已經大概猜到他的難處了。

「小狼……你的難處就是想不到有什麼不靠自己飛行,又能飛上去的方法對吧?」望著小狼凝神苦思的俊臉,櫻沉著地問。只見小狼點了點頭。

抬頭仰望不知有多高的石壁,櫻美麗的眸子裡閃著慧黠的光芒,一抹笑意自她唇邊漾開……

小狼不解的望著櫻,不知她為何而笑?只見她把手中的法杖變回鑰匙,收回頸間,接著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片,抱在胸前,閉上眼……

(我們不能靠自己飛上去,只能拜託你了。求求你,駄我們上去吧。FLY﹝翔﹞!)櫻才剛默禱完,翔鳥就出現了。

櫻先爬到翔鳥背上,捉緊牠,接著轉頭對小狼說:「上來吧。」

小狼頷首,輕輕一躍,就坐到了翔鳥背上,並和櫻一起緊緊抓住牠。

見小狼準備好了,櫻拍了拍翔鳥的頭,輕聲下令:「可以起飛了。」

接收到櫻的命令,翔鳥鳴了一聲。便展開翅膀,駄著兩人往上飛,飛了大約有5000㎞的高度,才終於到達頂端。

翔鳥又在上面盤旋了幾圈,才選定一塊平坦的地方降落。待翔鳥站好後,櫻和小狼向溜滑梯一樣,從翔鳥身上滑了下來。

但,就在櫻和小狼落地的那一刻起,翔鳥就開始化成白色的光點,消散於空氣中……

望著那些光點,櫻輕輕說了句:「謝謝你。FLY。」就別過頭往前走,小狼也連忙跟了過去。走沒多久,兩人看到不遠處有個石洞。

看到那個石洞,櫻輕閉眼廉,心裡有個直覺告訴她,石洞裡有她要找的東西,於是她毫不遲疑的走進石洞中,背影很快就黑暗給吞沒了。

小狼想跟去,可,不知怎麼搞的?腳就像生了根似的,牢牢固定在地面上,動彈不得。

而專注於自己直覺中的櫻,壓根沒注意到這一點,她走到底,看到一個石壇,上面放著一本銀色封面的精裝書。

櫻輕輕走近石壇,小心翼翼的拿起那本書,但,一看到封面上的字,她臉現訝異之色。

這時,石壇前突然出現一個銀髮、金瞳、白衣,五官深邃,身材十分高大,俊美無比,與耶和華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子。

他露出一個親切的笑容,和善地道:「我等妳很久了,神之御座守護者。」

見到他忽然出現,櫻先是一愣,隨後,腦中又浮現出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在聽完他所說的之後,話也自然而然脫口而出:「是你把我們引到這裡來的吧?還有那七個關卡,也是你設的吧?」

他點點頭,望著櫻的眼睛,認真地道:「因為我手裡有妳想要的東西,所以我想考驗妳,是否有那個能耐?破除所有的阻礙,堅持到底。再依狀況來考慮要不要把妳要的東西交給妳。現在,妳既然能到這兒來,我確定妳有那份能耐。所以我決定把妳要的東西給妳。」

說到這,他頓了一下,看著櫻的臉,嚴肅地道:「唯一的條件是:除了妳自己,別讓任何人看到。」

聞言,櫻手一攤,立刻出現了一個袋子,她將那本書塞近袋子裡,繫在腰間,綁牢,用裙子遮住。

見狀,那個人滿意的笑了,伸手在石壇上敲了敲,石壇下的地板突然裂開,出現一個空間,裡面有一個雕工精美的細長木盒。

那人俯身抱起木盒,交給櫻,說:「這是他的東西,他以前也用過,託我替他保管,我已經替他保管很長一段時間了。再不久之後,他一定會用到,麻煩妳替我交給他。」

說完,他意味深長、卻無限哀傷的望了洞口一眼,就消失不見了。

隨著他的消失,四周的景象開始模糊了起來,但他剛才那一眼,卻讓櫻心頭浮現出不好的預感,但不知為什麼?自己的意識卻隨著四周的一切,似乎也變得模糊了……

張開眼睛後,櫻發現自己和小狼都位在天城的房內,他們都恢復人類的模樣了,四周也都很正常,是再熟悉不過的景象,彷彿不久之前所經歷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但,櫻確定那絕不是夢!而且,回想起那個人消失前的那一眼,再看到手中的細長木盒,櫻覺得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越來越濃烈……

(有很多事……我都不明白,既然得到我想要的東西了,我現在非弄清楚一些事不可!)

再度憶起那一眼,櫻已經知道那個人是誰了?也知道他要自己將手中的細長木盒交給誰了?

於是,櫻露出一個會意的笑容,將手中的盒子遞給小狼,說:「我在石洞裡,只看到說這是你的東西。所以需要破了那七個關卡的有緣人轉交給你。」

小狼接過,正欲開口問櫻這是怎麼回事?卻被她搶先一步:「我有事要出去,小狼。請你什麼都別問。也別跟來。只要等我回來就好。」

語畢,櫻打開窗戶,頭也不回地飛了出去,彷彿背上長了翅膀似的,只剩下一頭霧水的小狼捧著那個木盒站在那兒……猶如墜入五里霧中,摸不著頭緒。

─待續─

天哪……第十章比我想像中還長,我早上七點多起床,趕了一上午。總算是寫完了,吃過中餐,做完家事後,就坐在電腦前乖乖敲鍵盤,終於完成了,各位覺得如何?好看嗎?

從下一章開始,謎底應該會一個接著一個解開,不過目前還是先保密吧。我出文的速度算很快了唷^^

〈這篇是第十章,死去的櫻卡也剛好有十張,破紀錄了……也是有史以來,不含介紹,光故事內容就是最長的一章……

神之哀歌是我最用心寫的作品,各位在字裡行間是否能感受到我的用心呢?下一章再見囉。

念櫻By2006/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