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魔法使•五界傳說   part3  

神之哀歌   第九章   找尋×尋找×相遇    作者:念櫻

=================================================               

天剛濛濛亮,小狼就醒了,轉頭望向身旁的櫻,她還沒醒,也還還恢復人類的模樣。

不想吵醒櫻,於是小狼只是在櫻額上溫柔地印下一吻,便輕手輕腳的下了床,往浴室走去,準備梳洗一番。

但,小狼踏進浴室,一見到鏡中自己的模樣,小狼整個人怔在原地,漱口杯也掉落在地,發出很大的聲響。

「小狼,怎麼了嗎?」被漱口杯落地的聲音吵醒,意識模糊的櫻揉揉惺忪睡眼,問著浴室裡的小狼。

聽到櫻的問題,小狼才回過神來。他連忙撿起掉在地上的漱口杯,提高音量,若無其事地回道:「我沒事,只是手滑了一下,妳繼續睡吧。」

聽到小狼的回答,櫻不疑有他,躺回去繼續睡,沒多久又進入了夢鄉……

櫻沒繼續追問,著實讓小狼鬆了口氣。

但一看到鏡中自己的模樣,小狼卻有種很沉重、頭在隱隱作痛的感覺。

望著鏡中的自己,撫著隱隱發疼的太陽穴,小狼懊惱地道:「我為什麼會變成喬特的樣子呢?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誰能告訴我……

沒錯,困擾小狼的,就是自己一覺醒來,竟變成命運之神•喬特的模樣!

如果問題這麼單純,那也就罷了。問題是小狼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變回人類的模樣……

小狼現在這個樣子到處走動是很危險的,萬一不慎被人誤認成命運之神,事情可就大條了!

(沒空想那些了!我還是趁現在,天剛濛濛亮時間出去吧,萬一被人誤會,我就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了。)

打定主意後,小狼匆匆梳洗,留了張字條給櫻。就出去了。

張開背上的羽翼,小狼用最快的速度往人煙罕至的深林飛去,一眨眼就不見人影了。

而房內的櫻依然睡的很沉,完全沒察覺到小狼出去這件事……

─────────────────────

直到確定離天城夠遠了,小狼才從空中緩緩降落,佇立河邊,眺望遠方。

放眼望去,觸目所及皆是青翠的山林,耳邊隱約可聞清脆的蟲鳴鳥叫聲,加上早晨空氣清新,徐徐吹拂的微風又帶著淡淡的青草香,讓小狼覺得身心舒暢、心曠神怡。

但,一見到河中倒映出來自己的模樣,小狼忍不住嘆了口氣,也跟著苦惱了起來(我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不能回去。如果回去恐怕會被誤認為命運之神,那就慘了。)

思及此,小狼轉念又想(可是……我也不能一直就這樣待在這裡不回去,櫻會擔心的……怎麼辦才好呢?)

正當小狼苦苦思索的時候,他敏銳的察覺到身後有人正逐步接近。

小狼屏住氣息,不動如山,佯裝若無其事的望著遠方,實際上是打算等對方走近時,給他來個措手不及。

眺望遠方的小狼心底暗忖(接近我…...以為我不知道嗎?等一下就要你好看。)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小狼也不動聲色地掏出一張符咒,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

─────────────────────

櫻醒來之後,沒見到小狼。不免有些奇怪,但她很快就發現小狼留下的字條,字跡剛健有力,只見上面寫著:

櫻:

    我醒得早,又睡不著,也不忍心吵醒妳。所以梳洗過後,決定出去四處走走、逛逛。很快就會回來,別為我擔心。

                                                 小狼

看完字條,櫻不再擔心。轉身走進浴室,看到鏡中的自己,櫻有些訝異。

(我怎麼還是這副模樣沒恢復呢?之前明明都很快就變回原狀了,怎麼這次那麼久了還沒變回原樣?)望著鏡中自己的模樣,櫻很認真的思考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可惜,任她想破頭了還是想不明白。

縱使心裡有著這樣的疑惑,不了解原因,這一切的思考只是徒然。

最後,櫻索性放棄。梳洗過後,打算等小狼回來。打算等小狼回來,再一起去找造物主問個明白。

─────────────────────

等對方走近時,小狼出手如電,一張符咒就往對方面門貼去。

對方俐落的往左一閃,如果再慢個一毫秒,只怕現在已被小狼的符咒貼住,動彈不得了。

「喬特,跟之前比。你的出手更迅捷了。剛才我如果閃的不夠快,就會被你擊中了。」對方一臉似笑非笑地道。

小狼面無表情地望著眼前金髮、黑瞳、紅衣,身高約180㎝,皮膚是很健康的小麥色,身型健壯,生得英俊瀟灑、玉樹臨風,給人感覺成熟穩重的天使,小狼總覺得自己應該見過,而且認識很久了,但,卻想不起來……

而那個天使見小狼老半天沒反應,也只是淡然一笑,地道:「你還是那麼冷淡,不愛理人。雖然習以為常了,但好歹我們也認識那麼久了。你這樣的態度未免太讓人傷心了。」

聽他這麼說,小狼更認真思索,也不知怎麼的?一個名字自動浮現在小狼腦海裡,讓他就這麼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拉斐爾?」

聽小狼叫出自己的名字,拉斐爾露出一個笑容,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誰,由此可見你的記憶正慢慢甦醒……

小狼聽出拉斐爾似乎話中有話,於是大膽說著:「我不是命運之神喬特,只是和他很像而已,你認錯人了。」

聽小狼這麼說,拉斐爾臉上的笑意更濃,他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小狼,讓小狼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彷彿都被拉斐爾看透了似的。

「現任的四大元素對歷史不清楚,問他們也是白搭。」拉斐爾說到這兒,頓了一下,才徐徐說道:「至於你……我很清楚,是現任的造物主和愛之天使為了某種目的而創造出來的。」

聽拉斐爾這麼說,似有絃外之音,於是小狼戒慎地問:「你知道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嗎?」

拉斐爾先是頷首、接著又搖搖頭,讓小狼看了是猶如跌入五里霧中,一頭霧水,搞不懂他究竟是知道還不知道?

望著拉斐爾,小狼不解卻認真地問:「你點頭又搖頭,究竟是什麼意思?」

拉斐爾但笑不語,笑而不答。擺明是要弔足小狼的胃口。

但小狼也很沉得住氣,不動如山,與拉斐爾對視,給人一種沉穩、內斂、穩如泰山的感覺。

─────────────────────

櫻一直在等小狼,但,三個小時過去了,小狼還沒回來,櫻不免擔心了起來。

(小狼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怎麼那麼久了還沒回來呢?)

正當櫻這麼想的時候,正好一陣敲門聲響起,接著,門外傳來蘿芬的聲音:「早餐準備好了喔。」

聞言,櫻心頭一凜,慌亂的想(怎麼辦?小狼不在,我現在這個樣子,大概也會被誤認為幸福天使吧……我該怎麼辦才好?)

正當櫻苦思該怎麼辦的時候,忽地,她腦中靈光一閃,掏出剩下的櫻卡,從中找尋自己的要用的卡片。

這時,蘿芬的聲音又傳來了:「怎麼了?你們還在睡嗎?」

「剛剛聽到敲門聲才醒來的。我現在在換衣服,小狼去梳洗了。等一下整理好服儀就過去了。」櫻邊找藉口搪塞邊飛快的翻找她要的卡片。

過了一會,只見櫻拿出兩張櫻卡,臉上有著掩不住的喜悅。

蘿芬不疑有她,交代了句:「好,那你們快一點喔。」

櫻應了聲:「知道了。」後,蘿芬就離開了。

櫻把剩餘的櫻卡收好,確定蘿芬走的夠遠了,才拿起剛才翻出來的卡片,唸出他們的名字:「TWIN﹝雙﹞、MIRROR﹝鏡﹞。」

卡片精靈應聲而出,站在櫻面前,等待她的號令。

望著眼前的TWIN﹝雙﹞與MIRROR﹝鏡﹞,櫻面色凝重,語調嚴肅地道:「小狼不知跑哪去了?我因為想去找他,再加上現在這個模樣,很可能被人誤認成幸福天使,所以想拜託妳們幫忙,可以嗎?」

聽聞櫻的一番話, MIRROR﹝鏡﹞大概猜到了櫻同時召喚自己與TWIN﹝雙﹞的用意,只見她露出一個會意的笑容,道:「當然沒問題了,沒錯吧?TWIN?」

TWIN不約而同的點點頭〈雖然同屬一張卡,但有兩個嘛^-^〉,她們兩個之間的默契,真的是任何一張卡片都及不上的。

見狀,櫻喜上眉梢,興高采烈地向TWINMIRROR道謝:「謝謝妳們,真的很謝謝妳們。」

TWINMIRROR晃首,異口同聲道:「不用向我們道謝,因為妳是我們最重要的『好朋友』啊,為妳著想是應該的。」

TWINMIRROR說出這番話,櫻感動極了,但她知道現在不是言謝的時候,因為此時此刻,還有更重要的事等著她去做。

所以,櫻先開始慎重地對TWIN說:「TWIN,妳們把MIRROR變成兩個。」

聞言,TWIN立刻照辦,將MIRROR變成兩個,現在在櫻面前的,只有兩個宛如巒生姐妹的MIRROR

見狀,櫻又慎重交代:「MIRROR,映照我和小狼的姿態,化為另一個我和小狼吧。」

話音甫落,兩個猶如雙胞胎的MIRROR立刻起了變化,只見一個化為櫻,另一個化為小狼。

看到這個情形,櫻高興極了,忍不住拍手笑道:「大功告成!不好意思,這裡就麻煩妳們囉。我要出去找小狼了。」

語畢,櫻轉身從窗戶飛了出去,而藉由TWINMIRROR合作化身而成的櫻與假小狼在目送櫻的身影消失後,才轉身走出門外。

─────────────────────

拉斐爾就這麼和小狼動也不動、面無表情的對視,彷若兩尊栩栩如生的活雕像……

最後拉斐爾忍俊不禁,笑了出來,看的小狼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不知道拉斐爾在笑什麼?

蹙起眉,小狼疑惑的望著拉斐爾,不解地問:「你笑什麼?什麼事那麼好笑?」

聽到小狼的問題,拉斐爾才勉強忍住滿腔的笑意,回道:「想知道答案,不會自己去找尋嗎?」

拉斐爾這麼說,無疑是給小狼碰了個釘子、踢了個鐵板,聰明如他,又豈會不明白?

但,一看到拉斐爾帶笑的神情,小狼倏然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難怪……

思及此,小狼也露出了高深莫測的微笑,這下換拉斐爾疑惑了,問:「怎麼了?你在笑什麼?」

聽到拉斐爾的問題,小狼臉上的笑容更神秘,不答反問:「答案你不是心知肚明嗎?何必問我?」

聽出小狼的絃外之音,拉斐爾也懂了,剛才強忍住的笑意,此刻全爆發了出來。爽朗的笑聲傳遍整個山林,不絕於耳。

「答案你早就知道了,卻故意不說出來,弔我胃口,反將我一軍,真是妙啊。」

小狼謙虛地道:「過獎了,其實也沒什麼。」說到這兒,小狼頓了一下,才說出自己推論出來的答案:「你是覺得我們動也不動的凝視著對方,什麼都沒做。只是任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不就是在浪費時間嗎?究竟有什麼好僵持的呢?你是為此覺得好笑,對吧?」

正視著拉斐爾的眼眸,小狼道出自己推論的答案,邊說邊觀察拉斐爾的表情變化,看他一直面帶微笑傾聽的樣子,更讓他確定自己的推論無誤。

聽完小狼的推論,拉斐爾臉上的笑意更濃,他拍拍小狼的肩,稱讚道:「你真不簡單哪。能看穿我拉斐爾心思的人是少之又少,而你尚未完全覺醒就已如此。將來若是完全覺醒,你的力量恐怕除了莉雅外,誰也擋不住。」

拉斐爾的一番話,讓小狼心頭警鐘大作,憂心忡忡地問:「你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

聽著小狼的問題,拉斐爾原本漫不經心的望著天邊,但,才一眨眼的時間,他的臉色倏然變了。

抓住小狼的手臂,拉斐爾神情嚴肅地道:「有什麼待會再說,現在先跟我走。」

話音甫落,拉斐爾根本不讓小狼有說話的機會。直接施展瞬間移動的法術離開。

─────────────────────

而櫻在天城附近遍尋小狼不著,便擴大範圍尋找,卻仍是找不到,讓櫻有些沮喪,加上找的累了,所以坐在一棵大樹上休息。

櫻雙手托腮、眺望遠方,噘起嘴抱怨:「小狼到底跑哪去了嘛!不是說出去走走而已嗎?居然跑的不見人影……整個天界那麼大,再這樣盲目瞎找下去,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找到……

「幸福天使長,請您別發牢騷。有什麼困難可以說出來啊。說不定我可以幫妳。」一個可愛的嗓音在櫻耳畔響起,嚇了她一跳。

櫻往聲音來源望去,眼神犀利,神色緊繃,嚴聲恫赫:「誰躲在那裡?快點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櫻的話音甫落,只見一個身穿綠衣裙、背後有著一對如薄翼般透明的淡綠色翅膀、祖母綠的眼眸、皮膚白皙中透點粉紅、有著超級可愛臉孔,手中還拿著一隻短笛的可愛小精靈飛到櫻面前,身子不斷顫抖,怯聲說著:「幸福天使長,您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偷聽的,希望您能原諒我。」

看著眼前個子嬌小、宛如娃娃般可愛的小精靈,一向溫柔又善良的櫻實在是狠不下心來責怪她。

剛才她的語氣兇惡,是因為找不到小狼感到心煩,再加上最近這一連串的事,已經弄的櫻近乎心力交瘁、猶如驚弓之鳥,所以才會……

(妳將我誤認為幸福天使,早在我預料中之事,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索性將錯就錯吧。)

主意既定,櫻無奈的嘆了口氣,放柔語調,輕聲問著:「妳叫什麼名字?怎麼會在這裡?」

聽到櫻問自己的語氣放柔了許多,那個綠衣小精靈原本顫抖的身子不再打顫,卻聲若蚊蚋:「我是……

她的聲音到越後面就越小聲,除了最剛開始的『我是』之外,其餘的,櫻根本一個字也沒聽到。

看著小精靈懼怕的樣子,不知怎麼的?櫻感到一陣好笑,霎時,猶如銀鈴般悅耳的笑聲自櫻的唇齒間溢出,在空氣中飄揚開來,顯得格外動聽。

「幸福天使長……」可愛的綠衣小精靈一臉茫然的望著櫻,顯然不知她因何而笑?

看著小精靈一臉困惑的表情,櫻覺得她真是可愛極了。為了不再嚇到眼前這個可愛的小精靈,櫻決定用實際行動化解她對自己的恐懼。

……第一步該怎麼做呢?

櫻的腦子飛快轉了一圈,靈光一閃。她已經想到第一步了,如果順利的話,接下來就都好辦了。

打定主意的櫻綻開和善的笑容,輕聲問著:「妳有喜歡吃的東西嗎?」

聽到櫻的問題,綠衣小精靈略為遲疑了一下,才開口回答:「甜點。」

聽聞這個答案,櫻臉上的笑意更濃,只聽她語調溫柔地說著:「妳喜歡吃甜點嗎?那好,我可以讓妳吃到甜點,但妳得幫我一個忙。可以嗎?」

聞言,綠衣小精靈傻眼,櫻不但不怪自己竊聽的罪,反而要自己幫忙,她豈敢怠慢,於是她必恭必敬地道:「幸福天使長有是儘管吩咐便是,只要是Cure做得到的事,我一定不負期望,盡力而為。」

Cure這麼說,櫻淡淡一笑,和藹地問道:「Cure是治療的意思……這是妳的名字嗎?」

Cure望了櫻一眼,乖乖的應了聲:「是。」

定神凝視著Cure,櫻輕聲吩咐:「請妳去摘一些沒有毒的葉子來給我,麻煩妳了。」

聽櫻吩咐的是小事,又如此客氣,Cure原有的恐懼消失了,她笑著應了聲:「是。」就轉身飛走了。

而櫻見Cure飛的不見蹤影,立即掏出一張牌,唸出她的名字:「SWEET﹝甘﹞。」

甘牌精靈應聲而出,她的身形大小與Cure差不多,一樣長得很甜美、可愛。

櫻對SWEET笑了一下,道:「待會有事要請妳幫忙,順便介紹一位新朋友給妳認識,妳說好嗎?SWEET。」SWEET點點頭。

見狀,櫻喜上眉梢,向SWEET道謝:「那就謝謝妳了。SWEET。」

才剛說完,櫻就看到Cure懷抱好幾片葉子飛回來了。

一到櫻面前,Cure立即雙手奉上葉子,誠惶誠恐地道:「幸福天使長,您要的葉子。」

櫻接過葉子,笑著對Cure說了聲:「謝謝。」便轉向SWEET,道:「麻煩妳把這些葉子全變成甜點吧,SWEET。」

SWEET受命,立即揮動手中的棒子,將櫻手中的葉子全變成了甜點。

Cure像是看見世界奇觀般,瞠大了雙眼。若非親眼目睹,她真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櫻笑盈盈的遞了一塊甜點給Cure,道:「Cure,吃吧。不要客氣。」

「我來跟妳介紹一下,這位是甜點精靈,SWEET。」

Cure接過甜點,又驚又喜的望著眼前與自己差不多大小的SWEET,伸出手笑道:「妳好,我是治癒之靈Cure,很高興認識妳。」

SWEET伸出手和她握了握,笑著說:「我也一樣,很高興認識妳。」

兩個小精靈一見如故、相談甚歡,櫻固然為她們高興,但也沒忘了自己此趟出來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找小狼的。為此打斷人家談話雖然不太好,但這也是沒辦法的呀!

(我等一下問Cure看看吧……)打定主意後,櫻邊吃著手中的甜點,邊靜待最佳時機,婉轉的打斷她們:「不好意思,打斷妳們的談話。Cure,我想問妳一個問題,如果妳知道,請務必據實回答我,好嗎?」

見櫻說的如此誠懇,Cure也知道這件事對櫻來說必定十分重要,於是衷心答道:「好的。」

Cure答應了,櫻露出了笑容,期待地問:「妳有沒有見過跟命運之神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類?」

聽到『命運之神』這個名詞,Cure的臉色倏然變了,但由於自己已經答應了櫻,所以Cure極力克服內心的恐懼,認真回想,思緒很快回到昨天……

「我有見過和命運之神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類,地點是在天城裡,時間是昨天傍晚。因為他召喚我幫他療傷。」

「在那裡,我還有見到一位與您長得如出一轍的女孩,她的心靈受到了很大的創傷,我治好召喚我的那個人的傷之後,和他談了一會兒。聽她說那個女孩叫櫻…..

「而他說他想為那個女孩治療心靈的創傷,所以我告訴他只有前任與現任的風之天使辦得到……

Cure娓娓述說著見過小狼的經過,櫻聽了也知道這是昨天自己昏迷的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心中不免為小狼的體貼感動,同時心裡也揣測一個可能性(小狼位了治療我的心靈創傷,會不會跑去找荷芬或前任的風之天使了……

一有了這個想法,等Cure說完,櫻迫不及待地問:「妳有辦法找到前任與現任的風之天使嗎?」

Cure微笑頷首,胸有成竹地道:「別人我不敢說,但是要找到前任與現任的風之天使,包在我身上,絕對沒問題!」

Cure說完,舉起手中的短笛湊至唇邊,一陣悅耳動聽的旋律立刻在空氣中飄揚開來……

一曲方歇,Cure正視著櫻猶如翡翠般美麗的雙眼,認真地道:「我剛才將自己的心情寄託在笛聲中,告訴風兒們,請他們幫我找尋前任與現任的風之天使。」

「很快的,他們就告訴我,前任的風之天使─拉斐爾大人在附近與命運之神談話,而現任的風之天使─荷芬大人在距離這裡很遠的地方。」

櫻在聽Cure說話的時候,抓住了『前任的風之天使─拉斐爾大人在附近與命運之神談話』這個重點,心底暗忖(小狼能找到命運之神,那麼同理可證。命運之神應該也能找到小狼,不如我去拜託他幫我找小狼好了。)

主意既定,櫻迫不及待地問:「前任的風之天使與命運之神在哪?」

Cure被櫻急切的樣子嚇了一跳,但她還是指向西北方,告訴櫻他們所在的位子。

「從這裡大概再往前飛10㎞就是他們的所在位置了。」

聞言,櫻喜出望外,興高采烈地向Cure道過謝之後,便往那個方向疾飛而去。

目送著櫻的背影消失之後,CureSWEET又聊了起來。

而櫻在飛往他們所在位置的途中,又掏出一張卡片,嚴肅地說:「我知道你只有瞬間的爆發力,沒有持久力。但,為了能飛的更快,還是要請你幫我。」

說到這兒,櫻頓了一下,朗聲命令:「出來吧。DASH﹝驅﹞。」

DASH應聲而出,化為一道藍色的光附在櫻身上。

不過一眨眼的工夫,櫻的飛行速度登時快了許多,遠遠的,她就看到拉斐爾他們。

但,櫻連招呼都還來不及打,他們就消失了。讓櫻的滿心期待瞬間落空,整個人愣在原地。

這也意味著,要找尋小狼,得重新開始了……

─────────────────────

「好了,到這裡就沒問題了。」帶小狼瞬間移動到自己的居所,拉斐爾才放開小狼的手臂,笑容滿面地說著。

小狼先是沉默不語,實際上是根據剛才拉斐爾的表情和舉動,在腦中加以分析、判斷後,才開口問:「什麼沒問題?這裡是什麼地方?你不由分說就把我帶到這裡來,是不是因為看到了什麼?還有,你之前說的話究竟有什麼涵義?可以請你講明白一點嗎?」

聽完小狼的一連串問題,拉斐爾先是怔了一下,過了一會卻大笑了起來,爽朗宏亮的笑聲在空氣中飄揚開來,不絕於耳……

過了一會,拉斐爾才止住笑,望著小狼的眼眸中充滿了讚賞,語調中那種讚賞的意味更明顯:「我真不知該誇你觀察入微還是才智過人?你的感覺不但敏銳,思路又清楚,真是罕見的奇才哪。」

拉斐爾說到這,停頓了下來,臉上的笑意盡褪,望著小狼的眸子變的嚴肅,神情凜然,正經八百的道:「我剛才看到一個天使,所以才倉卒把你帶到這來。你最主要的目的,不就是因為不想讓她看到,才跑出來的嗎?」

聽拉斐爾這麼說,小狼隨即心領神會(他所說的天使必定是櫻。這麼說來……他他是為了幫我,才把我帶到這來的!)

思及此,小狼對眼前的拉斐爾肅然起敬,他向拉斐爾行了個禮,誠心誠意地道:「謝謝你幫了我。」

拉斐爾搖搖手,神色凝重地道:「這只是一時之計,道謝就免了。她是遲早都會找到這來的。在那之前,我還是先回答你剛才問我的問題吧。」

拉斐爾說著,露出了笑容,道:「首先呢,這裡是我的居所。至於你問我看到什麼……我已經回答過了。再來就是你問我之前說的話有什麼涵義了吧?」

「說真的,我只知道你們是現任的造物主和愛之天使,為了某種目的,而共同創造出來的人類。其餘的……很抱歉,我一概不知。」

「是嗎……?」聽拉斐爾這麼說,小狼不免有些失望。但他很快就振奮起精神,向拉斐爾道謝:「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這對我來說,等於已經有一個方向可以去追尋了。」

見狀,拉斐爾拍拍小狼的肩,和藹地道:「還有一些時間,你安心待在這,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在這附近佈了結界,雖然她遲早會找來,但也不至於太快。」

說到這兒,拉斐爾眼底閃過一絲驚訝,稍縱即逝,他淡然一笑,若無其事地對小狼說:「好好待在這,別亂跑。我這裡很大,一不小心就會迷路。我有點事要出去一下。你自便吧。」

語畢,拉斐爾開門走了出去,而小狼則走到椅子前,坐下來閉目養神……

踏出門外,關上房門後,拉斐爾舉步,毫不猶疑的往右方隱僻的角落望去,沉聲說著:「出來吧。我知道你來了。」

話音甫落,只見一名藍髮、水色瞳、白衣,身高約182cm,手中拿著一本書,生得相當俊逸,五官深邃,膚色黝黑,身形魁梧,但那張臉給人的感覺就是不怒而威的天使,從隱僻處走出,淡淡的叫了聲:「拉斐爾。」

拉斐爾雙手環胸、好整以瑕的望著眼前的天使,不疾不徐地說:「尤利爾。你每次都這樣出其不意跑來,如果不是習以為常,我真的會被你嚇到。」

尤利爾聽完拉斐爾問的話之後,平淡地問:「你這樣好嗎?」

明白尤利爾問的是什麼,拉斐爾露出一抹別有深意的笑容,回道:「所有謎底的答案,需要靠他自己去尋找。再說,真正的解答,我們也是一知半解,並不清楚啊。我只不過是把我知道的提示告訴他而已,這又有什麼不好的?」

聽完拉斐爾的話,尤利爾沒再說什麼,只是拿起手中的書,全神貫注的看著。

見狀,拉斐爾彷彿視而不見,自顧自的望著尤利爾,繼續說下去:「我並不認為這麼做有什麼不對。因為他們遲早都會知道的。」

「雖然全能者說過,答案需要他們自己去尋找,但沒有說過不能給他們提示啊。況且……沒有方向的話,也不知該從何找起吧?」

拉斐爾所說的,尤利爾全聽進耳裡了,但他仍舊專注於翻閱手中的書,過了一會,才淡淡地道:「隨你吧。」

聽尤利爾這麼說,拉斐爾拍了拍他的肩,誠摯地說:「謝謝你的關心。雖然你內斂寡言,不善表達自己的感情。但我知道你心裡對週遭人的關心,是不會少的。」

尤利爾沒有任何反應,只有書又翻了一頁。

見狀,拉斐爾不以為意的笑了,道:「你還是老樣子。算了,你在這慢慢看吧。我出去等人。」語畢,拉斐爾就消失不見了。

─────────────────────

櫻在原地也不知愣了多久,才回過神來,環視四周,發現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任何人……

這讓櫻有種快被孤單和恐懼吞噬掉的感覺,四下無人,求助無門,讓櫻忍不住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

(小狼……你到底跑哪去了?為什麼我怎麼找都找不到你?)

發自心底無助的吶喊,代表了櫻此刻最真實的心情,無奈的是,除了她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夠回答她的問題……更沒有人能幫助她……

晶瑩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般,不斷順著櫻的臉頰滾落……

淚水無法遏制,櫻雙手掩面,痛哭失聲,潰堤的淚水仍不斷透過櫻的指縫滲出,讓人忍不住為她心疼……

不知過了多久,櫻才放開掩面的雙手,停止哭泣,擦乾眼淚,雖仍抽抽咽咽個不停,卻開始認真思考(再這樣哭下去也不是辦法。我答應過櫻卡們,絕對要堅強。凡事只會依賴小狼的我……一旦小狼不在,就什麼事都辦不到了嗎?)

(不!一定也有我自己辦得到的事,不必依靠小狼,就靠我自己的力量!)

一有了這種想法,櫻頓覺勇氣倍增。如翡翠般美麗的雙眸熠熠生輝,有著前所未有的堅定。

在這同時,一個低沉卻極富磁性的嗓音不知從哪兒傳了過來:「看來……妳終於想通了,也真正變的堅強了…………我就給妳一些提示吧。」

聽到這個聲音,櫻嚇了一跳,戒慎地問:「誰?」

只見在她前方不遠處,發出一道黑色的光芒,接著……

一個有著劍眉、整齊的銀髮、琥珀色的雙眸、如刀削般剛毅、深邃的五官、身高大約185㎝、身材高大壯碩、穿著一襲棕色的袍子,背後有著和喬特相同,三對黑色翅膀的英俊男子飄浮著,而他的身形和薩拉芬一樣,有些透明……

櫻定神凝視了他好一會,才其其艾艾的開口問:「你是……誰?」

聽到櫻問自己是誰,那名男子露出一抹苦笑,眸中有著無限的悽楚。語調柔和、卻隱含無限哀傷地說著:「我是誰並不重要……因為我早已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聞言,櫻心頭猛然一震,暗忖(怪不得他看起來和薩拉芬一樣,有點透明……

思及此,櫻神色一凜,嚴肅卻不失禮貌地問:「請問方才閣下說要給的提示是什麼?如果方便,能否告知?」

聽櫻問及,謎樣的男子點了一下頭,正經八百地說著:「光明會呼喚黑暗,黑暗會緊隨光明。光與暗互相對立,相生亦相剋。有光就有影,有影就有光。」話音甫落,他就消失不見了。

而櫻則不解的反覆念著他給的提示,揣測話中的涵義……

過了一會,她靈光一閃,眸中閃著智慧的光芒,她已經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找到小狼了。

像是了解櫻的心意似的,一張卡片緩緩飛出,櫻伸手抓住,抱在胸前,強烈默禱(SHADOW﹝影﹞!求求你,捕捉小狼的影子,帶我找到他!)

才剛默禱完,實體化的SHADOW立刻往西方飛去,櫻也立刻跟了過去。

途中經過了屬不清的山林和風陣,櫻左閃右避,用盡全力才能跟上SHADOW

正當她覺得自己快虛脫的時候,影卻竄進了一棟建築物裡,讓櫻可以停下來喘口氣,心堣]在猶豫著到底該不該進去?因為擅闖別人家可是不好的行為啊……

萬一被主人抓到,被誤認成賊了,豈不是有理說不清?

正當櫻遲疑的時候,卻聽到身後一個親切的聲音說著:「歡迎妳來到這裡,我已在此恭候多時了。」

櫻轉身向後望,只見一個金髮、黑瞳、紅衣,身高約180㎝,皮膚是很健康的小麥色,身型健壯,生得英俊瀟灑、玉樹臨風的天使站在樹叢前,笑容滿面的望著自己。

見狀,櫻愣了一下,正想問他是誰的時候,一個名字就自動浮現在櫻腦海中,讓她就這麼自然而然的脫口而出:「拉斐爾哥哥。」

拉斐爾微微一笑,和藹地對櫻說:「妳能這麼快就找到我這來,真的是出乎我意料之外。放心吧,妳要找的人就在裡面,跟我來吧。」

拉斐爾說著,率先往建築物走去。櫻也隨後跟了過去。

不知走了多少廊道、拐了多少個彎,拉斐爾才在一扇門前站定,認真地道:「妳要找的人就在裡面,自己進去吧。」

聞言,櫻有禮地向拉斐爾道謝:「謝謝你,拉斐爾哥哥。」

道過謝之後,櫻推門走了進去,但,看到被SHADOW包圍的人,她竟訝異的說不出話來。

而對方看到櫻,也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怔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窗外──

看到這一切的喬特,面不改色的一彈指,待在櫻和小狼房內的TWINMIRROR、與Cure相談甚歡的SWEET、附在櫻身上的DASH與包圍住眼前人的SHADOW,分別化為淺藍、淺紅、綠、橘黃、藍和黑色的光點,消失不見了……

─────────────────────

在水晶球中看到這一幕的喬瑟,神情有著掩不住的悲働……

一揮手,水晶球內的影像消失了,喬瑟若有所思的凝視著水晶球,喃喃自語著:「就快了……醒覺的日子……會有奇蹟發生嗎?有誰可以阻止歷史再度重演呢?」

─待續─

終於把第九章生出來了,也算快了吧?念櫻真的很高興喔。因為這也是我拚命趕出來的,雖然跟前一章比是有點短啦,但……也只能這樣了,想劇情想到腦子快爆……神之哀歌還真不是普通的難哪……

…………〈無語〉…………

總之大概就這樣吧,我們下一章再見了。

念櫻By2006/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