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邂逅

第四集  ♫震驚            作者: 戀櫻

=================================================
實驗室-(醫學系也需要調配藥品)
晨櫻微微一笑想:「我要快點做完!就可以遠離他了!」
雷狼看著晨櫻的笑容想:「我絕對不會讓妳離開我!一秒都不準!」
晨櫻整個人都投入在實驗中,完全不在意,應該是沒注意到雷狼熱切的目光。
雷狼不甘被晨櫻忽略,突然從後面抱住晨櫻。
晨櫻顯然被嚇了一跳,她喊:「救命呀!有鬼∼∼∼∼∼」
結果,晨櫻差一點點就完成的實驗,被晨櫻揮舞的手給毀了。
晨櫻呆呆的看著即將成功的實驗,怨恨的看著雷狼說:「這就是你害的?你就是故意要來找我的碴?你看...現在我要全部重做了!嗚嗚嗚∼我討厭你!」
雷狼放開晨櫻,輕輕點了晨櫻小巧的鼻子一下說:「放心!看我的吧!」
晨櫻滿臉不悅的看著雷狼,看著他做,晨櫻的嘴巴也跟著越來越大。
雷狼熟練的製作實驗,但,步驟跟課本的不同,是種更快速的方法,晨櫻以前看過她爸爸用(註:之前沒提,晨櫻的爸爸是醫學界的權威)過,不過她記得爸爸說這種方法很難壓?
不一會,雷狼就做好了。
他得意的看看晨櫻說:「有我出馬準沒錯的!」說完一手摟晨櫻纖細的腰。
晨櫻撇撇嘴說:「了不起嗎?哼!不要碰我啦!」晨櫻推開他的毛手。
不過……晨櫻對他的評分已經迅速升高,速度快到連晨櫻都很驚訝。
雷狼看著晨櫻說:「晨櫻,妳真是的,算了啦!快點拿去給老師吧!」
晨櫻點點頭,便走過去,把成品交給老師了。
風翔驚訝的說:「晨櫻同學,妳怎麼會這種方法?」
晨櫻聳聳肩,問:「學長教我的。請問,做完後要做什麼?」
風翔想了想:「在教室內自由活動吧!」
雷狼走過來說:「教授,那可以先出去嗎?」
風翔皺皺眉說:「李雷狼,你不是答應我要幫忙教人嗎?」
雷狼挑挑眉說:「是呀!我不是教晨櫻了嗎?!嗯?」
風翔眉頭鎖的更緊了,他說:「你不需要教這種高材生。」
雷狼:「哼!我並沒有說我要教『笨蛋』。我會抓狂。」
風翔生氣的說:「既然這樣,我也不用請你幫我了!因為晨櫻同學根本就不需要你教。」
雷狼不在意的說:「沒差,因為我本來就不用上課。校長也說我要到哪都可以。」
風翔忍住氣,說:「好吧!我知道了。」
晨櫻這時開口,她生氣的嘟起嘴巴說:「李學長,你不可以對教授這麼不禮貌!你這樣我不要理你了啦!」說完轉身就要走人。
晨櫻是個正義感很高的女孩子。
雷狼急忙將她拉回,極為自然的將她擁進懷中(晨櫻:你放開我)說:「好啦!不要生氣了喔!我會道歉的!不過不是現在,我們先出去一下喔!」
就這樣,雷狼將晨櫻抱出去。
雨馨偷偷的笑著,也不管她的實驗,直到她的隊友吼:「葉雨馨!你在做什麼?不可以!會爆炸啦!」
雨馨才回神,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晨櫻這-
晨櫻不滿的推開雷狼說:「你為什麼不道歉?」
雷狼親了親晨櫻的額頭。
晨櫻臉紅的說:「不要親我啦!人家在問你問題耶!」
不知道為什麼,只要雷狼一對晨櫻太『親密』,晨櫻就會特別不好意思。
雷狼突然拉著晨櫻走。
晨櫻驚呼:「李雷狼!你要做什麼?」
雷狼轉過頭瀟灑一笑說:「我們去約會吧!」
晨櫻被雷狼的笑容給迷住了,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傻呼呼的點點頭。
等到上了雷狼的車子,晨櫻才回過神的說:「咦?李雷狼?我們要去那裡壓?」
雷狼看著天真的晨櫻說:「去約會呀!寶貝!妳忘了嗎?」
晨櫻才想起來,剛剛被雷狼的笑容給迷住了啦!
晨櫻想要解開安全帶說:「我才不會跟你約會勒!」噁心!
雷狼用一手開車,另一手抓住晨櫻想解開安全帶的手說:「不行!妳現在下車很危險。」
晨櫻轉過頭,氣呼呼的瞪著他說:「那你停車嘛!」
雷狼好笑的看著她,他的寶貝真的好可愛,連生氣都這麼動人。
雷狼在高速公路上突然煞車,把晨櫻嚇了一跳。
晨櫻不滿的說:「李雷狼,你是怎麼樣啦?!想嚇死人押?!」
雷狼突然一把擁住晨櫻,把她的芳唇送上自己的。
晨櫻驚訝的睜大眼睛,不敢相信雷狼竟然會吻她?!這是她的初吻耶!
晨櫻就這樣呆住了一陣子,直到雷狼放了她。
雷狼微笑的說:「晨櫻,妳怎麼了?」
晨櫻回神說:「你為什麼吻我?」不過聲音太小了,雷狼聽不清楚。
「什麼?」
晨櫻不好意思的說:「你為什麼吻我?」
雷狼反抓住她的手說:「因為我忍不住嘛!」
晨櫻生氣的說:「可是你之前明明就有說過你要等到我喜歡你才吻我嘛!我又還沒有喜歡你!討厭鬼∼不守信用!」
雷狼吻了她的額頭說:「是沒錯啦!可是妳實在是『太.誘.人』了嘛!」
雷狼好開心喔!晨櫻剛剛用了【還】這個字耶!表示她已經對他有感覺了嗎?!
晨櫻傻呼呼的看著雷狼。
雷狼忍住想吻她的慾望說:「我之所以會吻妳,都是因為妳來誘引我!所以這是妳自己的錯喔!」
晨櫻呆呆的說:「真的嗎?!那對不起喔!」
雷狼忍住笑意,天壓∼這個寶貝真是太天真了吧?!好可愛喔!
晨櫻看見雷狼『怪怪』的笑容,問:「那我們要去哪裡壓?!」
雷狼繼續開車說:「去買衣服。就當作是妳的懲罰吧!」
晨櫻不解的問:「好吧!不過,買衣服要做什麼?」
雷狼開著車說:「不是要去吃晚餐嗎?去買一件比較稱頭的衣服。」
晨櫻驚訝的說:「你怎麼知道我要跟駿凱哥哥他們去吃飯?」
雷狼聳聳肩,反問:「妳為什麼要答應他?」
晨櫻突然看向窗外說:「我也不知道耶!不過……我覺得他好熟悉,好像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
雷狼聽到這句話,心中暗自決定要把他給殺了。
晨櫻皺眉又說:「可惜……我已經忘了他。我有一種罪惡感耶!好像忘了他很不應該。怎麼辦押?!」
雷狼突然說:「忘記就忘記哪!不會怎麼樣呀!晨櫻,妳只要知道,我誰就可以了。」最好晨櫻再也不要接近那個該死的羅駿凱。
晨櫻喃喃自語:「好吧!不過……」
雷狼停車說:「不要不過了!我們去選衣服吧!」
晨櫻下出說:「喔!」晨櫻好像變的傻呼呼的。
雷狼不管她,直接牽起她的手說:「我們一家一家慢慢逛吧!」
晨櫻突然有種感覺,她似乎喜歡上了雷狼在身邊的感覺了……可是不行!她不可以喜歡。
雷狼拿出一件亮粉紅的無袖上衣給她說:「這件吧!」
晨櫻突然搖搖頭說:「我不要你選啦!我想要先回學校!我們這樣子不尊重老師。老師會生氣的!」說完甩開他的手。
雷狼不解的看著她,怎麼突然變不乖了?
晨櫻低下頭說:「我問你喔!你不是很驕傲嗎?為什麼要一直煩我呢?還對我動手動口的?!」
雷狼不敢至信的望著她,他不是跟晨櫻告白了嗎?他還不知道是因為他愛她?
晨櫻又突然抬起頭說:「還是你是要報復我?」
「報復?」雷狼怎麼都聽不懂押?
晨櫻用力點點頭說:「因為我開學第一天對你不禮貌,又撞到你!所以你想要報復我,因此故意接近我,想要讓我被全校女生討厭,然後一個朋友也沒有押?!」
雷狼嘆了口氣,將晨櫻擁入懷中說:「不是啦!我有這麼小心眼嗎?」
晨櫻將頭微微抬起說:「當然喲!自負先生。」
「自負先生?」雷狼皺起眉頭,在說他嗎?
晨櫻她開始玩起雷狼的釦子說:「對!你這個人真的是超級的驕傲!對老師又不禮貌,我最討厭這種人了啦!」
雷狼歪過頭說:「是嗎?」討厭他?哼!我一定會讓妳愛上我!晨櫻。
晨櫻用力點點頭,手依舊在玩雷狼的釦子,不過現在也開始玩起領子了。
天呀!這個小妮子也真是的。抱住她已經是在向他的自制力宣戰了,她竟然還一直玩他的釦子和領子,小手就會不經意的摩沙到他的頸子,分明是想要引誘他犯罪嘛!
雷狼抓住她的手說:「寶貝呀!妳在這樣子玩我的衣服,我就要吻妳了喔!」
晨櫻一聽,急忙退離他10步。
雷狼滿意的笑笑說:「晨櫻,來吧!我們趕快來選衣服喔!」
晨櫻像防止犯人般的望著雷狼。
雷狼無奈的大手一拉,又將晨櫻拉入懷中說:「不要離我太遠啦!」
晨櫻覺得自己似乎昏了,她竟然希望雷狼可以天天都抱她,天天都吻她,天天都陪在她的身邊。
但……這樣子,她就會違背『絕對不會愛上雷狼』的諾言。
晨櫻偷偷的望雷狼一眼,不巧的是,被他捕捉到了。
雷狼看著晨櫻說:「怎麼了?」微微一笑。
晨櫻脫口說:「你可以不要對我笑嗎?」
雷狼又笑了笑說:「為什麼?」
晨櫻是個天真的女孩,很多事情都是有話直說,她說:「因為你的笑容很好看押!我怕我會愛上你。這樣子我會被雷劈耶!」
雷狼滿意的笑,這個小妮子似乎跟他想的一樣,已經有點喜歡他了,
他說:「為什麼喜歡我會被雷劈呢?寶貝?」
晨櫻又推開他說:「因為我已經下定決心不要愛上你了!所以如果我愛上你,老天會懲罰我的。而且……我媽媽……」不知道為什麼,晨櫻的眼框突然紅了。
雷狼原本很不高興晨櫻許下這種承諾,可是她現在又看到晨櫻突然紅腫的眼睛,心中很不好受。
「晨櫻,妳怎麼了?」
晨櫻搖搖頭說:「沒事啦!我們先回學校啦!我又不是沒有衣服。」
雷狼只好答應了,不過……回學校他一定要把羅駿凱給叫過來。
學校-
晨櫻心情不是很好的走回教室,雷狼一通電話就把羅駿凱給call過來。
「雷狼呀!這麼快把我找來做什麼?」
雷狼鬱悶的看著他問:「晨櫻她突然心情不好!」
駿凱拉了一張椅子說:「為什麼?」
雷狼聳聳肩說:「不知道,她只是說出了『媽媽』就這樣子了。」
駿凱嘆了口氣說:「我懂了!晨櫻的媽媽在她3歲時就過世了。」
雷狼不敢相信的睜大眼睛說:「什麼?她的母親……我知道了。」
駿凱點點頭說:「晨櫻她媽媽人真的很好耶!你知道嗎?所以以後就不要在讓她想起媽媽了。」
雷狼點點頭,突然抓住駿凱的領子,嚴厲的問:「我一直很懷疑,你為什麼這麼了解晨櫻?而且今天晨櫻說她覺得你很熟悉,你認識她嗎?」
駿凱還是那個笑容,他說:「晨櫻終於有一點點想起我了押?!我好開心喔!」
雷狼握緊拳頭說:「你不要鬧了!我告訴你,你最好給我說清楚喔!」
駿凱邪惡一笑說:「你真的想知道嗎?你確定你可以接受嗎?」
雷狼憤憤的點點頭。
駿凱深呼吸說:「好吧!我跟你說吧!不過……我先接電話。」
雷狼只差沒有把他撲在地上用力狂扁,所以,他並沒有聽清楚駿凱在講什麼。
在另一邊-
「晨櫻!我回來了喔!」一名男子從飛機場走出來,對天空喃喃自語。
他撥了一個號碼……
「喂?羅駿凱嗎?對!我是冬澤艾利歐……是的!對了!桃矢哥和歌帆姊也來了喔!」
「是嗎?晨櫻一定會很開心。今天晚上……」
等駿凱掛完電話,雷狼已經不耐煩了!
駿凱皺皺眉說:「我是晨櫻的前任男朋友。」
「什麼?」雷狼大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