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之書 

第七章 和平的一天                     作者: 嵐風

=================================================               

鈴~~~~~~~~~~~~~~~

「小櫻。」小狼輕輕的搖著小櫻

「嗯?」小櫻睡眼惺忪的含糊的一句

「該起床囉。」小狼撫過小櫻的秀髮及臉頰

今天風和日麗,陽光普照,是個好天氣。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今天要上課呢。」小狼的眼神比平常多了幾分關愛

「好的,小~狼~」

 

 

「小風~」若櫻坐在窗台上看著忙著當值日生的嵐風

「嗯?」

「小狼和小櫻不需要經過測驗就能當上自然之主嗎?」

「就我來看,老媽子也不想給他們測驗了,何況他們受到了祝福,本來就有自然之心的第二使用權。」嵐風順手換了花瓶上的花

「所以說李雲和其他李家人都不能用火之心囉?」

「是阿。不過,還要找個時間教他們怎麼用呢。」嵐風拿出風之心把玩了一番,沉默了一下子

「話說,我很在意林恩的狀況呢。」嵐風將風之心收了起來

「要不要我去看看?」若櫻笑著問

「若櫻...」嵐風突然帶著有點自責的口氣

「怎麼了?」對於嵐風態度的轉變,若櫻有點驚訝

「我跟林恩打鬥時,為了對他造成傷害,用了芙娜斯之咒...」

正如嵐風預料,若櫻失去了笑容。

「不是說好了,你一定會避免使用嗎?」若櫻努力的想若無其事的敘述這段話

「對不起...」嵐風像是做錯事的小孩般

「嗯嗯,算了啦,都過了這麼久了,要是還在意不想看到什麼法術的話,會被笑長不大的,對吧!」若櫻跳下了窗台,走到低著頭的嵐風面前

「你真的不在意了嗎?」嵐風看著笑得很憔悴的若櫻

若櫻又失去了笑容,她舉起了左掌,產生出另人喪膽的黑暗氣息,再舉起右掌,產生出足以擊退所有黑暗的神聖光芒。

「欸,小風...」

「嗯?」

「要是我早點學會高級的聖系法術,會不會一切都不一樣呢?」若櫻散去了手上的魔法,落魄的問嵐風,嵐風只覺得一陣心酸,他一把將若櫻摟進懷裡

「不是妳的錯,你沒有辜負任何人,尤其是妳父母,他們一定以妳為傲。」

「你總是這麼說,為什麼你能這麼肯定?」若櫻的眼眶已經充滿了淚水

「你剛剛不是自己証明了嗎?」嵐風捧起若櫻的雙手,「你是少有的奇才──審判者阿!」嵐風親了若櫻一下

「你我都是...」

 

 

小櫻和小狼在吃完早餐後,由小狼騎腳踏車載小櫻上學。

「小狼~」小櫻倚著小狼輕喊了一聲

「嗯?」

「那個」小櫻微微縮起身子,臉頰也越趨紅潤…

「沒有啦,沒什麼事,只是想和你聊天,卻又不知道要講什麼。」小櫻想了一陣子,還是嘆了口氣。小狼只是笑了一笑…

「小櫻,你有想過我們的新婚生活嗎?」

「咦?」小櫻驚訝的看著小狼,臉蛋更紅了些

「其實在母親交代我任務之前,我沒有想過我們會這麼早結婚呢!」小狼回頭看了看小櫻,小櫻發現小狼的臉也是紅通通的

「我我也是呢!」小櫻害羞的無法思考

「可是,小櫻!你是我的真愛唷。」小狼給小櫻一個燦爛的笑容

「小狼~~」小櫻緊緊抱住小狼

道路上的櫻花樹盛開著,似乎反映著兩人的心情。

今天似乎是和平的一天,久違的平淡令眾人特別的回味。不過今天的嵐風特別的孤僻,和眾人的談話也只有簡單的回答。

很快的,到了午餐時間,眾人選了陰涼的樹下作休憩,嵐風卻獨自離開了。

「嵐風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都不說話呢。」知世看著獨自坐在樹上的嵐風說道

「其實,嵐風的個性我到現在都摸不透呢。」小狼咬了口小櫻親手做的飯糰

「咦?可是你們不是認識很久了嗎?」小櫻問

「是沒錯阿,不過,他有時候還是讓人感覺反覆無常呢。」小狼深吸了一口氣「尤其是,要不是看到若櫻,我根本不知道他結婚了。」

「所以,你跟若櫻並不認識囉?」艾里歐問道

「那我們哪一天跟他仔細聊聊吧!」小櫻提議

 

眾人熱烈的聊著天時,反觀坐在樹上的嵐風

 

「唉,這麼優閒的日子不知道還能持續多久...」嵐風伸了伸懶腰

「過不了兩天吧。」嵐風睜開雙眼時,眼眸是血紅色的...「書跟李凌早就開始行動了。」嵐風一眨眼,眼眸變成金黃色...

「他們現在務實多了,不挑取小櫻和知世這種質量可觀的靈魂,而去挑取單純的靈魂,也許一兩個沒太大影響...」

嵐風又眨了一次眼,眼眸變回棕色

「可是數百個,就影響很大了。」語畢,便轉頭望向蒼藍的天空

「那本書一開始也是顧慮會被發現才沒這麼做,不過最近魔法界大亂,瘋人家族動作非常大,奪取靈魂的氣息層出不窮,不仔細注意的話,根本判斷不出是誰所為。」

「它奪取的靈魂夠召喚出真正的菲樂斯嗎?」金色眼眸問道

「夠召喚出一隻腳趾...」紅眼回答...「不過他收集那些靈魂的目的並不是要召喚那怪物,而是要強化自身,讓它可以去將無人過問的冤魂收歸己有。」

說完變回了棕眼:「看來我們有共識了...」

金眼:「怨靈不一定聖潔,」

紅眼:「但是怨恨卻是強大的力量。」

棕眼:「也許冤魂無法換出什麼東西,」

紅眼:「卻能強化它自己本身。」

金眼:「等它自身強化到一定程度,對靈魂需求的聖潔度也會降低。」

棕眼:「也許怨靈難以尋獲,世界上卻有三個地方有滿山遍野的怨靈,被稱為...」

嵐風閉上了雙眼,再次睜開時,右眼是金色,左眼是紅色...「亡靈之谷!」

語畢,一陣強風掃過

 

到了放學時間

 

「嵐風,今天可以去你家嗎?」小櫻問著遙望遠方的嵐風

「阿?好阿!」嵐風回答得很乾脆

「那,若櫻會在嗎?」

「你們要找她阿?」

「是阿,大家都是朋友了,卻對她不怎麼了解,所以講找個機會聊聊天。」

「這樣阿...不過你們想跟若櫻聊天的話,今天不行喔。她再忙我交代的事情。」

「你們平常沒有住在一起嗎?」知世問

「是住一起阿,但是從那本書開始作亂後...」嵐風深吸了一口氣「快八個月囉。」嵐風微微的皺眉。

「诶?」一行人異口同聲

「想找她聊的話,要周末才行,今天你們還是來我家吧,我要教你們怎麼使用自然之心。」嵐風避開的這個話題

小櫻和小狼聽到這句話,很有默契的一同拿出自然之心。

「其實自然之心沒什麼特點,就是隨心所欲的操控,只是要拿捏自己的力道。」嵐風看兩人一臉憂鬱的樣子,提醒似的補了一句

「有預言之書的動向嗎?」艾里歐單刀直入的問

「沒有,不過知道它打算去哪。」嵐風有所隱瞞

「你應該知道它在幹麻吧?」艾里歐斜眼看了下嵐風

「增強自身實力阿。」非常概括性的回答,該避諱的都避掉了

「不阻止嗎?」 「怎麼阻止?」 「你會沒有辦法嗎?」

「我比較喜歡見招拆招,比心機的話,人算不如天算阿。」嵐風攤了攤手,「好啦!難得今天過的這麼平靜,不要在想那本書了。」

 

於是一行人在路途上便沒再過問嵐風問題。到了嵐風家一番小憩後,便到了後院

 

「就像我剛剛講的,自然之心的控制方法是隨心所欲,也就是用思想。」嵐風手上拿著風之心,小櫻和小狼也拿著他們擁有的自然之心

「首先是最基本的召喚,」嵐風舉起風之心「炫風!」語畢,風之心爆出一波氣壓,不過只是陣輕風。「換你們試試。」

兩人舉起自然之心

「火!」「水!」

火之心爆出烈焰直奔天際,水之心則是不斷的湧出水,小狼還好,火燄是往天空去,可是小櫻的水卻是往下流,把小櫻都淋濕了。

兩人正焦急的想如何停止魔法的同時,自然之心便停止了。

「哈哈,小狼是沒有控制力道,而小櫻則是太拘謹。」嵐風笑了一笑,「當然,召喚出來的東西,也是可以控制的。再試試看。」

兩人再試了一次,這一次小狼召喚出來的火焰,是龍狀的火焰,而小櫻則是召喚出數顆球狀的水。

「很好阿!接下來是控制。先把你們召喚出來的散去。」兩人的思想一經過腦海,火龍和水球便消失了。

嵐風伸出雙手,一手爆出炎球,一手則是水球。「現在,你們試著搶奪我手上法術的操縱權。」

「那要想什麼?」小櫻問道。

「看你們囉,想要奪走、吸收、引爆都可以...」嵐風兩手往兩側伸開「前提是你們要有本事。」

小櫻舉起水之心:「吸收!」嵐風手上的水球毫無反應

「沒有融合的情況下,用自然之心搶奪法術操縱權時,還是得經過角力,只是你們會輕鬆很多。」

小狼默默的閉上雙眼,腦中一絲念頭閃過。嵐風手中的火球開始躁動。

「唉唷,真狠阿!」嵐風將火球丟向小狼,小狼著急了一下:「吸收!」火之心冒出了亮光,將火球吞噬。

「小狼作的沒錯,在法力差距明顯的時候,使用吸收是最佳的方法,引爆其次,最下策是搶奪。好啦,小櫻,將我手上的水球引爆看看。」

「咦?沒關係嗎?」

「當然,快點吧!」

於是,小櫻集中精神,水之心冒出了強光,嵐風手上的水球開始向外擴張。

「诶?」嵐風望水球看了一眼,

「怎...」一旁的知世還沒說完,嵐風手上的水球變爆開,水球有如包裝的大海般的將水源源不絕的湧現

「哈哈哈,不小心忘記控制水量了,抱歉抱歉,小櫻,你將這些水吸收吧。」嵐風笑著

水之心一亮,眾人身上的水便全被吸進了球裡。

「好啦,接下來是最難的,自然之主狀態。

「诶?基本的就只有這樣嗎?」兩人驚訝的問道

「是阿,不然你們覺得還漏了什麼?」

「聽好囉!自然之主的狀態...」嵐風的眼神突然變得很慎重

「嗯!」兩人異口同聲

「就是心裡想著-同化...」嵐風將身子湊向兩人

「嗯!」

「然後將自然之心放入胸口...」

兩人吞了吞口水...

「就這樣!」嵐風突然抬起身子,沉重的氣氛瞬間瓦解。

「切!」小狼抱怨完便將火之心往胸口塞

「真是的,嵐風你不要嚇我嘛。」小櫻也將水之心放入胸口

「別這樣嘛。」嵐風也將風之心放入胸口

三人發出了陣強光,光散去後,三人的形體出現在眾人眼前

嵐風全身透明,由白色線條構出的形體。小狼則是全身火紅,結實的身材一覽無遺,小櫻是全身深藍色,看上去和水牌很相似。

小狼和小櫻對望了一下...

「為...為什麼沒有衣服的外型阿?」兩人不約而同的大喊

「嗯?有差嗎?除了你們的身體有『反白』之外。」嵐風看了看自己身體,透明.... 白色線條則是很粗略的顯示嵐風的型體

「但...但是...」線條將小櫻窈窕的身材展露無遺,另小櫻非常害羞。

「好了好了,飛吧!」嵐風說完便飄了起來

「诶?要怎麼...?」小櫻還沒問完,小狼便牽起小櫻的手。

「用想的阿!」小狼對小櫻微微一笑

於是兩人也浮了起來...

「你們在這種狀態下,會擁有相對應的物品絕對操縱權,別人無法以魔力制止,而你們的身體也會有相對應的物品特性。」

同時,嵐風雙手再次冒出火球跟水球,可是遠比剛剛的要讓人有壓迫感。「搶奪吧!」嵐風說完,兩人向嵐風手中的球揮了一下,嵐風的兩顆球就被奪去。

「要注意的是,既然同化後會有物品特性,當然就有相剋的道理。小狼除了水之外,風系法術也要注意,小櫻則是要小心雷系跟木系。」

「你是怎麼打敗前一任水之主的?」小狼問到

「......詛咒。」嵐風沉思了一下

「詛咒....!!!」嵐風突然瞬身到了小狼面前

「還有你們要注意,要是有人打算搶奪你的自然之主,千萬不能讓他得逞。不然...」嵐風抓住了小狼胸中的白光並抽出手「就慘囉~」嵐風並沒有真想把火之心拉出來

 

...

 

「這麼說,族長已經被拔除水之主的頭銜了嗎?」林尚恩問著替林恩治療的族人

「除此之外,族長的傷口上還殘留著強烈的詛咒。」

「治的好嗎?」族人搖搖頭

「這詛咒,只有希萊爾家族的人有詳細記錄如何解除。但是...」

「被滅族了。用法、療法也失傳了...」林尚恩想到那一次的屠殺,便感覺雞皮疙瘩冒了出來

「這麼說來,被他們族群認定為災難的雪玲˙希萊爾,真的被嵐家族的人殺了嗎?」

「希萊爾家族跟嵐家族關係本來就很好,哪時候將這套法術傳給嵐家也不算奇怪。尤其是嵐風那個怪物出生後...」

「神指派的審判長。」兩人厭惡的一同說出

「但是,那家族只留著記錄,唯一學會那些黑暗法術的,就只有那女孩,除非書有先轉移至嵐家族,不然只能靠那女孩。」

「可是以常理來講,希萊爾家族記載的黑魔法,都是第一個魔法時代的遺物... 」這位族人深吸了口氣

「學的這種極惡法術,不可能在使用嵐家族那種極聖法術。而希萊爾家族崇尚聖系魔法,它們要是真學的那些黑魔法,他們的聖系法術會逐漸黯淡,甚至會墮落。」

「或是身心分裂是吧,但嵐風沒有如此?」

「嵐風那樣子,也算是精神分裂吧?」

「所以說,不可能有第二人像他這樣囉?」

「常理來講如此....但我一直很在意風若櫻這號人物。」

「怎麼說?」林尚恩警覺的問

「她並不是任何風姓家族的後代,她自己也沒說過自己是不是姓風,嵐家族也沒說過她的家族,她雖然本身都用嵐家族的聖系法術,但她法術的本質總令人感受到邪惡...」

「但是精神分裂的人應該不適合出任務吧?何況她都能使用極聖魔法。」

兩人的對話,全被坐在屋頂上的若櫻聽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希萊爾家族那段,她緊握雙拳,眼角不斷冒出淚水...

「不行不行,有...有任...任務...」若櫻這麼跟自己講,卻止不住自己聲音的顫抖,因為樓下兩人還沒結束此話題,他們正討論著雪玲˙希萊爾...

 

...

 

嵐風家的一行人,在小櫻和小狼熟悉了自然之主的用法後,已經到了晚餐時間,嵐風邀請眾人一起晚餐。

 

「嵐風,你跟若櫻是怎麼認識的阿?」小櫻享用嵐風調製的餐點時,不忘問出此行的目的。

但是嵐風只是放慢進食的速度並遲遲不說話... 氣氛突然有點僵

「那個...是不是我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嗎?」小櫻有點緊張

嵐風慢條斯理的將口中的美饌吞下...

「我們是在四歲左右認識的。」嵐風終於開口說話

「我的父母和若櫻的父母關係非常好,所以讓我們見了面。」

「可是,風若櫻不屬於任何風姓的魔法家族不是嗎?」艾里歐問道

「哈哈,有小狼跟艾里歐的話,我很難說謊呢。」嵐風躺到椅背上給了艾里歐一個不滿意的笑容,並回復了沉默,繼續吃東西

氣氛又變僵了... 其他人也只好跟著吃,過了幾分鐘...

「總之,想問有關若櫻的事情,你們要直接問她。」嵐風似乎是覺得懲罰夠了。「她是可憐的孩子。」嵐風講完便看著餐盤發呆...

「那...可以問有關你的事情嗎?」知世連忙換話題

「當然可以阿。」嵐風還是盯著餐盤...

「嗯,你的父母現在住哪裡呢?」

「他們在我當上聖殿堂主後,說要去異界一趟,就沒回來過了。」嵐風又繼續吃著

「嵐風的過去好像很悲慘...」這是在座的其他人一致的想法...

「你跟我說過,你是神選上的審判長,是什麼意思?」小狼平靜的問道

嵐風抬頭看了看小狼...

「你應該知道,審判者吧?」嵐風繼續吃...

「能夠精通極聖以及極惡法術,卻不會失去心靈或是法力盡失的體質。」艾里歐直接接話

「黑暗系法術,就算是祝福型法術,也免不了有『邪惡』的特性,而神聖法術,即使是最強烈的詛咒,也還是有『神聖』的性質。」嵐風喝了口自己調的酒

「也就是說,一個人要學會用最高階的神聖法術和黑暗法術本身沒有困難,只是在於日後的培養,而很多人都會偏向其中一種。畢竟人會自動避免不協調的發生。」

「但是,這僅限於第二個魔法時代後所產生的魔法!不管聖系還是闇系,都沒有影響心靈的絕對性。第一個魔法時代的法術,就不同了」

「第一個魔法時代始於人類出現,到公元前1萬年,這時代有四分之三個時期的法術,都具有絕對性。所謂的絕對性,就是聖闇分明,黑暗法術用久了,就會對聖系法術造成排斥反應,反之,聖系亦然,聖系法術對人的心靈無害,但是闇系的使用者,只要無法保持心靈純淨,就會造成墮落。當然,黑暗法術的代價高,能力也高,自然會讓一批人崇信。而所謂的審判者,則是少數天生體質和心靈能容納光明及邪惡的力量,也就是說,即便審判者只學闇系法術,甚至是最令人髮指的邪惡法術,都不會對其身心造成影響,甚至他想再學最純正的聖系法術也可以。」

「當然,聖闇兩個派系水火不容,終於在第一個時代的最後一個千年開戰了,在那個年代,黑暗法術還是佔有能力上的優勢,所以前三百年,聖系信仰者幾乎被逼到絕境,一直到三位審判者的領導,以及黑暗信仰領導者逐一的心靈失衡又無後繼,聖系信仰終於在最後一個年頭戰勝。而這三位審判者,其中一位就是我的先祖-嵐希比洛、闊克達、莉莉˙希萊爾。」

「這三位審判者為了避免第二時代的人重蹈覆轍,改變了所有聖、闇系法術的用法,使其沒有互斥性,之後的闇系法術對心靈的影響也小,總之就是不會再出現第一代的問題。不過,闊克達是名先知,看見了千萬年後的災難,為了讓後代審判者有能力應付災難,所以第一個時代的舊法術,聖系由嵐家族保管,闇系則由希萊爾家族保管。」

「不過,希萊爾家族卻在十三年前遭到滅族的命運。」艾里歐講出這句話的同時,嵐風將目光轉到他身上「似乎是由他們家族其中一個後代女性引起的。」

「咦?那個後代為什麼要滅亡她自己的家族呢?」小櫻不解的問

「因為這女孩一出生就被祭司認定是災難的降臨,令同家族的人們都對這女孩有戒心,而這女孩起初學習聖系法術的效果很差,還一度被判定『只比常人有魔力』,直到她偷翻了家族隱藏的『第一時代黑暗法術』。」艾里歐喝了口茶「這女孩學習能力驚人,只用了兩個禮拜便學會了三分之二的黑暗法術,她這時才三歲。」

「三歲!?」除了嵐風和小狼外,所有人都顯得驚訝

「這時候,她的雙親再一次讓她學習聖系法術時,出現了令人絕望的情景:排斥反應。」艾里歐看著茶面

「於是,除了她的雙親,希萊爾家每一個人都認定這孩子真的會帶來災難,急著鏟除她,但是希萊爾當時的族長不顧輿論執意保護這個孩子,但好景不常,這位族長在女孩四歲的時候病逝。新上任的族長,立刻聯合三個家族要撲殺這名女孩。之所以要這麼多人,是因為這女孩的法力,已經不比第一個時代的闇系領導者:『赫莫拉』遜色了。」

「那...結果呢?」小櫻在一陣寓意深遠的沉默中打破平衡

「那女孩將在場想殺她的人全殺了。」艾里歐說完便喝了口茶

「那...現在那女孩呢?」

「嵐家族雖然拒絕了消滅那女孩的請求,可是最後還是到了場...」艾里歐眼光轉向嵐風「嵐家族是說,那女孩由他們殺了。」

「講完審判者,似乎還沒講神選上的審判長是吧?」嵐風似乎不怎麼喜歡這女孩的話題

「你總是不愛講那女孩的話題呢。」艾里歐看著嵐風

「其實,第一代的法術,都是由神創造的。而神又有兩位,聖神跟闇神。被這兩位所承認的審判者,就是審判長。」嵐風不理會艾里歐,「在一個時代有災難的時候,當時的審判者必須聽從審判長的指揮。」

「你見到了神?」小狼看著嵐風

只見嵐風閉上了雙眼,再次睜開時,右眼是金黃色,左眼是血紅色

「質疑神的存在嗎,小子?」嵐風眼神鋒利的看著小狼,在座的人皆一陣呆滯

嵐風眨了眨眼,回復成棕色眼珠

「是阿,還被神附身了。」嵐風像是沒事般的喝了口酒

 

一陣沉默過後

 

「嵐風,我還是很在意那女孩。」艾里歐似乎今天一定要問個清楚

「怎麼突然對那女孩這麼有興趣?」嵐風靠上餐桌瞪著艾里歐

「我的直覺告訴我那女孩沒死。」艾里歐似乎接受了這個瞪眼,也靠上了餐桌,「我有個有趣的理論,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證實一下?」

「我似乎覺得,風若櫻總是有點雪玲的影子呢,她們的時間好像也很接近...」

「這個問題,是你的胡思亂想,還是道聽塗說?」嵐風臉上沒有一絲笑意

「我的胡思亂想。」艾里歐乾脆的回答

「既然你都知道是胡思亂想,那也不需要我證明什麼了。」嵐風說完便起了身

「唉,優閒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各位也早點回去睡覺吧,明天還要上課呢。」這句倒不是嵐風的推拖,已經10點了

於是嵐風送一行人來到了門口

「謝謝你的款待,那麼...?」知世打開門的時候發現若櫻突然出現在門口,而且淚流滿面。

「你怎麼了若櫻?」小櫻看到若櫻哭成這樣,上前關心。但是才打算上前時,嵐風一個箭步上前抱住了若櫻。

「好了,有我在,沒事了。」嵐風不理會旁人安慰著若櫻,「抱歉了,各位,慢走不送。」

「對不起喔,讓妳們看到我哭...」若櫻回頭對小櫻等人說道,但是眼淚依然不止,聲音哽噎

「若櫻怎麼了?」知世和小櫻都很擔心,艾里歐則是寓意深遠的看著嵐風家的大門

嵐風家大門關上的同時,若櫻立刻放聲大哭

「怎麼了,寶貝?」嵐風心疼的問

「我...我在監聽林...林恩的狀況時,他們...他們提到我...我的家族!嗚~~~~~~」

聽到這裡,嵐風便理解為何若櫻會哭成這樣,他將若櫻抱得更緊了。

「雪玲乖,你是天使下凡變成的孩子,不管是你爸爸、媽媽還是我,都是最愛你的唷。」嵐風在若櫻耳旁極輕聲的哄著她

「我是惡魔!我是災難!!!我!!....我!!.... 啊!!!!!!」若櫻抓狂似的哭訴

「你是天使,帶來幸福和希望的天使。才不是災難!!我的寶貝才不是災難!!」語畢的同時,嵐風落下了淚水

 

十三年了,雪玲這名子再一次被呼喊在若櫻身上。

雪玲˙希萊爾──被自己族人視為災難的存在,也是僅存的希萊爾家族族人,也是殺光希萊爾家族的人。

 

 

後記:

看來我還是不太適合敘述全然和平的日子呢!總覺得有點言不及義、流水帳的感覺ˊˋ

對於文章有什麼意見,可以跟我說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