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 Captor Sakura外傳─生死情未了     作者 :念櫻

=================================================

自從神之哀歌的事件結束後,過了兩週平靜日子的某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

早起的櫻星兒不期然瞥向窗外,發現今天天氣格外的好,腦海中隨即浮起一個想法,使她想搖醒身邊的雪兔,但,一想起他這兩個星期以來的狀況,櫻星兒猶豫了。手舉在半空中,舉棋不定。

(從天界回來的這兩個星期,雪兔就常常昏昏欲睡,再這樣下去……

「櫻星兒,妳在想什麼?」睜開眼的雪兔見櫻星兒若有所思的樣子,好奇地問。

「嗯……沒什麼呀。只是覺得今天天氣挺好的,所以想出去走走。」聽雪兔問起,櫻星兒說出原先的想法。

聞言,雪兔瞥了眼窗外,揚起了笑容。「真的,天氣挺好的,這提議不錯。碰巧今天是星期天,我們就出去散散步好了。」雪兔說話的同時,坐了起來,摺疊好自己與櫻星兒睡的床褥,收進櫃子裡後,便走至房間另一端的櫃子拿出一套衣服。

雪兔都這麼說了,櫻星兒沒有異議,她也走到衣櫥前拿了套洋裝進入隔壁房間,等她換好出來,雪兔已經在等了。

兩人手挽著手出去散步,狀極親密,但雪兔有些精神不濟,彷彿隨時都會睡著,讓櫻星兒非常擔心。

走著走著,兩人來到月峰神社,雪兔和櫻星兒雙雙在櫻花神木下坐下,櫻星兒擔憂地望著雪兔,問:「你不要緊吧?」

雪兔搖頭,唇角微向上揚起,那笑容竟有些迷離……

雖然沒說,但雪兔非常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也知道再這樣下去,會發生最糟的情況……

凝著雪兔方才變的有些透明的肩膀,櫻星兒心中的憂慮不減反增……

她心知肚明,雪兔的身體狀況可謂差到極點,如果他的本體•月不趕快從別的地方補充魔力,他就會消失……

別說真的發生了,光是現在的想像她就受不了,抿緊唇,櫻星兒只覺痛徹心扉,她發誓一定會想出不會讓月消失的方法。

凝視櫻星兒姣好的面龐,雪兔有種感覺,讓他脫口而出:「櫻星兒,妳想和另一個我談話嗎?」

沉思中的櫻星兒讓雪兔這句話給拉回了神智,她想了一會,漾出淺笑,輕應了聲:「嗯。」

「那我變了。」雪兔笑著說完,閉上眼,身上發出一陣白色的光芒,背後長出一對翅膀將他全身包圍住。

見狀,櫻星兒也閉上眼,周身散發出柔和的光芒,背後長出一對淡粉紅色的翅膀將她整個包圍住。

等到翅膀張開,兩人都恢復了原本的姿態。

月與櫻星兒對望一眼,不約而同展開翅膀往上飛,坐在樹幹上,收起翅膀後,月率先開口:「櫻星兒,妳想和我談什麼?」

「不用我說,你應該也心知肚明吧?再這樣下去,會發生最糟的狀況。」看著月的側臉,櫻星兒認真地說著。眸裡有著掩不住的憂慮,代表了她此刻的心境。

「我當然知道,如果不從別的地方補充魔力,我就會消失。」月說到這,轉頭睇向櫻星兒,「原因是什麼?妳比我更清楚,卻苦於無法可想,我沒說錯吧?」

「沒錯。」眼瞼半掩,櫻星兒娓娓道出原因:「之前在天界為了幫助櫻讓卡片發揮更強的力量,幾乎耗盡你的法力。」

「而櫻也因為待在天界的期間用了太多法力,以致她現存的法力無法維持三位守護者的存在,特別是你。」

「太陽和星星都能自行散發光芒,所以不成問題。但你不一樣。『月亮』是靠反射衍生光芒的,所以你無法自行製造魔力,如果再不快點為你補充魔力,你真的會消失……」說到這,她覺得腦中似乎有什麼破裂了。

「櫻星兒……」覆住她的手,月溫柔的笑了。「我之前沒有消失,全是因為櫻她哥哥的幫助,雖然,他的魔力早就恢復了,但我不想再麻煩他一次。這次我想靠自己找出不會消失的方法,我們一起努力。」

「好。」櫻星兒笑著應了,剛才,她想起了庫洛曾對她說過的話。

那時,她聽不懂,因為她明瞭的詞彙還不多……

雖然那些話在庫洛對她說完後,就被庫洛給封印住了,但,封印解除,她也就想起來了,這也是唯一能救月的方法。

懂得越多,沒了當初的天真,現在想起,她自然能明白那個意思了……

「找到了。」一個面容俊美,身穿白色長袍,有著銀色的眼眸,以及一頭美麗藍色長髮、背後有一對白色翅膀的男子看著坐在樹上的月與櫻星兒笑道。

但,不知為什麼?他的笑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在樹上的月和櫻星兒當然察覺到了,他們神色陡然變得嚴肅,背後也出現了翅膀。

月與櫻星兒展開背上的羽翼,飛到月峰神社的鳥居上頭。

那男子也飛了過來,停在櫻星兒面前約一公尺的地方,凝視她絕美的臉龐,深情款款地道:「終於讓我找到妳了,我心目中的女神。」

櫻星兒聞聲抬頭,一對上那雙銀色的眼眸時,她臉色丕變!

(這張臉……我不會忘記,更不會認錯,我此生的夢靨……

「怎麼了?櫻星兒,妳認識他嗎?」月附在櫻星兒耳邊,關心地問。同時,心堣]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櫻星兒頷首,神色凝重,以只有她和月聽得到的音量小聲答:「我的封印被解開後,便離開香港,四處旅遊增廣見聞。為了不讓人類發現,我總是藏在雲層中飛。」「殊不料,有一天不意撞到他,我沒料到空中除了飛機和鳥類外,竟會有人可以在空中飛,加上我感覺得到,他擁有非常強的力量,為了避免起衝突,所以我先向他道歉。」

「本以為這樣就沒事了,沒想到他竟就此死纏著我不放。非要我成為他的伴侶。我整整花了一年時間才擺脫他的糾纏,事隔至今也有七年了,沒想到他居然找到這裡來了。」

「原來如此。」月點頭,經過櫻星兒的解說,他了解了大致的經過。

深深的望進櫻星兒那雙綠眸的同時,他心裡五味雜陳……

櫻星兒絕俗的美貌和清靈的氣質,的確讓人一見傾心。

回想自己當初見到櫻星兒時,不也曾驚艷於她的美貌?只是那時的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心情……

(月……你在想什麼呢?)凝著他的側臉,櫻星兒滿臉擔憂。(雖然我擁有讀人心思、預知未來、藉由碰觸到對方的動作就可以知道對方過去的能力……但我現在已經學會控制這些力量,不到必要時,我不會使用的……因為我更希望你能自己告訴我……

「你們打算在那兒互相凝視到什麼時候?當我不存在嗎?」雙手交疊於胸前,男子森冷的嗓音響起。

看到月與櫻星兒的樣子,他明白了一切,因此,心裡頗不是滋味。

(第一眼看見妳……我就認定了妳……我和妳根本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所以我對妳展開積極的追求……可是……妳睬都不睬我……

(我不明白……像我這麼優秀……妳為什麼都不動心……就算是鐵石心腸,也該被我打動了……

(如今,我終於明白了,難怪……不管我再怎麼對妳獻殷勤,妳從未正眼瞧我……原來是因為妳心裡已經有了他……這點……我絕不允許!)

月和櫻星兒被他這句話給拉回注意力,警戒地盯著他看,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之前我一直不明白,為何不管我如何追求妳,妳都不為所動,現在我終於懂了……」說到這裡,他的眸光轉到月身上,舉起右手直指著月,眼底滿是瞭然。「是因為他吧?他的外表雖然出眾,卻沒有什麼力量。別說我了,就連妳都比他有力量,我真不懂,除了外表。他有哪一點值得妳傾心……

「閉上你的嘴!我不許你污衊他!」聽不下去的櫻星兒幾乎是用吼的,月和那個男子都嚇了一跳。

看櫻星兒那麼生氣,就可以知道她是真的非常在意他。這點當然讓月非常高興,可,同時,他心裡也有個疑惑。(櫻星兒為什麼愛我?誠如那個人所說的,我的力量不如櫻星兒,真有危險的時候,我根本無法保護她……櫻星兒究竟是愛上我哪一點?我從未聽她說過……

「你在想什麼?」甜美的嗓音傳進耳中,拉回月的思緒。「別忘了大敵當前,現在可不是想事情的時候。」

「我明白。」月溫柔地笑了。他決定等這次的事件結束後,再向櫻星兒弄清心裡的疑惑。

「你們聊完了嗎?」男子銳利的眸光在兩人身上穿來梭去。「我看上眼的,還沒有得不到手的。既然我的女神不接受我的心意,那我也只有像你們下戰帖一途了。願意接受嗎?」

「不接受也不行吧?不讓你心服口服的話,你不會就此善罷甘休。」淡淡的一句,月點出他的個性。

「爽快,那,要決鬥之前,容我先自我介紹,我叫費沙倫。」勾唇淺笑,他眉宇間滿是自信。

自我介紹完的下一秒,他即揚手發動攻擊,幾道森寒光刃朝月斬去。

心知躲不開,月趕忙造出防護光盾,期望能擋住。無奈,他的力量不足,這招對他而言,稍嫌吃力。

光刃劃過,防護光盾極現割痕,櫻星兒見情況不好,她手一翻,釋出力量,朗聲念道:「防護星盾。」

話聲甫落,櫻星兒和月周圍多了層粉紅色的光壁,從空中俯瞰,可看出這是個五芒星的防護盾。

月所造出來的防護光盾,因為他魔力不足,支撐不住而消失了,而月本身則更顯疲累。

「你的魔力本來就剩不多了,為什麼還這麼亂來?」仰頭盯著月俊逸的臉,櫻星兒眼眶含淚問。

輕撫櫻星兒的臉,月扯唇笑了,他發現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自己,總會很自然的,

在櫻星兒面前笑。

「對不起……因為我不想變成像現在這樣的狀況,結果到最後還是得靠妳……甚至讓妳擔心,我氣自己無法保護妳,反而要仰賴妳的保護,我真的很沒用……

「別說了,我知道,我都知道。但這不是你的錯啊。」圈住月的腰,櫻星兒淚流滿腮,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環住櫻星兒的肩,月心裡也明白。這當然不是他的錯。只是,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及櫻星兒,讓他有很強烈的自卑感,而他又耗了太多魔力,隨時都有可能消失,更讓他不甘心。

月與櫻星兒相擁的一幕,看在費沙倫眼中,自然是分外眼紅,一揚手,又是森寒光刃,不同的是,這次他毫不留情,用盡全力,只為打破櫻星兒的防護星盾。

這下,櫻星兒應付起來有點吃力,她知道費沙倫有著很強的力量,雖不知強到什麼程度,但,能肯定的是,絕不在自己之下。

為了自己,更為了月。她就這樣一直撐著,從白天撐到月亮升起,同時,也在等……

看著櫻星兒,費沙倫露出了笑容。(我果然沒選錯,我的全力攻擊,向來無人可擋。她竟然可以撐這麼久,值得嘉許。也更證明了,我和她才是最匹配的。)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光刃的力量也稍微減弱了些,櫻星兒利用這個時機,悄悄念了聲:「星晶櫻矢!」話聲甫落,空中飄下許多櫻花花瓣。

費沙倫不以為意,沒想到花瓣一碰到身體,竟變成了前端視粉紅星之結晶,後端是櫻花的箭。箭上蘊藏了極強的力量,將費沙倫的力量大大削減了。

接著,櫻星兒一彈指,箭消失了,費沙倫身上卻沒有任何傷痕。

「怎麼……可能……」費沙倫的翅膀軟了下來,滿臉的不敢置信。「妳哪來的力量足以打敗我……

「沒什麼不可能的。」櫻星兒開口,神情極為認真。

「至於力量……」櫻星兒看了身邊的月一眼,嫣然一笑。「則來自我對他的愛,因為我想保護他,就這麼簡單。」

「這樣嗎……」聞言,費沙倫淡淡地笑了,霎那間,他知道自己輸了。而且輸得徹底。就算他能留得住她的人,卻留不住她的心,因為櫻星兒的心永遠都不會在他身上。

「我很抱歉,曾經對妳的糾纏……希望妳能原諒,還有……祝妳們幸福。」語畢,他轉身飛離。

「櫻星兒,妳剛才用的那招『櫻晶星矢』,應該不是庫洛賦予的吧?我記得從未看過……」按捺不住好奇,月開口問了。

「那個呀……是我研發出來的最強招式。可依我的心靈來控制,能夠削減力量。傷人於無形,真的有必要時,也可化為實體害人的武器。」櫻星兒簡略解釋。

抬頭,一輪明月高掛空中,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好漂亮的滿月……這樣的夜晚,很適合舉行庫洛說過的儀式,雖然這樣子,我會……)想到這裡,櫻星兒眼底迅速蒙上一層氤氳水霧,她怕被月發現,於是轉過身,不著痕跡的拭去淚水,展露笑靨。

「月,我想到辦法可以幫你補充魔力了。」櫻星兒說著,臉上的笑愈發燦爛。

「真的,什麼辦法?」月喜出望外,想不到這麼快就可以找到方法了。

看著月臉上的笑容,櫻星兒心裡有說不出的痛,但她沒有表現出來,依然笑得絕美。

「跟我來。」櫻星兒說著,率先展翅飛離鳥居,月也跟了過去。最後,兩人停在月峰神社的占卜池前。

「這裡是最適合的地點。」她說著,手一揮,金黃色的粉末融入水裡。然後,她轉頭,問:「月,接下來,請你照我的指示做好嗎?」

「好。」月點頭應了,雖然他不懂櫻星兒有何用意?但他信任她。

「那好。」櫻星兒手指著映在水面上的月亮。「走到那個月亮正中央站好,這樣才能直接獲得力量。」

月依言照做,隨著他的走動,水面上起了一圈圈的漣漪,神奇的是,他並沒有沉下去。

等月走到那個月亮正中央後,櫻星兒在池邊跪了下來,雙手交握,誠摯地祈禱。

(櫻星之靈,掌月神祇。從我之願,轉力予月。)才剛想完,占卜池周圍迅速被一層光壁圍住,空中的月亮筆直投射一道粉紅色光芒籠罩住櫻星兒全身,占卜池面也浮現五芒星的魔法陣,散發微弱的光芒。

須臾,櫻星兒眉宇間發出銀色的光芒,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越來越強烈,最後化成銀色的光束直射向月胸前的寶石。

月可以感覺到,溫暖的力量正源源不絕灌入自己體內,除了月之力量外,還包含了些微星星的力量。

完全結束後,光壁消失,月可以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已經不比櫻星兒弱了。可,他卻看到跪著的櫻星兒倒了下去。

心底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他幾個箭步衝到櫻星兒身邊,將她攬入自己懷中。一觸及的那瞬間,他就知道了。

「櫻星兒,妳是把自己的力量轉換成適合我的力量給我對不對?是誰教妳這麼做的?這樣換成妳會消失啊!妳怎麼這麼傻,為我做這麼大的犧牲。」摟著櫻星兒,月痛徹心扉。

「因為我愛你,所以不希望你消失啊……」揚起絕美的笑靨,櫻星兒說的理所當然。「假設今天我們立場對調,明知我會傷心,但你一樣會這麼做,不是嗎?」

「我……」被堵的語塞,月無言以對。

他承認,櫻星兒說的沒錯,要換了是他,也會這麼做的……

「我沒說錯吧?將心比心嘛。」櫻星兒的笑更燦爛了。「你問是誰教我?坦白告訴你,是庫洛主動同我說的。雖然他講的不多,而且,說完就封住了我的記憶,但我還是想起來了。我想……這就是必然吧……

「他是怎麼跟妳說的?」月哽聲問。「還有,我一直很想問妳,究竟是愛上我哪一點?」

聞言,櫻星兒將自己的手放入月的掌中,閉上了眼。月明白她要傳送影像給自己,亦闔上眼瞼。

風和日麗,春暖花開的時節,月和小可在庭院裡睡覺,櫻星兒則在打掃客廳。

這時,庫洛走了過來,輕喚道:「櫻星兒。」

聽庫洛叫自己,櫻星兒停下手邊的工作,笑問:「庫洛,有什麼事嗎?」

庫洛不語,定睛凝視她好半晌,慎重地開口:「櫻星兒,妳擁有兩種力量,是極為特別的存在。妳擁有可魯貝洛斯和月沒有的能力,以及……

他說到這裡,轉頭瞥了在庭院中睡覺的月一眼,才續道:「更特別的是,妳體內的魔力可以經過某種在滿月的夜晚,神聖的地方舉行的儀式,轉換成適合月的能量。這樣,他永遠都不會因為魔力不足而消失。因為,『星』能自行散發光芒,即使微弱,卻永不會消失。但……

見庫洛欲言又止,櫻星兒歪著頭,眸裡滿是不解。

她不太能理解庫洛剛才說的話,但,她更不解的是庫洛為什麼不繼續說下去。

「庫洛,你說的我聽不懂耶。還有,接下來的事很嚴重嗎?」

「對……因為那必須以妳的生命為代價。」平時總是笑瞇瞇的庫洛,說這話時,神情異常凝重。「儀式一定得在滿月的夜晚,以及有倒映滿月水池的神聖之地舉行。無須我詳述,倘若真有必要,妳自然會知道該怎麼做。」

「庫洛,你剛才說的我都記牢了。這很重要嗎?」櫻星兒又問,她真的不太明白啊。

「不。」庫洛輕笑,撫著櫻星兒的頭,道:「妳的記憶力好得驚人。其實……我希望這事永遠都不要有發生的一天。」

「可……我忘不掉了啊。該怎麼辦?」嘟起嘴,櫻星兒眼眶含淚,滿臉委屈。

庫洛微笑,舉起另一隻手,掌心對著櫻星兒發出淡淡的光芒,櫻星兒立即昏厥,往後倒去。

庫洛及時接住櫻星兒,撫過她額際,輕聲道:「我封印了妳的記憶。希望妳永遠都別想起來。」

影像到此結束,櫻星兒和月不約而同張眼,深深望進對方眼眸裡。

「在回答你另一個問題之前,你還有個問題想問吧?」櫻星兒率先開口。

「嗯……妳灑在水裡的粉末是什麼?為什麼能讓我在水面上行走?」

「那是一種能將水面暫時凍化的法術,『凍水』。無法維持太久,是我自行研發的。」

「嗯。那…………是愛上我哪一點呢?」月又問了一次,他真的很想知道。

「這個嘛……」櫻星兒笑,更偎進月懷裡,指指他的胸腔處,道:「因為你有顆溫柔的心啊。雖然你總是一副冷酷、不苟言笑的樣子。但,我就是可以感覺到你比誰都來得溫柔。」

聞言,月淡淡的笑了,很自然的,他說出了心裡話。「其實,真正溫柔的是妳。櫻星兒,因為妳很純真。可魯貝洛斯總說我不苟言笑的樣子很討人厭,只有妳不放棄,總會賴在我身邊,一定要我陪妳說話。」

櫻星兒一哂,「你是指剛開始的時候?那時我懂得不多,要換了現在的我,可能不會那麼做。」

那時的她,才剛被庫洛創造出來沒多久,第一眼見可魯貝洛斯,她被嚇哭。

而第一眼看到月時,她就直覺認定他是好人,所以才會卯足了勁。

曾經相處過的點點滴滴,以及婚後以來的這段日子,對櫻星兒而言,全是美好的回憶……

對她而言,有過這麼一段,已經夠了,她不會再有任何遺憾……

過往點滴一幕幕在腦海中上演,月更摟緊了櫻星兒,更緊緊握住她的手,彷彿這樣就能牢牢抓住她的生命,不再流失……

知曉月的心思,櫻星兒舉起手,貼著月的臉,漾開最美的笑靨。「不要難過,和你在一起的時間雖短,卻很幸福也很快樂。這樣就夠了,我真的很開心。因為,我是幸福的。」

「櫻星兒……」月哽咽,心一陣痛過一陣,他向來將情緒隱藏得極好,不讓人知曉。但,他也是有感情的啊……

生離,尚有相逢之日。死別,卻無聚首之時,叫月如何能不悲傷?能不心碎欲裂?

「月,我只希望你記住。救妳,是我心甘情願的,因為……我愛你。」說完,她閉上眼,手也滑了下來。

霎那間,月渾身一僵,他明白,櫻星兒已永遠離他遠去,再也不會回來……

俯首睇著懷中的櫻星兒,她神色安詳,眉眼含笑,看起來好像只是睡著了……

手一攤,月手中出現自己早已準備好要給櫻星兒的禮物,他笑了。

那是一條鑲有粉紅色珍珠櫻花和金色星星的手鍊,別出心裁,樣式別緻。

將手鍊戴在櫻星兒腕上,俯頭在她頰上印下一吻,月對著櫻星兒,深情款款地道:「妳聽得到吧?這是我早就想給妳的禮物,希望妳會喜歡……

說話的同時,月撫過櫻星兒的眉、眼、鼻、臉頰,指下的觸感軟嫩柔滑得不可思議。

「都怪我太遲鈍,太晚才發覺自己對妳的感情。所以我們一起真正度過的時間不長……」凝視櫻星兒絕美的臉,月極認真地說著。而,櫻星兒的身形也慢慢變淡……

「往後,就算妳不在我身邊。妳還是活在我心中,我愛妳,永遠都不會改變。」語畢,月俯頭吻上櫻星兒的唇……

對他們而言,這是最珍貴的第一次,月將自己對櫻星兒所有的愛,都寄託在這一個吻中……

等月結束這個吻,離開櫻星兒的唇時,奇蹟發生了!

櫻星兒的身體漸漸變得鮮明,月還在怔愣間,她緩緩睜開了雙眼……

櫻星兒看著自己的手,猶如翡翠般美麗的眼眸滿是移惑。「我活過來了?這是怎麼回事啊?月。」

月開心的笑了,他抱緊櫻星兒,附在她耳邊輕聲道:「是愛情帶來的奇蹟啊……

櫻星兒不解,但,在月懷中,她覺得非常溫暖,也知道,屬於她們的幸福,將在此刻延續下去……

おわり《即終了》

這篇,後面的部份感覺有點像童話,公主因王子的吻而醒過來,其實,這整篇我的確是以類似『童話』的心態來寫的。

這篇已經構想很久了,我甚至還特別為了這篇畫了張月與櫻星兒的同人圖,可惜我家沒掃瞄器,不然就可以放上來跟大家分享了……

廢話不多說了,就請大家期待下一篇作品吧。

念櫻By2007/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