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空之戀 2007修訂版

第二章    陰錯陽差        作者:小雨點

=================================================

 

平安時代-----

 

 走吧。」桃一郎對著焦土沈思片刻,就吩咐倒在地上的下屬離開了。

 

 突然,天空又再次出現強光。強光打在焦土上,只消一刻就消失了。

 

 正在離開的桃一郎立即回頭察看︰「啊…」

 

 地上躺著兩個服裝古怪的人。他走上前去查察,那兩個竟是……

 

 李子狼!櫻子小姐! 」桃一郎目瞪口呆。當放下他們時,不禁輕輕惋惜︰ 「為什麼又回來了……」

 

**********          **********          **********

 

  將小狼收監後,桃一郎很快便前往天皇所在的清涼殿向天皇報告。雖然處於深夜之時,但天皇對此事甚為著緊,桃一郎不得不加快腳步覆命。不過,在這位中將心中卻有著許多的矛盾。法理上,李子狼「誘拐」天皇意中人故然罪大當誅;但事實上,他和左大臣公主卻是真心相愛,強行將之分開,令桃一郎心情沈重。尤其這段故事對他而言有著「熟悉」的感覺,令他不得不耿耿於懷。

 

   「做得好,桃中將。」 皇上頗年青,帶著少年才子的傲氣,看上去也一副難以親近的樣子。大概處於便殿吧,天皇沒有正規的盤膝而坐,他依靠手衴半躺著,看上去一副對此結果胸有成竹的樣子。

 

  「皇上過獎。這是臣份內工作。」

 

  「李子狼實在不知好歹,枉我平日對他不薄。」哼了一聲,他轉向在旁的中年人,「長音,我把他殺頭,陰陽寮也不敢多言吧?」

 

    被稱為河內長音的中年男子面上掛著平穩的笑容︰ 「臣等乃陛下之臣子,豈敢多言?何況李子狼的惡行實在罪無可恕。」

 

 河內長音在陰陽寮 (陰陽師工會) 中資力頗深,一向德高望重。不過他卻非常討厭子狼,除了因為子狼不善辭令,容易開罪人外,最重要的是,天才陰陽師李子狼,已經威脅到他在陰陽寮的地位了。對於天皇處罰,他當然欣然同意。

 

      「陛下,」桃一郎抬起頭,「李子狼雖然罪大惡極,但相信仍罪不至死…」

 

「罪不至死?」皇上提高語調,似乎非常意外,「你意思是,我不應該賜死他?」

 

  「……」接不上了。對於向來冷靜的自己竟突然吐出這句話,桃一郎自己也嚇了一跳,不過他不得不為自己解圍,「也許…可以讓他將功抵過,帶罪立功…」

 

     話未說完,天皇的紙扇己狠狠的打在他面上。

 

 「將功扺過?不要開玩笑!我看中的女人也敢拐走,這是為人臣者應有的行為嗎?」

 

   桃一郎不敢正視皇上,不過,他對櫻子的承諾卻不斷徘徊在耳邊。另外還有一件事是他不得不在意的…

 

 天皇沒有讓桃一郎有思考的時間︰「休想替他求情,李子狼我是殺定了。」

 

 「不過…」桃一郎的聲音變得更低沈。他把頭稍稍抬起, 「陛下記得菅原道真公死後的幾年,各地發生的事嗎?」

 

   天皇愕了一然。

 

   菅原道真是上代天皇所寵信的臣子,因權力爭鬥被現任天皇貶至太宰府當權帥。他深深不忿至使鬱鬱而終。傳說他把自己的冤情向天神哭訴,在他死後的幾年,日本各地發生天災瘟疫。更有人說這是道真因「莫須有」而貶後,所產生的怨念所致。

 

   「混帳!」天皇隨手把書卷打向桃一郎,「為了那快死的人,你竟然敢頂撞我?」 他站了起來,怒不可止。因為桃一郎觸碰了他的痛處︰貶道真、令他冤死的人,正是坐在堂上的天皇。「竟然還敢提起菅原道真?難道你認為我殺死李子狼是錯的?」

 

   桃一郎咬了咬牙關︰「臣不敢…只是…李子狼是位陰陽師,而且法力又高強,臣只怕他死後會因怨念而影響國家…」

 

    「荒謬!」天皇高傲的盯著他,「難不成我會怕他?若因怕對方怨念對國家不利,那不是說誰也不該殺嗎?」

 

    「…臣…」桃一郎說不下去了,被打中的額頭還隱隱作痛。

 

 「好了,桃中將,」長音依然是平穩的笑容, 「不要再頂撞天皇陛下了。為了那該死的人,不值得。」

 

    桃一郎根本聽不下。

 

  「決定了。」天皇說,「三天後,就在刑場將李子狼斬立決吧!」

 

 

**********          **********          **********

 

「唔…」小狼皺了皺眉,緩緩醒來。

 

 小櫻…」他還記得強光的事,在矇矓間還叫著 「櫻 」的名字。

 

 小狼好不容易坐了起來。強光使他的頭很疼痛,他按著頭,掙開了眼睛……

 

  四周的環境都不同了。這堣ㄛO企鵝公園。四周黑漆漆的,地上則冷冰冰。外面滲入了微弱的光,照出了「門」。那是一個木造的「架」,是個四方八面都無法自由出入的地方。

 

 木柱,黑漆漆,無法自由出入……「這是監獄嗎?」小狼只聯想到這個。他勉強的站了起來,頭還有點疼。

 

 櫻…」他嘗試尋找櫻的影子,腦內則不停回想剛才發生的事。

 

 同時間,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大人。」是尊敬的語調。

 

 小狼望向門外,一個高大的男性帶著燈火進入囚牢。

 

 你醒來了嗎? 」對方停在門外。

 

 小狼認得這聲音,當眼睛漸漸習慣這突如其來的強光後,他甚至認出了這個長相︰「桃矢!」

 

 你的腦袋掉壞了嗎?」桃一郎 (桃矢) 放下了燈火。

 

 小狼越來越懷疑了。他再皺了皺眉︰「這堿O什麼地方?」

 

 桃一郎望著他,理所當然的答︰「當然是監牢。」

 

 監…」小狼重複著,果然如他所料,不過對於被別人證實了,他還是感到很驚訝,「監牢?為什麼我會在監牢?」

 

「還雖問原因?」桃一郎指責著,「拐走左大臣的千金是死罪啊!」

 

「死罪?」小狼嚇了一跳,不過他還是保持著清晰的頭腦,他想再確認一次。「你說拐走什麼?」

 

 桃一郎嘆氣道︰「就算跟櫻子小姐兩情相悅……」

 

 還未說完,小狼已打斷他了︰「櫻?櫻她怎麼了?」只要一聽到「櫻 」字,他就會激動起來。

 

 櫻子小姐已被送回左大臣府了。」桃一郎的聲音也隨之而下沉。

 

 再仔細聽清楚,他說的是「櫻子」,小狼有點著急︰「不是櫻子,是櫻,她應該跟我在一起…」

 

 別再裝神弄鬼了!」桃一郎皺了皺眉。

 

 小狼再望著「桃矢」,這才發現他的衣著很有問題︰「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

 

  桃一郎有點不耐煩了︰「別以為裝神弄鬼就可以脫罪!」

 

 不是裝神弄鬼!」小狼叫著,「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都說是監牢了!」

 

「不是!」小狼邊說邊回想著……「那強光充滿著強大的力量,說不定是有人在施咒…施咒嗎?」

 

 小狼思想中斷了︰「喂!」他拉著桃一郎的衣服,「告訴我你是什麼人!」

 

 桃一郎甩開他的手︰「你發瘋了嗎?李子狼!」

 

 小狼糊塗了︰「你剛才在叫我嗎?你說什麼?李什麼?」

 

  李子狼,堂堂最強的陰陽師也要用這種下三流的手法脫罪嗎?」桃一郎整理一下衣服,不屑的怒視小狼,拋下這句話便離開了。

 

 喂!等一等!我還有事要問!」小狼欲追出去,卻被侍衛推回去。

 

**********          ***********          **********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會在這堙H」被換上優雅和服的小櫻著急的叫喊著,「這堿O什麼地方?」

 

  小姐,請冷靜下來…」侍女們安慰著她。

 

  小狼呢?小狼在哪堙H」小櫻沒有理會她們,她衝出房間,去尋找小狼的影子。

 

 侍女們趕緊追了出去,並不停叫著 「櫻子小姐」

 

這位「櫻子小姐」被送來這優雅大宅不過是一個時辰前的事。當小櫻醒過來,身邊的格局已換成這種古典風味的房間了。

 

  我說過我不是櫻子小姐,妳們認錯人了!」小櫻一邊走一邊說,「請問跟我在一起的男孩子在哪堙H妳們有救起他嗎?」

 

 其中一位侍女回答︰「中將大人只送了妳一位回來而已…」

 

 什麼?」小櫻有如晴天霹靂般,「那小狼、小狼他怎樣了?」

 

「不准胡鬧!」門外突然傳來一把雄壯的聲音。

 

 大人。」侍女們趕緊行禮,退到一旁,連小櫻也乖乖安靜下來。

  仔細看清楚,那個人不正是爸爸?

 

 爸爸!」小櫻衝上前把他抱著。

 

 對方抹著她的頭髮,溫柔的道︰「多可憐,一頭秀髮就這樣…」

 

 爸爸,這是什麼地方?」櫻問。

 

「這當然是府中。」被稱為「大人」的他—左大臣有點驚訝,他對侍女說,「立即為小姐準備食物,還有…一束假髮…」

 

 爸爸,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小櫻追問,「小狼呢?小狼在哪堙H」

 

 狼? 」在左大臣耳中,只要聽到一個「狼」字,就會非常不悅,「不要再提起那種人!」

 

 小櫻嚇了一跳︰「小狼他怎麼了?他怎麼了?」

 

 不准再提起他!」左大臣嚴厲斥責。

 

 這下子櫻才發現眼前人不是「爸爸」…

 

 你…你不是我爸爸… 」小櫻幾乎哭起來了。

 

 左大臣以為是句氣話,沒好氣地說︰「櫻子別再動氣了。妳必須好好休息。」

 

 就在這時候,一位侍女走進來了︰「大人,右大臣大人和知代小姐來了。」

 

 啊?知代也來了嗎? 」左大臣安撫著小櫻︰「就讓知代陪妳吧。父親還有事要辦。」

 

 話畢,就命人帶小姐退下。

 

**********          **********          ***********

 相對於左大臣冷酷的神情,被安排於書房等待的右大臣則是一副親切的面容。雖然在享受著珍貴的明前龍井,但右大臣卻因這次「櫻子被拐」而展露出憂慮之情。

 

當左大臣進入房間,就沒有拘束的在右大臣前方坐下來了︰「幸好你把知代也帶來了。」左大臣揮手示意侍女們退下,拿起右大臣為他所準備的綠茶。

 

「櫻子沒大礙吧?」右大臣放下手中的茶杯,「在深夜收到這樣的消息著實嚇了我一跳。」

 

「我也被嚇了一跳。」左大臣目光轉向窗外的雨點,「我派出了家臣低調追捕李子狼,怎麼會驚動了朝廷?」

 

「朝廷?」右大臣不明所意,「哥哥的意思是…?」

 

左大臣皺著眉︰「送櫻子回來的,是佐伯近所中將桃一郎,天皇身邊的侍臣。」

 

「天皇的…」右大臣一臉驚訝,「怎麼會…那就是說,天皇已經知道了嗎?」

 

左大臣沒有回應。

 

「天皇會追究、會遷怒於哥哥嗎?」右大臣再追問。雖然「大難臨頭」,但兄長竟然仍可「從容不迫」,右大臣知道兄長足智多謀,但仍不得不替他著急起來。

 

對於他這個提問,左大臣輕輕帶過︰「忠時,你猜天皇是如何得悉的呢?」

 

「這個…」右大臣忠時遍尋思緒也不能回答,「是『某人』告訴陛下吧?」這個「某人」其實沒有指定人選,右大臣只是認為「有人把事情告訴天皇」而已。

 

左大臣看見弟弟為難的表情,放出更多提示了︰「藤原氏這次是『受害者』啊。桃一郎送櫻子回來時,是說『李子狼誘拐了左大臣家公主』。若果天皇發怒,就不會命桃一郎將櫻子送回來。那表示天皇並不打算遷怒藤原家。這也是天皇給我們的暗示。意思是,無論任何原因,這件事他不打算向藤原氏施加任何處罰。」他將空茶杯遞給右大臣,讓對方倒入熱茶,「那麼,就這件事來看,你認為誰要為此事負上全責呢?」

 

右大臣想了想,叫出了個名字︰「李子狼!」

 

左大臣點點頭。

 

可是,右大臣反而更不明白了︰「哥哥的意思是,『某人』為了打擊李子狼而利用了這次『誘拐事件』—這件可能引發藤原氏危機的事件嗎?」

 

「很好,忠時越來越進步了。」

 

被兄長這麼一讚,著急得臉紅耳赤的右大臣換上了害羞的紅了。

 

左大臣微微一笑︰「若果單純就『櫻子逃婚』來看,你認為天皇會怎樣?」

 

「當然是把櫻子…」右大臣想到可怕的事,打了個冷戰,「向藤原氏問罪吧。」

 

對於這句說話,左大臣表現得不以為然︰「身在深宮的天皇從不知櫻子跟李子狼來往,更沒可能知道今天李子狼要帶櫻子私奔吧。那就正如你所說,是『某人』把事情告訴天皇了。只要『某人』把實情告訴天皇,天皇定會向我們問罪。可是天皇現在把事件定性為『誘拐』,也就是說,『某人』在對天皇面禀時,可能已將責任推向李子狼了。」雖然面對弟弟,但左大臣耐心的解說著。

 

「所以哥哥認為李子狼才是這次事件的打擊對象!」右大臣比較清晰了,但他仍有一堆疑問,「那麼,究竟是甚麼人會這樣做呢?」再仔細想想,右大臣發現了更多的可能性,「雖然哥哥說的很有道理,但也許『某人』已把實情告訴天皇了,只是天皇怯於藤原氏之勢而有所顧忌,所以轉而將罪名轉嫁給李子狼…會有這種可能性吧?」

 

「當然有這種可能,但天皇不會這樣做。起碼源氏兄弟不會讓他這樣做。」左大臣轉而板起了臉。〈向藤原氏問罪嗎?天皇不敢這樣做,因為有我在。〉

 

左大臣露出的可怕笑臉令右大臣惶恐起來。

 

**********          **********          ***********

 

 小櫻已六神無主了,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知道要盡快找回小狼。

 

 未幾,一位儀態萬千的小姐在侍女的陪同下進入小櫻的房間。她示意待女退下, 自己走到小櫻身旁。

 

 啊…」 小櫻實在不敢相信,她驚訝地叫︰「知世!!!」 然後上前抱著她。

 

 啊…櫻子…」 少女被嚇了一跳,再仔細打量著面前的小櫻,然後笑著說︰「相信我不是妳口中的Tomoyo(知世),不過我也叫Tomoyo(知代)啊。」

   這…」小櫻冷靜下來,有點失落的坐在地上,「對不起,我太失禮了,因為妳跟我一位好朋友很像…」

 

 知代也坐了下來︰「沒關係。」她笑了笑︰「請問妳是?」

 

 我叫木之本櫻。」小櫻反射式的答道,不過很快便發覺不妥,「咦?妳問我的名字……妳跟她們不同呢!她們都誤會我是櫻子。」

 

 妳跟櫻子長得很像很像。」知代微笑道,「不過,眼神不一樣。」

 

 聽她這麼一說,小櫻更覺得她跟知世簡直一模一樣。

 

 那麼,」知代欠身,「請容許我重新介紹自己,我是右大臣的女兒,名叫知代。」

 

 啊,」 小櫻也欠身,「很高興認識妳。」

 

知代友善的態度令驚慌失措的小櫻稍為安心了。

 

知代臉上掛著平穩的笑容︰「可以告訴我,妳為何會在這媔隉H」

 

於是小櫻便把所有事情告訴她。並且將自己對這個環境、這種氣氛的難以理解加以舒懷。知代筆直的坐在她身旁,邊聽邊想,感到有點不可思議。

 

 這麼說來,應該還有一個男生跟妳來到這媗o?」

 

 是的!」小櫻緊張地道,「妳知道小狼他在哪裡嗎?」

 

 知代想了想,平靜的說︰「既然妳被誤認為櫻子,那位男生也許亦被人誤以為跟李大人有關啊。」

 

 小櫻滿有疑問︰「李大人?他是誰?還有各位口中的櫻子…她又是誰?」

 

 知代耐心的回答︰「櫻子是左大臣的女兒,是我的表姊妹。而李大人,他名叫李子狼,是由中國來的、法力最強的陰陽師。」

 

 原來如此…」 小櫻還未發現有任何問題,「假如小狼被人誤會跟李大人有關係,他會被帶到哪裡?」

 

 監牢。」

 

 監牢嗎?」小櫻先舒了口氣,但下一該她卻又發現不對勁了,  甚麼?監牢?」

 

  她的大叫大嚷引起外面侍女的注意,紛紛走進來看個究竟。

 

 啊…」小櫻馬上坐下來,「對、對不起…」

 

 知代只笑了笑︰「外間都認為是李大人誘拐櫻子,他當然會被因在監牢啊,說不定還要……」說到這堙A知代臉色一沈。

 

 知代…」小櫻握著她的手,「小狼跟那位李大人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而已。真正的李大人在哪裡?只要找他,小狼就有救了吧?」

 

 知代點點頭︰「可是,李大人跟櫻子私奔了啊。」

 

 私奔?」小櫻驚訝的叫著,「他們到哪裡私了?」這可能知道嗎?知道了就不叫私奔了啦……

 

 知代搖頭嘆息︰「今天晚上,李大人就是帶著櫻子私奔去了,想不到現在坐在這堛熙煽咻足O櫻小姐妳。」

 

 一定要找到李大人,一定要救小狼!」小櫻自說自話。

 

 傳聞李大人會穿梭時空之術,原來是真的。」

 

 小櫻又再驚訝︰「穿梭時空?很厲害嘛!」

 

 既然櫻小姐和妳的同伴來了這個時代,那麼李大人和櫻子也許到了妳的時代去了。」

 

 啊!原來是這樣。」小櫻好像了解了,「甚麼?」

 

 這次叫聲又引來了侍女們。

 

  知代有點失笑︰「櫻小姐妳現在才發現嗎?這點 『特性 』跟櫻子還真像。」

 

 妳的意思是,這個時代的李大人利用穿梭時空的法術,把自己帶到我的時代,而把我和小狼帶來這時代了?」

 

 就是這樣。」知代微笑著。

 

 那怎麼可能?」小櫻腦內一片空白。當她所面對的知代竟如此平靜,似乎她所說的未嘗不是事實,這也可解釋她所置身的這裡的「陌生」了。而且過去在她身上也著實發生過很多超乎常理的事,現在「穿越時空」了,也似乎不是太難理解。可是她從沒想過自己會陷入這種危機之中,這真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一時間,她沒法用常理去判斷下一步。

 

 請冷靜下來!」知代握著她雙手,「妳不是還要救妳的朋友嗎?」

 

「沒錯…」在知代的鼓勵下,小櫻慢慢使自己平復下來,她想了想,「對了!我可以用『那個』跟小狼聯絡!」

 

**********          **********           **********

 

 透過守衛,還有小狼自己冷靜聰明的頭腦,他已經略知發生甚麼事了。

 

 小狼坐在囚室中,望向外面的月亮。他試過無數次否認自己是李子狼,但都沒有人信他。現在,他只擔心小櫻的安全。

 

 突然,囚室外發出了「 咇咇」的聲音。

 

 ~~~ 」侍衛們都嚇了一跳。

 

 小狼隔著囚房望向聲音方向︰「是小櫻給我的電話!」

 

 它就放在一張椅上,侍衛們都迴避三尺,不敢靠近。小狼伸手去取,但手根本不足長。

 

 可惡!」 他向著侍衛們說︰「那是一個受了詛咒的物品,立即交給我封咒!否則你們便要當災了!」

 

「這、這、你不要亂來!」侍衛半信半疑又顫顫驚驚。

 

「你!」小狼著急了,「馬上交給我,我保證不會亂來!」

 

侍衛想了想,若果不交出這東西可能真的要當災嗎…?其實、其實這個李子狼的風評也不壞,應該可靠吧?「好吧,你千萬不要亂來才好!」最後侍衛不敢怠慢,立即用布包裹著電話,交給小狼, 「拜託你了,陰陽師大人!」

 

 「立即退到外面,我要作法!」小狼假裝嚴重的大叫著,待他們都退下後,才走到一旁接電話︰「小櫻嗎?」

 

 小狼!你沒事實在太好了!」小櫻的聲音由電話傳出。

 

 妳在哪堙H」

 

 小櫻略把經過說明,然後又哭了起來。

 

「小狼,我現在要怎麼辦?」

 

「妳先別哭,」小狼堅強地說,「好不容易弄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一定會有解決方法的。」

 

「可是沒時間了,知代說你可能會被處斬啊!」

 

 我知道…」狼皺了皺眉,「堅強點,小櫻,穿梭時空之術是李家的絕學,妳不妨到李子狼的家去查看,看看有沒有收穫,當中可能有解決辦法啊…」

 

 可是…小狼…」小櫻還有很多說話想說,但電話卻傳來沒電的訊號。

 

 電話沒電了!怎麼辦?  小櫻著急的叫道。

 

 不要哭!冷靜不來!」小狼道,「 現在就靠妳了,放心吧,會沒事的。」

 

 話未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小狼空虛的望著電話,肩上如有千斤重擔……

 

 

*************************************************

平成時代的日本-----

 

 子狼張開了眼睛,右肩的傷口仍隱隱作痛。

 

 「櫻子…」 櫻子正躺在他身邊,睡得很甜。子狼沒有打擾她,只輕輕的擦了擦她的臉。

 

 他四周打量著,這是一間非常豪華的房間,而且盡是他所不熟悉的風格。他和櫻子則同睡在一張柔軟的床上。

 

「我們來到什麼地方什麼時代了?」

 

「你醒來了嗎?」一位少女盛著食物走入房內。

 

「知代小姐?」子狼驚訝的望著眼前的少女,不過他知道這不可能是知代。

 

 少女笑了笑,放下食物︰「我也叫Tomoyo(知世),不過相信不是閣下認識的那位Tomoyo(知代)。我路過公園時見你們暈倒了,所以擅自把你們帶回來,很抱歉。」

 

 子狼上下打量著她,再望向自己的衣服,不禁漲紅了臉。

 

  知世笑著︰「替你換衣服的是我家園丁。傷口也處理過了。」

 

「啊,」子狼下床行了個禮,「在下李子狼,感激小姐的救命之恩。」

 

 知世阻止了他的一跪,笑了笑︰「原來你叫李子狼啊?不單跟我一位朋友長得很像,名字也…」

 

 這時候,櫻子也醒來了。

 

「櫻子!」子狼立即上前把她扶起。

 

「子狼…」櫻子微笑著,「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她再察看四周,才注意到知世︰「 知代?知代!」 

 

 知世嫣然一笑,有禮的再解釋一次。她搬來了椅子,端莊的坐著︰「介意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友枝町還在下著大雨。

 

 知世由李子狼口中,已約略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想不到世上竟有人懂得穿越時空的技術,真是不可思議。」 知世著實感到驚訝,她越想越感到難以置信,「這麼說來,你們有可能是小櫻和小狼的前生呢。」

 

「知世小姐,大恩不言謝。」李子狼眼中充滿著感激之情,「若小姐有用得著在下的地方,在下定必肝腦塗地、萬死不辭…」

 

「這個, 」知世想了想,「報恩則免了,我倒是對你們的事很感興趣。所以,請你們留下來,慢慢告訴我,可以嗎?」

 

「知世小姐…」子狼和櫻子本來就無處可去,對於知世的好意,子狼立即道謝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