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空之戀 2007修訂版

第三章    行刑前夕        作者:小雨點

=================================================

 

平安時代•日本

自小狼被收監,平安京又過了「平靜」的一天。

對於「李子狼」的死罪,除了陰陽師長音外,左大臣亦覺得非常高興。甚至在下朝後,他仍面露笑容,表示滿意。

相反,他的親弟弟右大臣的臉容卻有點「愁緒」的感覺。

「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哥哥。」

「啊?你指甚麼事?」左大臣故意裝作不知道。

「當然是李子狼的事。」

「他?」左大臣冷笑,「他是活該的!連我藤原忠平的女兒也敢拐走?那小子真不要命了。」

「真的是拐走嗎?」右大臣沒意思的自言自語。

左大臣停下腳步,眼光彷彿在責罵他的愚蠢一樣︰「忠時,你為何會抱持這種天真的想法?櫻子她既生於藤原家,那就是她的命。你應該很清楚,為了加深與皇室的關係,藤原家的女兒一定要成為皇妃。李子狼那小子差點壞我大計,他當然應該死!」

說起皇妃,右大臣想起了從前入宮為后的親姪女褒子—左大臣忠平的親女兒。褒子在皇宮的生活並不愉快,在兩年前因病去世。右大臣想起了褒子臨終時的話︰「我…不想再留在宮內…」右大臣很感觸,反對道︰「以藤原家今時今日的地位,就算不攀付皇室,也已經無人可及了吧?」

「蠢材!」左大臣責罵道,「權力和地位會有人嫌多的嗎?你不要老是為姓李那小子說話。若果櫻子不嫁入皇室,那就由知代代替吧。」

「那怎可以…」一說起自己的女兒,右大臣就緊張起來。右大臣才不要讓自己的親女兒受著褒子所受過的苦。

左大臣也沒有為難他︰「看你這幅緊張的樣子,知道甚麼是處變不驚嗎?放心吧,就算讓知代當皇妃,你也不懂好好利用關係,倒不如把機會留給我好了。何況天皇看上的是櫻子?」

右大臣立時無言以對。〈無論是知代或櫻子…我也不想她們再受苦啊…哥哥…〉

「我真懷疑我們是否親兄弟。」左大臣有點無可奈何,「只是同父異母而已,為何會有這麼大差別?」

「我這樣子不好嗎?」

「在朝廷上,不是你對人仁慈,人家就會同樣對你仁慈的。以你那『宅心仁厚』的性格,若果不是位居右大臣,加上我的照顧,恐怕早已被人鬥死了吧?」左大臣嘆了嘆氣,「你要記著,右大臣之職也是因為我們藤原家家勢雄厚,所以你才謀到,否則以你的性格,現在恐怕只是一些中將角色。」

右大臣苦笑︰「哥哥你應該很清楚,我並不是貪戀功名的人,右大臣的職位,我隨時可以放棄…」

「別胡說了。」左大臣教訓道,「左右大臣這個尊貴的職位,只有藤原家才有資格擁有。源氏兄弟一直在覬覦這個職位,你是知道的。我就只有你一個弟弟,無論如何,你都不可以放棄右大臣之職。」

右大臣沒有回答。

「桃一郎中將今天還是想努力為李子狼求請吧?我見他一大清早就上朝了。」右大臣拉開了話題。

「想努力也沒用,皇上都不肯見他。隨便拋下『體察民情』的詔令就打發他走。」左大臣不屑的說,「他都不知道吃錯甚麼了,聽說昨天還為李子狼開罪了皇上。若果昨天不是犯物忌不能上朝,真想好好整治他。」

「幸好我不是哥哥的政敵。」

左大臣搖頭︰「政治就是這麼一回事,不是人鬥你就是你鬥人。你自幼就只喜歡詩詞歌賦,這種事你真要好好學習。」

「是嗎…」身在藤原家就有這種身不由己,右大臣充滿了無奈。

「對了,哥哥。」他叫住了左大臣。

「怎麼了?」

「聽說京城昨晚出現了一堆食人鬼,弄得人心惶惶的…」

「那件事?」左大臣說,「早上我提醒過陰陽寮的人了。賀茂不在,那河內長音就甚麼都做不成,還好意思說是代理主事。昨晚有五十人死掉了,他們竟也捉不到一隻食人鬼,難怪天皇陛下會龍顏大怒。」

「不過很奇怪,京城怎會突然出現那麼多惡鬼?」

左大臣不以為然︰「調查這件事是陰陽寮的工作吧?」

「不過…我看那河內長音好像不大可靠,他只會逃避皇上的題問。」右大臣說,「而且我聽了一個傳聞…」

「甚麼傳聞?」右大臣故作玄疑的語氣勾起了左大臣的興趣。

「我說出來恐怕哥哥又會不高興了。」

「你若果現在不說,我就一定會不高興。」

「那…好吧,聽後不可以責備我…聽說是因為皇上要處死絕世陰陽師李子狼,所以惡鬼才會橫行無忌…」

「荒謬!」左大臣生氣了,反應之激烈直直把右大臣嚇了一跳,「李子狼是該殺的!不要理會那些無聊荒旦的謠言,更不可以讓皇上知道,明白嗎?」

在左大臣的嚴厲指令下,右大臣也不敢再多言了。

********** ********** **********


不能兌現對櫻子小姐的承諾,令桃一郎心情沈重。

明天,李子狼就要被斬了,他卻甚麼忙也幫不上。

「李子狼是比較高傲了點,但為人總算正直,而且還是個人材。死了的話,實在有點可惜…」桃一郎望著藍天的隱閉月亮,嘆息起來。

這樣的月亮令他想起了一位故人,也勾起了一點傷心的回憶。表情也變得越來越悲涼。

「儘管一個人,但在宮內說這種話,被人聽到難免有麻煩啊…」樹後傳來了一把溫柔而弱小的聲音。

「…」桃一郎定一定神,他認得這把聲音,是他朝思暮想的人,「歌穗……」

穿上樸素和服的美麗女生由樹後走出來︰「還是…不改口嗎?」

桃一郎苦笑著︰「對…是梅壼妃。」說出這三個字,桃一郎心中又疼痛起來。

梅壼妃歌穗站在樹旁,以擔心的語調詢問︰「你發生甚麼事呢?我從未見過你…展露出那種悲哀的表情…」

「沒甚麼…」桃一郎收起了悲傷,搬出堅強的樣子,「因為李子狼的事,有點可惜。」

「那件事情,我也略有所聞。」歌穗倚靠著大松樹,「他們實在太可憐了。」

可憐嗎?桃一郎望著歌穗,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她會有這種感受,會是因為將心比心嗎?

「真心相愛並不應該是罪啊…」

不過桃一郎沒有再讓這種傷感流露出來,強行裝出沒關係的表情,他說著口是心非的話︰「李子狼也太笨了,放著大好前程不要,受這種刑罰也是咎由自取的。好了,我也要走了,妳…也回去吧。」

望著桃一郎的背影,歌穗深深感受到所謂心痛的感覺。


*********** ********** **********


天皇的情緒相當不穩,尤其他偷聽到侍女談論民間對惡鬼出現的解釋後。

「全部給我退下!」他亂丟亂拋,活像個發脾氣的小孩子一樣。

侍們都怕當災,統統退下去。

這個時候,一位雍容高雅的女子來到殿前。

「梅壼妃。」侍女們有禮的向她行禮。

擁有著長而秀美的頭髮、舉止優雅動人,長相清麗脫俗的梅壼妃也向她們微笑作回應。

「陛下正在生氣。」

王妃站在門外,傾聽一回,便吩咐侍女們退下。她緩緩的走進去,緩緩的坐了下來。她的舉止跟房內的天皇顯然不同。

「臣妾向陛下請安。」

天皇這才留意到她︰「妳是誰?」

「臣妾是望月中納言的女兒。」這麼一說,便勾起了皇上的記憶。

「啊,是妳…」語氣出奇平淡,「有甚麼事嗎?」後宮佳麗多不勝數,平時只略施脂粉的歌穗,很難令皇上留下深刻印象。

王妃沒有回答,反而開始收拾被凌亂的東西。

「喂!」皇上叫住她,「妳在幹甚麼?」

她轉過頭來,是一個平淡而親切的微笑︰「陛下的房間凌亂了,臣妾替陛下收拾。」

天皇呆著了。她雙手優雅的擺動,明明只是普通的動作,但看起竟是如此優雅。為甚麼他從來沒注意到後宮有這麼一位清麗的佳人?「妳是…」

「臣妾叫…歌穗。」王妃沒有說出自己的封號,反而接說出自己的名字。

「歌穗?」天皇唸了幾遍,他的目光亦跟隨這位佳人在移動。

在天皇生氣時還敢出現在他面前的,梅壼妃是第一個。

「妳是來侍寢的?」天皇聲調提高了,「好吧,我恩准妳今晚留下來。」

歌穗突然停下手上的活動。她走到天皇前面,端直身子坐了下來,以清翠的聲音說︰「臣妾聞說陛下準備處決陰陽師李子狼,是真的嗎?」

「後宮也流行著件事嗎?」天皇的手急不及待游過她的粉臉,「過兩天我就要將他處死。」

「是因為櫻子小姐的原故嗎?」對於天皇的親近,歌穗仍然不為所動。

這件事是天皇心中的一根刺,他的手離開了歌穗,溫柔的表情變得有點煩躁︰「與妳何干?」

歌穗沈默片刻,以溫柔的聲線說︰「請原諒李子狼和櫻子小姐。」

天皇瞪大眼睛望著她,似乎不敢相信︰「原諒?妳為他們求情?」

歌穗望著天皇,一點也不畏懼︰「臣妾讀中國古籍,知明君都不會以個人恩怨和喜好胡亂殺害忠良才士。唐皇太宗亦因此留有偉名。李子狼雖犯錯,但過往亦盡忠職守,對陛下一片丹心。再者,京城才剛由道真公的咒怨中恢復過來,現在竟又要…」

話未說完,天皇就以一杯熱茶潑向她。

熱茶打在她面上,臉頰盪得赤紅。但歌穗沒有叫出半句,她重新端直身子,直直的回望天皇。

「李子狼的行為配得上忠良二字嗎?」天皇呼喝道,「不但提到道真,還敢以明君之名要脅我?真該死!」話畢,便拔出長劍要殺死她。

但歌穗一無懼色,她的眼神變得有點悲哀︰「進諫和提點陛下得失,是臣妾的責任,若果因此而被殺,臣妾只會為陛下難過。」她合上隻雙眼,沒有理會架在頸上的利刃,一幅將生死置於度外的態度。

天皇呆了半刻。從來沒有人夠膽跟他說這種話。一時間,他竟然混亂了。

「滾!立刻給我滾!」他轉過身,咆吼著。

歌穗閉上的雙眼,再向天皇投以同情的目光,靜靜的退下了。


********** ********** **********


知代得知小狼的情況後,在第二天立即動身前往子狼的家,希望能夠找到一些線索,救無辜的小狼於水深火熱之中。

李子狼的住室算得上是一間大宅。花園四周都種滿了各式各樣的花草,知代認得其中一此是草藥。不過她沒有理會這些,小狼的情況非常危險,而小櫻又被下了軟禁令,現在只有她可以救到小狼。

李子狼的書房中有千百本書籍。大部份都散落在地上。知代把它們加以整理,並嘗試看看其中的內容。

細看之下,都是一些法術之書。不過其中一本由漢字寫成的書,她卻看不明白,於是她便將之收起來了。

正當要離去之際,附近傳出了一陣嘶叫聲。知代的好奇心驅使她去看過究竟。在大宅後方,一把亮刀正把怪物的手切了下來。怪物痛苦的叫著,傷口流出了綠色的血。

知代被嚇了一跳,不過仔細看清楚,眼前這個人的背影很熟悉︰「桃一郎中將?」

「知代小姐?」桃一郎一刀把怪物了結,再向知代「請罪」,「沒有把小姐嚇著吧?」

「竟然讓我在這堥識到桃中將的劍術,真是難得呢。」

桃一郎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知代小姐的侍從呢?讓小姐一人回去實在太危險了。」桃一郎邊說邊示意知代離開,「讓我送小姐回府吧。」

「小姐怎麼會在這裡出現的呢?」

知代笑而不答,她怎可以表明來意呢?所以她反問桃一郎︰「大人為何會在這裡出現呢?」

「近來京城突然出現很多怪物,天皇陛下體恤民情,突派我出來巡視。」

「啊?大人也會陰陽師的工作?」知代感到很好奇。陰陽師的工作只有冒天所幸有能力者才可以擔任,普通的人劍術再好都難以驅邪捉妖。

桃一郎苦笑,輕輕的搖頭︰「我根本不會,只是…李子狼被關著,賀茂大人未回來,安倍受了傷,陰陽寮近來又死傷無數。這種工作唯有落在我和一班中將身上。」

「啊…?聽情形,京城近日來真的不得安寧啊…」知代的聲音越來越小,表情也隨之改變了,再而就轉成了沉思當中…

********** ********** ***********


平成時代的日本-----

子狼學會了看報紙,而櫻子也學會了編毛衣。看上去,他們真是一對新婚夫婦的樣子。

「我回來了。」知世一邊開門一邊說道。

「我找不到李同學和小櫻。」知世有點擔心,「連打手提電話也沒人接聽。」

「妳是指那兩位跟我和櫻子長得很像的朋友嗎?」

知世點點頭︰「小櫻和李同學一向很有交待,怎麼會突然失跡了呢?」

櫻子安慰著她,並且徵求子狼的協助︰「子狼,你可以幫忙嗎?」

子狼皺了皺眉,搖了搖頭︰「知世小姐說那兩人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我感覺不到這附近有這種人。倒是感覺到有其他的力量……」

「那代表甚麼呢?」知世追問,「他們究竟怎麼了?」

子狼跪了下來︰「對不起。」

知世被嚇了一跳。

「我希望不是真的…但也有可能是在我穿梭時空那天,陰差陽錯下,把他們移走了…」回想起來,子狼在強光中也看見了另一個自己。當時以為是錯覺,但由現在的情況看來,當時小狼和櫻可能就在強光當中…

「甚麼?」不但知世,連櫻子也很感驚訝。

「你…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

子狼深深吸了口氣,腦內組織著前事︰「若果如小姐所言,他們真的是有強大的力量的話,那麼…」

「那麼怎樣?」

「有力量的人會互相吸引,若果當時他們被我的力量所吸引而到公園去,那麼,他們便有可能被穿梭時空的力量吸引而到達另一時代…」

「如果…就如你所說的一樣……」知世已六神無主了。她眉頭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深深鎖上。

「對不起…」雖然不肯定跟他們有關,但看到知世這個擔憂的表情,櫻子含著淚道歉了。

知世望著一面愧疚的她,實在難以責備。她擦著櫻子的眼淚,溫柔的說︰「這件事還未曾證實呢。」

知世再轉向子狼︰「若果小櫻她們真的不幸去了你們的年代,那怎麼辦?」

「那唯有再用一次時空轉移,把他們給接回來了。不過…」

「不過?」

「第一,我不確定他們是否真的被傳移了。第二,假設我們的推測成立,那我就需要再用一次時空轉移之術。使用時空轉移需要大量的力量,自從上次用了後,我的元氣仍未恢復,恐怕要待上幾個月,才可以再使出這力量…」子狼一面內疚,「希望是我太多疑吧…若果是真的話…他們千萬別發生甚麼意外…」

看到子狼和櫻子一副「罪該萬死」的樣子,知世立即改變話題︰「對了,最近友枝町突然出現了很多靈異的事情呢。」

「啊,關於這件事,我在報紙上亦有看到。」說起來,對於現代社會竟然用古代女子才用的平假名及片假名去寫文章,子狼覺得非常不習慣,「相信那些一定是幽靈和妖怪。」

「可以拜托李君嗎?」

子狼臉上這才重新掛上了自信的笑容︰「驅魔本來就是陰陽師的職責,何況由知世小姐開口,我義不容辭。」


**********

知世挑了在晚上,帶子狼和櫻子到附近常有妖怪出沒的小路去。

櫻子有點怕,但還是跟來了。她拉著知世的衣袖,跟在子狼後面。

「因為這堛顐茞捷レ釦祟ルX沒,所以在晚上都不會有人來。你可以儘管放心驅魔。」

「嗯。」子狼一到步,就叫二人退下,開始「驅魔」了。

「櫻子妳怕鬼怪的嗎?」知世問。

「怕…好害怕…」

「這點跟小櫻好像啊。」知世笑著,「為甚麼不留在家呢?」

櫻子望著知世,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因為身為陰陽師的妻子,我必須要克服這弱點。」

不消一刻,子狼就回來了。

「鬼怪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要收拾它們真是易如反掌。」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陰陽師就算在任何時代都要履行職責。

「太厲害了!」知世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快便解決,她由衷的道謝。

子狼望著櫻子,語氣變得溫柔︰「害怕嗎?」

櫻子點點頭︰「怕,不過有你在身邊,所以會克服的。」

知世雖然不願意打擾他們,但還是催促大家離開。

回家路上很寧靜,知世亦為他們介紹著四周的環境。 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開動單車的聲音和叫聲︰「櫻!」

大家回過頭去,在兩人還未有反應之前,知世已經驚叫出來了︰「是桃矢哥哥!」

桃矢正用極速開駛單車過來,而且一面兇相。

「走!」子狼拉著櫻子逃跑,卻被他攔截了。

「臭小子,要把小櫻帶去哪?」桃矢跳了下車,怒髮衝冠,幾乎要把子狼拉起來打。

「可惡!」子狼把櫻子拉往身後。

「小櫻,馬上跟我走!」桃矢下令。

「桃矢哥哥…」知世想解釋,但桃矢卻搶先一步︰

 

「我還以為小櫻到哪堣F,原來跟你在一起。你這臭小子,真是會教壞人!」

子狼瞪著他︰「怎麼每個時代都有這種討厭鬼?」

「馬上把小櫻交出來!」桃矢再下令。

櫻子緩緩走了出來,雖然桃矢一臉兇相,但她仍勇敢的站在兩人之間︰「我不是小櫻。」

「甚麼?」桃矢有點驚訝,「妳在說甚麼?」

知世衝上前︰「桃矢哥哥,請聽我解釋…她不是小櫻…」

桃矢再打量著子狼和櫻子,好像察覺到甚麼了。

「聽到沒有?」子狼無法對他抱有好感,「她是我的妻子,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雖然認錯人了,但對於貌似小狼的子狼說面前貌似小櫻的女生是「我的妻子」,桃矢還是有點不爽。

「知世我問妳,」桃矢很不高興,「小櫻在哪堙H」

「這個…」知世一時之間不知道怎樣回答。

「她跟那小子在一起嗎?」

「…是的。」知世點點頭。

桃矢的眼光充滿憤怒。他再盯著束長髮的子狼,別過臉去︰「真是每個時代都有討厭的人!」

「王八蛋…」子狼忍不著用中文說了這麼一句。

「既然她跟那小子在一起,」桃矢雖然不憤,還是說出了這麼一句,「應該會安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