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空之戀 2007修訂版

第四章    官復原職        作者:小雨點

=================================================

 

 

平安時代---

小狼受刑的日子到了。

昨晚天皇睡得不好,不過難得地,他沒有發脾氣。在朝會上,他甚至還問起國事來。

「近來京城內突然有很多妖怪橫行,都處理好了嗎?」

「是的,陛下。」河內長音恭敬的回答,那是他一貫公式的回應,「臣和眾多位陰陽師已經努力驅魔,相信在不日之內…」

「不日之內?」天皇提高聲調打斷了他,「我問你,為甚麼京城近日會突然增加妖怪?」

「這個…臣等正在努力偵查…」

「還未知道原因嗎?陰陽寮是怎樣辦事的?」天皇皺了皺眉。剛才詢問農事時還一副體諒臣下的樣子,但現在卻完全轉換了心情。雖說天皇的陰晴不定已聞名於世,但面對這情況也著實令人感到不安和膽怯。沒理會河內的回答,天皇轉向桃一郎,「桃中將,我命你視察民情,情況如何?」

「回天皇,依臣視察所見,京城近日妖怪四出橫行,不少百姓受其滋擾,無法工作。據兵部資料,單是這兩天已經有二十八人遇害了。情況實在嚴重。」

「兵部卿,是這樣嗎?」

坐在桃中將對面的兵部宮卿回話︰「的確如桃中將所言。長此下去,恐怕會做成恐慌,影響京城安定。」

聽到這番報告,天皇用力將手上的扇子拍打地上,發出「啪」的一聲,令在場的人無不怯場。「長音!」天皇轉向陰陽師們,「你們有盡責嗎?」

「臣…臣等知罪。」

桃一郎見狀,知機遇難求,立即上前報︰「陛下,聞說連安倍晴明亦在驅魔中受傷呢。」

「安倍晴明?」天皇又再皺起眉頭。他已經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陰陽寮中有兩位被公認的天才,一位是李子狼,但他現在身在囹圄;一位是賀茂忠行,但他現在在九州出勤,未能及時趕回來。安倍是李子狼的徒弟,雖然加入陰陽寮不久,但他的才能已漸有出頭之勢,連賀茂也對他大為讚賞。竟然連他也會受傷,相信今次事態是非常嚴重了。

桃一郎再進言︰「賀茂大人正在九州趕回來,但相信起碼要五、六天時間才能趕回京城。現在京城比安倍晴明強的人,只有一位…」

天皇很清楚,現在只有李子狼。

坐在一旁的長音瞄起眼睛。他很清楚桃一郎的意思,所以他馬上回應︰「陛下,臣等會努力調查,加上陰陽寮……」

天皇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他望一望坐在堂下的源能。這位舅舅對他微微一笑 那是他招牌的平穩笑容。然後歌穗的話突然浮現在他腦海中…「桃中將…」

「臣在。」

「傳令下去,赦免李子狼的罪,讓他立即執行除魔任務。」

「臣領旨。」桃一郎有點意外,但這正是他所願,所以他馬上領旨退下。

感到意外的,不只桃一郎一個。右大臣覺得很奇怪,不過他並沒有發言。他自己跟李子狼並無深仇大恨,何況一向感性的他傾向於同情子狼和櫻子,所以對於天皇的決定,他只一笑置之︰「幸好哥哥到法華寺去了…」

「陛下…」長音對此表示異議,「李子狼他…」

「好了。」天皇沒有理會他,反而展露出一絲彷彿有「言外之意」的微笑。

********** ********** ***********

「真的嗎?真的嗎?知代!妳沒有騙我吧?」櫻高興得在房內跳了起來。不過和服太重了,跳了兩下,她就累了。

「是真的,這個消息是父親大人告訴我的。」知代優雅的坐姿跟櫻形成了強烈對比,「一聽到消息,我就馬上趕來了。聽說是桃一郎中將力薦李大人帶罪立功的呢。」

小櫻高興的極了︰「知代,我想見小狼,妳可以幫助我嗎?」

「當然可以。」知代微笑著,「不過妳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甚麼要求也可以,只要可以見小狼就好了!」

「那太好了!」知代不知道由哪堜漭X一套和服,「妳一定要穿上它跟李大人見面啊!」

真是完全被打倒…每個時代的知世也許都是一樣的呢…


********** *********** ***********
「天皇陛下,參議源能及源範大人已在殿外等候召見了。」

 

 

「讓他們進來吧。」

 

身高六丈的源能跟弟弟源範緩緩進入內堂,就在天皇前方坐了下來。

 

「源能大人,這下子你可滿意了吧?」天皇輕浮的笑著,他隨便的坐在兩個人的臉前。

 

「感謝陛下接納了小人的意見。」源能微微點頭,嘴角稍稍向上。兩鬢淡淡的露出了雪白,眼睛收藏著一股深不可測的氣度。這位四十有五的男人看上去比實際年齡更蒼老。「陛下今天的舉止很有大將之風,想必唐皇當年也是這個模樣。」

 

「舅舅別跟我來這套。」天皇把弄著紙扇,雖然他依照源能的建議而行,但很明顯他本人對這個提議並非完全贊同,「我不明白你為甚麼要幫李子狼。在早朝之前你突然竭見,我感到很意外。」

 

源能抬起頭,噴了個鼻息。對於天皇的疑問,他總是很有耐性的回答︰「微臣只是不希望在現階段把事情鬧大。」

 

「我已對外宣佈李子狼誘拐了藤原櫻子,現在卻要免去他的罪,不會前後矛盾嗎?」天皇皺起眉頭。天皇可是冒了被天下人恥笑的風險去信任源能。如果今天源能沒能給他一個合理解釋的話,他可能給他賜罪也說不定,「我知道你是個有分寸的人,做事不會沒緣由,因為信任你,我才不問因由的釋放了李子狼,不過,我現在要你的解釋。」

 

源能一副早已料到的神情。他淡然一笑︰「陰陽寮暫時不可以沒有李子狼。河內長音最近在拓展勢力,已經到了殘害異己的地步了。安倍之所以受傷,十之八九跟他也脫不了關係。」

 

「你說是河內派員襲擊安倍?」

 

源能沒有回答。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非得向他問罪不可!」

 

「陛下息怒。」源能仍舊是輕描淡寫的說,「河內是阿倍家的一員,陛下不是要用阿倍家牽制藤原氏嗎?現在處置河內對培植阿倍勢力不利。」

 

天皇被提醒了。

 

「賀茂已經趕回來了,以他的技術要牽制河內不是難事。但賀茂是個不喜權術的人,單憑他一人之力不能平衡河內的大勢力。但加上李子狼師徒則另當別論。李子狼一直跟河內不咬弦,如果讓他跟賀茂連成一陣線,想必河內也會有所收歛吧。」

 

「我明白了。既要培植阿倍氏的勢力,又要牽制他們。這件事讓舅舅費心了。」天皇這才露出笑容,「可是我不明白…你跟左大臣一家是姻親…」

 

 

「陛下不必顧慮。」源範插嘴了,「先別說圓夫人跟舞夫人已離世,即使她們仍健在,源氏最首要的目標仍會是幫助陛下。此志不變。」

 

圓夫人和舞夫人,她們是藤原忠平、忠時兩兄弟的夫人,也是源能的孩子。

 

天皇瞄向源能。

 

即使說起他兩位已離世的女兒,源能也沒有很大反應呢,不愧是以冷靜見稱之人。天皇讓兩位參議大人退下後。看著兩個舅舅的背影,他展露出個詭異的笑容。

 

*********************************



小狼穿上了朝廷準備的李家法服,手執羅盤寶劍,站在屋頂上,準備除魔了。

「喂!」桃一郎在屋下大叫,「別想逃走,我可是會死纏著你的!」

「哼!」小狼別過面,也懶得理他。

冷靜過後,小狼口中唸唸有詞,看上去非常地認真的開始除魔儀式。房屋的四周在咒語聲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八卦陣,屋內則傳來陣陣鬼叫聲。

當除魔儀式完結後,小狼由屋頂一躍而下。

「可以了。」他邊說邊走,一看到桃一郎的面,就會令他想起桃矢。

「小狼!」後方突然傳來少女的叫聲。

「咦?」小狼回望,那不是小櫻嗎?「櫻!」

小櫻正跑過來,她衝向小狼,深深的投入他的懷抱,眼淚總是輕易就掉出來。

「小狼,我很想念你…」小櫻把頭埋在他的衣服中,「你沒事實在太好了…」

「對不起,要妳擔心了…」小狼珍惜的擦著她的頭髮,目光變得多麼溫柔。

「知代小姐。」桃一郎向後來的知代恭敬地行禮,「櫻子小姐這樣跑出來,沒關係嗎?」

知代的臉上總是掛著笑容︰「所以請大人對此保守秘密。」

半個世紀,小櫻才一邊擦著淚,一邊抬起頭來。

「這位一定是知代小姐了。」小狼向她深深的鞠躬,「感謝妳照顧櫻。」

「你太客氣了。」知代也鞠了躬。

「咦?這不是哥哥?」小櫻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桃中將。

「他不是桃矢。」小狼拉著櫻,「他是中將桃一郎,就是他『親自』把我捉到獄中。」

桃一郎被他們搞得一頭霧水,變得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

「小櫻,既然我跟妳再會了,我們走吧。」話畢他便拖著對方的手準備離開。

「喂!等等!」桃一郎嚇了一跳,馬上阻止他們,「你怎可以說走就走?」

「甚麼不可以?」小狼皺起眉頭,「我早就告訴過你,我不是李子狼。所以我根本沒必要留下來。」

「不許走!」桃一郎拔出了劍,走到他們面前,「我不理你有何藉口,你必須跟我回去見陛下!」

「你好煩!」小狼生氣了,「我是不會再回去的!」說罷他也拔出了寶劍。

「怎麼了…」知代走到怒火中間,「你們快放下武器吧。這樣做會把櫻小姐嚇壞啊。」

小狼和桃一郎看見小櫻擔憂的表情,馬上把劍收起。

「知代,讓我來勸他吧。」小櫻抓著小狼的手,跑到一旁去了。

「喂!」桃一郎要追上去,知代卻阻止了他。

 


小櫻和小狼坐在一棵大樹下。

「小狼你知道嗎?櫻子小姐和李大人其實是對戀人啊。」

「這個我知道。」

「可是,因為皇上要迎娶櫻子小姐,所以李大人才會帶她私奔…」小櫻一副卻哭無淚的樣子,「他們實在太可憐了,所以…」

「所以妳想怎樣?」小狼故意不望向她。

「我想,由我們繼續扮演他們的角色,為他們的戀愛努力,待他們回來後,愛情便可以開花結果了。」

「櫻…」小狼早就猜到她會這樣說了,他搖搖頭,「妳太天真了,他們開罪的是一國之君,要扮演他們,一不小心便會沒命。而且,他們是為了私奔而逃走的,不見得他們會回來這時代啊。我們最急切要做的事,是找方法回自己的時代,哪還有時間…」

小櫻悲哀的表情令小狼無法再說下去。她說︰「相愛卻要分開,一定很痛苦…小狼,我們能夠在一起,已經是非常地幸福的了,我們一起把這種幸福帶給別人,好嗎?」

小狼只有苦笑,面對小櫻的要求,他總是難以拒絕︰「真沒妳辦法。」

小狼抱著小櫻的臉,準備吻下去了…

「喂!」從遠處傳來的叫聲,把他們嚇了一跳,兩人立即迴避,面紅耳赤,害羞死了。

「你叫甚麼?」小狼站起來,既害羞,又生氣的向走過來的桃一郎質問。

「要走了。」桃一郎催促,「天皇陛下在等你。」

「哼。」小狼有點不情願。他轉向小櫻說︰「我沒信心演好這場戲,只會量力而為。」

看到小櫻高興的笑著,桃一郎更莫名其妙。


********** ********** **********

桃一郎把小狼帶到宮殿上已經是接近黃昏時分的事了。

小狼小心翼翼的跟著他的動作行禮。

天皇坐在殿上,當小狼見到他後,驚訝得幾乎叫了出來。他不是艾利奧爾嗎?不過,他似乎年長很多。

「李子狼,相信你已經受了不少苦吧。」天皇瞄了瞄他。

小狼只低頭不語。

桃一郎馬上補充︰「陛下,李子狼他剛才落力驅妖,看來已經知罪,在反省了,請天皇從輕發落。」

話畢,他以凌厲的眼神瞪了瞪小狼。小狼便重複著他的那句「重輕發落」。

天皇明亮的眼睛盯著小狼,望了一回,便說︰「那好吧,李子狼始終是國家棟樑,況且現在妖魔橫行,正需要利用你強大的法力收服…我就免你無罪吧。」

天皇的這句話,令很多人都很意外,小狼更是喜出望外,連退朝後,他都在疑惑著。

「恭喜李大人」這句話在退朝後不絕於耳,但小狼都只「喔」的回應算了。看來李家大少爺的交際技術真要好好改善…

「李子狼!」桃一郎從後趕上,「現在應該稱你為李大人吧。」

「隨便。」小狼的眉頭仍舊皺起。

桃一郎注意到了︰「能免死罪,甚至官復原職,你怎麼還鎖上眉頭?」

小狼搖了搖頭︰「可是李…我犯的是死罪啊,天皇會這麼便宜我嗎?」對於天皇的舉動,他不敢認同,也不感相信。

桃一郎沈默不語。

小狼亦繼續︰「我自問就沒有這種氣度。自己喜歡女人被人帶走,現在還要恢復那個男人的地位…」

「到底是天皇啊,是你這種小角色可以聘美的嗎?」桃一郎只想到這一句。

小狼瞪了他一眼,也懶得跟他說話。

「喂!等等!」

「還有甚麼事嗎?」小狼急不及待要走了。

「你徒弟受了傷,我想你最好去看一看他。」

「徒弟?誰啊?」

「你有很多徒弟的嗎?只有一個吧?」

「啊?」

「安倍晴明啊。」

 


在遠處,三個人正躲在陰暗一角把一切看在眼堙K

「父親大人,就這樣放過李子狼嗎?」河內長望著小狼和桃一郎的身影,咬牙切齒的道。

長音也盯著他︰「當然不會…桃中將在搞甚麼鬼呢?他一向跟姓李的沒有交情,為甚麼會千方百計幫他?」

站在二人身後的青年也說話了︰「不會是中了李子狼的妖術吧?」

「我也這樣認為呢,直清。」長轉向他,「那李子狼一直都怪怪的。陰陽寮授他陰陽博士之職他不領,反而收了一個小鬼安倍做徒弟,我真懷疑他腦袋有病。」

陰陽博士,即陰陽學老師,收學生十人,教授陰陽之術。

「那小鬼安倍晴明也很有問題。我總覺得他身上有種…難以形容的邪氣…總而言之,兩師徒都是怪人。」多治比直清和應。

「哼。」長音冷笑一下,「不過,那小鬼中了那『陷阱』,相信都時日無多了。」


********** *********** **********


「有人在嗎?」小狼聽桃一郎的話,來探望他的『徒弟』。在有如空屋一樣的玄關叫了一會,才有一位侍女緩緩走出來,領他進去。

小狼在想著,那位安倍晴明是個怎樣的人?他是李子狼的徒弟,相信可靠吧。

「少爺,李大人來了。」侍女告後,緩緩退下。

小狼瞄了侍女一眼,總覺得這個侍女很邪氣。可是在她的眼神中又完全感覺不到有敵意和殺氣,因此也就作罷。

房間內很暗,相信跟外面的陰天有關吧。房內躺著一個小孩,大概只有十二、三歲。他轉過身來,撥開了被褥,高興的叫著︰「恩師,太好了…哎…」

他按著胸口,痛苦的叫著,小狼馬上上前扶著他。

走近看清楚,這個小孩長得還真俊秀︰粗眉大眼,臉脥略紅,不過身上卻散發一種奇異的靈氣。靈氣非常微弱,若果力量稍弱,恐怕都感覺不到。

「你沒事吧?我聽說你受傷了。」

「多謝恩師關心。」安倍晴明重新坐好,苦笑一下,再說,「聽說恩師被囚禁著,我非常地擔心。本來想到囚室探望,不過…怎麼也好,恩師沒事,那就太好了。」

「嗯。」小狼輕描淡寫的回應,「你怎麼會受傷的?」

安倍收起了笑容︰「外間都傳我是被妖怪所傷,那些妖怪又怎可以傷到我?其實,是河內父子和多治比搞的鬼…他們乘我對付妖怪之際從後偷襲我…」

「竟然有這種事?」真教小狼驚訝。

「不過,我的傷不打緊,都好得七七八八了。」

「咦?」小狼有點不敢相信,「不是說,你受了重傷嗎?」

這下子換了是安倍驚訝了︰「恩師,我是…等等!」他在小狼身上嗅著,令小狼很尷尬。

「喂!你幹甚麼?」小狼整個人向後迴避。

安倍晴明端直身子,收起了親切的態度︰「你是誰?」

「咦?」小狼迷茫了。

「你是誰?」安倍重複著,「你外表的確跟李子狼很像,但是你靈魂的味道有點不同。你不是李子狼!」

這不得不讓小狼佩服,這小孩竟然嗅到他「靈魂的味道」?

「快說!為甚麼假冒李子狼?」說罷,他向小狼拋出一張火符咒,「火神召來!」

「哇~~~~」小狼立即避開,「冷靜點!我…我有解釋!」

小狼立刻完完本本的把整件事告訴他。


「原來發生了這種事嗎?難怪早幾天我感覺到有人在發動強大的力量了。」晴明一邊品茗一邊說。

「喂,李子狼他真的會時空轉移嗎?」

「我聽恩師提及過,他正在研究穿越時空的法術,我想,他當時真的用了時空轉移之法。否則你現在又怎會在這堙H」

小狼有著說不出的怨怒,不過,他知道現在埋怨也沒用︰「你會這種法術嗎?」

「不會。」斬釘截鐵。

「那麼,我可以怎樣回去?」

「不知道。」乾脆俐落。

天啊!連李子狼的入室弟子也不知道怎麼辦,小狼真的絕望了。

「不要這麼灰心。」晴明安慰他,「事情總有辦法解決的。」

「你告訴我,可以怎樣解決?」小狼絕望而無神。

晴明繼續品茗︰「恩師一定也到了你的時代去。若果他知道你和你的朋友到了這時代,他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

小狼嘆了口氣︰「他會嗎?故且不論他會否知道我來了他的時代,就算知道,他會救我嗎?」

「當然。恩師他一定會救你。」晴明滿有信心的答,「因為他心腸比誰都好。」

雖然安倍晴明這樣說,小狼還是不抱太大希望。

「在那日子來臨之前,你不防就以李子狼的身份生活吧!」

「以李子狼的身份生活?」

「對。反正你現在也別無選擇吧?」

說得也有道理,小狼現在也無處容身,倒不如以李子狼的身份,在這個充滿神秘色彩的時代,暫時過活吧。


********** ********** **********


這天晚上又下起大雨了,而且還雷聲四響,沒有一刻停下來。

小櫻躲在被窩堙A嚇得不敢出來。她不停地抖顫,在這間陌生的房間堙A她無法產生安全感。

「小狼…」每當她害怕時,就會想起小狼,這會令她比較能壯膽。

忽然,外邊一個黑影飛快的閃過。小櫻被嚇了一跳,她用被子蓋過頭。

黑影打開了門,而且慢慢走進房中。

「是賊嗎?還是鬼?」小櫻冷汗直冒。

就在這時,對方揭起了被----

「哇~~~~」小櫻大聲叫著,剛巧外面打起了一個響雷----

對方用手快速的按著小櫻的口,並用身體壓著她,阻止她的反抗。

小櫻合上眼睛,不斷掙扎,甚至出動「貓抓」了。

「櫻!」對方輕聲但急促的叫道。

小櫻停下來,慢慢爭開雙眼…

「小狼?」小櫻想不到會見到小狼,高興極了︰「原來是你嗎?太好了!太好了!」

「等…等等…」小狼臉紅耳赤輕輕推開抱著她的小姑娘,「冷靜點好嗎?」

當小櫻放開雙手,小狼才發現自己壓在她身上…

「哇~~~~對不起~~~~」他馬上「跳」起來坐下,臉脥紅得很厲害。

小櫻反而不當作是一回事︰「小狼你怎麼會來?」

小狼咳了兩聲︰「因…因為今晚打雷,我擔心妳會怕…於是便乘夜趕來了…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左大臣府呢,幸好妳有『力量』,找起上來比較方便。」

果然,小狼全身都濕透了。小櫻馬上把自己和服遞給他︰「快抹乾身上的水,否則會著涼的。」並且動手去幫他。

小狼把濕透的衣服解開,露出健壯的肌肉,小櫻臉突然變得紅彤彤…

小狼也注意到,立即穿回衣服︰「對…對不起…我竟然…」

「等等…」小櫻阻止他,「穿回它會著涼…」她低下頭。

這氣氛實在太尷尬了,小狼也不好意思︰「我還是回去好了…」

「小狼!」小櫻拉著他的手,哀求道,「不要掉下我一個人,我好怕啊…」

小狼重新坐好,吞吞吐吐︰「好、好吧…我、我留下來就是了…」

小櫻這才安心一點,她依靠著小狼,就這樣合上雙眼。

小狼的臉紅得像個太陽。他竟然和自己喜歡的女生這樣接近…他的心如小鹿亂揰。

「我要親吻她,櫻絕不會拒絕,可是…」小狼的表情突然複雜,「我這是乘人之危吧!太可恥了!太可恥了!我怎可以在這時候…對她、對她做那種事?」

一大堆的「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充斥著小狼的腦海中。

他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我必須要在做錯事前離開!」

可是,下一剎那他又想到別的問題︰「但是,我怎可以掉下她不顧?」再來,他就為自己想足了借口,「其、其實這種事也、也沒太大不了…我們又不是小、小孩子,而、而且…」

越想,他的臉就越紅,越想,他就越「理直氣壯」︰「櫻…」

可是小櫻並沒有回應他。

「櫻…」他再叫一次,並且把頭移向她的臉。

「……」櫻睡著了。

看見睡得正甜的小櫻,小狼突然覺得很羞愧,不由得苦笑起來。


********** ********** **********


平成時代---

知世一大清早起床,正在準備早餐。

「知世小姐早安。」子狼和櫻子由房門走出。子狼的頭髮被剪短了,連櫻子的頭髮也被稍作修剪。

「早安。」知世走向他們,「還記得今天要上學嗎?」

「當然記得。」子狼用力點頭,「知世小姐交給我們的任務,在下不敢忘記。」

「還真是一板一眼…應該不會發現他跟李同學不同吧…」

「可是…」櫻子有點擔心,「我也要去嗎?」

「當然啊。」知世拿起兩套校服,「我已經替『你們』請了幾天假,不能再請下去了。」

知世在這時候還有點擔心。雖然她已經把學校的大致情況告訴他們,但她還是不能安心。尤其櫻子,她是個少出深閏的大小姐,要她一下子面對一大群男生,恐怕她會受不了吧。

不過前三課總算平安渡過。雖然在英文課時,子狼被英文老師重重責備了一頓,但他總算沈得住氣,算是勉強捱過了。到了歷史課,子狼把日本平安時代前的史事輕鬆回答,更得到歷史老師的熱烈讚賞呢。

直到現在都未出差池,知世總算抹一把汗。

「木之本同學…」一位高大的男生乘知世離開了,走到櫻子面前。

「是。」櫻子有點不自在的答。

男生見她有點『害羞』,便進一步迫近︰「我想約妳放學去看電影,妳答應嗎?」

「啊…」櫻子立即「跳」開︰「對不起…」她緊張得臉紅耳赤,「我已經…」

「妳有男朋友了嘛。」男生再迫近她,「就是那李小狼?我只是想約妳去看電影而已,沒必要理他吧?」

「不是…」櫻子不斷後退,「我已經成親了…」

男生先是一面驚訝,再來就是「哈哈」大笑︰「妳推約會的籍口真差勁。只不過是看場電影罷了,妳何必…」

男生的手捉著櫻子的手腕,開始靠近她。

「子狼!」櫻子叫了出來。同一時間,一張燒著了的咒符打落在男生的手上。

「你在幹甚麼?」子狼走到櫻子面前,憤怒的盯著他。

男生心生一寒,但若在這時候放棄,顏面何存?於是他壯著膽指責道︰「你、你算哪根蔥?只不過是會一點魔術罷了。我現在要約她上街,你管不著…」

話未說完,他的手已經被李子狼拉著,並狠狠的以快速的拳,打在他面上、身上和手上了。

「哇~~」男生被打得倒在地上。

而此時,知世也趕來了。

子狼搬出了高傲的姿態︰「我不准你再踫我的妻子。」

「李同學!」知世頓時全身乏力…

那男生被嚇得不停道歉,並立即掉頭走,子狼也就算了。

「妳沒事吧?」他擦著妻子的臉,溫柔的問道。

「沒事…」櫻子捉著他的手,珍惜的放在臉脥上,「幸好你來了。」

兩人彷彿忘了知世的存在。

「李同學…」知世的表情很複雜,聲音也夾雜著無奈和失望,「不能在任何人面前,說『櫻』是你的妻子…也不可以打同學啊…」

「對不起。」子狼無奈的笑著,「因為那傢伙太可惡了。所以出手重了點。至於『妻子』的事,那是習慣了嘛…我下次會記住的了。」

雖然對於櫻子的事會過分緊張,但對於一些來送情信的小師妹,子狼倒可以應付自如,就像平時小狼那樣,表示自己「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並且惋拒好意。這點還是讓知世放心的。


********** *********** ************


平安時代---

小狼昨晚雖然在小櫻房內過夜,但早上太陽還未出來,他就已經「打道回府」了。

衣服還有點濕,但小狼還是穿著離開。由於小櫻衣靠著他來睡,使小狼的肩膀有點累。

「嗨!」遠處傳來了聲音。

「喔。」是桃一郎。小狼只簡單的回應了一聲。

「這麼早,你要往哪啊?李大人。」雖然桃一郎這樣問,不過小狼沒有回答。

桃一郎露出了一絲邪笑︰「該不會是昨晚在某家小姐房奡蝜L,現在才回來吧?」

被說中了!小狼臉脥變得超級紅,說話也吞吞吐吐︰「你、你、你…」

「哈哈,被我說中了吧?」桃一郎的笑聲有著恥笑的意味,「剛剛才拾回一命,不到幾天就四出『覓食』嗎?還是跟櫻子小姐難捨難離?」

「不要胡說!」小狼惱羞成怒,「我甚麼也沒有…」說不下去了。

桃一郎哈哈大笑。為了打破這場面,小狼少有的向他發問︰「你怎麼會在這堸琚H」

桃一郎收起笑臉︰「近來不知何故,附近多了很多鬼怪四出作案。昨晚又死了一人了。我就是來辦案的。」

「咦?」小狼皺了皺眉,「是近來才多了鬼怪嗎?」

「對。」桃一郎把狐疑的目光投向他,「該不會是你用法術引來一班妖怪作惡,好讓自己免罪吧?」

「別胡說!」小狼有點生氣,「怎麼可能?你這是在侮辱我,在侮辱李家!」

「好了好了,我只是說笑罷了,不用太認真。」

「這種事不能隨便開玩笑!」小狼難以相信像桃矢的人會跟他開玩笑,所以板起面來。

「陰陽師大人,附近應該還有鬼怪出沒,你要跟著來幫忙嗎?」桃一郎道。

「嗯。」雖然很累,但小狼還是答應了。他似乎對陰陽師的工作認真起來,所以對於昨晚有人被害的事覺得耿耿於懷。


********** ********** **********


一連下了幾天雨,今天終於放晴了。

天皇心情不錯,就像今天的晴空一樣。他穿著便服,在暖和的陽光下散步。後宮的花園種著各式各樣的花朵,香氣四溢,加上鳥兒的叫聲,都令天皇輕鬆下來。

在花叢間,也站著一位宛若蘭花一般清麗脫俗的女性。

天皇以手勢示意侍女退下,自己靜靜的走到她身邊,輕輕的道︰「在採花嗎?」

「啊?」歌穗轉過身來,一些用和服袖子收集的花朵都掉到地上了,「陛下。」

天皇仔細打量她,這位妃子還是跟昨天一樣美麗動人,幸好臉上並沒有留下任何傷痕…

「要這許多的花來幹甚麼?」良久,他才注意到歌穗手中的花。

歌穗整理好花朵,說︰「是用來做糕點的。」

「糕點?」天皇似乎有點好奇,「用花朵做糕點?」

歌穗笑了笑︰「陛下不相信的話,待臣妾做好,再為陛下送去吧。」

「好。」由她的笑容和語氣聽來,她並沒有把昨天的事放在心上,天皇竟然有放鬆下來的感覺。

「那麼,」歌穗說,「沒有其他吩咐的話,臣妾就告退了。」

「啊?」天皇很是奇怪,她是說告退嗎?她怎麼不向他討好親近?

「天皇陛下,」歌穗再重複,「臣妾可以退下嗎?」

「可以…」反射式的回應後,天皇有點後悔,「等等!」眼前的清秀佳人引起了他的興趣。

「陛下還有其他吩咐嗎?」

「這…」天皇差點接不上,「李子狼的事…」怎麼會談上李子狼?

「臣妾知道。」歌穗微笑著,「陛下作出了英明的決定。」

她跪了下來︰「臣妾為那天的無禮,向陛下賠罪,希望陛下原諒。」

「……」這樣天皇反而有點害羞,「妳知道自己錯就好了。不過算吧,我就姑且原諒妳。」

歌穗望著有點不好意思的天皇,笑了出來︰「就好像個小孩子一樣…」

「啊?」

歌穗笑而不語,只展現出燦爛的笑容。


********** *********** ***********


「你那邊可以了嗎?」小狼擺出了施咒的架勢。

「結界都佈置好了!」晴明走到小狼對面,「一會兒餓鬼只要踏進這陣內,它就必死無疑了。」

說時遲那時快,一隻相貌奇醜,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綠色怪物,正向著他們的方向走來。它口上還有一隻人腳。

「來了!」小狼和晴明同時喚起咒文,同時間,餓鬼的腳下出現了一個八卦陣。八卦陣發出強光,把餓鬼包圍。餓鬼慘痛的掙扎了一會,不消一刻,它就變成了空氣,消失了。

「又消滅了一隻。」小狼抹著額上的汗,「這隻是第幾隻了?」

「它是今天的第二十七隻收穫。」晴明累得倚靠在樹旁。

「不愧是李家師徒,又消滅了一隻嗎?」

兩人同時望向聲音出處。

「河內長音?」晴明盯著他。

長音泛起了奸笑︰「臭小子,想不到你中了『陷阱』還可以站起來。」

晴明滿不在乎的道︰「那種『陷阱』太小兒科了。我根本不當作一回事。」

「別死撐了!」站在長音身後的直清和長嗣按耐不住。

「退下。」長音阻止了他們。

「李子狼,」他轉向小狼,「別太鋒芒畢露,別以為天皇不追究你便沒事。想跟我爭一日長短?你還未夠資格。」

小狼望著他,良久,他才吐出一句︰「對不起,請問你是誰?」

「甚麼?」長音憤怒的叫了出來。若果他真的是「李子狼」的話,也未免太目中無人了。

「哈哈哈…」晴明指著他大笑,「你以為你是誰?要跟我師傅比,早了十世呢!哈哈哈!」

「父親!讓我去教訓他!」

「師傅!我去替你收拾那臭小子!」

「要打嗎?我奉陪!」安倍晴明擺出了架勢。

「不。」長音深知以他們三人之力,根本打不過李氏師徒,所以阻止了長和直清的行動。

小狼見狀,也出聲了︰「算吧,晴明,我們走吧。」

「好的。」晴明收起了架勢,跟隨小狼後面。走了兩步,他回過頭,表情竟然變得異常冷酷無情。連氣勢、眼神全都改變了。他以低沈的聲音吐出了一句︰「兩次仇恨要你們連本帶利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