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drop.Teardrop

第二章 Anxious Tuesday 不安的星期二             作者:魅蝶

=================================================

由於昨天的惡夢,櫻並沒有睡得很好,應該說在那之後她根本睡不著,所以今天她的眼睛下方出現了兩輪淡淡的黑眼圈。
雖然知道是夢,可是櫻對小狼還是有種莫名的恐懼,一整天下來,櫻一直努力地想要避開跟小狼接觸。

「怎麼了?櫻妳今天不太一樣喔。」果真不管櫻怎麼樣知世都一清二楚,一眼就發現了櫻的異樣,儘管櫻很努力地想要表現得和平常一樣。

「知世… …」看著知世掛著跟平常一樣善解人意笑容的臉,櫻嘆了一口氣,將昨天的一切對知世描述了一遍。
「… …所以,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總覺得有點怕怕的… …」櫻說著說著,心情也不自覺地越發沉重,她又想到小狼夢中的那個表情了。

櫻的雙手緊緊交握著,指甲有點嵌到肉裡印出彎月型的痕跡,從她這樣的舉動不難看出櫻真的很煩惱這件事情。

「放心吧,」聽完故事的始末之後,知世給了櫻一個具有安定力的微笑,「我想李君是絕對不會那樣對櫻的。」

「真的嗎?」聽知世這樣說,櫻心裡稍微舒坦了一些,可是又有那麼一點點地不相信知世說的話。她知道不管實情怎樣,知世都會往好的地方講來安慰她的。

「當然是真的囉。」聽出櫻的疑惑,知世依然保持著和平常一樣令人安心的溫柔笑容,她知道櫻是想太多了。

「可是可是,最近他好像常常跟虹羽學妹在一起耶…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最近只要看到小狼跟別的女生在一起,我的胸口就會好緊好緊,好像快要不能呼吸一樣… …,我這樣是不是怪怪的?」櫻還是很擔心,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她很怕這樣的自己會比不過其他女生、會讓小狼反感。

聽到櫻說出讓她困擾的主因,知世不禁「呵呵呵」地笑了起來,「怎麼會怪呢?如果妳沒有這樣的話,李君反倒還要傷腦筋呢。」

「咦?」看來櫻似乎是聽不懂知世話中的意思。

正當櫻想追問下去的時候,上課鐘很不識相地響了起來。

 

下午四點,雨稍微停了,可是空氣還是瀰漫著讓人難以忍受的濕氣。

「櫻,妳今天沒有要團練吧?」一邊收拾書包,小狼問著坐在他前面的櫻,她已經收好書包在等他了。

「嗯嗯對啊,怎麼了嗎?」櫻有點疑惑地問小狼,通常每個星期的這一天,兩個人都是不用去社團的。

「因為比賽快到了,所以今天我也得去社團… …」小狼停下收拾書包的手,面有難色地看著櫻,語氣中充滿了歉意,「妳先回家吧?」

「沒關係啦,我可以等小狼啊∼上次小狼不是也有等我嗎?」櫻帶著甜美的笑容表示她可以理解,但眼神中卻閃著難以忽略的失落。

「我不知道會練到幾點,所以妳還是先回家吧。」
看到櫻瞬間低下頭的模樣,小狼趕緊又加了一句:「明天就不會這樣了,就今天一天,好嗎?」

小狼有點慌張地看著櫻,平時什麼都不怕的他,就只怕讓她難過。
不過,低著頭的她並沒有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正當櫻要回話的時候,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教室的前門被虼糔虷a一聲打開了,也幾乎是在同一刻,一個甜膩膩的聲音傳到了櫻和小狼的耳膜裡───「小狼學長在嗎?」是她,川崎虹羽 - 讓櫻困擾了一整天的始作俑者。

聽到她的聲音,櫻的臉瞬間垮了下來,她來這裡幹嘛?他們約好的嗎?她怎麼可以直呼小狼的名字?能直接叫他名字的人不是只有自己嗎?

「櫻,妳就先回去吧。」小狼依舊堅持。

櫻抬起頭試圖反駁,只是她一看到小狼的臉,正要說出口的句子就卡在喉嚨中怎麼也說不出來。

小狼的表情充滿了嫌惡,就跟在夢中的那個表情一模一樣。櫻嚇到了。

不過小狼似乎沒有注意到櫻的異狀,不給櫻有反駁的機會,他伸手摸了一下櫻的頭,轉身走出教室,隱隱約約還可以聽到追上去的川崎學妹用高分貝的音量說著「小狼學長你怎麼那麼慢∼?」之類的話。

櫻失神地看著小狼離去的方向,腦子裡不斷重撥著剛剛的畫面,尤其是小狼的那個令她心寒的表情。

 

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有人拍了櫻的肩膀,她這才回過神來。

是知世,深邃的烏黑雙眼閃著擔心,「妳沒事吧?」

「嗯嗯,」櫻趕緊搖了搖頭,勉強露出笑容,「什麼事都沒有啦∼我只是不小心發呆了一下而已∼我們回家吧?」

「… …」知世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看著櫻。

「知世?怎麼了嗎?我臉上有甚麼東西嗎?」櫻疑惑地看著知世,頭上浮現出問號。

知世搖了搖頭,恢復平常的樣子笑著對櫻說:「沒事,我們回家吧。」

 

到了平常分手的路口,櫻依然用那副強顏歡笑的臉向知世告別。

「明天見了喔,知世。」

「明天見,櫻。」知世停頓了一下,決定開口叫住轉身準備離去的櫻。

「嗯?」聽到叫喚聲,櫻回過頭來。

「… …」一陣短短的沉默後,「如果是櫻的話,絕對沒問題的喔!!」

在橘紅色的晚風中,櫻聽到她最好的朋友對她這樣說。

櫻愣了一下,然後,她露出今天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美麗笑靨回應站在她對面的黑髮少女。

「嗯!!」

 

晚上,櫻和小可在廚房一起準備晚餐。
今天家裡只有他們兩個人。

自從桃矢哥哥大學畢業後,便在曾祖父的安排下和雪兔一起到雨宮集團工作。因為上班的地方和家裡有一段距離,所以哥哥目前和雪兔住在外面一起合租的房子裡,只有偶爾才會回家。

當初曾祖父的突然出現還讓櫻嚇了一大跳呢!原來曾祖父就是小時候去山上的別墅完的時候遇到的那位仁慈的老爺爺,那是她完全不知道的說,可是爸爸那個時候好像就知道了… …,不過那是另外一段故事就是了。

至於爸爸從副教授升為教授之後,不在家的時間就更長了,研討會、演講、考古現場… …,爸爸的工作好像永遠不會結束似的,也因此,上了高中之後的櫻家中常常只有她跟小可,就像現在。這次爸爸要出差一個星期,他昨天早上才出門的。

「櫻,我說啊,妳今天沒什麼精神耶。」小可一面看著鍋子裡的滾水和在裡面載浮載沉的馬鈴薯,一面問著在切紅蘿蔔的櫻。今天晚上吃的是咖哩。

「有嗎?小可你多心了啦∼」櫻輕描淡寫地帶過,眼神沒從砧板上的紅蘿蔔上面移開過。她不想讓小可擔心,而且如果她跟他說是因為小狼的關係的話,小可肯定又會在那裡碎碎念的。
(好啊,那個小毛頭死定了,看我怎麼對付他… …)

「我說,如果是那傢伙… …」小可似乎不死心想要接下去,就在這個時候,放在客廳裡的電話響了起來打斷了小可。

櫻鬆了一口氣,馬上跑去接電話。

「喂喂?這裡是木之本家。」

「是我,櫻。」傳過來的是個低沉的男聲,感覺好像有點疲倦。

「小狼?」聽到小狼的聲音,櫻顯得十分開心。沒想到他居然會記得打給她,看來今天下午的事情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我剛剛團練完,現在要準備回家了。」

「咦?現在好晚了耶。」櫻抬頭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壁鐘,現在是晚上七點半。如果櫻沒有記錯的話,學校的體育場應該只開放到七點。

「抱歉,因為剛剛送川崎回去,所以… …」
聽到這裡,櫻突然覺得腦子裡一片空白,

他… …送她回家?

「… …櫻?妳還在嗎?喂?」電話的對面是一陣不自然的沉默,小狼有點擔心地對著話筒叫著櫻的名字,她怎麼了?

櫻沒有出聲,她全身顫抖著,沒有辦法思考該如何回應小狼的話。櫻滿腦子都充滿了小狼剛剛那句「我剛剛送川崎回去」,她覺得她身體裡好像有某種東西裂開來似的,空蕩蕩的感覺蔓延到她的全身,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喂?櫻?」小狼的聲音聽起來好遠好遠,有種不真切的感覺。

沒有理由地,櫻掛掉了小狼的電話。

櫻無力地跪坐在地板上,眼淚無法克制地流了下來。她不喜歡小狼這樣,她不喜歡他跟她提到其他女生,她不喜歡他為了其他女生做那些事情,她不喜歡他… …這樣對待她。
櫻覺得自己受冷落了,他不要她了嗎?

她覺得好害怕好害怕,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呢?

「櫻,是誰打來的啊?」從廚房裡傳來的小可的聲音讓櫻的思緒回到了現實。

「是爸爸打來的,沒有什麼事啦∼」她趕緊拭乾臉上的淚水,說了個謊敷衍小可。

正當她要站起來的時候,口袋中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櫻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小狼。

她思索了五秒鐘,伸手,按下關機。

 

To be continu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