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drop.Teardrop

第四章 Tend to Tranquility` s Thursday 趨於平靜的星期四  

         作者:魅蝶

=================================================

小狼一臉擔心地看著前方空蕩蕩的座位,櫻今天沒有來上課。

老師說她請病假,是因為昨天淋雨著涼的關係嗎?

昨天後來他有到她家去找她,他有聽到她跟可魯貝洛斯對話的聲音,好像是她全身濕答答回家的讓可魯貝洛斯很不高興而罵了她一頓的樣子。但是不管是按門鈴或敲門或所有可以試的方法他都用過了,她就是不開門。

不過至少她有乖乖回到家,這讓小狼放心了不少,他最怕的就是不知道她會跑到哪去。

小狼也試著打電話給她,可是她還是不接他電話,不論是家裡還是手機都一樣,這樣叫他該如何跟她解釋事情並非她所想的那樣?

早知道昨天不該接那通電話的… …,她又誤會了吧?

坐在小狼右前方的知世用擔心的眼神看了看櫻的座位,又轉頭看了看小狼。

「放學後我會去找她的。放心吧,大道寺,我會跟她好好解釋的。」發現了知世的目光,小狼帶著歉意的語氣如此說道。

 

下午五點半,小狼一個人走在住宅區的路上,看起來很焦慮。

他一放學馬上跑到櫻家要找她,可是應門的可魯貝洛斯卻說她兩點多就出門了不知道去哪裡,然後對他狂吼了一頓。

「死小鬼,都是因為你啦!她最近每天回家都一直哭一直哭,都是你害的!!」

「… …」

「你說她昨天為什麼一身濕淋淋的回來!?你知不知道她晚上發燒到39度半啊!!還一直說夢話,我說她怎麼會看上你這種小毛頭啊!?」

「… …」小狼其實沒有很專心在聽可魯貝洛斯說什麼,他拿出手機撥了櫻的號碼 ───

『您撥的電話未開機,請稍候再撥,謝… …』機械化的女聲在小狼耳畔響起,他沒等她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她還一直自言自語說什麼為什麼忘不掉什麼眼神的,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啊!?」

「… …」小狼又撥了另外一通電話。

「她好像還說了什麼如果過去的話他會不會怎樣之類的…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講話啊!?」

『喂?』接電話的是個聲音甜美的女孩子。

「大道寺嗎?」

『李君,有什麼事嗎?』

「櫻有在妳那嗎?」小狼盡量保持冷靜地說著,背景有小可的叫罵聲。

『沒有耶,發生了什麼事嗎?』聽出不對勁,知世的語氣變得很擔心。

「… …我晚點再打給妳。抱歉。」

『等一… …』小狼切掉了知世的電話。

得到知世的答案後,心急如焚的小狼二話不說馬上離開櫻家,這個忽視可魯貝洛斯的舉動讓他吼得更大聲了,可是此時的小狼無暇停下來跟他吵,他心中只想著要找回櫻,不知道她跑到哪裡去了。

 

結果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小狼還是找不到她。他已經把所有她可能會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她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小狼停下了腳步,他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地走到了企鵝公園的鞦韆前,他跟櫻曾經在這裡發生過很多很多的事情呢… …。只是現在的鞦韆空無一人,在風中微微地晃動,少了她,一切突然變得好唏噓。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他一直以為櫻很信任他的,可是他好像錯了,… …他讓她擔心害怕了。

看著被毛毛雨淋濕的鞦韆,小狼緊皺著眉頭,他決定還是先回家一趟,稍微靜一靜,搞不好他會想到什麼可以找到她的線索。

 

小狼走到公寓三樓,從書包中翻出鑰匙,正當他拿到鑰匙抬起頭望向家門時,某樣『東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小狼定神一看,那是某個人瑟縮的蹲坐在他家門口,而且… …

「櫻!」櫻穿著單薄的白色七分袖襯衫配上水藍色手染長裙縮在地板上,好像是在發抖。

小狼焦急地跑到她身邊,「櫻,妳怎麼不待在家裡呢!?」他伸手捧起她的臉頰,好燙!她的臉頰紅通通的,還垂著冷汗,看來她燒得真的很嚴重,她怎麼不在家好好休息呢?他可以去找她啊!

櫻眼神迷濛地看著小狼,感覺有點恍惚,她沒有回答小狼的話。

「妳有沒有去看醫生?」

搖頭。

「腳呢?也沒有嗎?」

搖頭。

「妳從兩點多在這待到現在?」

點頭。

小狼握緊了拳頭,壓抑住想要對她大吼的衝動,她到底在想什麼啊!?

「… …妳先進來好了,有什麼事等會再說。」小狼打開門,然後將櫻攙扶起來,可是櫻似乎是虛弱到了一個極限,她癱在小狼懷裡,幾乎沒辦法自己站起來。

小狼無奈地看了她一眼,將全身無力的櫻橫抱起來,他直接走到自己的房間,把櫻放在床上,幫她蓋好被子後,小狼一語不發地走出房間去拿醫藥箱裡的退燒藥還有曼秀雷敦。

她怎麼會自己跑來找他呢?小狼覺得有點訝異,他還以為她一點都不想見他的說。不過至少找到她了,雖然是在突如其來的狀況之下發現的,這樣至少讓他鬆了一口氣。

雖然不知道她來的原因,小狼還是暗暗的下定了決心,今天一定要跟她解釋清楚,他不會再讓她跑掉了。

 

櫻躺在床上,被單和枕頭上傳來淡淡的小狼身上那股她最喜歡的氣息,她喘著氣,小狼看起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是氣她昨天自己跑掉嗎?昨天她回到家洗好澡之後就一直躲在被窩裡,連晚餐都沒吃,她吃不下。不知道為什麼,她一直想起在雨中的時候小狼看她的溫柔雙眸,可是在同時她又會想到出現了好幾次的那個一剎那間的冰冷眼神,到底,哪個才是真的呢?

她覺得自己很多地方都比不上虹羽學妹,如果小狼真的喜歡上她的話也沒什麼好訝異的,畢竟,她有太多地方都比自己出色了… …。可是,小狼真的會那樣嗎?他們都在一起那麼多年了,他會這樣說變就變嗎?

櫻搖了搖頭,她還是想相信小狼喜歡的是自己,可是、可是… …,所以她今天才跑過來,她想聽到小狼告訴她答案。

櫻拉了拉衣服,有點熱。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莫名的念頭鑽入了神智不太清楚的櫻的腦袋裡,… …不知道如果她那樣做的話,他會怎樣… …

 

當小狼再回到房間時,映入眼簾的景象狠狠地刺激了他的視覺神經,害他嚇的差點把手上的馬克杯摔到地上。

不知道什麼原因,櫻把自己的襯衫扣子解開了兩個,還用一種帶著誘惑的眼神看著小狼,雪白的鎖骨和胸口毫不保留地映在小狼的虹膜上,隱隱約約好像還可以看到她胸衣上的蕾絲。

妳在幹嘛啊!?」在兩秒鐘左右的定格之後,小狼把馬克杯邽I虷a一聲用力摔在桌上,一箭步上前去把櫻的衣服拉好,他有點懷疑櫻的腦袋是不是燒得不清楚了,居然在一個十七歲男生面前寬衣解帶!?要是他一不小心對她怎樣那該怎麼辦?尤其是要是現在他真的對她怎樣的話,她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

看來小狼的這一吼似乎出乎櫻的意料之外,她嚇了一跳,愣在原地,眼睛張得大大的,動都不敢動。

「妳知不知道自己幹嘛啊?」小狼粗魯地把扣子扣回去,聲量稍微小了一點,可是語氣還是很兇。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狼的反應太大了,櫻又抽抽搭搭地哭了起來。

看到自己把櫻弄哭,小狼發現自己的失態,有點慌了起來,他並不想讓她哭的。

「… …小狼,除了個性以外,我的身材也比不過她… …是吧?」櫻抓緊了衣襬,低下頭去,聲音小到不能再小。她沒想到他會是這種反應,她本來還以為… …自己對他還是會有點吸引力的… …。

「啊?」小狼一愣,她連這種事情都在意?

小狼深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了一下心情。他伸手摸了摸櫻垂的低低的頭,把退燒藥和水杯遞給她,語氣充滿了不同於剛剛的溫柔… …還有一點點無奈地說:「來,先把藥吃下去,… …妳想太多了。… …右腳給我。」

櫻遲疑了一下,還是乖乖地伸出右腳,腳踝的瘀青蔓延到整個腳掌,深紫色的斑點看起來有點恐怖,踝骨的地方有棒球大的腫塊。

小狼不高興地皺了皺眉,她怎麼會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

他塗了厚厚一層的曼秀雷敦在她的腳上,然後用手按摩她受傷的地方,櫻有點畏縮,很痛,為什麼小狼這麼用力呢?

「忍耐一下。」小狼沒有看她一眼,繼續按著她的瘀青。

接下來的五分鐘,是一陣長長的沉默,空氣中只有櫻微微的啜泣聲,兩個人的頭都低低的,整個房間瀰漫著一種令人神經緊繃的尷尬感。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狼打破了沉默,「我跟川崎沒有什麼關係,真的。」他還是沒有抬頭,試圖把注意力繼續放在她的腳踝上。

「… …可、可是你們好像常常在一起… …」

「那是因為社團事務。」

「星期一那天咧?」

「那天是她硬要跟。」

「那為什麼那天你要送她回家?」

「因為她一直跟在我後面,我真的沒有辦法才送她回去的,總不能讓她一直跟著吧?」

「… …那為什麼,她會直呼小狼名字?」櫻不死心地繼續追問下去,用力抓著衣服的手把布料都弄得皺巴巴的。

「我跟她說過好多次叫她不要那樣叫了,可是她就是不聽,我也沒辦法。」小狼沉著地回答她,抬起頭,他大地色的眸子對上她翡翠綠的瞳孔。

「… …那為什麼,小狼從來都不碰我… …?」櫻的眼眶裡積滿了淚水,聲音有些顫抖。

「啊?」小狼聽不太懂櫻的問題。

「… …班上很多女生都說… …她們的男朋友都會碰她們,可是、可是,小狼從來都沒有碰過我一次,… …我知道我比不過虹羽學妹… …是因為這樣所以小狼對我沒有… …那種感覺… …嗎?」櫻抽抽搭搭地說著,將頭撇向一邊迴避小狼的視線。其實在虹羽學妹出現之前,她就有點在意這個問題了,只是她一直覺得小狼只是沒想那麼多,直到最近… …。

小狼沒有回話,櫻的問題讓他愣到了,原來她很在意這種事情嗎?這個傻瓜,難道她不知道他之所以努力對她毫無踰越的原因嗎?… …也對,畢竟自己從來沒有跟她說過,她的個性也不是會想那麼多的人。

感覺到那陣沉默,櫻又咬緊了下嘴唇,這幾天不斷重複的這個動作讓她的下唇出現一排微微滲血的齒痕,只是此時的櫻連一點痛的感覺都感受不到。

小狼抬起了她佈滿淚痕的臉,「因為,我珍惜妳。」用令人安心的低沉嗓音,小狼如此說道,臉上帶著溫柔的笑容。

「因為櫻是我最喜歡的人,所以我想好好珍惜妳,再說,我也會怕妳反感啊,這種事情,還是等以後再說吧。」小狼有點臉紅,看著櫻小小的臉蛋,他又小小聲地加了一句:「沒有人比得過妳的喔。」

「… …」櫻似乎想再說些什麼來反駁小狼,可是她好像想出不來該說什麼好,於是她小小聲地提出了她最後一個不必要的疑問,「… …真的嗎?」

小狼看著櫻,微笑,他輕輕地將她擁入懷中,櫻沒有反抗,「當然是真的。」他撫摸著櫻細柔的頭髮,將頭埋入她淡褐色的髮絲中嗅著她獨一無二的芬芳。

感覺到小狼的鼻息,櫻覺得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傳遍了她的全身。小狼開口,語氣中充滿了寵溺,「我的心裡只有櫻一個人喔。」

「咦?」聽到小狼說出平常不會講的話,櫻有點吃驚地抬起頭來,由於被小狼抱著,她看不到小狼的臉,可是從他發紅的耳根不難知道說出那句話讓一向不擅長表達情緒的他有多難為情。

看到小狼這個樣子,櫻原本抑鬱的臉露出了淺淺的笑容,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小狼明明一直都陪在自己身邊的,她怎麼會忘了呢?

自己還這樣誤會小狼,這幾天的舉動讓他很擔心吧?她是不是又表現得不夠好了呢?櫻輕輕的甩了甩頭,不能再想這麼多了,她只要相信小狼就好了。

櫻慢慢地放鬆了原本僵硬的身體,享受在小狼懷裡幸福的感覺,希望這種感覺可以一直一直維持下去。

絕對沒問題的,對吧?

「這樣妳還會覺得我跟她有怎樣嗎?」發現櫻的轉變,小狼輕聲地在她耳邊說著,大提琴般穩重的嗓音讓人覺得安心。

櫻被小狼的舉動弄得滿臉通紅,她趕緊搖了搖頭,「對不起… …我不應該那樣子的… …」想到自己前幾天的舉動,櫻覺得很對不起小狼。

小狼微笑,在櫻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其實,我很高興妳會為我吃醋呢。」小狼答非所問的說。

「我!!」因為小狼的這句話,讓原本就很紅的櫻的臉頰更紅了,「人、人家才沒有吃醋呢!!」櫻急急忙忙地辯駁著,要承認這件事似乎讓櫻覺得很丟臉。

看到櫻困窘的樣子,小狼露出難得的燦爛笑容,還發出了笑聲,這個笑容讓櫻看傻眼了,只不過她馬上又嘟起嘴:「幹嘛笑人家… …,有那麼好笑嗎?」

小狼用手指拭去眼角的淚水,「對不起對不起,因為妳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這句話又讓櫻的臉紅得像蘋果一樣。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原來呼吸就很急促的櫻咳了兩聲。

小狼放開了櫻,讓她躺好,他看了看手錶,時間剛過七點。

「妳睡一下吧?我去做晚餐,等一下我再送妳回家。」他用手背輕撫過櫻的臉頰,她的體溫還是很高。

「… …小狼∼」櫻的眼睛半閉,聲音有點飄渺。

「嗯?」

「小狼今天住在我家好不好?」櫻伸手抓著小狼的衣襬,用輕輕柔柔的嗓音如此說到。

「咦!?」小狼有點定格,去她家住?她是嫌剛剛那樣不夠刺激嗎?

「好嘛∼?」櫻的聲音很明顯地在撒嬌。

「這樣不太好吧?」小狼吞了一口口水,他知道十七歲的男女單獨過夜絕對不是明智的作法。

「… …拜託∼小狼可以睡哥哥的房間啊∼」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怎樣,櫻又咳了幾聲,有點大聲的呼吸聲依然很急促。

「這… …」聽著櫻的呼吸聲,他遲疑了一下,她現在正在重感冒,家裡又沒有半個人,這樣真的是會讓他很不放心。可魯貝洛斯不算,他在不在都差不多,搞不好還會更糟。

小狼想了一下,「… …可魯貝洛斯在吧?」

「小可?在啊∼怎麼了嗎?」

雖然跟那個布娃娃在一起只會吵架,說不定還會被咬之類的,可是至少可以讓他不會對櫻做出什麼不好的舉動。

小狼嘆了一口氣,「好吧。」

聽到小狼的答案,櫻露出了甜美的笑靨:「嗯!謝謝小狼∼」

櫻的笑容讓小狼臉紅了,他把被子拉高,讓她不要再著涼,「妳,還是先睡一下吧。晚餐好了我再叫妳。」

然後,他朝櫻稍微恢復血色的唇印下一個淺吻。

 

To be continu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