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理枝

         第一卷  事端              作者:雪夢

=================================================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

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

又豈在朝朝暮暮?

?????? - - 秦觀.鵲橋仙

 

朝曦王朝西關---律州

春天,正是櫻花開放之期。

一女子站在櫻花樹下揮著劍,流暢的動作可見她的功力深厚,她的名字---林若櫻。

這時一名老者正向?若櫻的方向走去,他正是李慕狼的師父---方無雙。

「丫頭,你功力可真是高深了。」無雙先開口說。

「這也是師父教導有方。」若櫻恭恭敬敬地回答。

「丫頭,為師有任務派你去做。」

「師父請說。」

「這……」無雙愣了愣說「就是讓你嫁給李將軍李慕狼。」

櫻問道:「師父,此舉何解?」

「是教主指意。若要反朝曦王朝,先要鏟除當朝常勝將軍李慕狼,明白嗎?」

「徒兒知道了。」

「那後天出發去韻州吧。」

「是。」

 

「大哥你要成親!」一把響亮的聲音從將軍府傳出。

「對啊。是師父定的。」李慕狼淡淡的回答,彷彿事情與他無關。

「那個老頑童肯定是吃飽了撐著太閒了吧!」

「少峰不得無禮!」此話是李家二少---李子翊發出的。

「看來師父是想找個人管管我們呢!」四小姐李紫馨笑道。

「想想也是。不然我出征時誰會管這個家。」李慕狼說。

「不是還有二哥和我嗎?」李少峰試圖說服他的大哥。

「子翊我倒不擔心,但是少峰你……我還在昐望那一天你會安定下來。」

「大哥,可是……」少峰還沒有說完便被李慕狼打斷了。

「沒有可是。這件事大哥也控制不到。再者現在要成親的是我,除非少峰你……」
說到這裡,李慕狼邪邪地一笑。

「不、不用了!」

「那今天散會吧。我回房了。」說罷慕狼起身回房。

「說真的,為何三哥你這麼熱烈反對?」見李慕狼一走,李紫馨立即問道。

「誰要找個鄉下女人當自個兒的嫂子。」

「啊?」

。我倒是好奇師父的用意,真的只是擔心大哥嗎?我覺得別有用心。」子翊分析道。

李少峰說:「天曉得他的用意!」

「還是靜觀其變吧。」這是李子翊最後得出的結論。

之後各人並沒有出聲,氣氛一度急速下降。

而對於房中的李慕狼,今夜注定是無眠夜。

 

從律州來到韻州的櫻,一到步便走進了一間客棧---雲然客棧。

「這位客官,打尖兒還是住店?」老掌櫃看到櫻便問。

櫻冷眼的看了他一眼後說了聲:「找人。」之後走上樓了。老掌櫃一愣後呆住了,看來是嚇了一跳。

她走上二樓,穿越走廊到了盡頭的一間上房。她扣了扣門等待房中人的回應。

「請進。」媕Y的人回應。

櫻慢慢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她的師父---方無雙。

「丫頭,等你可真苦。」無雙說道。他拍了拍他身旁的椅子示意櫻坐在那,之後把茶倒進茶杯堙C

櫻走到那坐下,等待著眼前這位老人下一步的舉動。

「那個李慕狼已被告知成親的事了,只要你......」

「我明白了,師父。」

方無雙從身後拿出一個鳥籠「還有這隻鳥,帶去吧。事成後教主重重有賞。」

「是,若櫻明白。」她站起來走出客棧去,只留無雙一個孤單的背影。

彈指間,成親那天終於來到了,任誰也阻撓不了。櫻穿上紅袍,畫上紅妝坐在房間內。林若櫻雙親是秋霽山莊的繼承人,自小若櫻便體弱多病

,若櫻的父母便將她交給她醫術高明的叔父照顧。因此若櫻是在秋霽山莊待嫁。

「小姐,吉時已到了。」婢女向若櫻報告。

「嗯。走吧。」蓋上蓋頭後便讓婢女扶著她走進花橋去。

這一走林若櫻並沒有想念家人,心中只有要完成任務的心思。

 

今天的將軍府好不熱鬧,府內府外都有舉行婚禮的氣氛。而來臨的貴賓更是人山人海,朝廷中文官、武官大多都來訪將軍府參加這場婚宴。

吉時到,新人拜堂。若櫻只知自己一直被人扶著,別人要她幹麼就幹麼。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拜堂完成後,若櫻被送到新房。而李慕狼則被眾人挽留在大廳。但天曉得他是多麼不情願娶此妻。

 

慕狼進入新房,看見他的新娘坐在床上。他坐在她的身旁,對她說:「林姑娘,不如我掀了蓋頭後再說說我們的事吧。」他看著他的『妻子』

點了點頭後,走過去把蓋頭掀起。

當他看到他的新娘時不由得愣住了。她是一個美得不像人的女子,擁有一副精緻的臉孔,朱唇點了胭脂使它紅潤而有光,一雙明而有亮的碧綠

眼眸,長長的睫毛,是位沉魚落雁的美人。

「喂。看夠沒有啊!」若櫻說道,使慕狼回過神來。

對呀,這樣瞪著別人可不是好的行為。

「我們說正題吧,現在我們在眾目睽睽之下拜了堂、成親了,那......」

若櫻打斷他的話:「以後分開睡吧。」

「正有此意。你睡床,我打地鋪吧,明天再命人添加多一張睡塌好了。」

「嗯。那正題說完了,我可吃飯了吧。」若櫻說道。

「你可真貪吃。」李慕狼笑道。

若櫻聳聳肩:「今個兒一直在弄這弄那,只吃了早飯而已。」

「那你慢慢吃吧。」

「我可不知看著別人吃飯也會飽的呢。」若櫻說。接著擺出一副〝食物很好吃啊!你不吃可吃虧〞的樣子,逗得慕狼差點兒笑了出來。

慕狼強忍笑意:「那可不。」

看著眼前的小女子,慕狼得知今後將會歡樂不少。洞房花燭夜,兩人只邊吃邊聊,直到天亮。

慕狼不知,他的危機正向他一步一步走近。

 

第一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