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irst&The End

Tsubasa 櫻乂小狼                       作者:魅蝶

=================================================

秋天,就要到了。
楓葉,開始落下了… …

將手肘靠在窗台上,我默默地看著窗外。

秋天,總是讓人有種有點悲傷的感覺呢… …
好像、好像,即將要失去什麼似的… …
窗外紅葉片片,也許,是落葉帶給我的錯覺吧?


「櫻,妳在做什麼呀?」
「法伊先生!」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我連忙回過神來。
「在想事情?」法伊先生笑笑地對我說,那是個溫柔的笑容。
「… …嗯。」緩緩地,我點了點頭。

這裡是櫻都國。

星期四下午三點四十五分,咖啡廳裡面空蕩蕩的沒有半個客人, 剛剛睡醒的我幫法依先生準備完晚上要用的材料後就一直坐在靠窗的沙發上看著外面。楓葉真的很漂亮呢!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衧謅捑苤A在玖樓國,一年四季都像夏天一樣,只是到了晚上就會變得很冷很冷。想到玖樓國,我的心中又不免增加了幾絲惆悵,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離家,理所當然地會想念家鄉的一切。就算不是在那種情況下離家,我想,不管是誰還是都會想家吧?

不知道哥哥跟雪兔哥還好不好… …

「想小狼君的事?」
「咦咦?沒、沒有啦!!」聽到法依先生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我整個人幾乎從椅子上跳起來,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我連忙搖頭否認,可是小狼君的樣子卻突然佔據了我的腦海,我想,我現在的臉一定很紅。
「他跟黑噗去練劍術了喲──小狼君他很努力呢,黑嚕真是個嚴格的老師啊。」法伊先生依然是笑嘻嘻地看著窗外的景色。
「… …」希望,小狼君他不要受傷… …

 

轉眼間,已經是深夜十點多了。
今天晚上的生意也很好呢!我跟小摩可一起洗著碗盤,法依先生在幫小狼君跟黑鋼先生準備消夜。他們還沒有回來。
我有點擔心地朝緊閉的大門看去,小狼君應該沒事吧?

「我回來了。」大門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打開了,門上的鈴鐺隨之作響,跟著叮噹聲一起出現的,是小狼君的聲音。
「歡迎回… …」我帶著笑容抬起頭,雖然有點晚,但小狼君的歸來還是讓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
「小狼君!?」站在我面前的,是渾身濕答答的小狼君,滴著水的頭髮跟衣服上好像還帶著一點點像是血的東西,果真不出我所料,他又全身是傷回來了。雖然早知道會如此,我還是忍不住大叫。
「小狼你受傷了耶!」小摩可也很擔心小狼君。
「你們遇到鬼兒了嗎?」法依先生也是一臉驚訝的樣子,小狼君真的傷得很重… …
「沒有,我去換一下衣服喔。」
小狼君對我露出微微一笑,就轉身走回房去了。
看著他的背影,我的胸口像是被揪緊似地難受,傷口,一定很痛吧?

「櫻,來,把這個端去給他吧?小狼君應該餓了吧?還有,這個,幫他擦一下藥吧?」法伊先生將宵夜端給我,在托盤上還放著一盒棉花和碘酒。
「嗯,好… …」皺著眉頭,我的視線沒從那扇門上移開過。

「我可以進去嗎?」因為雙手拿著有點重量的托盤,我沒辦法敲門。
「請進。」小狼君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疲倦。
我輕輕推開他沒關好的門,走進他的房間。
「公主,有什麼事嗎?」臉上依然帶著笑容,可是好像笑得有點勉強。是真的很痛吧?為什麼要那麼努力為我取回羽毛呢?為什麼要為我受這些傷呢?
想到這裡,那種揪緊的感覺更加地強烈了。
「這個… …,小狼君還沒吃飯吧?」
小狼君坐在床緣,用毛巾擦拭濕淋淋的頭髮,剛剛的濕衣服已經換上了乾淨的襯衫和長褲。
「是,謝謝妳。」依然是那個令我心痛的微笑。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呢?
法依先生或是黑鋼先生受傷的時候,雖然我也會擔心,可是並不會有這種感覺啊… …,為什麼對小狼君,我就會覺得心痛呢?
「那個… …,傷口… …」我拿著棉花和碘酒,輕輕地跪坐在他身旁的地板上,「我幫你擦一下藥好嗎?」
「啊、嗯,麻、麻煩妳了。」小狼君… …好像有點… …錯愕?可是好像又不是,他的臉上好像有一點點紅紅的,可是不太像是受傷的紅,那是什麼呢?

一邊幫他處理著傷口,我一邊回想著小狼君每次護著我的樣子。
好像每次不管什麼事,小狼君總是不顧一切地保護著我呢… …可是,為什麼呢?
「小狼君… …」
「什麼事?公主。」
我抬頭,看著小狼君深褐色的雙眸,我總覺得小狼君的瞳孔好像帶了一絲絲孤獨和寂寞的黯淡… …

我,能消除它嗎?

「… …為什麼,你要為我做那麼多呢?」小小聲地,我對他提出了我的疑惑。
「咦?」
「為什麼你要為了我蒐集羽毛呢?為什麼要那麼保護我?」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我們明明… …」才認識沒多久啊… …,可是,後半句話卻卡在我的喉嚨裡面,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為什麼?

我並不討厭小狼君這樣護著我,更正確的說,我,其實很高興小狼君這樣對我,可是、可是,我就是不忍心看到小狼君每次都因為我而受傷… …
之前在高麗國的時候也是、湖之國的時候也是。
還有在史畢利特國的時候也是… …
從古堡的秘密地道逃出來的時候,小狼君也是一直緊緊地抱著我,還幫我擋下原本應該是刺在我身上的那一刀。
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有股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在心裡蔓延開來,可是又好像以前也有過這種感覺,只是我忘掉了… …
是什麼感覺呢?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那是一種滿舒服的感覺。

小狼君沒有回我話。
他只是看著我,然後靜靜地笑著───用那個跟眼神一樣孤單寂寞的笑容。

「我… …不想看到你受傷… …」

看著他,我的胸口更痛了。我好希望小狼君可以露出真正快樂的笑容,好想看到小狼君開心的樣子。
我輕輕地把頭靠在小狼君的腿上,感受著從他身上傳來的溫度。

「… …」小狼君好像說了什麼,可是我並沒有聽清楚。
「嗯?」
「… …沒事。… …謝謝妳替我擔心。」小狼君又笑了,這一次,他的笑容似乎真的是因為開心而笑的。

然後,我感覺到小狼君的手輕撫過我的髮間,他摸了摸我的頭。有種麻麻的感覺隨著小狼君的指尖滲透到我的肌膚裡面,一股暖暖的感覺在心中蔓延開來,這是什麼感覺呢?好舒服好舒服喔,好想永遠這樣子下去。

或許,這就是『喜歡』吧?

 

 

『妳是我最初,也是最終的愛戀。』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