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 – The Land of Eternity

2.秘密•身分•異世界                                     作者: 殘月

=================================================  

趕到廳堂的邵梟,看著冷靜站在廳中的母親,芙桐,心中的石塊也隨之放下,還好母親沒事

 「邵梟,玲兒,你們……

 「母親,我們沒事。」邵梟輕聲開口,而玲兒在看到站在一旁的媽媽,芙薇,哭的衝進她的懷中

 「乖,玲兒,不哭喔。」不同於芙桐的冷靜、果斷,身為妹妹的芙薇更加添有一絲人情味

 「銀狼尋人去了。」不疾不徐的報備,邵梟臉上沒有同年齡孩子的稚氣和驚慌,眼神深沉且穩重

 「你的判斷很正確。」淡淡的開口,芙桐回頭看著家中的長老們,眼神似乎在詢問著什麼,而長老們應許的點點頭,年邁的臉上帶著冀望與擔憂

 「邵梟,我希望你了解一件事,剛剛的地震並不單純,想必你早已察覺。」從容的語句,連帶而出的,是引人震驚無比的巨大秘密

 「是的。」除了邵梟的回答,大廳裡靜的連針掉落的聲音都聽的一清二楚,緊窒的氣氛使人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一個關於你秘密的事,在前一秒顯現;你身體裡,龐大到足以摧毀整個世界的力量,以及你必須面對的命運。」邵梟感覺到身體裡的某一個部份,正在變化,慢慢的、劇烈的

 「與你分享靈魂的另一個生命體,存在於另外一個空間,500年的時空,在不斷的創造與消失之際,一道通往世界另一端的門被開啟,而你,將會改變兩個世界的命運。」

 「哇!」巨大的疼痛突然爆發,前所未有、痛徹心扉的撕裂感存體內擴散,蔓延到軀幹、四肢,他甚至能夠感受到骨架、組織、肌肉在移動、改變,在撕烈的裂縫中,一股力量在其中盤據,如同猛獸,將把身體扯裂,但並不僅只於此,連同精神、還有靈魂都在哀嚎

 

「尋找那最根本的自己,虛無……」一道強光閃入眼中,忽然,疼痛不再了,力量漸漸貫注進筋疲力盡的身軀,眼前閃爍的,不只是光,還有那女孩的顏容

『到我這來……回到你最終的歸屬……虛無。』

 

 等到再次醒來,陌生的房間使邵梟再次進入備戰狀態,反射性的往枕下一摸,並沒有痠痛和任何不適,很出乎邵梟的意料

 沒有摸到寶劍,但仔細想一想,除了他自己,還有誰會把劍放到枕頭下,在心中輕笑一下

 「話說回來,這裡到底是……」環顧一下,這房間的擺設顯得鄉味濃厚,應該是來到偏僻的地方,至於昏迷中的經過,邵梟可說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真糟……」話未說完,門口的雜音轉移了邵梟的思緒,瞬間躺下,決定暫時先裝昏一下

 “……” 是門開的聲音,一個腳步聲輕而柔的沿至床邊,一陣清香撫過,讓邵梟不安的的動了動

 「怎麼?作惡夢了嗎?」冰涼的觸感讓邵梟為之一陣,察覺到進門的是一個女孩,邵梟毫不猶豫的拉住按在自己腦門上的小手,輕輕一扯,一個柔軟的小東西就跌進自己懷裡

 「啊!」一睜開眼,一個臉上印著驚訝兩字的女孩呆呆的看著邵梟

 「萌玥,怎麼了?」門外的喊聲使邵梟驚動了一下,沒想到還有人,低頭對視著懷中的女孩,只要她一叫,可能一切都完了

 似乎讀到邵梟眼中的思緒,女孩往門口喊道:「我沒事,只是絆了一下。」

 「喔,要小心啊。」聲音結束後,下樓梯的聲響漸行漸遠,最後,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

 「你……醒了。」女孩怯怯的開口,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洩了她的好奇心

 「你應該叫的。」邵梟淡淡的說,對於女孩的舉動,邵梟真的是百思不解

 「但是你看起來……不太像是壞人。」挑眉,這聽完話後的第一,也是唯一的動作

 「我跟你說,我叫萌玥,萌芽的萌,玉字邊的玥。」女孩巧嘻嘻的說

 「我聽到了。」剛剛門外喊的可不算小聲

 「那你呢?」眉頭動一動,邵梟完全不明白女孩對他的信任是從何來的,到現在萌玥的身子還在邵梟懷裡,難道她沒想過他身上可能有武器嗎

 「邵梟。」

 「邵梟,也就是說,這個是你的囉。」一個不注意,萌玥的身子瞬間從懷裡消失,讓邵梟當場愣在原地,怎麼可能,再怎麼說,從小的訓練也不至於讓邵梟無法掌握住已成為階下囚的人

 「吶,給你,這兩個都是你的東西吧?」萌玥的手上,分別是邵梟不離身的玉珠和寶劍

 輕輕的接過寶劍,在萌月轉身時,邵梟的抽出寶劍,抵在萌玥的玉頸上

 「說,你到底是誰?」冷冰冰的口氣,加了邵梟眼中的煞氣,足以讓大人寒膽

 「我?我叫萌玥啊。」萌玥笑笑的回頭,眼中沒有對鋒利寶劍的恐懼

 「你怎麼做到的,剛剛,一瞬間移到另一頭。」邵梟很確定,他絕對沒有眼花,他確實感受到微風和萌玥身上的清香,彈指間化到房間的另一頭,而且,還有一道令人匪夷所思的黑色裂縫,即使它出現的時間絕不超過0.01

 「呃……」沒想到邵梟的敏銳,萌玥愣愣的不知該如何接話,發傻的盯著邵梟,連要逃跑都忘了

 「其他人也會嗎?」邵梟見她久久不語,只好另找問題

 「只有我會……」慢吞吞的回答,萌玥眼中閃爍著不安,「你看到什麼嗎?」

 「一條黑色裂縫。」萌玥驚訝的張大嘴巴,「你看到了,從小到大,除了我,沒有人能看見……啊。」發現自己說溜嘴,趕緊捂起嘴巴,低下頭,卻錯失了邵梟嘴角的一抹笑意,沒想到這小傢伙,話還真好套

 「你不可告訴其他人喔。」萌玥對邵梟悄悄覆道

 「為什麼?」

 「因為……這是我的秘密嘛。」被查出心中的秘密,萌玥的臉蛋紅成一片,恰似可人

 「你……不餓嗎?」萌月不知所措的看著邵梟,眼前的男孩太敏感了,敏感到令人不安

 「有點。」放下劍,邵梟很確定剛剛的舉止都只是在虛張聲勢,因為只要萌玥願意再次啟動那令人匪夷所思的力量,就算關在箱子裡,她也能輕而易舉的逃出來,何況只是把劍

 「那我下去幫你拿。」

 「不了,先告訴我這是哪裡?」

 「你不是本地人?」萌月疑惑的抬頭,站起來的邵梟和自己的身高差了半個頭

 「嗯。」萌月偏過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我們這個地方,叫做史萊德的小鎮,屬於契亞的領土,領主是惡魔貝爾菲格……

 「惡魔?那是什麼?」邵梟的隨口疑問,讓萌月當場愣在原地,「糟糕,該不會是失憶了吧,怎麼辦,該怎麼辦?」

 「先等一下。」拉住在前方急的團團轉,驚慌不已的萌玥,邵梟明白到自己的處境,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萌玥,你到底在幹嘛,我開門了。」

 「啊,等……」一個看似十七、八歲的男孩站在門口,眼神直直的射向邵梟放在萌玥肩上的手

 「你這小鬼!」

 

樓下的餐桌上,邵梟臉頰掛彩的坐在桌子的一邊,而進門的男孩也好不到哪去,手和額上都有輕微的擦傷

 「真是的,幹嘛一見面就打架,哥,你怎麼不問清楚就打人,下次我一定要和爸爸講。」萌玥負氣的幫男孩貼上膠布,還不忘數落一番,男孩雙手抱胸,眼神很不悅的瞪著在餐桌一頭的邵梟

 「欸,不要不說話嘛。」萌玥求救似的看著內心也很不爽的邵梟,無言的嘆了口氣

 「說,死小鬼,你剛剛到底想怎樣?」一想到那渾小子把手放在心愛妹妹的肩上,心頭就有一股無名火

 「沒幹嘛,小題大做,比小孩還不如。」冷冷的反諷回去,讓男孩幾乎差點控制不住,想衝上前去揍一拳

 「小鬼,你欠揍。」

 「彼此彼此。」眼看一場幹架即將上演,萌玥待在中間還真的是哭笑不得

 「別鬧了,哥,他的名字叫邵梟,邵梟,他是我哥哥,赤鵬。」

 「我管他叫什麼名字。」赤鵬不悅的說,得到萌玥的一瞪

 「哥!」

 「你最好記得我的名字,因為我一會把你打趴在地上。」邵梟傲氣不減的開口,狂妄的語氣讓情況愈演愈烈

 赤鵬冷冷看了一眼,開口:「還不知是誰會趴在地上呢。」

 ……」萌玥搖搖頭,拿起醫藥箱走了出去

 「你從哪來?」見萌玥消失在門口,赤鵬沒好氣的開口

 「地球。」

 「地球?」赤鵬不解的看著邵梟

 「看來我真的離開地球了。」無奈的發言,邵梟完全沒注意到赤鵬的表情變化

 「你從異世界來的。」兩人思索一陣,赤鵬率先開口

 「異世界?」這次換成是邵梟頭上冒出問號

 赤鵬閉上眼,想著該如何解釋這麻煩的問題:「我們找到你時,你剛好在淵海的沙灘上,那通常是連接其他世界的一個管道,你會出現在這裡,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地球……我是不知道有沒有人從那裡來。」

 「是嘛。」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邵梟也傷透腦筋,腦海裡閃過玲兒的笑容,突然,夢境堛漱k孩也在腦海中徘徊

 「那個……我有個問題,事關於一個叫塞拉菲的女孩,你有聽過她嗎?」赤鵬眼中閃過一道光,但是隨後只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呃……謝謝。」氣氛冷了下來,沒有剛剛的吵嘴與打鬧,頓時兩人之間無話可說,赤鵬眼神在邵梟講出塞拉菲這個名字後,有了清淺的變化,但在完美的掩護下,讓人捉模不清他心中的想法

 「哥,邵梟。」萌玥高興的聲音從外頭傳來,吸引了室內兩人的注意

 「怎麼了?」赤鵬大聲喊道

 「玄禁哥哥和清荷回來了。」赤鵬推開椅子,疾步往室外走去,像是想到什麼,赤鵬回頭對著邵梟說:「小鬼,你也出來。」

 「我不是小鬼,我有名有姓有年紀,不要老是叫我小鬼。」

 「小鬼到了世界另一端還是小鬼。」

 「你這傢伙。」

 ……

 

 看著眼前和自己年紀相符的兩人,男孩給人的感覺就像個飽讀詩書的文士,女孩則溫柔脫俗,兩人看到邵梟,並不感到驚訝,卻在事後與赤鵬對望了一下

 「好久不見,玄禁。」赤鵬禮貌性的點點頭

 「是啊,好久不見了呢。」微笑的回應,一切看起來都那個平和,但深邃的黑色瞳孔盡暗藏了玄機,不可碰觸,就如他的名字一樣

 「我介紹一下,他就是我上次在信中提到的男生,他的名字叫邵梟,這位是玄禁,還有旁邊的是清荷。」萌玥迫不及待的一一介紹,臉上掛著興奮的笑容

 「你好。」清荷微笑的道,玄禁抬起手,帶著笑的臉暗示的邵梟接下來該做的事

 邵梟配合的握住玄禁的手,在這同時,一陣輕微的麻木感從指間傳來,讓邵梟的眼中的警戒又增加些許

 「希望以後我們能好好相處。」感覺到手的一緊,邵梟輕輕的鬆開手,眼依然緊盯著玄禁

 「請多多指教。」

 萌玥看著這有些沉悶的狀況,笑的提議進門喝喝茶,為旅人洗洗塵,順便好好休息一番

 

 桌子上,不知從何冒出的茶點和餅乾正靜靜的擺在桌上,但量卻出奇的少

 赤鵬問候著玄禁和清荷一路上的種種,邵梟默默的在一旁啃餅乾,插不上半句話

 「欸,你是從別的世界來的嗎?」一樣沒加入話題的萌玥問道

 「嗯。」

 「所以你不知道我們這裡是哪裡?」

 「嗯。」

 「你知道如何回去嗎?」

 「不知道。」連續三個問題,都是邵梟無法自行解決的棘手問題,偏偏無人知道「地球」到底是哪,如何來的也不清楚,可說是進退兩難

 「那我跟你說喔,你要記清楚喔。

 這個世界只有一塊很大很大的大陸,就是我們腳下的「蓋亞」,我們靠農作物的耕種和採集礦物過活,大陸被劃分成八個領域,其中外圍的七塊領域人類才能行動,第八塊,也就是中心「賽丁」,是只有惡魔和其他聖靈才能進去。」

 「惡魔是什麼?」忍不住的插嘴,萌玥不以為意的微笑應道:「惡魔是蓋亞上的一個種族,他們的力量強大,時常欺凌我們這些比較弱小的種族。」

 「統治者……聽起來就很討厭,難道沒有人想過要反抗嗎?」

 無奈的笑了笑,萌玥眼中的光采少了些許:「當然有,但是靠我們實在無能為力,沒有力量,就無法做任何事。」

 「是嘛。」看著萌玥垂下的腦袋,邵梟心中突然有種衝動,想要狠狠痛扁那些討人厭的惡魔

 「不好了!外頭外頭。」一個小男孩冒失的推開門,拉住萌玥的袖子,哭的唏哩嘩啦

 「該不會……」玄禁無時無刻掛著微笑的臉也沉了下來,抓起放在桌上的項鍊就往外衝

 「諾奇,乖乖待在裡面,我們等等就回來。」萌玥拍拍男孩的頭,眼神示意的往門口飄去,邵梟點點頭,順手拿起靠在椅背上的寶劍,跟在赤鵬後頭跑去

 

「這這是……」眼前的龐然大物讓邵梟心中底謎底一下子全解開了,只見生物似獸似鳥,還不斷發出難聽尖銳的叫聲,巨大的獸腳還踏壞了不少民屋

 「這傢伙怎麼會跑到這裡。」玄禁的眉頭緊鎖,在怪物和屋子殘骸間來回流動

 「哥。」萌玥衝到赤鵬旁,不知所措的看著凌亂的現場

 「萌玥,你和清荷帶小孩離開,我們在這裡擋著。」

 「好。」萌玥點點頭,轉身朝村子跑去

 「小鬼,你在這幹嘛,還不快走。」赤鵬的聲音激起了邵梟平靜的心湖

 「我可以戰鬥。」

 赤鵬回過頭,邵梟發現他眼中並沒有嘲弄之意:「快走吧,弄不好,是會死人的。」

 「生死由取,而且我不想把生命交給你們,我寧願自己來。」

 「邵梟。」玄禁回過頭,微笑又回到臉上,眼中給予了邵梟一股莫名的鼓勵

 「既然如此,隨你便,但是別拖我們後腿。」看著邵梟眼中因為戰鬥的亢奮,赤鵬也不再說什麼

 微微低下身子,玄禁的眼中有著超越一般人的沉著冷靜:「該上了,走。」

 瞬間,一雙黑色羽翼在玄禁背上自由翱翔,讓邵梟不禁一愣,一個熟悉的身影在腦中成型,一個好朋友、共患難的好朋友……

 「呃……」搖搖頭,邵梟很清楚現在自己最需要是集中精神

 「朱雀,降世!」寶劍上的紅色寶石閃出一道紅光,在藍藍天空上成型,化作一隻巨大的火鳥,「赤焰,火羽。」赤紅的光在背上匯聚,緊接著竄出兩道火舌,變化成兩道羽翼

 「哄……」巨獸恐懼的看著漫步在天空上的巨鳥,膽怯的想往後退

 「別想!」玄禁在空中一劈,金色刀光從指間射出,把巨獸逼到淵海的沙灘上,無處可逃,「邵梟,動手!」

 「火翼斬!」似乎察覺到死期以近,巨獸發瘋似的向前衝,撞倒了數棟民屋

 「該死。」赤鵬不知從何來的巨劍往前一掃,劍氣夾雜著風沙,劈中巨獸的前腳,也在這眨眼間,邵梟使出的火翼斬直直砸進巨獸的腦殼,一聲東西破裂的聲音,伴隨著巨獸的哀號,身軀不穩的向前倒去,但在倒去的正前方,是萌玥的家

 「快閃。」玄禁拉住赤鵬的手,往高處攀升,而邵梟使勁俯衝而下

 「笨蛋!」 「糟了。」巨獸的身軀狠狠的倒在屋子上,遠處也能聽到梁柱崩斷的聲音和四起的沙塵

 「邵梟!」觀望的萌玥心突然一痛,下意識的捂住心口

 「萌玥,你怎麼?」清荷擔憂的扶著蹲下身的萌玥

 「我不知道,但是……好痛、好痛。」難耐的痛,讓眼淚在不知不覺中流下,「為什麼?我明明……沒有在作夢啊。」

 「小鬼,你在哪?」掙脫玄禁的手,赤鵬疾步衝到殘骸破瓦中,巨獸的身子壓毀了屋子的一半,要活著,實在很困難

 不安、慌恐在心中堆聚,赤鵬慌亂的環顧四週

 「你在叫誰啊,這裡沒人叫小鬼。」傲氣不減的口氣,在赤鵬身後響起

 「你……

 「幹嘛,救個人需要這麼緊張嗎?」邵梟安然無恙的站在赤鵬眼前,懷中還抱著諾奇

 「是你……救了他?」玄禁吃驚的看著邵梟,剛剛的瞬間反應,還有洞悉力實在讓人佩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出正確的判斷,連思緒比一般人敏銳的玄禁這次也不得不甘拜下風

 「不然呢?」

 「好小子。」赤鵬大力的在邵梟背上一拍,眼中帶著笑意,一反兩人之間的尷尬與成見,邵梟被赤鵬震的往前兩部才停下,卻在剛剛的一拍中感覺到赤鵬待人的豪爽與關心

 「邵梟。」才剛把諾奇放下,粉紅色的影子就閃進懷裡,速度快到把邵梟撞在地上,一抬頭,萌玥哭紅的眼睛就擺在眼前

 「嗚……太好了,你沒事。」萌玥把臉埋進邵梟的頸間,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身子完全壓在邵梟身上

 「不哭,不哭,我不是沒事嗎?」邵梟緊張的拍拍萌玥的背,這輩子他最怕的,恐怕就是女孩子掉不完的眼淚

 忽視掉赤鵬眼中再次燃起的怒火,玄禁微笑的拉起幾乎是一躺一趴的兩人,柔聲開口:「萌玥,不哭了,還有人需要幫忙,擦擦眼淚喔。」遞上白色的手帕,玄禁的聲音安撫的萌玥狂跳的心,萌玥點點頭,接過手帕後把眼淚擦乾

 「那……我先走了。」牽起還呆呆站在一旁的諾奇,萌玥溫順的走向殘破不堪的村子

 「小鬼,我們得好好談談了。」不解的看著臉部變化極快的赤鵬,還未回過神的邵梟就被赤鵬拖到無人之處,只剩下玄禁和清荷兩人

 「玄禁……剛剛,萌玥說她心痛。」清荷不安的看著玄禁,想從他那兒得到一點想法

 「是嘛,看來,邵梟很可能就是……」玄禁欲言又止,手輕撥清荷紫黑色的長髮

 「接下來……到底會?」修長的手指抵住開闔的櫻桃小口,玄禁眼中帶著盡是難以捉模的情愫,深情的開口:「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守護妳,接下來的一切,就要靠他們了。」

 「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耶和華,父親。」清荷在玄禁懷中喃喃說道,那幾世紀前的父親,還有那遙遠的自己,以及無法忘記,四人同在的記憶